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四十四章 云连山

第六百四十四章 云连山2017-11-10 16:31:36Ctrl+D 收藏本站

    庄秀秀没来?唐风的眼前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在一片议论之声中,庄正乾领着四位庄家年轻一代的精英踏上高台,布长海睁开眼睛,转身相迎,抱拳道:“正乾兄迟迟未来,布某正要着人去请呢。”

    庄正乾挤出一丝苦笑回礼道:“让布家主和各位久等了。”

    “无妨,正乾兄来的正是时候,不过……庄家这次怎么只有四位弟子参战?

    庄正乾皱眉道:“还有一位弟子不知为何没来。”

    布长海笑了笑,问道:“是否需要等待?”

    庄正乾摆了摆手:“不需要了,时辰已到,家族大比,十年一次,不能为庄家破了规矩。”

    布长海道:“正乾兄大仁大义,让人佩服。不过参战人员一旦确定下来,就不得再更改了,正乾兄确定要这样做?”

    “无妨,布家主只管宣布大比开始吧。我庄家即便只有四人,也不会太差。”

    “好胆量,好气魄,布某佩服!”布长海哈哈一笑,正要宣布大比开始,不远处却突然出现一阵衣袂猎猎的声响,紧接着一声娇叱传来:“等等!”

    声音响起的一瞬,所有人都回头望去,只见半空中一个面容清秀,脸色傲然的女子急速朝这边飞来,尽管已经多加掩饰,可庄秀秀一身风尘仆仆的模样和稍显急促的呼吸却仍然没能瞒过众人的眼睛。

    半空中一个漂亮的折身,庄家大小姐仪态翩然地降落到高台之上,对着庄正乾和布长海行了一礼道:“秀秀路上有些事情耽搁,让各位前辈久等了。”

    庄正乾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若是这次大比庄秀秀不来参加的话,那庄家根本无法问鼎家族第一,那一块顶级灵石恐怕也没他们染指的份,这损失可就大了。好在最后关头,家族中最出色的弟子总算是赶了过来,让他顿时有一种绝处逢生的喜悦感。

    “入列吧。”庄正乾好歹也是个灵阶,虽然庄秀秀按时到场让他很欣慰,可脸上却没有丝毫异样表现,只是淡淡地对她开口道。

    庄秀秀点了点头,在迈开脚步的时候,扭头朝右手边看了一眼,正对上布家那个邪异男子布连舟的眼神,布连舟低垂着脑袋,长发遮挡着他血红的双瞳,伸出蛇芯一般的舌头轻轻地添了添嘴角,肆无忌惮地发出嘶地一声响动,令人毛骨悚然。

    庄秀秀皱了皱眉头,越过布连舟的视线,看向另一旁的唐风,闪身来到了庄正乾身后。庄秀秀这个眼神虽然很隐蔽,可却依然没能瞒过庄正乾的观察,这位灵阶下品不禁有些疑惑,顺着庄秀秀的目光特意观察了一下唐风,不禁有些哑然失笑,他发现这个唐家的弟子竟然只是天阶下品!

    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绕是庄正乾心性修为不错,也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怪不得自己家这个一直眼高于顶的女徒孙会看他一眼。

    全部参与家族大比的家族都已经到场,布长海身为布家家主,这里又是布家地盘,自然当仁不让地宣布大比开始以及介绍第一项比试的规则。

    这些规则高台上的所有人都已经在昨夜知晓,可即便如此,当众人再次听到顶级灵石的出现以及个人一二三名的奖励之时也是一阵激动。

    高台之下,成千上万凑热闹的修炼之人也是喧哗声不断,大比还没开始,气氛便已经因为顶级灵石的出现被推向了一个高峰。

    布长海在介绍规则的时候,高台上站着的参战人员却都在打量着彼此,企图摸清自己对手的实力,好在大比中占取一些先机。

    出人意料的是,被别人关注最多的不是实力最强的布家和庄家,反倒是一直没什么突出表现的唐家。

    这也难怪,唐家两位带队的灵阶高手,唐顶天手持泣血枪,霸气侧漏,叶已枯一头银色长发,惊艳绝伦,腰间佩戴水寒剑,散发出逼人的寒意,这两柄神兵的出现,就足以吸引到绝大多数的注意了。

    更何况,唐家这次的参战人员中,还有唐风这个显眼的存在!虽然唐风可以隐藏掉自己的一身实力,让别人无法窥探到自己的境界,但是这样做的太让人起疑,所以他一直都若有若无地释放着自己的罡气波动。

    天阶下品,在高台之上,绝对是属于最垫底的存在了。能够站到这里来参与家族大比的家族,哪个家族会凑不出五个天阶?灵脉之地内灵气充裕,修炼起来比俗世要简单许多,天阶在这里多如牛毛。场中确实有一些家族的天阶下品弟子参战,可那毕竟只是中等家族或者小一点的家族,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弟子参战,不得不让这些天阶下品上场。这些家族只是充当着衬托红花的绿叶角色,他们无望夺取家族前十,参战弟子的水平如何也不会让人多加关注。

    但是唐家好歹也算是灵阶家族,却多出了一个天阶下品,委实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历年来家族大比从未出现过天阶下品,这句话说得并不全面,而是世人忽略了这些那些没取得名次的家族的结论。真正意义上来说,能取得大比前十的家族中,还从未有过天阶下品弟子参战的先例。

    因为唐风的异军突起,导致一大群人都将目光投放在他身上,议论声和嘲笑声虽然被压抑到了极点,可却仍然能传入唐风的耳中。

    “看那边那个唐家弟子,笑死人了。”

    “听说前段时间唐家与钟家大战,该不会唐家的弟子都死完了,才让这个天阶下品来滥竽充数吧?”

    “看样子,这次家族前十又会多出一个位置,我古家定要将唐家杀个落花流水,一雪十年前的耻辱!”

    ……林林总总的鄙夷之色和笑话之言源源不断地传来,唐风也是苦笑不已,没办法,站在这里让他有种木秀于林的感觉。

    “十七弟,别理会这些人。”唐点点轻声安慰道,“他们都是有眼无珠的傻瓜,六姐知道你厉害着呢。”

    “恩。”唐风笑了笑,他本就没怎么在意这些人的说辞,抬起头来朝庄秀秀那边看去,却正对上她投过来的目光,那双眼眸中充满了忌惮和懊恼。

    这女人估计后悔在云海之崖那边没把自己丢下去,唐风读懂了她眼神中的意思,站在这里的,恐怕就只有这个女人知道自己的一些本事了。

    此刻,布长海已经简单地将比试规则说完,朗声道:“既然各位都已经了解规则,那就可以签下生死状了,生死状一签,生死自负!各大家族不得因为大比中弟子之间的拼杀而互生间隙,更不得在事后施展报复,否则将受到整个灵脉之地所有家族的追杀与驱逐!”

    毕竟大比是要死人的,每个家族的弟子都要面对其他家族的对手,若是因为这样的大比而导致灵脉之地内家族的分崩离析,实在有些不划算,所以就有必要签下生死状。

    三十年前,有一个家族参战的五位弟子惨死在大比之中,这个家族的家主愤怒之下对杀死自己族中子弟的对手展开报复,但是十天之后,这个家族便在灵脉之地内彻底烟消云散!上上下下千余口人,无论男女老幼,全部被斩杀殆尽!

    有这样一个血一般的教训摆在眼前,可以说没有哪个家族再敢重蹈覆辙。

    签下生死状,倒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按上每个人的手印便成。五百多人忙活了片刻,便都已经彻底完结。

    “出发,云连山!”布长海一挥手,下令朝第一项比试的地点开拔!

    浩浩荡荡一大群人,在布长海的带领下朝五十里外赶去,不但有五百多参战人员,那些留下来看热闹地也紧跟着转移了阵地。

    五十里地,并不算太遥远,只不过大半个时辰的时间,众人便已经来到了云连山脚下。

    此刻,这片占地面积方圆八百里的山脉底下,已经有一批人在等候了,这些人是提前来这里做准备工作的,都是从各大家族中抽调出来的人手,汇聚在一起,有互相监督的味道在其中。

    他们昨夜连夜赶到这里,将藏宝图制作好,再在相应的地点埋下不同数量的铜钱。

    唐风等人来到此刻之后,五百多人便被隔离在外圈,而各大家族带队的灵阶高手们齐齐上前。

    远远地,唐风发现这些人每个人拿取一块藏宝图,灌入自身罡气,再将藏宝图切割成大大小小的碎片,丢进了一个木箱子中。

    忙活完这一切,布长海才转身对唐风这些人喊道:“众家弟子上前,每人从箱子里拿取一块碎片。”

    众人得令,走上前去从箱子中各摸了一块藏宝图碎片,拿取到碎片的弟子便被人引到一旁,细细叮嘱一番,随即被放入云连山中。

    唐风走在靠后方一点的位置,等到他来到木箱子前面的时候,箱子中的碎片已经被拿取一大半了。

    随便从中抽取了一块,唐风也没细看,直接就塞入了怀中。当下便有一人从旁走了过来,领着唐风往一边走去。

    感冒好几天了,本来以为只是小感冒,却没想到越来越严重,早上六点自己咳醒了,感觉整个气管都发炎疼痛,好难受!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