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三十六章 无尽的黑暗

第七百三十六章 无尽的黑暗2017-11-10 16:33:3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三十六章无尽的黑暗

    望着那个男人的惨状,唐风一时间不禁唏嘘不已,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能让一个灵阶高手变成这样。

    蓦然,那个男人低垂的脑袋往后一撇,目光正好对上唐风朝那投去的视线。唐风面色一变,他自认为隐藏的很好,可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但是说来也奇怪,那男子的视线虽然投向唐风,可双目却根本没有在唐风身上聚焦。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他知道唐风在这,却不知道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野性的直觉!唐风心头有所了然,灵兽本就直觉灵敏,经历过化形之劫后,这个男人的直觉恐怕已经被放大了无数倍,自己盯着他看了这么长时间,他有所警觉也是正常的。

    还没等唐风安下心来,匪夷所思的一幕便发生了。

    唐风原本潜伏的地方是一片空地,周旁也只不过有一些土丘和乱石而已,但是伴随着男子的那一撇,整个世界突然黑了下来。等唐风再回过神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片漆黑之中。”“

    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全是那种噬人的黑暗,不见丝毫光亮,耳畔边的风声和所有的气息也全部消失不见,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自己,就连心跳声也听不到了。

    突然经历这种情况,换做是谁都会惊慌。唐风也不例外,惊慌了那么一瞬间之后,赶紧让心神安定下来,放出感知准备仔细查看一番,可让唐风震惊万分的是,自己的感知竟然只能放出身侧几尺便被一股无形的压力给阻挡住。

    唐风赶紧咬了一下舌头,一抹微微的刺痛传来,总算让他定下心。自己的视觉,听觉仿佛被剥夺了,就连感知也被压抑到极致,只剩下触觉……另外,还有嗅觉,唐风能嗅到空气中的味道。

    这是怎么发生的?是幻觉么?不太象,唐风此前经历过种种幻觉,无论是诗诗的乱花渐欲迷人眼,又或者是在布家庄的诛心洞内,对此也算是颇有经验,可现在这情况跟幻觉有些不太一样。

    太真实了,真实到让唐风以为自己真的处于一片黑暗之中。

    直到这一刻,唐风才明白那个赤身**的男人,为什么会不停地攻击空气!想来跟自己现在的遭遇是一样的,他企图用凶猛的攻击来驱散身边无尽的黑暗,可却根本无济于事,倒让自己伤痕累累。

    唐风一个念头才转完,迎面突然扑来一股冲鼻的膳腥味,紧接着自己的面部皮肤也是一紧,仿佛被刀子划过一般。

    唐风哪敢怠慢,身子连忙往侧旁一躲,同时抖手弹出几柄灌注锐金之气的飞刀。

    一道看不见的攻击,擦着自己的脸颊而过,唐风只感觉到自己面部火燎燎的疼痛,倒是自己的飞刀,根本不知道有没有射中来人。

    这种情况下,唐风根本不用猜想到底是谁对自己发起攻击了,方圆几里范围内除了自己,就只剩下那个赤身**的男人,除了他还能有谁?

    看不见,听不到,面对一个直觉无比敏锐的七阶化形灵兽,唐风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唐风有心跟对方解释一番,可话出口之后就连自己都听不到声音,更何况是对方?

    唯有死战了!不是他死,就是自己亡!唐风一时间打定了主意。

    在单纯的直觉上,唐风比不过这个化形灵兽,可对方受伤不轻,而且爆发了那么久,根本已是强弩之末,真的凭实力论输赢,唐风也不惧他。

    护身罡气全力开启,这是唐风在对敌的时候头一次直接动用护身罡气。以往的他,都是以最犀利的攻击手段来迫使敌人防御,可现在这种情况,他只能如此做再伺机反击。

    护身罡气流转全身的同时,唐风已经将毒影长剑捏到了手上,锐金之气的罡心力量灌入,毒影长剑一瞬间发出无声的铮鸣。

    后脑勺处一片凉意传来,对方又发动了第二次攻击,唐风赶紧将脑袋一低,同时狠狠地一剑朝空中扫去。

    岂不料这一剑根本没有丝毫阻碍,直接化了个半圆,斩在虚空之中,从手上传来的反震力道,唐风知道自己这一剑打空了。

    那七阶化形灵兽相当狡诈,以未知的手段避开唐风一击后,竟然去而复返,不等唐风反应过来一掌印在唐风的胸膛上。

    虽有不坏甲护身,不虞被对方雄浑罡气侵入体内,可那庞大的力道却还是让唐风忍不住闷哼一声,身形一阵踉跄,护体罡气差点崩散。

    再次站稳身形,唐风深吸一口气,重新将护身罡气凝聚到最结实的状态,缓缓闭上了眼睛,全力感知自己皮肤的细微变化。

    总算这一片无尽的黑暗没给唐风带来绝望,还有一些触觉和嗅觉可以利用。

    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站稳脚跟,摸清四周气流的变化,在敌人动手的刹那给予致命的反击。

    一瞬间,唐风便进入了一种古井不波的状态。整个世界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自己,整个人仿佛站在一片平静的湖面之上,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激荡起这片平静湖面的变化。

    下一刻,唐风敏锐地察觉到左侧传来一股气劲,身形摇摆的同时狠狠一剑撩去。

    毒影剑刺到一半便传来了一股阻挡之力,唐风脚步一错,罡心力量全开,猛地将长剑往前送了三寸。

    一股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紧接着,唐风也被一股大力撞击了出去,护身罡气烟消云散,唐风只感觉到喉咙一甜,温热的液体从嘴角流了出来。

    自己受伤了,不过敌人也受伤了。锐金之气的罡气力量无坚不摧,当日在炎日剑灵的协助下,连藏锋剑都能斩断,更何况一个七阶化形灵兽的身体。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是自己伤的严重还是敌人伤得更重。

    再一次站稳脚跟,唐风没再浪费罡气凝聚护体,对七阶化形灵兽来说,有没有护体都是一样,自己有不坏甲护身,对方毫不知情,只要对方不打自己腹部以外的地方,自己就没有性命之忧。

    那赤身男人凭借的一双肉掌,一般使掌的人,都喜欢打胸口位置,这也是唐风期望看到的。

    无声无息的交锋再一次开始,这一次唐风受到的袭击位置是背部,感受到危机的瞬间,唐风便转过身来,不闪不避,以不坏甲防护的地方硬生生承受对方一击,同时给对方也带来了伤害。

    这头化形灵兽不知道在这片黑暗中独处了多久,本就不具备人类的思维和灵性,再在这种折磨人的环境中待久了,神智多多少少有些不太清晰。

    交手几次后,唐风便发现了这一点。他的攻击单调无比,直来直往,完全没有变数,想要在防守中反攻简直太轻松。

    即便是雷走当初化形,也不会选择这种毫无技巧可言的打法,他会如此只能说已经失去了人类的灵性,思维完全被野性占据,野兽一般都是这样攻击自己的猎物。

    对付这样的敌人,唐风更有信心了。更何况这个七阶化形灵兽本来就受伤不轻,状态不好。现在这头灵兽的实力,顶多也就是一个天阶上品而已。

    黑暗之中,唐风不记得自己挥砍了多少剑,每一次都是在对方攻来的瞬间刺去,后发先至,给对方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

    最初的时候,那化形灵兽还能凭借速度打中唐风,但是越到最后他的速度越慢,反应也越迟钝,每一次进攻除了给唐风反击的机会之外,再无任何成果。

    渐渐地,唐风感觉到对方的攻势缓慢了,而且进攻的力道也不如人意。

    差不多到极限了!唐风心中计算着。

    等到对方又一次次攻来的时候,唐风再不留手,灌入锐金之气的毒影剑直直地刺了过去。

    唐风清晰地感受到毒影剑捅穿了对方的身体,对方凶猛的攻击也在这一瞬间被终止,整个人顿在毒影剑之前,纹丝不动,空气中一抹化不开的血腥味弥漫了出来。

    唐风抽剑,几滴温热的血滴溅射到脸上,让他一声叹息。

    如果有可能的话,唐风甚至想跟这个化形灵兽好好说道说道,他既然能让雷走跟着自己,也可以让其他化形灵兽跟着自己。如今血雾城攻击在即,自己这边多一个高手,就多一份自保的实力。

    但是在这无边的黑暗之中,唐风即便有心,也无法跟对方做任何交流!只能将对方先打倒再说。

    最后那一剑,唐风只是凭借自己的感觉刺出,也不知道有没有避开对方的要害位置。如果刺中了要害,那对方可能已经一命呜呼了。

    “先躺着吧,等我破去这黑暗再来与你细说。”唐风心中想道,缓缓坐了下来,运转无常诀开始调息。

    刚才的一战虽然不算太凶险,可也辛苦万分,唐风从未在这种环境下与人交手,而且对方还是靠直觉和野性战斗的化形灵兽。黑暗之中,除了让人心烦意乱,倒也没多大危险,所以唐风根本不需要防备什么,大刺刺地调息了半个时辰,这才施施然站起身。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