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五十六章 阴招

第七百五十六章 阴招2017-11-10 16:33:56Ctrl+D 收藏本站

    他实在想不明白了,自己的行踪到底是怎么被人现的。

    若是一次两次,还可以解释说别人的警惕心强,自己不小心暴露了痕迹。可次次都是这样,每一次在自己刚出手的时候,被偷袭的目标都会有相应的反应。

    其中以偷袭那个如熊罢一般的男子最为凶险,那一次偷袭不成,自己反倒被另外一人的刀气所伤,他可不相信对方是无意中打到自己的。

    暗杀之术有什么名堂他最清楚,同为买阶高手,别人想要现他的行踪根本不可能,就算自己受了轻伤,身上有一些血腥味,可现在满地都是尸体,入鼻全是血腥味,怎么会因为这个暴露呢?

    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自己偷袭的那些人能够及时反应,肯定是有人提醒了他们才对。这样说的话,那自己的行踪就一直被人关注着。

    想到这里,血雾城的暗杀高手脸色阴鸷了起来。

    深吸一口气,彻底将气息和呼吸压抑,暗杀高手细细地感知着周边的动静,查探着自己身上的情况。”“

    蓦然,他忽然现自己仿佛被人注视了一般,这种感觉很微妙,若不用心查看根本现不了。

    扭过头去,顺着方向一看,这个暗杀高手不禁眉头一皱。

    不太可能吧?他本以为关注着自己动静的人肯定是个灵阶高手才是,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刚才用感知窥探自己的竟然是那今天阶中品的年轻人。

    死死地打量着那个如狼入羊群,肆意杀戮的年轻人,他现这今年轻人的实力强的一塌糊涂,虽只有天阶中品,可那一身度和暗器的手法”竟然已到宗师之境,根本不是天阶能够具备的。钟家的那些人根本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一群人被他耍得团团转,时不时地有一两个人被干掉。

    倒是个人才”若是叫他晋升灵阶的话,郫他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到底是不是他?血雾城的暗杀高手也有些弄不明白了,刚才察觉到方向确实是从他这边传来的,可他的实力也为免太低了一些。正迟疑间,那种被人注视着的感觉再一次出现,而这次依然还是从这今天阶中品的年轻人那边传来的。

    找死!这个暗杀高手眼中划过一丝冷厉”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几次出手偷袭竟然全坏在这个小子身上,若不是他关注着自己,那几个被偷袭的人谁也别想安然脱身。肯定是他有所察觉,然后传音提醒,所以才让自己每次都功亏一篑。

    既如此,那就先干掉这个小子,没人能现自己苒话,自己就可以再次展开暗杀之道,削弱敌人苒实力了。

    不过在那之前,他很想明白这今年轻人到底是怎么察觉到自己的。

    打定主意”他悄悄地朝唐风那边靠近过去,死死地盯着唐风的动静。

    来了!一直关注着这个暗杀高手的唐风在对方有所动作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唐风的嘴角隐蔽的一挑。

    既然敢用感知查探一个灵阶高手,唐风早就做好了被对方盯上的心理准备。只是唐风没想到这个暗杀高手的反应这么慢,竟然直到现在才现是自己动了一些手脚。

    应该更早就现才对。

    灵阶高手,唐风现在还不足以抵挡”虽然杀钟家的这些天阶如杀猪杀狗一般轻松,可他们大多数都是天阶下品和天阶中品,真正死在自己手上的天阶上品也屈指可数,更不要说对付一个灵阶。

    不着痕迹地将一群钟家天阶让一个方向带领过去,唐风若无其事地继续大开杀戒。

    身形再次一晃,闪到了一栋建筑旁,正准备击杀身旁的一个敌人,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涟漪,那个暗杀高手的身影出现了。

    唐风脸上的神色一慌,正准备挥剑抵挡,可对方动手的度显然要比他快上很多”一剑撩过唐风的肩头,一道血箭飚出,同时一脚踹在唐风的心窝口上。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唐风在半空中翻了几个转,呈一道弧线直接被踹进了一间屋子中。

    血雾城的鼻杀高手眉头一皱”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自己那一脚,再怎么也不应该把他踹出一个弧形啊?可现在他也没时间考虑那么多,只想赶紧从那小子口中询问出他到底如何感知到自己的,正因为这个原因,他刚才刺杀的一剑才没有针对唐风的要害,而是指向肩头。

    身形一晃,也追进了屋内。

    屋外一群钟家的天阶急匆匆赶到这里,猛地顿下了脚步,有血雾城的灵阶高手插手,他们自然不敢再涉足其中。

    唐风是厉害,可在灵阶面前,他还有活命的机会么?自己等人再进去,只会平添混乱。“走,去帮家主和长老们掠阵。”一个钟家天阶上品高手一挥手,带着大队人马又折身而去。

    屋内,唐风一个轻巧的转身,落在地上之后一阵龇牙咧嘴。灵阶高手的攻击果然不是好承受的,肩头上那一剑之伤,虽然没有欧阳羽那种凌厉剑气的入侵,可也疼痛难忍。而心窝口被踹了一脚,也让他好半晌没喘过气,好在有不坏甲护身,对方的罡气并没能侵入〖体〗内,自己承受的只是那股凶猛力道。

    迄今为止,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窥探那个精通暗杀之道的灵阶高手,引起他的注意,带着他钻进屋内,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预算好的。现在就看自己该如何施展手段,将对方给留下来了。

    刚稳住身形,一道矮小的身影便挡住了门口,手持一柄大概只有一尺来长的利剑,阴森森地看着唐风。

    这还是唐风头一次看清这个高手的面容,他长得倒平平淡淡,身材也深谙短小精悍这四个字的精随,手上那柄剑比真正的剑要短很多,比匕又要长,显然是为了挥暗杀特意打造的利刃,嘴角边一道八字胡,年纪大约只有四五十岁左右。

    “好小子,吃了大爷一脚竟然还能站得起来,做到这种程度的天阶,称是头一人。”对方看了唐风一眼,不禁眼睛一眯,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他那一脚的力道他自己清楚,灵阶之下吃了就算不死也得重伤,可面前的年轻人除了脸色有些白之外,根本看不到虚弱的痕迹,怎能让他不惊诧。

    “嘿嘿,侥幸。”唐风笑了一声,深吸一口气,平复心头翻滚的气血。

    对方的神色不由警惕起来,冷声道:“对阵一位灵阶面不改色,小子你是不是想耍什么h1a招?”

    他本身就精通暗杀,对耍h1a招这种事自然熟得不能再熟,现在看唐风神色淡定,哪能不警惕?

    唐风道:“前辈如此小心,怕是要坠了灵阶的威名哦。”

    对方被唐风说的脸色一讪,事实也确实如此,一个灵阶在一今天阶中品面前提心吊胆,这实在有些让人啼笑皆非。而且屋内根本没有什么能让警惕的东西,对方也是孤身一人,自己确实有些小心过头。

    ……哼,小子,我只问你一句话,能给大爷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就让你死的痛快点,要不然大爷叫你生不如死!”

    “前辈是否想问,在下是如何感知到你锋行踪的?”唐风洒脱一笑,提前将问题抛了出来。

    “既然知道就赶紧回答!”矮小的中年男子厉声喝道。

    “前辈身上的血腥味很臭,跟狗屎一样臭,晚辈想现不了都难。”唐风望着对方道。

    中年男子脸色一变,冷声道:“小子找死!”

    话音刚落,身形便闪到了唐风面前,手上的短剑猛地刺出,这一剑迅疾无比,瞬间便刺道了唐风面前。

    灵阶高手的愤怒一击,岂能小觑?而且他修炼的是暗杀之道,这一剑没有丝毫剑气和气息,但若是叫他给刺实了,下一刻爆出来的罡气便能将唐风撕个粉碎。

    ,““丁当”一声脆响传出,中年男人赫然现自己的短剑,竟然刺在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衣黑袍的人身上。

    而且从剑上传来的触感,根本不象刺在人身上,更象是刺在钢铁中。

    中年男人神色愕然,满脸的迷茫。他根本就没察觉到这个黑衣黑袍的人是怎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而且对方身上根本没有任何气息和罡气波动。

    还没等他转过念头,一道凌厉的劲气已经从后面袭了过来,中年男人的反应也相当迅,连忙抽剑回刺。

    又是一声脆响,还是跟刚才一样,仿佛金铁相交的动静,而这一次,短剑上却传来了一股让自己都胆战心惊的庞大力道。

    虎口一麻,短剑差点被蹦飞出去。

    不等他再站稳脚跟,一条骨瘦如柴的腿鞭已经扫在他的脑门上。

    中年男子就象是被一棍子打翻的鱼,在半空中折了几个大跟头,一头栽倒在地面上,一时间眼前金星直冒,鼻子口中全是膻腥味,耳中嗡嗡直响,手上的天兵天剑也被抛飞出去。

    ,““嗬嗬……,嗬嗬……”一阵仿佛小人得志一般的阴笑声传来,中年男人一听,差点没气得吐血。

    因为他听出这声音正是刚才那今年轻人的。

    【……第七百五十六章阴招……】a!!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