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六十六章 心丢了么

第六百六十六章 心丢了么2017-11-10 16:32:5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六十六章心丢了么

    第一项比试结束,各大各小家族有人欢喜有人忧。

    比试的结果在当天晚上便已经排列完整,传达到了各个家族手上。第一项比试中,进山五百多人,但是等到十天结束之后,出来的只有区区一百多人而已。

    总数四百多的天阶高手,有一大半死在云连山中,剩下的一小半,也是提前被清了出来,失去继续比试的资格。

    有的家族损失惨重,参战的五个弟全军覆没,死得一个都不剩,有的家族情况虽然好一些,可五名参战弟也只剩下一两人了,在接下来的比试中,注定没有多大作为。以往的家族大比,是家族五个弟为家族出力,但是这一次因为出现了顶级灵石,多nn出一个个人排名,这变得比以往任何一次家族大比都血腥残酷一些。

    个人排名的榜单传递到唐家做居的院落的时候,唐家几个人还没从兴奋中回过神来。尤其是唐顶天和叶已枯,又是开心又是担忧。他们虽然知道唐风这一次会出手,但是却没想到他竟然在第一项比试就把第一名给夺了下来,这种情况及容易导致在后面的比试中被人针对。”“

    拿到榜单之后,众人聚在一起看了一眼,唐风的名字赫然排在榜,后面的成绩是一百四十五。

    第二名自然是布连舟,只比唐风少一个数,屈居榜眼位置。

    庄秀秀毫无疑问地夺得第三,一百二十四!

    撇除前三名出一百多的数字,后面的那些人与这三人的差距就有些大了。唐骏排列在第四位,八十九。紧随其后的是布震,八十八,再之后是容少nn,八十五。然后就是第七的钟露了,八十!前十中剩下的三个人也都是比较出名的家族的弟,他们的个人实力和家族的实力都相当不错。

    但是这份榜单怎么看怎么刺眼!实在是因为唐风后面的备注写着一个天阶下品!

    这四个大字,就如同一张裂开的大嘴,无声地嘲讽着下面的人!让一群天阶上品高手一整晚的睡不着觉,每每想起,总是郁闷难当。

    这种事情从未生在家族大比上,每一次的家族大比,天阶下品从来都是垫底的存在,可这一次却是咸鱼大翻身,直接跑到榜去了。

    唐风这个名字,也在一夜之间被所有人记住,并且以风卷残云的度,在朝整个灵脉之地中传播。

    不管他到底用什么样的手段,不管他是不是靠真本事,夺取第一项比试的第一名,这份殊荣足以让他声名远播。

    算起来的话,前三名的成绩都有不小的水分。唐风是拿了唐龙他们的碎片,取得这样的成绩。无论是布连舟还是庄秀秀,同样也是如此。

    布震也是投机取巧,在山谷中收缴了不少碎片,剩下的那些人也大同小异。榜单上唯一没有水分的,恐怕就只有唐骏一个人了,他是纯粹靠自己的实力取得这样的成就的。八十九这个数字,当之无愧!

    若不是他孤身一人在云连山中奋战,导致唐龙等人没找到他,第一项个人第一恐怕还轮不到唐风。

    个人排名前十中,唐家占据两席,第一和第四,这份风头简直无人能挡,即便是布家,虽然也占据两席,可那也只是第二和第五而已,全被唐家压了一头。

    这一份成绩,到后不但要计入个人排名中,也要计入家族排名的评判。唐家在第一项比试就取得这样的成绩,足以保证这一次家族大比的满载而归。所以从回到布家庄之后,唐家的几个人就一直笑得合不拢嘴。

    左右还有三天的休息调养时间,唐顶天让布家的下人nn了一桌好酒好菜,肆无忌惮地提前庆祝起来。

    这倒不是小人得志,只不过唐家每次的家族大比都没有取得过这样的成绩,实在是让人难以压抑心头的喜悦。

    酒足饭饱,各人回屋休息,唐顶天又细细叮嘱众人一番,叫众人千万不要得意忘形,在接下来的比试中一定小心行事。

    夜晚,唐家的院落里便热闹起来,不断地有别的家族前来拜访问候,他们倒也没说什么,只不过是来拉拉j情而已。毕竟家族大比还没结束,唐风虽然现在风头正盛,可谁又能保证他能把第一坚持到后?

    若是他真的能如此,那这些家族肯定要与唐家结j一番,若唐风半道落马,对他们也没什么损失。

    唐顶天和叶已枯两人应付这些人应付的筋疲力尽,到了后半夜总算清净下来。

    庄家居住的院落,一间房内,庄秀秀呆呆地坐在地上,双目无神,面sè有些h红。她想打坐,但却一直静不下心,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想起早上在孤峰上遭遇的事情。自己毫无形象地骑在那个男人的腰间,双手紧搂着他的脑袋,两人的身体紧密相连在一起……

    胸前传来一阵阵酥麻,体内一股莫名的滚烫感蠢蠢yù动,脸颊烧,呼吸急促,胸腔内传来碰碰地声响,犹如小鹿一般。

    这是怎么了?庄秀秀手捂着胸口,眼中满是痛苦和í茫之sè,脑海中那一幕景象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咚咚咚……”én外传来了敲én声,庄秀秀悚然一惊,这从痛苦中挣扎出来。深吸一口气,努力平息心头的激动,淡淡地开口道:“谁!”

    “是我。”én外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随即én被缓缓推开,庄正乾的身影出现在én外。

    “祖爷爷。”庄秀秀站起身来,恭敬地喊了一声。

    庄正乾负手在背,慢慢地走了进来,望了庄秀秀一眼,语重心长道:“秀秀,一时的失利不必太在意,你是灵脉之地内出sè的年轻人之一,只要努力,未必不能夺取那第一的位置。布连舟虽然yīn狠歹毒,可你若与他真正的拼斗起来,也是旗鼓相当的水准。”

    “是。”

    “至于那唐家唐风,哼,只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这一次他能取得第一,我看运气占了很大一部分。区区一个天阶下品,不足为惧。”

    庄秀秀抿了抿嘴,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个天阶下品的男人的实力,她也知道他能取得第一绝对不只是运气,有心想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毕竟自己与这个天阶下品的男人j接的地方太多了。

    “秀秀。”庄正乾威严地看着她,“是什么让你的心1un了?”

    庄秀秀一惊,低敛螓,不敢应答。

    “是男人么?”庄正乾的目光yīn沉起来。

    庄秀秀赶紧矢口否认:“没有。”

    庄正乾直直地看着她,过了好半晌开口道:“没有好!要记住,年轻人中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全是废物!没有一个男人可以配得上你。”

    “秀秀知道了。”

    “休息吧。三天之后是第二项比试,莫要再让我失望了。”庄正乾说完之后便转身走了出去,来到én口的时候脚步突然一顿,似是警告似是点醒道:“你的剑丢了,我希望你的心别丢!”

    等到庄正乾离去之后,庄秀秀素手一挥,关上房én,将整个人融入黑暗之中,闭上眼睛,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心丢了么?不!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自己应该想把那个男人碎尸万段对。可每每想起他,总是能不经意地想起在云海之崖下,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还有批在自己身上属于他的衣服的味道。

    让人温暖的味道!

    三天时间,不长不短,不过也足以让一些受了伤的人好好调养一番,只要受伤不是太严重,三天足以痊愈,再参加接下来的比试。

    唐风这三天也一直在屋内打坐修炼,除了第二天被唐点点拉出去透了透气之外,余下的时间一点也没1n费。

    这几天他也一直在评判自己对手的实力。整个家族大比,自己大的对手,无疑就是庄秀秀和布连舟了。

    这两人的实力大概在伯仲之间,谁也不逊sè于谁,只不过布连舟稍微yīn毒一些。

    庄秀秀不足为惧,自己捏着她的死xù,可以说自己只要与她碰上,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赢她,纵然手段有些不太光彩,可总好过拼得两败俱伤。

    唯独布连舟有些难对付,在山谷内见识过布连舟的手段,他的罡心和修炼的功法都很奇特,攻击手段让人防不胜防。不过唐风也不是太担心,自己三大罡心力量齐出的话,赢他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那样做,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没有人拥有这么多的罡心力量。

    三天来,唐风等人也在猜测第二项比试到底是什么内容,不过各大家族的灵阶高手也在商讨之中,不但要确定比试内容,还要确定比试的规则,林林总总都是麻烦事,所以直到现在也没宣布到底要比试什么东西。

    直到第三天晚上,唐顶天也叶已枯一脸凝重地回到院落中,将唐风等五人召集到一起,准备告知第二项比试的内容。

    个人落座,五个人全都眼巴巴地瞅着唐顶天,等他开口说话。

    好半晌,唐顶天轻笑一声道:“恭喜你们,你们有福了!”

    推荐一本书:《杀天》书号2135183,有空的可以看下,没空的无视我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