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四十七章 破阵

第七百四十七章 破阵2017-11-10 16:33:46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面前的建筑赫然就是这牟万千世界的青楼所在,那此穿越的huā枝招展,涂抹着浓香异粉的窑姐儿正在门口招呼着过往的行人,时不时地有一两个男人被拉了进去。

    唐风站在这里的时候自然也有一个女人走了过来,一副娇躯差点就贴到唐风身上,手上的香帕放肆地在唐风眼前一甩,一抹浓郁的香味顿时萦绕在鼻尖,这妞儿媚眼儿一勾,娇嗲嗲地笑着:“官人,进来玩玩嘛?”

    一边说着,一边挽住了唐风的胳膊,将他往里拖去。

    唐风也没反抗,跟着她走进青楼内,放眼望去,只见一楼大厅内一片奢靡放荡的景象。那些个先前进来的男人们,搂着抱着huā一般的姑娘们,或在行酒令,或在大庭广众之下**,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抹不开的**味道。

    这里所有的人和物都是幻觉,唐风自然没想要跟谁客气,一把推开引着他进来的窑姐儿,在对方一声惊呼声中将目光投向了二楼的一间紧闭的房屋中。

    阵眼,便在那个位置。

    穿过靡乱的大厅,慢步朝二楼走了上去,来到那间屋前,一脚将大门给踹开口屋内,一个脱上衣,正追逐着一个惊慌失措的女的男人听到响动,猛地顿下步伐扭过头来,恶狠狠地道:“什么人。””“

    话音还没落,一柄利剑便已经搭上了他的脖,唐风撇了他一眼,嘴中蹦出一个字:“滚!”

    这里的人是杀不死的,即便一剑杀了,他也可以再次出现,但是却可以惊走。

    那个男人被长剑加身,哪还敢有什么停留,一把抓起掉在地上的衣服,慌里慌张逃出门外。

    掌风一堆,将房门关好,唐风手持制”,凝视着屋内一个衣衫凌乱的女。

    即便这里是青楼,即便面前的人只是幻象,可她那清纯无暇的容颜却还是让唐风心头微微颤抖了一下。

    她就象是一滴清水,不掺丝毫杂质,明媚清纯的眸惊恐地望着唐风,仿佛一只受惊的免瑟瑟发抖。之前被那个男人追逐半晌,她现在正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胸脯耸动,凌乱的衣衫下,透出两滴殷红之色和大片雪白的肌肤。

    她就是阵眼?唐风清楚地知道,自己推演出来的阵眼位置就在自己面前,可却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女。

    仿佛是感受到了唐风的杀机和不怀好意,女抿着嘴唇,悄悄地将衣服整理了一下,遮挡住滑嫩的肩头和肌肤,怯怯地道:“官人,小女卖艺不卖身,还请不要为难奴家。”

    犹如黄莺轻啼的清脆声音,带着一股淡淡的乞求,任何男人只要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恐怕都不忍心对这样一个女人下毒手。

    唐风朝她笑了笑,对她招了招手。

    女迟疑了片刻,可还是慢慢地走到唐风面前,低垂着脑袋,时不时地偷瞄一眼唐风。

    “官人,你好像有心事,奴家为你弹支曲解解烦可好?”好事晌,女抬起头柔声柔气地问道。

    “不用了。”唐风深吸一口气,手中长剑猛地一挥,一道雪亮的银狐闪过,毒影剑仿佛从未动过似的,依然停留在原地。

    但是面前的女眼眸丰却闪过一丝愕然和惊骇,怔怔地望着唐风,那眼神柔弱而无辜,片刻后,雪白粉嫩的颈脖处慢慢出现一条殷红的血线。

    鲜血猛地迸发了出来,夹着一股扑面的血腥味,无数血滴溅射到唐风身上,那柔弱清纯的女缓缓地朝后倒去。

    下一刻,整个世界都晃动了起来,犹如一盏被摔碎的琉璃杯,空间在唐风面前支离破碎起来,一块块一片片地崩解。

    伴随着哗啦一声轻响,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等到唐风再回过神的时候,入目之下,只见自己正站在一个山洞中,外面阳春刺眼,洞内腐臭难闻。

    洞口处,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挡在那里,洞口外,两具药尸仿佛木头一般站在那里。天机早就已经死了,没有了目标,又没有主人下令,他们也只能停在那。

    总算是离开那个该死的幻阵了!唐风责清周围的环境之后,不由心头一松。看样,自己之前的推演并没有出错,阵眼确实是在那个清纯的青楼女身上,只不过这个幻阵很会玩弄人心,特意把阵眼放在那女人身上,若是入阵之人一时心软,恐怕就会错过破解的机会。

    欣喜之后,一阵气虚体乏的感觉从头袭到脚,唐风赶紧盘膝坐下,运转无常诀,几个周天之后这感觉好受一些。

    在万千世界这个幻阵之中耽搁了差不多有两个月的功夫,这两个月来自己没吃没喝?后推演阵眼所在也耗费了不少心神,纵然唐风身体素质不弱,也有些承受不住。

    魅影空间里的吃食早就消耗殆尽了,唐风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吃的东西。

    伸手将山洞中华几块用来布置阵法的灵石取下,洞口的光幕立马就消失不见。走出山洞,唐风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感受着这真垩实世界的味道,一时间流连忘返。

    两具药尸还呆呆地站在那里“唐风扭头瞅了他们一眼,拿出两套黑衣替他们穿上,又丢进了魅影空间里。

    收获不小,不但从天机身上得到了天机阵法和移魂**,还得到了另外两具药尸。这下自己的天字大军又多了两员猛将。

    天机阵法有待研究,这东西若是用得好了,纵然敌人有千军万马唐风也怡然不惧。移魂**也不是普通的功法,能让一个灵阶上品高手修炼的功法还能差到哪去?天机此前说想将移魂**和药神宗的炼尸术结合到一起,也不知道他成功了没。

    还有天机的尸体,那可是一具灵阶上品高手的尸体,唐风完全可以将他泡制成药尸,若是成功,他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比天字一号绝对要强很多。

    此间事了,唐风又饿又渴的,赶紧从峰顶跑了下来,沿路打了一只迷路的抱,就地捡了些柴火烘烤起来。

    该回去找笑叔他们了,自己这一走就是三四个月的时间,他们也该有动静了是,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顺利地晋升灵阶。

    若是顺利的话,那一批人至少有一半能够晋升灵阶,那可是相当于平白多了好几位灵阶高手。笑叔断叔两人追寻灵阶几十年,现在总算如愿以偿,估计两个老家伙肯定乐得合不拢嘴。

    想起这个,唐风也不禁笑了起来。

    撸起袖,将烘烤的焦黄的抱从火上取下,正准备开吃,唐风目光一凝,视线投到了自己右手腕上。

    自己的手腕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印记,这个印记就如同一滴鲜血化开,娇艳欲滴,不大,只有拇指指甲大小。

    这是哪来的?唐风还以为自己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沾在自己手腕上的色彩,用力擦拭一番之后,却发现根本擦不掉。

    这个血红的印记,就仿佛胎记一般印在自己手腕上,没给自己带来丝毫不便之处。

    一股凉意从心底升起,唐风盯着这个血红印记瞅了半晌,依然不明白这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分明记得,自己在离开药神宗的时候都没有这个。

    难道是在山洞中有的?如果是山洞中出现的,那便是天机动的手脚,可天机本以为能吞噬自己魂魄,强占自己的身体,理当不会提前下手。

    想着想着,唐风不禁回想起天机此前说过的一些话,开始他说自己是天机门的人,可在临死之前又说自己是天谷中人,天机门和天谷肯定是有关系的。以天机话中的威胁味道来推断,这今天谷恐怕也是个不得了的势力。

    这玩意到底是干什么的?唐风努力许久也擦拭不掉,它虽然不影响自己运功,可平白无故身上多了一个印记,谁都会感到不自在。

    折腾半天,唐风不但没把印记给消除掉,肚饿许多。

    不管了,吃饱了再说。唐风打定主意,赶紧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唐风认了下方向一直直地朝笑叔他们所在的那片山谷中走去。

    虽然出来的时间有些长,可唐风知道自己距离笑叔他们并不是太远,因为这段时间自己一直在一个范围内兜圈。

    十天之后,唐风总算是来到了那片山谷的三十里外,这十天时间唐风也一直在研究手腕上的印记,却没什么头绪,就连天机遗留下来的移魂**他也稍微看了一下,虽然从中得到许多启发,可这个印记跟移魂**没有丝毫关系。

    如今重回山谷,唐风也放下了心头的心事,只想赶紧去看看笑叔他们的进展如何。

    岂不料还没等唐风走进山谷,天空中突然风云际会,伴随着一阵响彻云霄的狼嚎之声,山谷所在的方位,一股威势凶猛的龙卷风突然成型,那龙卷风转速极,犹如一柄利剑转动起来,切割着周围的一切。

    天地间的灵气一瞬间紊乱起来,唐风看得精神一震,赶紧展开身法,朝那边窜了过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