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我要爬上去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我要爬上去2017-11-10 16:31:7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也多亏了唐风在前方带路,两人规避了很多未知的危险,他的感知虽然被压制,可总算是能延伸出半里地左右,比庄秀秀要好上千百倍,能提前感知到一些危险,以现在两人的情况若是再碰到灵兽,纵然可以解决,也是件麻烦事。

    夜色降临,唐风停下了脚步,站在一颗参天大树面前看了看,随即猛地发力,如离弦之箭一般爆射出去,顺着几人合抱粗的树干,蹬蹬蹬就窜上了十几丈高的分支上。

    夜晚永远是丛林里最危险的时候,唐风也不敢贸然前进,只能找个地方歇息一夜再做打算。站在粗大的树干上,低头朝下望去,却见庄秀秀眉头微蹙,仰望着自己,一言不发。

    若是在平时,十几丈的高度根本难不住这女人,但是现在一身罡气无法动用,纵然她修炼过精妙的身法,也不大可能做到唐风这种程度,因为她没唐风的那种速度,在爬上去之前估计就得掉下来。

    唐风看了她半晌,她也盯了唐风半晌,心高气傲的她根本没有开口相求的意思,片刻后,她慢慢地走到树干下方,拔出自己的佩剑,伸手一抛,将佩剑插在几丈高处,随即整个人猛地发力,轻飘飘地窜到佩剑处,伸手一抓佩剑,借助佩剑反弹的力道再提升几丈,姿势优雅地落在唐风身边。

    落下之后,还挑衅味十足地看了唐风一眼。

    这女人……唐风撇了撇嘴,他也不是想为难庄秀秀,如果她开个口,自己肯定会想办法拉她上来,但是她太高傲了。

    两人谁也没说话,隔着几丈的距离盘膝坐了下来,凝神静气养精蓄锐。这几天毫不停歇地奔跑,对自身的损耗实在太大,即便是唐风都感觉有些劳累,更不要说庄秀秀了。

    凉风习习,这一片丛林的温度降得很快,耳畔边不时地响起一些鸟鸣虫叫,一片古静幽凉的感觉在唐风心头升起。

    第二天一早,唐风从打坐中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抖擞。这一夜的打坐,让他的体力和精神全恢复到了巅峰状态。运转一下无常诀,唐风发现自己一身罡气还是无法提起来,就象是被人禁锢在经脉中似的。

    侧旁突然传来一阵咔嚓嚓的轻微响声,唐风顺着声音扭头望去,只见庄秀秀就象寒冬季节的鹌鹑一般,整个人蜷缩在树干最底部,两只手抱着膝盖,小脸发青,嘴唇发白,上牙和下牙不停地碰撞在一起,一头秀发都满是白霜。

    可怜的孩子,怎么被冻成这样了?

    此刻,这女人正直直地盯着唐风,那一双眼眸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估计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唐风屁事都没有,反倒是自己差点被冻坏了。

    “你冷怎么不知道喊一声?”唐风皱着眉头道。

    “不想……打扰别人!”庄秀秀两排牙齿撞得叮当响。

    唐风抿了抿嘴,不知道该跟这个女人说什么好。

    跳下树干,两人往前走了一阵,庄秀秀这才缓了过来,一改刚才柔柔弱弱的样子,再次恢复了酷酷的表情。

    一整个白天,唐风都在寻找出路,沿路也碰到了一两头灵兽,不过实力并不算太强大,五阶六阶的,以唐风和庄秀秀的手段很快就能解决。

    到了晚上,唐风生了堆火,烤了些兽肉填腹,庄秀秀却变戏法似的,解开一方丝巾,从里面拿出几颗野果来,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那果子估计很是苦涩,吃得她眉头直皱却依然往嘴巴中送,看起来寒酸极了。

    熄灭火堆,唐风再次窜到一颗树干上,庄秀秀也紧随而至。

    到了半夜时分,唐风又听到那种牙齿相碰咔嚓嚓的轻响了,不禁睁开眼睛看了旁边一眼,庄秀秀又如鹌鹑一般蜷缩在树干底部,纵然冷的发抖也是一声不吭。

    叹了口气,唐风站起身来朝她走去。

    “你……干什么?”庄秀秀顿时如临大敌,黑夜中一双眸子紧盯着朝自己靠近的人影,一只小手握住了剑柄,缓缓地拔剑出鞘。

    “过来非礼你!”唐风没好气地应了一声,一边说话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

    庄秀秀更紧张了,恶狠狠地恐吓道:“我知道现在打不过你,但是……你若敢对我图谋不轨……我立刻死在你面前……让你一个人孤苦终生,孤单地活下去!”

    “呵……”唐风不禁笑了,“我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有创意的威胁,真是让人耳目一新。”

    紧接着,唐风将脱下的衣服朝她抛了过来,开口道:“不过你放心,就算是一只双眼皮的母猪,都比你有吸引力,我是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的。”

    庄秀秀顿时气得脸色铁青,一把抓住衣服,恨恨地瞪着唐风,却见对方已经盘膝坐了下去,闭目打坐起来。

    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庄秀秀恨不得此刻就将面前这个男人千刀万剐,但是思来想去还是忍住了,又低头看看手上的衣服,神色挣扎片刻才将衣服摊开,裹住了自己的身子。

    一股暖意顿时包裹全身,还有衣服上散发出的那种……属于别人的味道,这味道让人有些心神不宁,思绪纷乱。

    “喂……你叫什么名字。”庄秀秀发现直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反而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底细了解的一清二楚,昨天那个灵阶高手也只是喊他唐公子而已,并没道出他的名讳。

    “唐风!”唐风睁开眼睛答道。

    “我怎么从没听过你?”庄秀秀继续问道,“整个灵脉之地年轻一代的弟子,但凡有些实力的我都有所耳闻,可却未曾有你的名字。”

    “我从俗世而来,到这里还没一个月。”唐风索性也不打坐了,在这里罡气无法调动,功法也运转不了,枯坐着只能恢复体力和精神而已。

    “俗世?”庄秀秀惊讶道,“俗世中也能出现象你这样的……高手?那里不是灵气很稀薄么?”

    “俗世怎么了?是不是你们灵脉之地的人看待俗世都有偏见?”唐风轻笑一声,“我不否认灵脉之地的灵气要充裕很多,更有利于修炼之人的发展,但是俗世也是一片天地,而且面积比所有的灵脉之地加起来都要大。论灵气的总量,俗世要比灵脉之地庞大无数倍。”

    “那你在俗世是怎么修炼的?我发现你的速度和力气比一般的天阶下品强大很多。”庄秀秀好奇地问道。

    唐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阴测测道:“个人机密,无可奉告,你想知道也行,我只会跟死人说,别逼我杀人灭口。”

    庄秀秀不禁撇开目光道:“我不问了,也不会跟别人说你的事情。”

    真要把这男人惹毛了,庄秀秀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抵挡他的杀招。

    “说说你吧,既然你知道云海之崖的情况,怎么也跟着下来了?”唐风对这个很好奇,这女人看上去也不象是猪油吃多了蒙了心窍啊。

    庄秀秀不由有些尴尬道:“我没想下来,只是站在云海旁边的时候被一股强风刮下来了。”

    唐风沉默片刻道:“你真可怜……”

    半夜的闲聊,让唐风知道这个女人也并不是看上去那么高傲,大概也跟现在的处境有些关系,现在只剩下自己和她两个人,她高傲有什么用?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唐风一直往峡谷的另一边走去,可惜始终没有发现出路。

    最开始的时候,唐风还坚信天无绝人之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不禁有些动摇了。按庄秀秀的话来说,当年两个灵阶中品的高手跌落下来也没能出去,自己比他们又有什么优势?

    这要是真被困死在云海之崖下,懒姐小雅和莫师姐她们该怎么办?难道真要一辈子跟庄秀秀这个女人生活在一起?

    这情况也太悲剧了一些。

    庄秀秀始终象只尾巴似的跟在唐风身后,唐风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毫无主见,对唐风的决策也没有异议。

    整整一个月时间过去,唐风还在云海之崖下游荡。这一个月时间,两人不知道走了多少里地,整个云海之崖下的丛林看上去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任何不同之处,唐风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到什么位置来了。

    这一个月时间,唐风和庄秀秀两人走了很多冤枉路,峡谷内有不少岔道,唐风经常顺着岔道就走到了死胡同里,不得不回头。比较让唐风感到放心的是,整个云海之崖下的峡谷内,并没有出现太过强大的灵兽,最厉害的也就是六阶,与庄秀秀联手之下,费上一番功夫也能毫发无损地拿下。

    一个月后的一天,唐风和庄秀秀两人在峭壁之下站了半晌,彼此都抬头望着天空那遮挡住日月之光的云海,目光中满是无奈。

    突然,唐风一脸坚毅地开口道:“我要爬上去。”

    “什么?”庄秀秀悚然一惊。

    “我说我要想办法爬上去,你怎么想?”

    庄秀秀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如果没有那层云海,以你的身手确实可以爬得上去,但是那层云海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吸力,等你到了半空中,肯定会将你吸下来,到时候就真可能会摔死的,这个方法太冒险。”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