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二十六章 车到山前必有路

第六百二十六章 车到山前必有路2017-11-10 16:31:11Ctrl+D 收藏本站

    以庄秀秀的实力,现在跟一只六阶灵兽对战,简直就是找死的行径,唐风也没想到她这么笨,居然只知道硬来。

    被唐风吼了一句,庄秀秀总算是开窍了,随手刺了那只灵兽几剑,削下几缕黑毛之后扭头就跑,那只被激怒的灵兽倒也很配合,扭着屁股就追庄秀秀去了。

    看着庄秀秀身形灵活地在丛林中左冲右突,带着身后的畜生绕起了圈子,唐风也放下了提着的心,转头专心地对付自己面前的这一只。

    虽然才交手不过片刻时间,可唐风已经敏锐地发现了这只畜生的优势,它力气很大,巨大的熊掌挥动起来势若万钧,带起的狂风撩人面颊,纵然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笨笨的样子,可它的速度也不是很慢,更有皮厚肉燥的优势!

    土属性的灵兽!跟钟家的钟山倒是有些相似,你打它它感觉不到疼痛,但若是被它拍上一掌绝对是皮开肉裂的结局。

    半盏茶,必须将它干掉,要不然庄秀秀就会死!唐风虽然跟她不太熟悉,但是也不想一个人因为自己的决策失误而死亡。她既然信任自己,那自己就该给她相应的回报。

    狂雷刀狠狠朝前劈去,没有罡气,凭借的只是本身那狂暴的力道,正中熊罢迎面拍来的巨掌。

    一声闷响,夹杂着一声愤怒的兽吼之声,唐风被反弹的力道震得往后踉跄好几步,熊罢的熊掌上也是一片黑毛乱飞,掌上被切开一道不大不小的口子来。

    疼痛之下,熊罢显然是被激发出了骨子里的凶性,鼻孔中呼哧呼哧地喷着热气,口中怒嚎不已,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刚站稳身形的唐风面前,高大的身子微微站起,又猛地挟势扑下,那两只前爪梦幻般地左右交叉了数次,尖锐而闪烁着寒冷光芒的爪子堪比一件顶尖的天兵,带起了死亡的气息。

    唐风面色一变,赶紧举刀去挡!狂雷刀顶在熊掌之上,虽然挡住了熊罢前爪的攻击,可熊爪上带起的破空声,却让唐风感觉有些不妙。

    噗噗噗……一连串闷响传来,唐风只觉得胸口腹部的位置上冲撞来好几股无形的力道,再低头看去,自己的上衣已经裂开了几道大口子,就仿佛被利器切开的一般,露出了里面穿戴的不坏甲。

    劲气!这熊罢的攻击,竟然带有无形的劲气!六阶灵兽果然都不是好惹的,已经懂得如何驱使自己的内丹能量战斗,使用天地灵气制敌,如果不是灵兽的智力太过低下,六阶灵兽凭借兽身的优势绝对可以完胜一个天阶高手!

    平时唐风巅峰之期碰到灵兽的时候还不觉得它们有多难对付,但是现在不能使用罡气不能使用罡心力量,瞬间便感受到了六阶灵兽的强大。

    一击未果,熊罢又如小山一般冲撞过来,根本没有收招的间隔,唐风两只胳膊都有些微微发麻,面对暴怒的六阶灵兽,也只能暂避锋芒,闪身朝旁一跳,让对方扑了个空。

    难办了!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即便用尽全力,也很难对这只皮厚肉燥的灵兽造成太大的伤害,再拖下去的话,不但自己没好果子吃,庄秀秀那边也会以悲剧收场,一旦追出去的那只畜生解决了庄秀秀之后再返回来,自己就要面对两只难缠的对手,更没有戏唱。

    心绪思索间,唐风咬了咬牙,如今看来,想毫发无伤地拿下这只畜生是不可能的了,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以伤换伤,它的攻击虽然不可小觑,可不知道对准要害下手,自己只要小心一点就无性命之忧,毕竟身上可是穿着不坏甲的。

    想到这里,唐风也不敢再躲避熊罢的攻击了,趁其扬起巨掌之际,直接欺身扑了上去,半道上,狂雷刀就已经换成了毒影长剑,狠狠一剑朝它的下颌处刺去。

    电光火石之间,一人一兽碰撞在一起,熊罢的巨掌印在唐风胸口上,尖锐的爪子直接撕开了唐风的衣服,划在不坏甲上,发出另人牙酸的声响,与此同时,它还条件反射一般地低了一下额头,借此来阻挡唐风刺过去的一剑。

    就是要你这样!唐风剑招猛地一变,毒影长剑灵蛇出洞一般,由下撩上,再直直地刺去,精准无误地刺进了它一只眼睛中,手腕一抖,狠狠往外一挑。

    “吼……”兽吼之声震慑天地,唐风口中一甜,被熊罢的巨掌拍飞了出去,胸口处气血翻滚不已,身在半空中,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狼狈万分地跌落在地上,又赶紧爬了起来,手捂着胸口一阵龇牙咧嘴,定眼朝前看去。

    只见那只熊罢此刻的左眼处流出了黑白相间的浓稠物,那一只原本凶神恶煞的眼珠子已经耷拉在外面,变得黯淡无光。

    疼痛之下,左眼又瞎了,熊罢已经彻底暴怒起来,那庞大如小山一般的身子横冲直撞,根本毫无目标,一人怀抱粗的大树在它面前比面条还要脆弱,直接便被撞成两截飞了出去,巨大的熊掌更是不停地左右甩动,甩出强劲无比的劲气,打在峭壁上,石屑纷飞。

    唐风也是相当难过,虽然身体被淬炼到了极限,可那一掌的力道全印在胸口处,换做旁人纵然有不坏甲护身,肋骨也绝对会断裂好几根,说不好还会一命呜呼,也只有唐风也勉强承受得下来,站在那里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缓了好半天,才总算缓过气。

    不过这一掌挨得值得,已经废去它一只眼睛,只要再废掉它另外一只眼,唐风就能快速地杀死它,不过看它凶残的状况,这显然很有难度。

    熊罢毫无目的地冲撞一阵之后,总算是找到了伤害自己的罪魁祸首,仅剩的一只眼变得赤红无比,凶残地盯着唐风,庞大的身子从十几丈外开,瞬间便冲到了唐风面前,攻击未到,一声比刚才还要沉闷许多的兽吼之声从它嘴中发出。

    这一声吼叫仿佛带了一股无形的能量,如魔音灌耳,直接冲进了唐风的脑海中,一瞬间,唐风只感觉脑海内混沌一片,无比强烈的眩晕之感传来,脚步一阵踉跄,有种欲要呕吐的感觉。

    糟了,这畜生怎么还会这一招?唐风心头大骇,他根本没想到区区一只灵兽,吼叫之声竟然有音攻的效果。音攻,从来都是相当玄奥的,在唐风接触过的人之中,除了乌龙堡的秋绝音懂得音攻之法外,就只剩下占据诗诗身体的妩媚精魂了。

    尽管脑海中知道自己要躲闪或者抵挡,可偏偏胳膊提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山似的熊罢冲到自己面前,一头撞在自己的胸口处。

    胸口位置上顿时传来一阵骨头断裂的声响,清脆无比,唐风仰面再一次飞了出去,刚跌落到地面上,熊罢就已经冲了过来,龇开的大嘴中流淌着腥臭的液体,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唐风,血红的眼珠子带着无与伦比的仇视和愤怒,一只爪子摁在唐风身上,让他根本无法动弹,另外一只爪子高高举起,直直地对准唐风的头颅拍了下来。

    危急时刻,唐风慌忙把脑袋一偏,巨爪拍在地面上,拍击带来的巨响让唐风一阵耳鸣。

    还没等唐风举剑抵挡,熊罢的第二爪再次拍下。估计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拍下的爪子让唐风有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这要是被拍实在了,唐风估计自己整个头颅会跟熟透的西瓜一样炸裂。

    求生的本能涌起,一直盘旋在脑海之中的眩晕感总算消失个干净,恢复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的一瞬间,唐风双手猛地抓住熊罢摁在自己身上的那只前爪,随即用出全身的力气,将它往侧旁一甩。

    重达几千斤的熊罢,在这股非人一般的大力之下,直接被甩飞了出去。

    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唐风惊出一身冷汗,他万没想到自己在失去罡气之后面对一只六阶灵兽会如此凶险。

    十几丈开外,被甩飞的熊罢呈现出一种滑稽的姿势匍匐在地上,过了好半晌才摇头晃脑地站了起来,可还没等它站稳,又噗通一声爬在地上,如此折腾了好次,它才总算勉强起身。

    唐风眯着眼睛望着它,却见这畜生在原地转了好几圈也没发现自己的存在,反倒象是吃了"mi yao"一般,萎靡不振,精神恍惚起来,喉咙里不断地传出阵阵不甘的低吼之声。

    自己什么时候伤到它了么?唐风也是有些疑惑不解,自己对它造成的伤势,根本没到这种程度,以它的皮厚肉燥,那些小伤顶多是挠痒而已,唯独废掉它一只眼睛有些严重。

    看着看着,唐风突然眼前一亮,顿时明白它为什么会这样了!

    这一切,完全是毒影的功劳!这柄长剑,本身就带有剧毒,平日里唐风只要运起罡气,就能催发一片毒雾,将敌人笼罩在其中。这一次落入云海之崖,无法动用罡气,所以也不能催发毒雾,但是它本身带有的剧毒却还是存在的!只是唐风先入为主,只在意毒雾,忘记了这一点而已。

    刚才自己一剑刺入它的眼眶,纵然熊罢是六阶灵兽,纵然中毒不深,可受伤的位置离脑袋那么近,肯定会被影响。

    想明白这一点,唐风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溢出鲜血的嘴角不禁微笑起来。

    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