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七十三章 幻象

第六百七十三章 幻象2017-11-10 16:32:13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轻车熟路地牵引着它来到丹田处,正无聊的灵怯颜望着闯进来的女,小脸一寒,冷声问道:“怎么进来个女人?”

    唐风的丹田一直都是灵怯颜独自霸占,现在突然闯来一个外人,就感觉象是有人要来抢自己的糖果,哪里能不恼怒。

    “你再仔细看看它是什么!”唐风口上应着,正在逃遁的心神之力猛地停下,幻化出自己本身的模样来,阴森森地回望着追进来的女。

    灵怯颜眯起大眼睛,仔细地看了一番,发现确实如唐风所说,这个女的本体朦朦胧胧,虽然她也看不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的本体绝对不是一个秀色可餐的女人,这脸色稍霭。

    察觉到不对,追入丹田中的女也停下了步伐,龇牙咧嘴对着唐风一阵低吼。

    唐风捏着自己的拳头,笑得无比奸诈:“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给我上!”

    无数声鬼哭狼嚎传来,小骷髅身上那些绿油油的阴魂暴动而起,丹田内犹如卷起一股绿色的旋风,团团将女包裹在其中。”“

    灵怯颜冲上前去,一双小馒头一般的小手挥出一片掌影,盯着女一阵猛抽,抽得唐风胆战心惊,一边抽一边还咬牙切齿道:“滚出我的地盘!”

    以往进来的那些凶兽,灵怯颜顶多也就是踹其几脚,从未下过如此毒手,但是这一次不同,丫头下手之狠实乃前所未见。唐风估计那女若是实体的话,这一通抽下来,必定会被抽得鼻青脸肿,嘴歪眼斜。绕是如此,那被阴魂束缚住的女也被抽的一阵涣散,低吼声越发低沉,显然是受了一些不轻的伤势。

    “行了行了,让我灭了它!”唐风实在看不下去,士可杀不可辱啊,对方虽然只是一只凶兽,可也不应该受如此惨烈的待遇。

    灵怯颜闻言,抽身退去,唐风缓缓举起大手,小骷髅手上握住的锐金之气光芒吞吐,也犹如铡刀一般高举起,对准了女的方向。

    望着那一缕金光,女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骇然和后悔。显然它根本未曾想过,这里比外面要凶险无数倍,若是早知道这样,说什么它也不会闯进来。

    但是现在,它被无数阴魂束缚,即便是以它六阶的实力,一时间竟然也挣脱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唐风对自己宣判死刑。

    斩!唐风的大手狠狠朝下挥去。

    但是这一击,却没能真的斩下去,锐金之气猛地顿在了女面门之前,唐风的动作僵硬在原地,眼珠剧烈颤抖,愣愣地望着前方。

    前方,被无数阴魂束缚住的女的面庞,竟然是唐风朝思暮想的白小懒!此刻,白小懒一双眼眸中水汽弥漫,幽怨地望着唐风,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中充满了哀求。

    面对着一个至爱的女的面庞,尽管唐风知道自己看到的只不过是幻觉,一时间竟然也无法狠下心对其下毒手。

    脑海中一阵剧痛传来,自己与懒姐经历的点点滴滴,犹如走马花灯一般在眼前迅速地闪过,两年的约定,无数日夜的思念,在白帝城毫不犹豫地替自己挡下致命一击导致经脉破损……无缘无故地,唐风的心中一阵抽疼。

    他无法想象,若是懒姐真的被这样斩杀了,自己该是什么样的心情。

    回过神来,面前懒姐的面庞已经变了,变成了妃小雅的容颜,那个不讲理又有些野蛮的乌龙堡堡主……

    再一变,妃小雅变成了温柔恬静,无限包容着自己,不管自己做什么,说什么,都一直以微笑相对,自己受伤了总是第一时间过来给自己疗伤,无怨无悔的莫师姐。

    脑海中的疼痛越发强烈许多,小骷髅握住锐金之气的那只手都咔咔作响起来,锐金之气就停留在女的额头上方,但是这一斩……终究斩不下去!

    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但是唐风却感觉过了很久。

    一声尖锐的叫声传来,女猛地挣脱了阴魂的束缚,狞笑地扑向呆立在原地的唐风,那两只手上光芒吞吐,朝唐风的心神之力狠狠抓去。

    “风哥哥……”刚唐风看到一切,灵怯颜并没有看到,她只看到唐风呆了一下,然后这个女就挣脱了束缚,等反应过来之后女已经扑到了唐风面前,想救援都来不及了。

    “碰”地一声,女两只手狠狠地挠在唐风身上,唐风脸色顿时惨白如纸,心神之力幻化出的身躯是一阵虚幻,差点崩散,不过原本迷茫疑惑的眼神却突然变得暴戾起来,冲天的杀机和愤怒的情绪瞬间蔓延,整个丹田内一阵阴风森森,无数绿油油的阴魂如同掉入油锅中的蚂蚁,不安分地冲撞着。

    没等女再发起第二次攻击,唐风突然伸出一只手,精准无比地抓住了女的脖,犹如抓着一只小鸡。

    阴沉愤怒,充满了血腥味道的目光盯在女的面庞上,那双眼睛虽然不如小骷髅的诡异,可却让女打心眼里感到恐惧,一时间,女竟然也忘记了继续攻击。

    “你让我感受到了她们被杀时的心情,作为报答,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唐风的嘴角浮现出一抹阴森的笑容,另外一只手缓缓举起,平平地切了过来。

    伴随着这一切,小骷髅手上的锐金之气也横切了过来,速度很慢很慢,犹如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的动作。

    一斩,斩足!

    女现在也不是实体,而是凶兽的精魂,斩去双足,虽让它受伤,可却并不致命。但是这一斩下去,女顿时惨嚎起来,双手不停地挠着唐风,企图挣脱唐风的束缚。

    唐风不为所动,举起的那只手再一次横切回来。

    二斩,去膝!

    惨嚎声加猛烈许多。

    三斩,齐腰!

    惨嚎变成了呜咽,声音中充满了哀求和痛苦。

    四斩,及胸!

    呜咽声嘎然而止,女突兀着眼珠,浑身剧烈颤抖,两只手也猛地痉挛起来,片刻之后,女剩下的半截身体突然爆裂开来,化为点点星光,将整个丹田印射的美轮美奂。

    灵怯颜浑身冰凉,如坠冰窖。她从未感受到唐风象今天这么愤怒和暴戾。以前白小懒受伤的时候他虽然也愤怒,可却绝对没有今天这么残忍。

    是什么触碰到了他的底线?灵怯颜刚什么都没见。但是这样的杀人方式,却足以让每个人心里发寒,尽管杀的只是一头凶兽而已。

    “风哥哥……”沉默半晌,灵怯颜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

    唐风扭过头来,眼中的暴戾和血腥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脸的懊恼,手捂着胸口踉踉跄跄道:“亏死了,明知道那只不过是幻象,还是不小心动怒了,搞得现在心神之力受损,靠他妈!”

    灵怯颜带着哭腔扑哧一笑,刚她差点以为唐风变成另外一个人。

    “不说了,我出去养伤。”唐风摆了摆手,窜出了丹田。

    回过神来,自己还站在刚那个位置,不过胸口一阵堵闷,浑身气血翻涌,一时没忍住,张口就吐出一汪鲜血来。

    刚在丹田内,先是被女挠中,之后抓着它的时候又被弄了几下,那身体完全是由心神之力幻化,稍微受损都是严重的伤势。

    细细查看一番,唐风发现自己的伤势并不如想象中那么严重,这大概跟击杀了那只六阶凶兽,星光被心神之力吸收有些缘故。若不是这样,唐风估计自己这伤至少也得养个一年半载的。

    这不是外伤,也不算内伤,是心神之力受损。

    地面上有一粒散发着浓郁光芒的星沙,唐风弯腰拾起,就地盘膝坐了下来。这是这些天在这里战斗积累的经验,一般来说,一片范围内只会存在一只凶兽,它们绝对不会扎堆。刚杀了那只六阶凶兽,所以这里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这一番打坐便是好几个时辰,心神之力受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恢复的,不过唐风却没有时间再耽搁下去了。

    而且,既然这些凶兽被击杀之后可以滋养壮大心神之力,完全可以用以战养伤的方式来平复损伤。

    打定主意,唐风便起身朝旁走去。

    唐风现在虽然不是巅峰状态,可五阶以下的凶兽对付起来也是易如反掌,只需要将它们引到丹田内,借助锐金之气和阴魂的力量,轻而易举地就能击杀。只要小心一些不碰到六阶的就没事了。

    六阶凶兽,无论是本身的战斗力,还是对人心神的操控,都不是五阶凶兽能够比拟的,唐风经历过一次,对此是深有体会。

    不过话又说回来,六阶凶兽本就稀少,想要碰到还真不容易。

    三日时间,唐风又斩获一些凶兽,不但将受损的心神之力弥补好,还壮大一些。掐算着时间,到了今日已经算是第八日了,再过一天的话就得赶紧离开这里,毕竟从三层回到入口,也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前几天凶兽就越来越少,到了今天唐风是一只都没发现,看样三层占地面积虽然不小,可里面的凶兽大概都已经被瓜分完毕。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