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零七章 谁出卖了周家

第七百零七章 谁出卖了周家2017-11-10 16:32:5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零七章谁出卖了周家

    周溪河第一个把目光投向了周正的三叔周侯,犀利的目光犹如一把尖刀,切在周侯的脸上。[书签:]

    周侯不禁叫起了撞天屈:“爹,孩儿虽然实力不济,可也不至于做出这种出卖家族,引火上身之事。”

    他脸上的表情凄凉万分,显然不象是在说谎。

    周溪河一个个扫视着周正的叔伯们,毕竟前些日子他们表现的不太如人意,如果要说有人向杜家告密的话,那只可能是他们这些人。可一圈扫下来,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一般干亏心事的人,心里总会有些不安,心里一旦不安就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周溪河的眼力何等犀利,只要在场的某个人心存愧疚,他哪里看不出来?

    可是周家这些人的眼神虽然恐慌,可却没有一个退缩,直直地迎着他的目光,没有丝毫躲闪。

    再想想这些人的性格,胆小怕事,家族的弱小早已磨灭了他们年轻时的热血,否则前些日子杜锋杀到周家来的时候他们也不会那般委曲求全。以他们的个性,应该不会向杜家告密,招惹出更大的麻烦。”“

    这些人不会,至于周正父子两人就更不会了。

    奇怪了!周溪河眉头紧锁,既然没人告密,那杜家人是怎么知道这边的情况,他们又不是千里眼顺风耳。

    周溪河在沉思,来人却已经很不耐烦了,他们接到消息说杜锋被囚禁在这里,杜家这个家族在灵脉之地内虽然不是很大,可也不是区区一个经商的小家族能够招惹的。自己家的弟子被囚禁,这事要是传出去那还得了?几个人火急火燎地跑到这里来准备兴师问罪,一雪杜家的耻辱,却不料周溪河竟然不搭理他们。

    为首那个杜家人厉声道:“老头子,把我杜家弟子交出来。”

    周溪河转过头,尽量收敛着心中的怒意,虽然背后有唐风撑腰,可周溪河毕竟不能把所有的事都指望别人,这一次若是能和平化解那是最好不过了。

    沉吟一下,周溪河还是准备把事情的原委跟来人说清楚:“这位杜家兄弟,贵族弟子杜锋确实在我周家,虽有小伤却并无大碍。能否先容老夫说上几句?”

    “废话少说。”来人怒气冲冲,“你周家打伤我杜家弟子,甚至还将他囚禁于此,此事绝对不能善罢甘休。你身为周家家主,约束不力,若是杜锋确实只有小伤,那也就罢了,若是有甚意外,你便自刎在我等面前谢罪吧!”

    周溪河面上也不禁有些恼怒,他一大把年纪,放低辈分和姿态,好言好语的也不容易,对方却根本不领情,甚至还说出了让他去死的话,实在是让人心头着恼,这世上还有尊老爱幼这种美德么?

    温怒之下,周溪河道:“此事错不在我周家,是你杜家弟子硬要与我周家弟子对赌,赌输了功法又能怪谁?那本功法我周家人根本没看过一眼,也没有人修炼,我周家可以将那本功法完璧奉还,只希望……”

    “什么功法?”来人眼睛一眯,开口问道。

    周溪河话语一滞,不禁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多了。

    不过事关杜家功法,就算自己不说,纸也包不住火,对方总会知晓。

    来人阴森森地笑着,开口道:“你是说……杜锋赌输了一本功法,所以才会来你周家生事,然后被你们打伤囚禁?”

    “老朽也是逼不得已。”周溪河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来人这才明白,区区一个经商的家族为什么敢动自己杜家的人了,而杜锋又为什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他们也只是接到消息说杜锋被囚禁于此,至于原因根本不曾得知。

    现在听周溪河三言两语,总算是弄明白一切的根由。

    “把杜锋带出来吧。”来人平缓了一下语气,对周溪河道。

    周溪河扭头望了一下周柄,周柄迅速转身朝周家里面走去。

    等待之时,双方都没有开口说话,周溪河在不停地思索该如何解决今天的事,也在观察来人的神色,却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

    人群的大后方,唐风和周正挤在里面,周小蝶也一起跑了过来,自从那一日过后,小蝶姑娘就再没跟唐风说过一句话了。

    周正恨得咬牙切齿,在自己的叔伯中寻找可疑的目标,却一无所获,只能开口问周小蝶:“小妹,你看是谁出卖了我们周家?”

    周小蝶也是观察良久,闻言摇头道:“看上去都不象,三叔等人虽然没有什么骨气,可正是因为没骨气,所以才更不敢做出这种事,到底是谁呢?”

    唐风在一旁捏了捏鼻子,心想出卖你们周家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只是你们都没想到而已。

    唐风也不是出卖,只是找人去给杜家传了个消息而已。他那一日虽然答应周溪河帮周家解决这一次的劫难,可实在是懒得带着杜锋去杜家走一趟了,千里奔波,路途遥远啊,叫他们过来也是一样。

    而且,正好可以借着这次机会让周小蝶死心塌地跟自己一起走。

    这事干的很不地道,十足的大坏事,所以打死唐风也不会站出去主动承认的。坏事谁都可以做,可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做的。

    若是唐风没有实力保护周家上下的安全,只会沦为罪人,可他有这份实力,那味道就不一样了。说好听点,这是一种手段,一种针对周小蝶的谋划。

    不多时,周柄便带着杜锋走了出来,杜锋并没受多重的伤势,可却被一道道铁链五花大绑着,十多天不见天日,此刻看上去形容枯槁,神情憔悴。

    阳光很刺眼,杜锋被周柄押着,眯起眼睛一路走了出来。他也不知道周柄想要干什么,正提心吊胆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周溪河面前的杜家来人。

    杜锋的眼帘不禁一缩,脚步猛地顿了下来,一嘴苦水往外冒着,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他倒不是顾忌自己的面子,而是因为自己把杜家功法赌输了,家族肯定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

    正准备往人群里缩的时候,来人却厉喝一声:“杜锋!”

    被人叫破姓名,杜锋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去,使劲挣脱了周柄的束缚,跌跌撞撞跑到来人面前,哭天喊地,委屈万分道:“四师叔,你要替我做主啊。周家这群人竟然敢打伤囚禁我,丝毫不顾忌杜家的颜面,这等于是在挑衅我杜家威严,四师叔你可要把这些人全部杀光啊!”

    杜锋此刻的表情就象是受尽委屈的小媳妇见到了娘家人一般,百般哭诉,尽情阐述自己的委屈以博取同情心。

    来人冷冷地看着杜锋,等他说完这才一脚踹在他身上,冷笑道:“杀光他们好灭口,掩盖你私传杜家功法的罪行么?”

    杜锋被踹了一个趔趄,最后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嗫嚅道:“四师叔,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意气用事,把功法拿出来赌博。可是事后我也马上赶到这里来善后了,只要杀光这些人,我杜家的功法就不会被外人得知。”

    “善后?”杜家四师叔恨铁不成钢地望着杜锋,“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被人捆在这里,你就是这般善后的?你若是能杀光这些人也就罢了,可偏偏没这份本事。你丢的是谁的脸,是我杜家的脸!”

    杜锋羞愧难当,脸色臊得通红。

    杜家四师叔缓缓抽出了自己手上的佩剑,走到杜锋面前,冷冷地望着他道:“杜锋,你知道杜家的规矩,私传功法者杀无赦!念在你这些年并无大过的份上,暂且留你一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若不给你一点教训难以服众!”

    感觉到四师叔眼中的杀机,杜锋不禁浑身颤抖起来,噗通一声跪倒在他面前,磕头如捣蒜:“四师叔手下留情啊,你教训我也只会叫别人看了笑话。我杜锋死不足惜,可杜家功法却在周家人手上,若不拿回来……啊……”

    杜锋话还没说完,众人便见到杜家四师叔手上的利剑在空中带出几道剑芒,伴随着杜锋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双手手腕和脚踝处飚出一道鲜血。

    周家一群人看得胆战心惊,周溪河更是眉头紧皱,他已经察觉到今天之事恐怕难以善了了。

    一剑,挑断了杜锋的手筋脚筋,干完之后,杜家四师叔一脸冷漠地望着蜷缩在地上不停颤抖的杜锋,对旁边的人道:“带下去,替他疗伤。”

    边立马窜出一个人,抱起杜锋退到一旁,替他解开铁链,从怀里拿出丹药敷在伤口上。

    不过手筋脚筋具断,就算敷药也是无济于事,伤好之后,杜锋也只是一个废人而已。

    “废物,何须你说,我杜入微自然不会让杜家功法外传于世!”杜家四师叔甩了一下长剑上的血滴,转过头来望着周溪河,目光如冰。

    “功法在哪?”杜入微冷冷地问道。

    周溪河伸手入怀,将杜家那本功法拿了出来,这烫手山芋他老早就不想要了,此刻自然是一把朝杜入微甩了过去。

    杜入微伸手接过,随便看了几眼,确定无误之后一运罡气,手上的功法瞬间烧成灰烬。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