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五十八章 血手印

第六百五十八章 血手印2017-11-10 16:31:53Ctrl+D 收藏本站

    “叭”地一声轻响传来,仿佛是回应他的问题,布连舟遥遥地打了个响指。

    诡异而又惊悚的一幕出现了,这个完好无损的天阶中品突然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胸膛处“碰”地一声爆裂开来,鲜血与肉沫飞溅而出,犹如下了一场暴雨,将附近偌大一块土地染成了红色。

    众人再望过去的时候,齐齐吸了一口冷气,因为刚才还站在那里的那个天阶中品,此刻已经齐胸粉碎,只剩下下半截身体矗立在那里,上半截已经不知去向。

    唐风一时间也呆在当场,刚才布连舟和那些人的战斗他从头看到尾,但是直到现在,他也没弄明白那个天阶中品是怎么死的,而且死的如此凄惨。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功夫?抑或者是罡心力量?

    布连舟,果真强悍!刚才他以一人之力对抗十几个天阶联手,还能远在二三十丈开外轻松取下一人的性命,这份本事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具有的。即便是唐风,也没十足的把握做到这种程度。那可是十几个天阶,不是十几个白菜!

    那个天阶中品一死,人群大乱,布连舟更是身躯颤抖,喉咙里传出抑制不住的畅快笑声,血手印漫天飞舞起来。

    “别让他的血手印打中了,中之必死!”有人高声提醒。

    “你杀我师弟,我跟你拼了!”又有人愤怒之下,提刀上前,欲取布连舟性命报仇雪恨。

    布连舟桀笑一声,伸手一招,死掉的那个天阶中品的断体中,骤然喷发出一股鲜血,鲜血瞬间凝结成无数支血箭,四面八方激射出去。

    “噗噗噗……”昏暗的山谷中,唯有一道又一道明亮而鲜艳的红光撕裂空间,搅得一片血雨腥风。

    只不过片刻功夫,便又有几个实力不高的天阶中招,或被血箭击杀,或被血手印击中,当场爆为血水。

    每死一个人,死人体内的鲜血都会在布连舟的控制下化为杀人利器,朝更多的人射去。放眼望去,布连舟的身体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无数由鲜血凝结成的武器,长剑,砍刀,长矛,利箭……不一而足,布连舟就仿佛一个杀人魔王,冲天煞气涌起,生人逼近不得十丈之内,只不过短短三十息时间,手上又添几条冤魂,鲜血的增加,更助长了布连舟的杀戮之心和实力。

    “大家一起上,杀了此人,他腰间的腰牌和藏宝图谁抢到就是谁的。”混乱之中,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少人闻言心头一动,齐齐朝布连舟扑杀过去,毕竟他腰间的那些腰牌实在太吸引人了,而且布连舟既然杀了那么多人,身上肯定带有不少藏宝图碎片的,只要能杀死布连舟,那绝对是一笔大收获。

    谷内有天阶七八十人,如果大家真的齐心协力,一同涌上,那布连舟绝对无法抵挡,他纵然再厉害,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天阶,还没到灵阶的程度,哪里能抵挡得住这么多人的杀招。

    但是人心各异,这七八十人原本彼此间就是对手,现在混战之下虽然面对同一目标,又有谁愿意当那个出头鸟?先不说能不能杀死布连舟,即便是能,又有多少机会抢得他身上的腰牌和藏宝图全身而退?

    若是杀不死布连舟,开罪了此人,以后还如何在灵脉之地内立足?这人凶残至极,被他盯上了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无数人围聚在布连舟身侧,躲避抵挡着他的杀招,可却畏首畏尾,没人敢第一个上前,导致布连舟越杀越勇,杀招迭出,一身暴力血腥的气息已经如浪涛扑石一般凶猛澎湃,越发地让人惊恐。

    混乱不堪!虽然有不少人围聚在布连舟身边企图杀他,但是更多的人却是趁这个时候往谷外跑去。

    唐风也在此列,他不想去趟这个浑水,毕竟他本身的收获已经够多了。而且,在没有见识到布连舟的真本事之前,唐风也没把握能赢过他。此人施展出来的招式太过怪异和耸人听闻,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

    唐风本来就想离开这个山谷,去寻觅藏宝图上的铜钱,只不过布连舟来了,让他多停留一会而已。现在布连舟制造出这种混乱,正方便唐风摆脱那些一直紧盯着他的视线,天赐良机,怎能不把握住?

    只不过想要离开这里也得费一番手脚,布连舟挡在谷口入口处,虽然已经被人包围,可那么多人一起往谷外涌去,自然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漫天的血手印和无数鲜血凝结的杀人利器,在布连舟的控制下尾随着往谷外跑去的人身后,唐风很不幸地就被盯上了。

    不过布连舟估计也小瞧了唐风,以为他只不过是个区区天阶下品,只对他推出一只血手印就没再多理会他。

    感受到杀机的瞬间,唐风眉头一皱,往前奔去的脚步猛地顿了下来。

    他想试试布连舟这只血手印的威力到底如何!此人是自己前进道路上最大的一块绊脚石,早晚会跟他交手,但是自己对他了解的实在不多,正好趁这个机会检验一番。

    依仗着身上有不坏甲护身,唐风倒也艺高人胆大,面对侧面袭来的血手印,不闪不避,只是抽出毒影长剑,运起五成实力弹出剑幕,一边缓慢后退一边用剑招切割着血手印。

    剑光激射,唐风一瞬间就刺出几十剑,每一剑都催发了罡气,但是那血手印却并没有被打散,只不过稍微暗淡了一些而已。

    一连退出三十多步,唐风无奈地发现,以自身五成的实力根本没办法打散对方这血手印。

    已经暗淡了一大半的血手印成功印入唐风的胸口上。

    “叭”地一声轻响,布连舟在那边打出一个响指。但是原本应该发生的一幕却并没有如期出现,唐风毫发无损地转身窜了出去。

    布连舟轻咦一声,扭过头来,猩红的双目灼灼地盯着唐风渐渐消失的背影,笑声越发地阴森许多。

    场面如此混乱,根本没人注意到唐风中了血手印,也只有布连舟对自己释放出去的招式了如指掌。但是这个人中了血手印竟然没死,有意思!

    唐风知道自己刚才的做法多多少少已经引起了布连舟的注意,但是他也不在乎,毕竟迟早都是要交手的。

    通过刚才的检验,唐风发现那血手印很难被打散,也不知道布连舟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居然如此难缠。不过自己若是全力出手的话,足以在血手印近身之前将其打掉,而且,这东西可以躲避的,唐风对自己的速度很有自信。

    只不过,刚才血手印打在不坏甲上,布连舟响指的瞬间,不坏甲毫无动静,根本没有其他人中了血手印之后的爆裂感,究其原因,大概是血手印只能作用在人身上。

    再联想布连舟刚才施展的手段,唐风几乎可以断定,此人修炼的功法和罡心力量,都与鲜血有关。

    好诡异的罡心,好歹毒的功法!别人流失的鲜血越多,布连舟的手段就越厉害。看样子以后若是与布连舟交手,务必得小心一些,千万不能受伤了。

    离开山谷大约三十里地,唐风脚步一错停了下来,回头冷笑一声道:“跟了这么久,该出来了吧?”

    自己刚才虽然趁着混乱离开那个山谷,可还是被一些人尾随在身后。这些人,恐怕是惦记上自己身上的碎片和腰牌了。

    唐风虽然可以摆脱他们,但是被人惦记总不是好事,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出手解决了为妙。

    “嘿嘿嘿……”一阵阴笑声传来,两个身影从密林之中显露出来。天色太暗,唐风也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是这两人无一例外,全是天阶上品,也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弟子。

    这两人也自恃实力高深,唐风区区一个天阶下品根本没被他们放在眼中,大刺刺地走了出来之后在离唐风二十丈左右的位置站定。

    左边一人身形矮小一些,先前的笑声正是此人发出,目光阴森地望着唐风开口道:“小子,警惕心倒是挺高的,竟然能发现我们兄弟的行踪,了不起。”

    “过奖。”唐风淡淡地回道,“不知两位一路跟着唐某,意欲何为?”

    矮小男子笑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我兄弟二人跟着你,自然是为了你的腰牌和藏宝图。”

    右边那人酷酷地道:“交出所有东西,不杀你。”

    说完之后便闭上了嘴巴,扮惜字如金状。

    “那可真要感谢两位好意了。”唐风也笑了。

    矮小男子道:“感谢就不必了,识相的把东西交出来,我林家与你唐家关系不错,实在不想为难你,换做其他人,这会功夫你恐怕已经血溅当场了。”

    “我若是不交呢?”唐风眼神一冷,林家,倒也是个实力不错的灵阶家族,比起唐家来不逞多让,两家关系向来都还好,只不过在大比之中所有人都是敌人,自然不是讲情分的时候。

    “小子。”矮小男子隐隐有些恼火,“你非得逼我兄弟对你出手不成,真要动起手来你吃不了兜着走。”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