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四十八章 斩杀

第六百四十八章 斩杀2017-11-10 16:31:41Ctrl+D 收藏本站

    自己的兄弟加入战场,持剑之人只感觉压力一轻,连忙爆发出全部实力,剑气丛生,招招不离唐风要害位置,势要同兄弟一起将唐风尽快斩杀。

    他们如今已和唐风彻底撕破了脸皮,出手自然不再留情,也是毫无顾忌,兄弟二人常年在一起习武,配合起来倒也相得益彰,一剑双掌,攻击节奏把握的密不透风,前后突进,你来我往,打得又是花俏又是快速,唐风孤身一人被夹在中间,只以一柄毒影长剑御敌,依仗毒影上散发出的毒气,倒也丝毫不乱。

    交手片刻之后,唐风便已经摸清了这兄弟二人的全部实力,他们两人虽然有天阶中品的境界,可真正实力也只能算中规中距,并无任何凸出的地方,实在不足为惧。

    心念一动,速度骤然再快三分,唐风整个人突然从李家兄弟二人的夹击中闪出战圈。持剑之人势若雷霆的一剑捅出,本来这一剑的目标是唐风的胸口,可等剑出之后他却骇然地发现,唐风不见了,反倒是自己兄弟竟然就在面前,迎面对着自己拍来了一只肉掌。

    李家老二的脸上也是一片惊愕之色,兄弟两人见机不妙,连忙同时收招。

    “舍我其谁!”持剑之人刚撤回招式,甚至都没来得及查看敌人的方位,背后就传来了一声低沉仿佛从鬼蜮中传来的声响。紧接着,背后一片森冷的剑气袭来,伴随着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让人心头发颤。

    “大哥小心!”李家老二眼珠子瞬间瞪圆了,连忙开口惊呼。

    知道情况不妙,持剑之人也来不及再有反应的时间,连忙运起一身护身罡气,集于背部,准备硬接背后唐风的一击。

    在霸杀剑法最精髓一式的带动下,毒影长剑上缭绕的毒气犹如活了一般,化身成龙,龙首高昂,仰天龙吟,狠狠地冲击在持剑之人的背上。

    五彩光芒迸发,持剑之人身上刚刚运起的护身罡气在这霸道的一击之下,犹如肥皂泡泡一般不堪一击,直接裂开,毒影长剑直接在他背后拉开一道大口子,毒气灌入体内,五脏六腑瞬间移位。

    持剑之人如遭雷击,张口就喷出一汪鲜血,仰面飞出好几丈,跌了个狗吃屎,挣扎半晌都没爬起来。

    当初在白帝秘境内,唐风能硬憾一个天阶上品而不落下风,如今虽然境界未增,可实力却有增长,对付一个天阶中品自然是手到擒来。

    一剑劈飞持剑之人,唐风持剑而立,淡然地看着满面菜色的李家老二。

    李家老二现在一脑袋混沌,根本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兄弟两个天阶中品,在联手对付一个天阶下品的时候竟然如此一败涂地,这种事若是放在以前,打死他都不会相信。但是如今事实摆在面前,他不信也得信了。

    愣了不过两息时间,李家老二突然怒吼一声,猛地对着唐风拍出几掌,掌风袭去的瞬间,扭身就跑,浑然没有理会倒在血泊之中挣扎求助的兄弟。

    唐风轻松躲开掌风,望着李家老二慌不择路逃窜的背影,缓缓地摇了摇头,刚才看这兄弟两人配合默契,还以为他们兄弟情深,但是现在看起来,这种情谊也得分场合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兄弟感情再深,大难临头也得各奔东西。

    但是在唐风面前,他能跑得掉么?尤其是唐风还精通暗器。

    将背部空门留给一个暗器高手,这绝对是一种白痴的行径,唐风刚才以一敌二对付他们,用的只是剑法和身法而已,并没有拿出全部实力。

    暗器才是唐风最拿手的功夫!

    弹指间,飞刀现,三柄飞刀排布成品字形,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瞬间便袭至李家老二的双肩和背部。

    李家老二反应不慢,听风辨位,身形一阵摇摆,竟然险之又险地让他避开了三柄飞刀的袭击。

    可还没等他有任何庆幸的机会,那擦着他身子飞出去的三柄飞刀竟然仿佛长了眼睛似的,从前方打个转,又飞了回来。

    这一变故太过突然,也太过匪夷所思,完全超越了李家老二对飞刀认知的程度。根本没时间再去抵挡,李家老二眼睁睁地看着那三柄飞刀前后呼啸而至,插进了自己左右肩膀和胸口正中间的位置,甚至连护身罡气都没来得及运起。

    飞刀上蕴藏的巨大力量,让他往前飞奔的身子猛地一顿,又倒飞回来。巧合至极地跌落在持剑之人的身旁。

    持剑之人此刻中毒不浅,背后被拉开一道大口子,毒素入体,脸色都变得蜡黄。李家老二中了三柄飞刀,虽然不致命,可肩膀和胸口位置却是一阵发麻,罡气都无法运转了。

    兄弟两人倒在地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生出一种天亡我也的念头来。

    一旁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李家兄弟二人艰难地抬起头来,看到了走到近前的唐风。唐风的脸色不温不火,平淡至极,望着他们的目光也是毫无情感波动,仿佛望着的是两块木头。

    这种淡然的眼神让两人打心眼里感到恐慌,这眼神就象翱翔苍穹的苍鹰俯瞰着大地,地面上皆是蝼蚁。

    “别杀我们……我们愿意把腰牌和碎片拱手送上,只求能留下一条贱命!”持剑之人呼吸急促,连忙开口求饶。

    李家老二也在一旁不迭地点着脑袋。如今他们两人全都受伤,在这云连山之中根本寸步难行,唯有尽快离开这里,才有保住性命的希望。

    “东西拿过来吧。”唐风伸出一只手示意着。

    持剑之人瘫软在地上,苦笑一声道:“怕是要劳烦唐兄自己动手来取了,在下有些有心无力!”

    望着持剑之人眼角闪过的一丝诡异之色,唐风暗地里冷笑一声,心知此人不到黄河心不死,虽然他受伤很重,可从怀里掏东西的力气却还是有的,他想要自己去拿,怕又在算计着什么。

    这两人留不得!

    打定注意,唐风蹲下身子来,伸手探入他的怀中,从他怀内摸出了三块藏宝图碎片,定眼看去,佯装面色一喜,嘴角才刚露出一丝微笑之色,李家兄弟二人便同时动手了。

    持剑之人将自己的长剑捅向了唐风的腹部,而李家老二也跳将起来,一掌打在唐风的胸口上。

    唐风的身体微微一晃,皱着眉头,冷森森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

    持剑之人疯癫地狂笑起来:“哈哈哈,唐家小子,到了阴曹地府可别怪你爷爷心狠手辣,怪就怪你江湖经验不足,兵不厌诈这个道理你都不懂还怎么出来混?现在给我去……死……吧……怎么回事?”

    持剑之人本还笑容满面,以为奸计得逞,他也是看唐风年纪轻轻,认定他是个雏鸟,才会行此险招一搏,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计谋确实成功了,他的长剑也捅在唐风腹部上,可偏偏剑尖并没有任何入体的感觉,反而象是被什么东西给阻挡在了外面。那一句话还没说完,他的狂喜便被惊愕所取代。

    有不坏甲护身,区区长剑和一掌,又如何能对唐风造成什么伤害?

    伸出手来,捏着持剑之人的佩剑,缓缓地将剑尖从自己腹部移开,唐风脸上一片阴森之意,用力一撇,上好的精钢长剑便折成两断,随即屈指一弹,直接弹入一旁李家老二的额头上。

    “噗”地一声,剑尖入颅,李家老二整个脑袋被打出一个窟窿,仰面跌倒下去。

    随即,唐风再缓缓地伸出中指,轻轻地点在持剑之人的胸膛位置,如梦幻般呢喃的声音响起:“寂灭指!”

    指劲迸发,灌入对方胸膛中,直接碎了持剑之人的心脉。寂灭指虽然本身没什么威力,专打经脉,但是指劲打入心脉中,此人也万万活不成了。

    持剑之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潮红,只有吸气没有进气,在临死之前猛然醒悟过来,指着唐风道:“你身上穿有……”

    话还没说完,便彻底一命呜呼。

    杀了两个天阶中品,对唐风来说并不算什么,这只是开胃菜而已,是十天比试的热场,若不是为了让自己尽快地适应这个处处都是敌人的战场,唐风也不会和李家兄弟两人耗费这么长时间,早就手段尽出,迎面秒杀了。

    此一战,最大的收获怕就是那三块藏宝图碎片和三块腰牌了。

    这里现在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而且刚才打斗的声响也不知道有没有惊动别人,唐风自然不想再多做停留,将李家兄弟两人的腰牌捡起,便赶紧离开了此地。

    在唐风走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一个一头长发遮面,身形颀长,全身上下透着一股诡异的阴柔的男子慢步来到了这里,长发的遮挡下,此人双目赤红,充满了血腥和杀戮的气息,四周的飞鸟仿佛也被惊吓,连忙振翅高飞。

    阴柔的邪异男子双臂较常人稍长一些,两只手雪白干净的仿佛女子一般,来到此地之后,只是瞄了一眼李家兄弟二人的尸体,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轻哼一声,随即打了一个响指。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