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七十七章 擂台战

第六百七十七章 擂台战2017-11-10 16:32:18Ctrl+D 收藏本站

    这三天休息时间,何止容少nn一个人心神不宁?庄秀秀同样也是心神不宁。

    眼看明天就要进行第三项比试了,自己的佩剑还在唐风那里没拿回来,庄秀秀便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硬着头皮跑到了唐家居住的院落里。

    哪知道到了那里一问,晓得唐风竟然跟着一个nv人出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庄秀秀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阵心烦意1un,火急火燎地追了出来。好在两人离开的时间不长,庄秀秀倒也没追丢。

    到了这里之后,印入眼帘的一幕让她妒火中烧,唐风竟然被一个nv人给追的上窜下跳,狼狈至极,偏偏也不知道还手。

    唐风的实力到底如何,庄秀秀再清楚不过了,那个nv人虽然也不弱,可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幕怎么看怎么别扭!唐风当初对待自己的时候,可没这么手下留情过!在孤峰之上,差点还把自己震下了山峰。两相对比下来,庄秀秀心头一阵酸楚加伤心。

    恼怒之下,庄秀秀瞬间切入战场,原本恨不得一剑捅死那个男人,但是真正切入战场之后却莫名其妙地替他挡了一招。”“

    两个nv人瞬间战做一团,同为天阶上品高手,庄秀秀天资不凡,修炼的是庄家顶尖功法,战斗力岂能小觑,若是换做旁人,肯定一时半会就要落入下风。可容少nn同样不弱,容家天萤功在整个灵脉之地都走出了名的功法,再配合自身仿佛为天萤功量身定做的罡心,能将这一套功法的威力挥出十二成。

    两人身形翩翩,长剑不知道相j了多少次,剑气横飞罡气碰撞,几乎是以一种以命搏命的架势,你来我往,打的焦灼万分场面热闹火爆至极,尤其两人俱都是美nv,身形腾挪间给人一种难以看到的视觉享受。

    打着打着,两人突然都觉有些不太对劲,彼此对视一眼,同时挥出一剑,随即往后跳去。

    等两人扭过头朝唐风的位置看去不禁一阵愕然,那里哪还有人存在?唐风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脚底抹油,跑的影都看不到了。

    “人呢?”

    庄秀秀转了一圈,还是没现唐风的踪迹,不禁咬牙切齿怒骂一声:“无hǐ之尤!”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替唐风挡下敌人,他不但不来帮忙,反而趁机跑掉了,这还是男人么?

    容少nn也呆住了她这次把唐风叫出来,就是为了询问那天的事情,刚一时魔障,不知道怎么搞的一心想杀了他。但是大战一番,出了一身热汗,现在被冷风一吹,头脑立马清醒了许多。

    那件事,纵然他也错也绝时不能怪他,说到底他也为了救自己会生那些事,怪只能怪自己心xìn太不坚定,受伤之后被凶兽所趁,í了心智。

    但是……现在自己该怎么办?这冰清yù洁的身已经被玷污了。

    白雪浇上油污之后,能清洗干净么?纵然融消开来也注定会留下痕迹。

    一时间,容少nn心口揪着一般的疼痛,手上握着的长剑也跌落在地上。

    正主都消失不见了两个nv人自然没有再战斗的理由,而且此刻容少nn浑然象是失了魂魄似的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可庄秀秀也不愿趁人之危,将佩剑入鞘,斜睨着容少nn,道:“你若再敢在大比之外的任何场所对他出手,我保管你容家在一个月内被夷为平地!”

    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显然不是在开玩笑。说完之后,庄秀秀便展开身法朝布家庄纵去。

    夜风吹来,容少nn的身影显得无比凄凉孤独。她怔怔地站在那里,好半晌没有动静。

    半里之外,唐风收敛着一身气息,手搭凉棚,运足目力朝那边望去。

    他也没走远,只是那两个nv人他都不愿意招惹,自然是趁她们大战够当头遁走了,这虽然不是男人所为,可唐风也是bī不得已。

    看了片刻之后,唐风现容少nn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太美妙,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事情已经生了,自己好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否则只会越来越1un。

    容少nn突然弯腰拾起了自己的长剑,唐风清楚地看到,她用手擦拭着剑锋,随即缓缓地将长剑对准了自己的心窝口……

    不要啊!唐风在心里呐喊,这一剑若是捅下去,唐风绝时会愧疚一辈的。但是自己距离她有半里之遥,距离虽然不远,可根本来不及救援。

    唐风只能祈祷她自己想开一些。

    水晶一般的长剑就顶在胸口的位置上,迟迟没有捅入。等了好半晌,容少nn突然深吸一口气,将长剑放下,收入剑鞘中,步伐踉跄地朝布家庄走去。孤星取字。

    唐风惊出一身冷汗,刚那短短的时间仿若经历了一场恶战,幸亏后关头她不知道想起什么能寻短见。

    一屁微跌坐在地上,唐风喘着粗气,无奈死了。

    夜里回到唐家居住的院落,一整宿都没睡着,一闭上眼睛全是美妇惨死在自己面前的情景,让人烦不胜烦。

    第二日便是第三项比试的时间。

    第三项比试是简单直接的比试,人与人之间的擂台战。

    往年的大比都是这种模式,每个参战的家族出异位弟,在擂台上分出高下,取前十位家族瓜分灵石。

    但是今天因为出现了顶级灵石,增加了个人排名,解以这一次的擂台战规则稍有改动,虽然还是在擂台上分高下,可却不以家族为单位,只以个人为单位参加。一轮轮淘汰下来,每打赢一个敌人,胜者都会获得一定的分值。

    等到第三项比试结束之后,将之前获得的成绩加上这一次的成绩,排出个人榜单。家族中那些弟的总成绩汇合到一起,便是这个家族的分值。

    三项比试,每一项比试都淘汰过不少人,到了今天,有的家族早就被剔除出去了,多的家族只刹下一两个弟,象唐家这样五个弟全在的家族已经为数不多家族弟割下的越多,这个家族占据的优势就越大。这样的方我虽然有些不公平,可也能体现出一个家族的整体实力如何。

    这些规则唐顶天在昨夜便已经告知了唐骏等人,只不过唐风昨夜有事外出,并没在场。今早唐顶天跟唐风单独地说了一通。

    除去这些规则之外,每个人代表的分值也是不同的。比如说打赢一今天阶上品高手,就等同于获得三十枚铜钱的价值。打赢一今天阶中品,就等同于获得二十枚铜钱。至于天阶下品,只有区区十枚。

    整个大比中,现在还剩下的天阶下品,只有唐风一人!这也就是说,不管是谁碰到他都吃亏。

    打赢了只价值十枚铜钱,若是打输了脸就丢大了。

    正是因为这些规则,所以当唐家一群人来到比试场地的时候,不少人都是又怒又恨地望着唐风,心中暗暗祈祷自己千万别碰到此人。

    前两项比试唐风表现不俗,虽然有人以为他实力不弱,可多的人却觉得他运气好能这样。

    现在第三项擂台战,完全是比拼本身实力,运气再好也无济于事。

    比试场地是布家庄一片偌大的空地所在,这里已经搭建了足足有二十个擂台,擂台正前方是一处高台所在,那里摆放着长桌椅,长桌上有果盘香茗奉上,这个位置是给各大家族的灵阶高乎准备的。

    而擂台之外,人头攒动,那些留下来看热闹的人全都聚集在此地,可以说他们等了一个月时间,等的就是今天这一刻。

    不管是第一项比试还是第二项比试,真正的情况只有参战弟知晓,那些看热闹的人只能看到一个结果。但是现在不同,第三项比试他们还可以看到过程。

    灵脉之地内所有jīn锐之间的大比拼,还有什么能比这个让人激动的?

    参与第三项比试的各大家族弟总共有近百人,第一轮自然是淘汰赛,直接淘汰掉一半人数。不过为了防止诸如庄秀秀和布连舟这样的jīn锐碰撞到一起,生一些不可估量的损失,个人排名前十的弟,自动晋级第二轮,无需比赛。

    这个消息传来,倒是让唐风愣了一下。自动晋级第二轮,虽然轻松,可也意味着自己少获得一些分值。不过也无所谓,自己与布连舟靠的很近,却比其他人要拉开一大截距离,这次的比试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是自己与布连舟之间争抢第一。

    比试采取的是hu签模式,hu到哪个擂台就上哪个擂台。唐风光所事事,自然是要去关注一下唐家其他几个人的战斗。

    唐骏与他一样,等唐家其他三人去hu签的时候,两兄弟便站在一旁等待着。

    过了片刻后,三人都回来了,唐龙道:“我是三号。“唐书扬了扬手上的牌:“六号。”

    唐点点不禁有些小紧张,口上轻声嘀咕着:“可千万不要跟你们碰在一起。”

    一边嘀咕,一边眯着眼睛朝自己手上的牌望去。

    若是唐家三人在开始就碰在一起,显然是要失去其中一个的,这对家族的总排名没什么好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