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二十七章 给我个解释

第六百二十七章 给我个解释2017-11-10 16:31:13Ctrl+D 收藏本站

    已经耗费不少时间,庄秀秀那边估计岌岌可危,坚持不了多久,唐风必须得速战速决,前去支援她。

    熊罢中毒显然给了唐风最好的出手机会。

    快步窜至还在那里晕头转向的熊罢身旁,手上的毒影长剑被抖出一片剑幕,感觉危险临近,熊罢还想抵挡,可唐风哪会再给它机会?

    在躲避开熊罢攻击的同时,毒影长剑顺利至极地插进了它仅剩的一只眼珠子中。这一次唐风用尽了全力,长剑直接插入半尺,捅进了熊罢的头颅之中。

    刚才还不断反击的熊罢在长剑插进头颅的一瞬间,动作便僵硬停顿了下来,随即庞大的身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砸起一片尘土。

    唐风抽剑,马不停蹄地朝庄秀秀逃跑的方向窜了出去。

    庄秀秀离去的方位很好追踪,沿路全是被另外一只熊罢冲撞倒地的树木,循着这些折断的树木而去,绝对能找到庄秀秀的踪迹。

    追了片刻之后,唐风便听到了熊罢的低吼之声,间或夹杂着衣袂飘动的声响还有庄秀秀粗重的喘息!

    听其紊乱的气息和凌乱的步伐,她显然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唐风在那只熊罢手上都差点吃了大亏,更何况是她?

    再往前追了片刻之后,唐风总算是发现了这一人一兽的踪迹!庄秀秀此刻正带着背后那之熊罢在一片丛林里绕圈,只不过随着树木的断裂倒塌,她能周旋的空间越来越有限。而且,她的一只胳膊明显受到了重创,耷拉在身侧无法动弹,只能用左手持剑,应付熊罢时不时地突袭。

    她姣好的面容上满是汗水,她的一头秀发都凌乱无比,衣衫尽湿,嘴角也溢出了殷红的鲜血。

    庄秀秀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恶战,无法动用罡气,她的身体素质又比不上唐风,正面面对一只强大的六阶灵兽,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托了地形的福。

    高强度又紧张的战斗,让她无法保持平静的心情,刚才一时不察被熊罢拍中,她只感觉半边身子都麻木了,右臂更是直接断裂,现在的她完全是强弩之末,顶多只能再坚持十息时间便要被熊罢追上。

    即便是这样,她也没喊一声疼,脸色更是丝毫未变,满是汗水的脸上只有一片坚毅和专注,她知道自己一旦松懈,就可能会丧命,如今多拖延一息,自己能活下来的希望就大上一分!

    追着自己绕圈的那只畜生突然停了下来,对着自己闷吼一声,庄秀秀只感觉仿佛有人在自己耳边猛敲了一声鼓,嗡了一声传来,眼前一花,一阵眩晕之感涌上脑海中,等她再回过神的时候,却见那只熊罢已经近在咫尺,举起了巨大的爪子朝自己拍来。

    要死了么?自己到底还是信错人了,他是不来救自己,还是有心无力?庄秀秀的脑海中一瞬间闪过无数念头,只能不甘地站在那里,无法招架,无法躲闪。

    就在熊爪将要拍下的一瞬,侧旁一道破空声传来,紧接着,自己被一股熟悉的气息包围,连人带剑被抱到了一旁。

    这股气息……是晚上包裹在自己身上的那件衣服主人的味道!让人心神迷乱,让人厌恶又温暖。

    扭过头去,只见到自己侧旁出现一个坚毅又俊朗的面孔,而自己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中。哼,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这样抱自己,真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带着庄秀秀疾驰十几丈,堪堪脱离开熊罢的攻击范围,直直地盯着那只熊罢,唐风开口问道:“你怎样?”

    庄秀秀将视线从唐风的面容上挪移开,淡然道:“受伤了,右臂被打断。”

    “抱歉,那畜生的强大有些出人意料,多耽误了一些时间。”唐风轻呼一口气,不过总算是赶了过来,要是再晚一步的话,庄秀秀就真的被拍死了。

    “我要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庄秀秀撂下一句狠话。

    唐风咧嘴笑了笑,将庄秀秀放了下来,轻声问道:“还能动吧?”

    “别用这种恶心的语气跟我说话,我只是右臂断了而已。”庄秀秀伸手撩了一下额头湿漉漉的秀发,干脆地问道:“要我做什么?”

    “帮忙牵制一下就行了。”唐风也很是干脆,“我上了。”

    话音刚落,便如离弦之箭一边扑了上去,毒影剑上下翻飞,这一次并不赶时间,所以唐风的压力不大,不用象刚才那样拼命。只要能在那畜生的身上切下伤口,让它中毒就行,唐风相信自己可以慢慢磨死它。

    有了庄秀秀的牵制,这一次对付这只熊罢好过很多,虽然她也受创不浅,可两个人并肩战斗总好过一个人。

    渐渐地,熊罢身上的伤口多了起来,毒影长剑中的毒素也慢慢影响到了它的神智,它的速度和力道都大为削减,最终,当唐风找准机会一剑通入熊罢张开的巨嘴之中的时候,战斗结束了。

    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唐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轻轻地揉着胸口位置,而庄秀秀也将整个人靠在一颗树干上,原本殷红的嘴唇已经变得惨白,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这一战,无论对唐风还是对庄秀秀来说,都是有史以来最无奈的一战。当初在白帝城与寒大长老的一战虽然也惊险万分,唐风更是出尽了全力,可那时候能动用罡气,跟现在又没法比。

    原地休息了好大一会,唐风才总算站起身来,也没力气去取熊罢体内的内丹了,对庄秀秀招了招手,领着她走回了熊罢原本居住的山洞之中。

    洞内一股腥臭味,但好过在外面担惊受怕,风餐露宿。

    两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唐风胸口肋骨断了几根,气息也一直在翻滚不已,不过这些伤势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只需要调养一两天就能完全康复,反倒是庄秀秀,面色一直惨白无比无法恢复过来,整个人不停地冒着冷汗,身子更是抑制不住地发抖。

    唐风走过去,在她身边盘膝坐下,庄秀秀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声音及其虚弱道:“我要是死了,全是你的错。”

    唐风无奈地点点头,伸手抓住她的右臂,庄秀秀轻微地挣扎了一下,不过剧烈的疼痛却让她不由皱了皱眉头,最终没有阻止唐风的动作。

    仔细地捏了捏,唐风发现庄秀秀的右臂受创很重,这一次不是普通的脱臼或者骨折,而是被熊爪拍了一击,骨头被打断了。想要完全恢复,没有十几二十天是不可能的。而且,唐风看她的样子,应该还受了不轻的内伤。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都无法承受熊罢那万钧一击,庄秀秀一个柔弱女子,那小身板怎么抗得住?被拍上一记,五脏六腑移位是很正常的事情,幸亏只是拍在胳膊上,如果被拍在胸口……从魅影空间里掏出两瓶丹药放在庄秀秀面前,唐风开口道:“疗伤药,一瓶外敷,一瓶内服,你若是不方便,我可以帮你。”

    “做梦!”庄秀秀冷着脸回绝了唐风的提议。

    “那行,你自己敷药,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说罢,唐风站起身走了出去,庄秀秀盯着他的背影,直到唐风完全消失才咬着牙解开自己的上衣,尽管虚弱的不想动弹,可庄秀秀知道自己必须把疗伤药敷在右臂上。

    等到唐风再次回来的时候,庄秀秀发现他手上拿着两块木板,走到自己身边用那两块平整的木板夹住了自己受伤的右臂,又撕下衣服仔细地捆绑好。

    看着这个男人一脸认真的表情,庄秀秀心头的怒火不知为何慢慢平息了下去。

    “好了。”唐风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点了点头,“骨头接好之前不要乱动,要不然变得畸形了我可不负责,你好好休息吧,你这伤至少得养半个月时间。”

    庄秀秀抬起眼皮看着唐风,脸色冷冰冰地道:“我想,你可以给我个解释了。”

    “什么解释?”唐风愕然。

    “为什么要对付这两只六阶灵兽,我受了重伤,至少有权利知道原因,千万不要告诉我是为了抢它们的洞穴,我不是那种可以随便糊弄的小女人。”

    唐风轻笑一声,转头看了看四周,又往洞穴深处走去,过了好半晌,才终于在洞穴的最里层找到了三块石头。

    将那三块石头掀开,唐风在里面仔细地摸了摸,眉头一挑,不禁有些心花怒放。

    毒王商不启虽然没告诉他这里有两头六阶灵兽,可他说的另一件事却不假,他确实有东西放在这里。

    这是一个兽皮包,包得结结实实,没打开之前,唐风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拿着兽皮包走了回来,唐风将包放在庄秀秀面前道:“这就是我们要杀那两只六阶灵兽的原因,里面藏着可以走出去的方法。”

    闻言,庄秀秀不禁动容,面上不禁涌出一份期待和兴奋之色。

    “现在高兴为时过早,我也不知道里面的东西是不是真能让我们出去,这是毒王商不启留下来的,你知道这人有些邪乎,他说的话不能太相信。”唐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解开了兽皮包,里面包着的东西顿时印入唐风和庄秀秀的眼帘。

    满脑袋都是女儿的影子,现在迫不及待想飞到医院去,早上5点多就醒了,做梦都梦到她。

    明天早上要去接老婆和女儿出院,岳母和老丈人也会过来,所以明天很忙,大概无法更新了,请大家见谅。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