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五十五章 提醒

第七百五十五章 提醒2017-11-10 16:33:55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是在找那个血雾城暗杀之人的踪迹,但是这人也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隐蔽的夫相当了得,即便以唐风天人合一之境,也根本窥探不到。

    除非他再次出手,一旦稍有罡气的波动传来,就能敲响唐风警惕的心弦。

    所有的灵阶都在忙着战斗,钟灵谷剩下的天阶高手也在一旁掠阵,以庞大的数量弥补钟家灵阶高手的不足,唐风就算站在那里,只要躲避开灵阶高手战斗的余波,根本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全问题。

    蓦地,一丝诡异的波动从一旁传来,唐风赶紧朝布长天传音道:“小心身后!”

    布长天正与一个血雾城的灵阶打的不可开交,听到唐风传音的同时身形一晃,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跳出了战圈。就在他移动身形的下一刻,那个若无若无的身影又出现了,一柄利剑刺穿了布长天的残影。

    布长天察觉到那一丝陡现的杀机,不禁骇的脸色发白,刚才若不是唐风提醒,他绝对无躲避开那偷偷摸摸的一剑。

    血雾城的暗杀高手一击不中,眉头不禁一皱,显然有些没弄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竟然让敌人提前躲了过去。不过他还是赶紧将身形遁入空气之中,继续寻找下一个下手的目标。”“

    整个钟灵谷内,打杀声一片,凶猛如万年积蓄的火山爆发一般的灵气波动一股股地传来,在场的灵阶全都是灵阶下品,纵然实力有高下之分,也不是短时间内能看出来的。倒是钟家那些在一旁掠阵的天阶,终于出现了伤亡。

    有的天阶靠的太近,有的天阶想趁机偷袭各大家族的高手,可灵阶高手岂是好易于的?往往这些天阶偷袭不成反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喋血当场,尸首分家。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钟家的天阶便死伤十数人。这些伤亡让钟布楚和钟家的灵阶愤怒难当,下手越发狠戾许多。

    血雾城的人不可能在乎钟家人的死活,可钟布楚不一样,一个家族的整体实力是天阶的数量为基础的,死掉的这些人全都培养不易,钟布楚是看在眼中,疼在心里。

    不过纵然钟布楚再怎么愤怒出手也无济于事,他的对手再为灵阶,哪会给他轻易击败的机会?

    “笑叔,身后。”唐风赶紧对汤非笑传音,那个血雾城的暗杀高手在沉寂良久之后终于再次动手了,这一次他将目标对准了汤非笑。

    笑叔和断叔两人正在并肩作战,对抗两位血雾城的灵阶,虽然他们晋升灵阶也没多久,可几十年力的沉淀和晋升灵阶之时无限的压榨极限,让他们现在的实力也不逊于任何一个灵阶下品,对天地灵气和自身力的掌握已经差不多到了顶峰。

    兄弟两人同心协力,联合起来倒将对手打的只有招架之,没有还手之力。

    听到唐风传音,笑叔不动声色地对断叔打了个眼色。地弑神何等精明,与天杀神早就心意相同,一个眼神他便明白汤非笑在打什么主意了。

    下一刻,断七尺手上的天兵菜刀倏地转向,放弃了自己的对手,直接对汤非笑虚空一斩。

    正在跟两大杀神对战的血雾城高手不由神色一愣,实在有些闹不明白这个使刀的敌人怎么对自己人下起毒手了。

    断叔自然不会对笑叔下毒手,那一刀斩下去,一道先天刀气激发,无影无形。汤非笑毫发无损,倒是他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闷哼之声。

    晋升灵阶之后,断七尺得先天刀气,自身对先天刀气的掌握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这一刀劈下去,赫然有着隔山打牛的效果。

    血雾城的暗杀高手刚准备动手,先天刀气便斩在了他身上,好在他的反应也不慢,手上利剑连抖,总算是将断七尺的攻击化解七八分,绕是如此,胸口也被斩出一道血线,身子险些被破成再半,慌得他连忙隐蔽身形,冒出一身冷汗。

    终日打雁,今天差点被雁啄了眼睛,这个暗杀高手隐蔽在一旁,阴测测地打量着两大杀神,恨恨地咬了咬牙,知道这两个人肯定经常联手,实在不好偷袭,不得已之下只能将目标转向其他的目标。

    唐风在一旁偷偷地笑了。

    断叔那一刀借着笑叔身体的遮挡斩出来,打了对方一个出其不意,虽然没能将对方斩杀当场,可却依然让他受了些伤。

    他的隐蔽夫确实了得,可是现在他却多了一些能让唐风把握住的东西。

    血腥味!他身上的血腥味就像是黑暗中的萤火虫,虽然微弱可根本瞒不过唐风的嗅觉。可以说,这个暗杀高手已经彻底没有威胁了。

    一般来说,精通暗杀之道的人,正面打斗的能力都不怎么样,他们只适合隐蔽在暗处,伺机给敌人致命一击,他们光明正大的战斗能力跟暗杀能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只要自己提醒的及时,他就无对各大家族的灵阶造成什么有效的伤害。

    感知稍稍地锁定这个暗杀高手,唐风深吸一口气,弹出了毒影长剑,转身冲进了钟家一群天阶高手之中。

    天阶,如今对唐风来说已经没有威胁了。毒影剑在澎湃罡气和锐金之力的灌注下,一阵缭绕的毒气传播,瞬间就弥漫了偌大一片范围,将七八个天阶高手包裹在其中,金色光芒在毒雾之中连连闪动,好几个天阶甚至连唐风的身影都没看到,便连人带武器被劈成两半。

    随着实力的提高,唐风再调动锐金之力之时丹田虽然还是有些微微刺痛,可比起以前却好了很多,而且锐金之力的威力也加大不少。

    一连被斩杀了好几人,这些在一旁掠阵的钟家天阶才反应过来。

    “快散开,这雾有毒!”一人连忙高喊,话音刚落,一道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飞刀便如疾风一般插进了他的嘴中,直接在后脑处钉出一个血窟窿,这人高喊的呼声嘎然而止,脑后一股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嗖嗖嗖……”一阵密密麻麻让人胆战心惊的声响传出,以毒雾为正中心,众人只看到点点金芒从中不间歇地飞出,蝗虫过境一般密集恐怖,伴随着声响,钟家的天阶高手割麦子一般倒了下去。

    天阶下品,天阶中品,根本无抵挡灌入锐金之气的飞刀一击,纵然有护身罡气也直接被崩散,身体更是犹如纸片一般脆弱,被飞刀直接打穿,鲜血直流。

    只有少数几个天阶上品,凭借雄浑的罡气和自身的实力,避开了这一劫。

    一瞬间,钟家天阶又死伤六七人。

    唐风如今已是天阶中品的实力,神出鬼没的暗器手,再配合无坚不摧的锐金之力,天阶上品以下根本无抵挡得住他的攻击。

    “杀了这小子,替死去的兄弟们报仇!”眼见这么多自家兄弟倒在地上,谁都会愤怒。

    身为江湖中人,都是打打杀杀走过来的,没人是小绵羊,没人愿意任人宰割,灵阶高手的战斗他们插不上手,可唐风只不过是一个天阶中品,难道还打不过么?

    一人招呼,立马很多人前仆后继地涌了过来,每个人的双眼赤红,恨不得剥了唐风的皮,喝他的血,将他挫骨扬灰。

    勇气可嘉!唐风觉得如果唐家堡的弟子遭遇这样的惨剧,其他人的表现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去。这就是一个家族的凝聚力的直观体现了。

    唐风毫无顾忌,身上气势一转,霸杀剑使将出来,毒影剑上的剑,芒瞬间迸发出三尺有余。

    凶猛绝伦,一往无前的剑招,夹着开天辟地的威势,朝自己最近的一个敌人斩去。

    这个天阶中品才刚冲到唐风身前,招式都没来得及释放,蓦然传来的压顶气势让他呼吸都有些不畅,紧接着一道金芒当头劈下,眼前一黑,再没有知觉了。

    面对一群钟家天阶,唐风不得不警惕小心起来,虽然自己的实力根本不能以境界来论断,但是这么多人一起涌上,自己根本无招架得了,到时候一旦受伤,局面就会被别人扭转。

    击杀一人之后,唐风展开身,身形一晃,已经出现在十丈之外,左手上三柄飞刀激龘射而出,将背对着自己的一个钟家弟子钉飞出去。

    等钟家的人反应过来,企图朝他涌来之时,唐风再次闪出去,又出现在十丈之外。

    不给他们包围自己的机会,不给他们与自己正面交锋的时间,唐风抱定了主意。

    人多也有人多的弊端,钟家天阶聚拢在这里的少说也有百来号人,唐风无论闪到何处,都能碰到可以击杀的敌人,反倒是对方这群人,完全把握不住唐风的动向,面对这个天阶中品,就像是面对一只滑腻腻的泥鳅,他的速度暴快,根本不是天阶能够追逐的。

    在与钟家灵阶周旋的时候,唐风也没忘记提醒各大家族的灵阶应付血雾城暗杀高手的偷袭。

    在唐风的及时点醒下,那个暗杀高手每一次出手,都无而返,这局面让他好生着恼,气得想吐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