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四十三章 逼着少爷骗你

第七百四十三章 逼着少爷骗你2017-11-10 16:33:41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注意到山洞内有几块灵石,以种玄妙的排布方式摆在哪里。

    阵法!又见阵法!那一层抵挡药尸攻击的光幕,显然是一个相当强悍的防御阵,否则也不可能支撑这么久。不但如此,光幕的四周‘还有一些药尸被碎裂后的残肢零散地排在地上,这显然是山洞内那个不知名强者的功劳了。

    眼前看到的一切让唐风满脑袋混沌,有些看不清状况。两具药尸出现在距离药神宗千里之外就够离奇了,离奇的在几百上千年无人进入的白帝秘境内竟然还有个活人的存在。

    唐风正在疑惑间,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沧杂万分的声音:“小兄弟莫慌,这两具药尸乃老夫生死仇敌的傀儡,下令追杀老夫的,只要小兄弟不攻击他们,他们也不会对你有什么敌意。”

    唐风闻言,悄悄地将手指上的血红扳指褪下,藏于袖中,朝山洞中的人点了点头。刚传音给自己的显然就是这个人‘虽然他现在看上去没有丝毫威胁,可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何况对方还是活了无数年的老妖怪。

    故意在脸上摆出一副心有余悸的神色,唐风慢慢地朝前走了两步,撇了两具依然在奋力攻击的药尸一眼,来到山洞口前对那人抱拳道:“敢问前辈高姓大名?””“

    那人无神的眼睛盯着唐风,一脸淡然,继续传音道:“姓名早已忘却,不过你们这处灵脉之地的人都称老夫为天机!”

    虽是传音,可唐风还是能从对方的口吻中感受到一丝自豪和卖弄的味道。若唐风真的出身在白帝秘境,对这个天机的身份有所了解,恐怕也要惊为天人。可事实上唐风也只不过是个外来户,天机报出名号后没能从唐风的神色中观察到自己期望的表情,不禁有些失望。

    唐风也从对方的话语中得到了一点信息,天机刚说你们这处灵脉之地,这也就意味着他并不是白帝秘境的人,可能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

    “前辈为何会被困此地?这两个东西……。”唐风扭头望着那两个不知疲倦的傀儡,故意把话说了半截。

    天机似有所了然道:“看来小兄弟不是这处灵脉之地的人,怪不得不认识老夫,不认识药神宗的药尸。”

    叹息一声,天机又道:“老夫也是从别处来的,听闻药神宗宗主炼药之术举世无双,特意来此求一味良药,那药神宗宗主倒也是个爽之人,得知老夫精通阵法之道,便让老夫替他药神宗摆下一个防御阵,以此为代价换取那味良药,老夫应了。阵法设置好之后,老夫也如愿以偿得到所需之物。怎料那药神宗宗主狼野心,翻脸不认人。竟然凯觎老夫的阵法之术,以酒宴款待为借口邀老夫赴宴,席间暗中下毒,门中高手是群起围攻,老夫不察之下被打成重伤,好不容易逃出药神宗,开启之前在药神宗外围布下的阵法将追兵困住,却被几具药尸追至此处。”

    天机一口气将自己几百年前的遭遇说了出来,语气满是愤怒和不甘。

    唐风倒也能理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天机精通阵法之道,这种玄妙的本事自然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窥视。

    不过唐风倒也总算明白药神宗外围为何有那样一道玄奥的防御阵了。那阵法连七阶化形灵兽都能困死,自己若不是依仗了白帝印的帮助,恐怕也根本无法脱困。

    “岁月悠悠………天机的语气满是怅然,“如今也不知过去多少年了,老夫当日被药神宗一众高手震坏丹田,实力大跌,如今虽然外伤康复,可却也不是这几具追击至此的药尸的对手,只能画地为牢,用阵法护住自身安危,却也不能脱困,时也命也!”

    听他说的心酸,唐风也不禁涌起一些同情心。这天机在巅峰时候绝对是个了不起的高手,否则也不可能逃出在无数高手的环视下逃出药神宗,可终结局还是落个困死此地的局面。几百年过去了,他实力再高也白费,反而是那几具药尸,本就是死人,根本不懂疲倦,只要主人没有下令,他们就会永远地攻击下去。

    唐风观他神色和身体状况,就算自己现在救他出来,他也等于是个残废,身体的肌肉和五脏六腑基本已经枯萎了,一身实力哪能再回来?

    “前辈,如今已经过去几百年甚至久了,这么长时间你如何生活下来的?”唐风对这个实在好芋的很。

    “…几百年了么?”天机的神色愣了片刻,仿佛也没想到会讨去这么久,随即又开。道!“老夫此前乃天阶上品高手,寿命本就比一般人要长。至于这些年……”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干枯的大手一招,唐风只听到背后传来嗖地一声轻响,随即天机的手上就多了一滴露水。

    天机将露水放到嘴边吸干,又指了指地上那些被碎裂的干尸道:“人要活命的时候,不管是什么都能吃得下去。”

    唐风背后一阵冷意,倒不是说天机为了活命吃那些被毁坏的药尸,而是天机刚那一手自己根本毫无察觉。没有任何罡气波动,没有劲气,只有背后那一滴露水被吸过去的时候带来的轻响。

    而且,这个天机竟然是个灵阶上品高手!

    灵阶上品!唐风没想到自己碰到的第一个灵阶上品高手竟然是在这里碰到的。

    “小兄弟不必害怕,老夫现在只剩下这些找食物的力气了。”天机仿佛看出唐风眼中的忌惮,赶紧开口安慰,“何况,老夫的情况老夫自己知道,这幅残躯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苦熬几百年,就是为了等今天这个机会!”

    唐风神色一动,接话道:“前辈是否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天机赞许地看了唐风一眼,点头道:“孺可教!老夫确有心愿未了。身为江湖中人,自当意恩仇,你砍我一刀,我还你一剑。老夫自认没有亏待药神宗分毫,却不料被他们暗算,沦落至此。小兄弟若是有心,能否替老夫报了此仇,老夫九泉之下也死得瞑目!”

    这番话说到唐风心窝里去了,他也是这种脾气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绕人。

    唐风自竹‘自己若是天机的话,肯定也会处心积虑想要报仇雪恨,一吐心头之气。现在听他这么一说,自然是有些同气敌忾,气恼药神宗的小人之举。

    不…药神宗早就灭门不知多少年了,这天机被困在这里也毫不知情,根本不需要自己帮忙报仇。

    眉头一皱,正准备将实情相告,天机却打断了唐风的话:“小兄弟先不忙拒绝,我知道你实力不高,如今天阶中品境界确实不是药神宗的对手。可你若能答应老夫帮这个忙,老夫可以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

    唐风听得热血沸腾,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奶啊!阵法之术啊!药神宗宗主不惜得罪一个灵阶上品也要抢到的手的宝贝啊!

    唐风亲身体会过药神宗外围那个防御阵的恐怖和坚固程度,如今天机这么一说,倒让他有些举棋不定了。

    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可若是一口答应下来‘摆明是在欺骗别人,药神宗早就灭门,一个活人都看不到,哪还需要自己动手?可不答应吧,唐风实在是舍不得。

    一时间,唐风心中天人交战,一个声音高喊着昧着良心骗别人一次,一个声音高喊着做人要厚道,以诚信为本,吵得不可开交,脑袋都吵疼了。

    唐风面色潮红地踌躇,天机却以为他动心了,只是因为实力太低不敢应承下来,赶紧趁热打铁,谆谆善诱道:“小兄弟你也看见老夫面前这层屏障了‘区区四块灵石便能布下,老夫用这个微不足道的小阵法挡住了两具药尸的攻击。在此地坚持了几百年,若不是老夫的灵石所刺无几,再挡他们几百年也不成问题……

    “前辈……”唐风面露难色,还是觉得将事实和盘托出,“不是晚辈不想答应,只是药神宗它……”

    “那你就是答应了?”天机也不等唐风把话说完,一脸欣喜地接口道,“好好好,你答应了就好口不用担心,阵法一道‘本就能以弱胜强,以少胜多,只要你用得好了,提前布置下阵法,以你现在的实力,战胜一个灵阶都不在话下。”

    唐风刚下定的决心,被天机三两句话又给击碎了,牙一咬,眼一闭,抱拳道:“前辈大恩大德,晚辈没齿难忘,日后学有所成,必为前辈讨个公道,叫药神宗一门上下不得好死!”

    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声,大义凛然这是你逼着少爷骗你啊!唐风心头为自己开脱,这么大的利盖抛下来,少爷再怎么于心不忍也得硬着头皮上了。大不了自己再回药神宗一趟,把那里一把火烧个干净,替天机出口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