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六百九十四章 赢了

第六百九十四章 赢了2017-11-10 16:32:39Ctrl+D 收藏本站

    “好手法,好暗器”布连舟看似赞叹,实则恨得咬牙切齿,唐风射出来的那些暗器,没有一柄浪费,没有一柄射空,每一柄都打碎了一滴鲜血,这种手法,这种准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刚才被运功闭合的伤口又喷出鲜血了,这一次喷发的程度,比起刚才还要恐怖一些,布连舟仿佛被人拦腰砍了一刀似的,那血液不要命地涌出,须臾时间,耗干的血滴再一次布满四周,比起刚才还要多上一倍不止,而布连舟整个脸的脸色都苍白起来,站在原地的身形摇摇晃晃,却死撑着没有倒下,嘴唇乌青,瑟瑟发抖。

    失去了那么多鲜血,谁也吃不消。

    唐风的神色凝重起来,他知道布连舟这一次是要跟自己玩命了。看台上的灵阶高手们神色凝重起来,他们知道下一击恐怕就是最后的一击。布长海更是紧张地关注着布连舟,生怕自己家族这个弟子因此而死于非命。

    “接得下这一次你就赢,接不下你就死!”布连舟仿佛怒吼一般,他身侧周围那数之不清的血滴骤然间全部化为了利器,远远看去,此刻的布连舟,就象是浑身浴血的刺猬。”“

    “噗”第一滴鲜血激垩射了出去,破空的声音仿佛战争的号角吹响,紧随其后,那无数鲜血带着死垩亡的气息,朝唐风覆盖而去。

    太多了!即便拼尽自己所有的暗器,也无法拦截得下。

    唐风深吸一口气,伸手一招,离自己不远处原本插在地上的毒影长剑嗖地一声飞到了手上,闭上双眼,剑指苍穹。

    在那无数鲜血化为的利器扑至面前之时,唐风的眼皮霍地抬了起来。

    与此同时,彻骨的寒意从天而降,犹如亘古不化的雪山上从来的朔风,整片战场上温度抖降,就连地面前咔嚓咔嚓响动起来。

    “恩?”看台上的灵阶高手们瞬间疑惑起来,唐风此刻散发出来的气息太冰寒,就象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

    在以往的战斗中,唐风根本没有使用过冰系罡气,也从未展现过这种能力。他的罡心力量一直都是那种金色的光芒,现在突然冒出一股寒气,委实让人有些想不通。

    有心仔细观察,可是布连舟那鲜血大阵已经扑到了唐风面前,即便以灵阶高手的眼力,在那种罡气冲撞的混乱情况下,也看不清唐风的状况,众人只看到他的长剑上,不仅散发着一如以往的金色光芒,还有阵阵寒气,这股寒气的威力,甚至还在金芒之上。

    唐风的左眼处,此刻已经一片幽蓝,对付布连舟的最后一招,唐风不得不动用了冰系的罡心力量。锐金之气,再加冰系,两种罡心力量双管卒下,这是唐风迄今为止动用过最强大的实力。

    四季剑法之冬剑出。

    傲雪,梅傲于雪驱魔邪!

    最强大的守招启动,布连舟的眼帘收紧了,他发现唐风明明只是持剑站在那里,可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座巍峨的雪山。自己的鲜血大阵瞬间撞在了这座雪山之上,对方纹丝不动。

    反倒是冲在最前方的鲜血,被冻彻灵魂的寒意侵蚀,直接冻成了冰块,唐风手上的毒影长剑只是轻轻一挥,无数被冻成冰块的鲜血便化成齑粉。

    一直在防守的唐风,终于迈出了前进的步伐,带着冲天的寒意和无坚不摧的劲气,目标直指三十丈之外的布连舟。

    壮观的场面出现了,一身寒气包裹的唐风急速朝前冲锋,面那殷红的鲜血大阵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伴随着唐风的身影,也在朝布连舟那边蔓延。

    短短三息时间,唐风已经冲出了一半的距离,布连舟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骇意,胳膊上的鲜血更加澎湃许多,血液一出现,便凝成利器朝唐风射去。

    但是再多的鲜血,也无法阻挡唐风前进的步伐,那被寒气包裹和金芒闪烁的利剑行进到哪里,哪里的鲜血就彻底冰封。

    在距离布连舟三丈之外,唐风的身影突然消失,众人只看到一缕幽蓝和金色的光芒从布连舟身侧划过,紧接着布连舟身躯猛地震了一下,胳膊上喷出的鲜血再也无法形成利器,而是滴滴答答地流淌到地上。

    布连舟的身后不远处,唐风站在那里,还在冒着寒气的毒影剑锋上,滚落下几滴鲜血。

    夜风拂来,唐风的头发舞动,布连舟的衣衫飘扬。

    “哗啦啦,一声脆响,仿佛镜子被打碎一般,布连舟面前那长达三十丈由鲜血凝结成的大阵,彻底崩碎,冻成冰屑的鲜血还没落到地面,便化为血雾。

    “噗,地一声,布连舟的胸膛上喷出一股鲜血,他的嘴唇蠕动,不知道想说什么,却没能发出声音,仰面倒了下去,鲜血瞬间将他一身衣衫都染红了。

    唐风的肩膀,大腿,双臂处,也同时涌出了鲜血。刚才迎着鲜血大阵朝前突进的时候,即便两种罡心力量齐开,也依然没能全部化解布连舟的攻击,这些鲜血便是受伤后的结果,而且每一道伤口处,都有一股邪异的能量在涌动,应该是布连舟修炼的功法的缘故。

    一道人影窜到布连舟面前,连忙将布连舟扶了起来,伸手在他的双臂和胸膛上点了几下,替他止住了血液的流失。

    “放心,他没死,最后一剑他避开了要害!”唐风甩落毒影剑上的血滴,侧着身子俯视看来人。

    来人理当是布家的,听了这句话之后不由呼出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恨恨地看了唐风一眼,又赶紧把布连舟抱走了。

    浑身浴血的唐风转过身,对着看台上脸每铁青的布长海拱手道:“承让”

    布长海面露微笑地朝唐风点头,可是手下的座椅扶手却被捏了个粉碎。

    凉风习习,整个布家庄都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傻傻地望着唐风,震惊与刚才那一瞬间他表现出来的实力。

    好在最后一战的主事人没忘记正事,见布连舟被抱走之后便窜到了唐风身边,干咳一声,吞了汪口水声线颤抖高声宣布道:“唐家,唐风胜!”

    赢了!唐风赢了!虽然结果就看在眼中,但是没人能缓过神来。

    号称整个灵脉之地内最出色的年轻人,布家最强大的弟子,布连舟,在对阵一个从俗世中而来的天阶下品,竟然败了。

    败的光明正大,败得毫无悬念!

    唐风没有动用任何不正常的手段,凭借的只是自己的实力,正面击败了布连舟!他还是一今天阶下品么?他真的是从俗世而来?

    俗世中的天阶下品,就能有这么恐怖的实力?

    众人直到此刻才明白,在第一项和第二项比试中,唐风能取得那么好舟成绩,依靠的不是运气,而是实力。

    在擂台战中,他遭遇的三个女人即便不认输,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那三个女人难道早就知道他的实力,所以才认输?

    纵然这次大比的个人第一早就确定是唐风无疑,可是在这之前还是有很多人抱有疑虑,认为唐风拿到这个名次有些名不属实,但是现在再看,这个名次除了唐风能拿,还有谁能拿?

    在唐风面前,布连舟都没这个资格。今天之后,灵脉之地内最强大的年轻人的名字,将要被改写。

    沉默了半晌,围观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突然情绪激动地高呼了一声唐风的名字。

    这一声高呼就象是引子一般,瞬间带起了人群的高亢热情,无数声喊叫响了起来。这些看热闹的人不会关心唐家和布家谁强谁弱,他们只为了看热闹而已,唐风为他们带来的如此精彩如此震撼人心的一战,自然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那喊叫声充满了崇拜和激动,渐渐地,晦叫声统一了起来,唐风两个字被喊得气势十足,响彻云霄。

    热闹声中,唐风悄然退场。说到底他这次参加大比不是为了人群的欢呼,只是为了那块顶级灵石而已,如今愿望得尝,自然没必要再站在那里被人围观。

    而且这一次虽然受的伤势虽然都不严重,只能算是外伤,调养几日就能康复,可是布连舟打入自己体垩内的那邪异劲气却还是要huā时间清除。

    逃开人群的喧闹,在唐家几个人的接应下,唐风回到了那处院落,五个人对视一眼,彼此都笑了起来。

    这一次大比,唐家大获全胜,不但得到了个人第一,那家族第一恐怕也跑不了,现在总成绩还没统计出来,不过凭借唐风和唐骏的优异表现,这事已经毫无悬念了。

    双榜第一,这是何等荣耀的事情?唐家在历年的家族大比中,从未取得过这样的名次,最好的一次,也只是家族第六而已。

    第一,也就意味着更多更好的灵石,也就意味着家族在接下来的十年来可以尽情的发展,培养优秀的弟子,让唐家更加强大起来。可以说,五个人是唐家的英雄,尤其是唐风,这一次过后再回到唐家,地位恐怕要直线提升。

    唐点点激动的都快哭了,让唐子书好一阵安慰才平缓下来。

    不过笑过之后,唐子书的神色却有些严肃,欲言又止半晌还是没把话说出口。唐骏和唐风都受伤了,现在又是夜晚,两人只能先回屋疗伤,等待唐顶天和叶已枯回来。(未完待续未完待续,阅读最新章节请访问:手机访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