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三十一章 前往布家

第六百三十一章 前往布家2017-11-10 16:31:17Ctrl+D 收藏本站

    若在平时,十几丈的距离,唐风一身速度爆发出来根本不在话下,即便如今不能动用罡气也能轻而易举地跳过去。

    但是身在半空中的时候,脑海中却突然一阵剧烈疼痛传来,让他整个人的身躯不由一顿。

    这显然是奴兽丹造成的损害,鹏鹰一死,打入奴兽丹中的心神之力就会被牵连,接着便会损害使用者的精神。

    这一顿,原本计算好的落脚点便有了些许误差,等唐风再反应过来之后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因为无论怎么看,自己都跳不过去,顶多在距离大地一丈处就要落下去。

    半空中没有任何借力的地方,让唐风很是有心无力。机关算尽,到头来却是这样的一个结局,唐风满嘴的苦涩。

    正如自己预料的那样,在距离大地还有一丈远的时候,去势已尽,身子又斜斜地朝下落去。

    完了!这一次再掉下,不是被摔死,就是被困死,虽然自己有奴兽丹的丹方,可没有炼丹炉,就算寻觅到所有的材料恐怕都炼制不出丹药来。

    正当唐风以为自己又要掉下去的时候,半空中突然探过来一柄剑鞘,唐风也是眼疾手快,伸手就抓住了剑鞘,身子猛地一顿,停止了下坠的趋势。

    绝处逢生,怎是一个快意了得?唐风抬头看去,正看到庄秀秀伏在悬崖边,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拿着剑鞘的另一头拽着自己,银牙紧咬,额头上细汗密布,一双眼眸充满了复杂的神色,直直地看着自己。

    唐风仿佛被放出去的风筝似的,吊在悬崖下,上也上不得,下也下不得,别提多尴尬了。

    “好人果然有好报!”唐风扯动嘴角,对庄秀秀笑了一下,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女人跟自己有仇,万一这个时候来报复,那唐风哭都没地方哭去。不过仔细想想,自己也有照顾过她,更救过她的命,只要她还有点良心,应该不会撒手不管的。

    听了唐风的话,庄秀秀眼眸中的神色更复杂了许多,充满了挣扎和踌躇。

    “你不会放手的对吧?”唐风担心死了,这女人很明显在考虑这件事,那彷徨的脸色已经彻底地出卖了她。

    庄秀秀抿了抿嘴唇,依然看着唐风没有答话,也没有想要把他拉上去的意思。

    “秀秀,你是个好女孩,虽然你外表冰冷,可我知道你心里比谁都热心,不可能做这种见死不救的行径。”唐风动之以情。

    “少在这花言巧语!”庄秀秀冷声道。

    “你先把我拉上去再说。”唐风心道大丈夫能区能伸,等少爷上去了就要你好看。

    “你求我啊,求我我就拉你上来。”庄秀秀憋了一个月的怒火在这一刻终于爆发出来,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的冷笑,这是蜂蛹的怒火,这是一个女人血与泪的宣泄。

    “士可杀不可辱!”唐风把脑袋一偏,说得铿锵有声。

    “很好,我知道你很硬气,我看是你能坚持还是我能坚持,先说一声,我已经没多少体力了。”庄秀秀笑得更得意了,“无论是谁先坚持不下去,吃亏的都是你!”

    唐风叹息一声,开口道:“不就是喂你吃了点蜂蛹么?我还特意涂了蜂蜜来着,那不也是为了你好,你总不能恩将仇报吧?”

    “你闭嘴,不许你再说!”庄秀秀的脸刷地就白了。

    “好好我不说。”唐风无奈死了,“可你总该给个痛快,是扔是拉倒是快些决定啊,我吊在这里很难受的。”

    唐风早就看穿了她的心中想法,这个女人不会把自己丢下,否则刚才就不会救自己了,只是她心头一口恶气没出,让她拉自己上去也有些不现实,她现在就陷入了那种艰难的选择,只要给她个台阶下,她就能拉自己上去了。

    “秀秀啊,我救过你不止一次,你现在也应该救我一命。”唐风晓之以理,言辞恳切。

    “我没求你救过我,是你自己愿意救的。”庄秀秀不为所动,冷笑连连,“没听过一句话么?毒蛇口中牙,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沉思片刻,庄秀秀又道:“要我救你也很简单,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讲!”

    “不许你参加家族大比!若是不答应,我宁愿一辈子愧疚,也要把你丢下去!”庄秀秀目露凶光道,随即语气又软了下来,柔声道:“不过放心,等家族大比完了,我会下来救你,如果你还没死的话。”

    “我答应!”唐风想都没想,一口应承了下来。

    “真的?”庄秀秀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本少爷向来一言九‘顶’。”唐风把胸脯拍得碰碰响。

    庄秀秀认真地看着唐风的脸色,只看到一片浩然正气,歪着脑袋想了片刻,猛地一用力,将唐风扯了上来。

    一出云海之崖,唐风便清晰地察觉自己一身封闭许久的罡气终于流转起来,这种仿佛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人忍不住有些心花怒放。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整了整衣服,唐风有种再世为人的错觉。

    庄秀秀一直死死地盯着唐风,等了好半晌才开口道:“你刚才答应我的话会履行的是么?”

    “我说什么了?”唐风斜睨着她。

    庄秀秀一张脸顿时冷了下来,饱满的胸脯微微起伏起来,握着剑柄的手有些发白,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一字一顿道:“你答应我,不会参加家族大比!”

    “我没说过!”唐风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你……”庄秀秀气结。

    “刚才只不过是你威逼于我,本少爷随口应承一下而已,你还当真了?你娘没教过你,男人的话不能信么?小姑娘,你这样行走江湖,很容易上当受骗的。”

    庄秀秀的胸脯起伏的更加厉害许多,用一种吃人的目光瞪着唐风,好半晌才咬牙切齿道:“你真的要参加家族大比?”

    “我说了我只是个替补,到底参加不参加还得看我那位兄弟有没有养好伤,若是他伤好了,我大概就不会参加。”

    “你最好不要让我在家族大比中看到你,否则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随你。”唐风轻笑一声,“说起家族大比,时间差不多也快到了。”

    “我们在这里耽搁多久了?”庄秀秀也是脸色一变,在云海之崖下待的时间太长了,庄秀秀也还病了好多天,根本不知道距离家族大比的期限还有几天。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五天之后就要开始了。”唐风微笑地看着她,“你现在这状况,能在五天内赶到布家么?这一截路可是有些远。”

    “不需要你操心!”庄秀秀转头看了看方向,赶紧展开身法,迅速朝布家所在的方位窜去。

    唐风摇了摇头,回头望了一眼变换莫名的云海之崖,在下面待了快两个月时间,不过总算是在最后关头降服鹏鹰飞了上来,就是不知道欧阳羽那家伙现在情况如何。

    唐风打心底不希望他死在下面,倒不是针对他这个人,而是他手上藏锋剑的剑灵!那剑灵是灵怯颜两缕精魂的融合体,唐风志在必得的东西,若是欧阳羽真的死在下面,那后果就严重了,说不得自己日后还得下去找找。

    还有那只鹏鹰也让唐风觉得很是可惜。它耗尽最后一丝生命力,总算将自己跟庄秀秀送了上来,可惜还是力竭而亡。

    多少人希望自己能有一只飞行灵兽却无法得偿所愿,即便是当年以御兽立宗的万兽门,也没有五阶以上的飞行灵兽。

    唐风有过,但是只有短短的几个时辰。

    收拾了下心情,唐风也迅速朝布家所在的方位赶去,时间还有五天左右,以唐风的速度,肯定还来得及,就是不知道庄秀秀能不能赶上了。

    一路上风驰电掣,却没看到庄秀秀的踪影,唐风也不知道她从哪个方向走的。

    十年一次的家族大比,整个灵脉之地都显得热闹起来,各大家族宗门的人马,齐齐朝这一次家族大比的举行地点——布家赶去,这些人有一些去是看热闹的,有一些是参战人员,更有一些是去发财的。

    灵脉之地内,各大家族宗门各自霸占着一些地方,扎根繁衍,很难有机会全部聚集到一起,而十年一次的家族大比就是个机会,每次家族大比之前的三天,都有一场规模庞大的交易会。

    没有人组织,但是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都会选在这个时候交换自己手上的东西,用一些用不到的换取有用的,比如武器,丹药,武典什么的。这几乎是一个已经被默认了的家族大比之前的盛事。

    灵脉之内大大小小的家族无数,各人也有各人的机缘,总有一些好东西流落在外,不被那些实力强大的家族掌握,经常会有人用及其便宜的代价,换取到价值连城的宝贝。

    唐风倒也不在意这场交易会,他的魅影空间里宝贝无数,应有尽有,要什么有什么,自然不会觊觎别人的,只是既然有交易会,倒也可以去看看,权当无聊解闷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