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五十八章 我再也不相信你

第七百五十八章 我再也不相信你2017-11-10 16:33:5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五十八章我再也不相信你

    中年男子忍不住撇过了头,太逊了!这么傻乎乎地冲进来,也不知道防备一下,不是摆明了给人当葫芦敲么?虽然两人的遭遇现在一样,可中年男子还是有些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钟家灵阶,一点灵阶的意识都没有,还算哪门子灵阶?

    “你……”钟家这个被暗算的灵阶也是悲愤万分,他好不容易跑到这里来,本是出于好意,可万万没想到竟然被人给出卖了。

    “你什么你!”唐风走上前一剑就捅进了他的心房,手法干脆利索,剑锋摩擦**带来的声响,让躺在一旁的中年男子一阵发颤。

    钟家的这个灵阶浑身痉挛抽搐着,足足等了好几息功夫才没了气息,不愧是灵阶,生命力之顽强让人惊叹,对于他唐风可不会手软,中年男子不会给同伴通风报信那是因为血雾城的风气作祟,可钟家这个人就不一样,不尽快斩杀的话他绝对会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外面的人。

    算起来,这是死在唐风手上的第二位灵阶高手,巧合的是,全都是钟家的。”“

    只不过无论是哪一次,唐风都不能算是光明正大地胜出,第一次阴了钟山,让他走火入魔,无法动弹,最后硬生生磨死的,现在更是借了五具药尸的偷袭之功。真要叫他自己上,肯定是打不过灵阶的。

    “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中年男子依旧被一具药尸摁在地上,虽然只有一具,可他依然不敢有任何异动,他眼眸中的震惊已经无可复加了,刚才他清楚地看到,唐风只是手一挥,屋子内便诡异地又多了三个身穿黑衣的人。

    这三个黑衣人的实力,跟此前出现的三个相差无几。

    六个黑衣人!全都相当于灵阶下品,这么一起埋伏起来,谁能逃的过毒手?他们到底是怎么出现的?修炼的又是什么奇功?为什么没有气息,没有罡气波动,可是速度和力道却强大的令人发指?

    想不明白,中年男子现在只想唐风履行之前的约定,不过他也知道这恐怕有些不太可能。

    “再叫一个进来,等会一定放了你。”唐风脸不害臊,真诚地望着对方。

    “你做梦!”中年男子怒了,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唐风摆明了把他当猴耍,他哪里还能心甘情愿?

    “这次是真的,你相信我好不好?”唐风言辞灼灼,就差没举掌发誓了,“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大家一个机会嘛,何必这么固执呢?”

    “是你言而无信在先。”中年男子冷冷地望着唐风,脸上一片悲愤在涌动,活脱脱被一个无情男子欺骗了感情又玩弄之后被抛弃的少女。

    “就当我骗了你一次,你看,咱们两合作起来亲密无间,举手间毫无无损地就可以干掉一个灵阶,多么我有成就感?少爷虽然有些说些谎话,可总体来说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你帮我引来一个钟家灵阶,算是一命换一命,我现在已经不杀你。你再帮我引一个过来,给你自己换取释放的机会,这笔买卖不亏呀。”唐风蹲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胸口,分析的头头是道。

    中年男子的脸色稍霭,迟疑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哎,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少爷都给你掏心窝子了。”唐风扪心自问,说的感人肺腑。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反正死的也不是本大爷。”中年男子被唐风说动了,与其说是被说动了,还不如说是侥幸心理作祟。

    见他一口答应下来,唐风的嘴角隐蔽地挑了起来。

    “这次你要是再敢失信,就别怪本大爷翻脸不认人!”中年男子抛下一句狠话威胁道。

    “哪能呢。”唐风把胸脯拍的碰碰响,“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钟家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血雾城身上,中年男子的一句话,自然能让钟家那几位灵阶高手上心起来。

    本来唐风还想让中年男子把钟布楚给勾搭进来,可还没来得及把想法说出来,中年男子便已经传音完了。

    等了片刻后,屋外传来一阵衣袂猎猎的声响,又不知道是哪个钟家灵阶抛下了对手和同伴,跑过来自投罗网了。

    除了限制中年男子的那具药尸没有动弹之外,其他的五具在唐风的安排下全埋伏在侧旁。

    门口光线一暗,一个钟家灵阶冲了进来,他比之前的那个人要警惕的多,进屋之后并没有深入太多,只是走了两步便停下步伐,入眼看到的一幕让他眼帘一缩,想都没想直接爆退而去。

    屋内血腥味弥漫,钟家的灵阶惨死当场,血雾城的灵阶被一个不知名的高手摁倒在地上,唐风还在一旁阴测测地看着,他就算再笨也知道情况不妙了。

    可是这一退,根本没能退出去。他走进来的瞬间,埋伏在一旁的药尸便动了起来,三拳两脚下来,直接把他打进了屋内。

    五具药尸如下山的猛虎一般,对他发起了猛攻。

    药尸不畏生死,浑身坚逾钢铁,即便是灵阶的招式,想要伤到他们也不容易。跟他们对战,若不熟悉底细一不留神便会吃大亏。

    这个闯进来的钟家灵阶便吃了亏,对面五个药尸的猛攻,他竟然摆出一副以伤换伤的打法,企图逼药尸撤招。如果药尸是活人的话,还真可能被这种不要命的打法给牵制,但是他们早死了不知道多久,现在的行动纯粹是由唐风来控制的。

    他想以伤换伤,那便以伤换伤。

    几招下来,钟家的这个灵阶被打的神色萎靡,鲜血狂喷,反倒是药尸若无其事,速度力道丝毫未减。

    此消彼长,再加上人数的悬殊,不到十招,这个钟家灵阶便被一具药尸一招猛虎掏心,直接一拳打穿了胸口位置,拳头透体而出,干瘪的大手上还捏着一颗温热跳动的心脏。

    再用力一捏,跳动的心脏直接被捏成了肉沫。

    “嗬嗬……”唐风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前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自己就干掉了两个灵阶,活捉一位灵阶,这等战绩,足以让外面正在拼死战斗的一群高手羞愧到死,他们打到现在,也没能重伤哪怕一个人,更不要说击杀了。

    唐风瞅了瞅血雾城的中年男子,对方也在望着他。

    唐风嘴巴一奴,朝外面示意了一下。

    中年男子的脸皮抽搐了起来,悲恸道:“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你这个杀人狂魔!”

    “不要这个样子嘛,再来一次好不好?”唐风软声软语。

    “滚!”中年男子彻底暴怒,心中仅存的一线希望也烟消云散,“别说我不会再相信你的话,就说外面的那些人,也会对这边起了疑心,他们哪里可能还会再上当?”

    “恩,说的也是。”唐风点了点,事不过三,中年男子已经骗了两个钟家灵阶,恐怕不可能再成功了。

    “你会杀了我对吧?”中年男子脸上一片必死的决心在涌动。

    不等唐风回答,他竟然厉喝一声:“你休想得逞,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叫你好过!”

    话音刚落,他身上的罡气波动突然紊乱起来,灵阶的气势攀升,一身罡气全部涌入丹田之中。

    唐风眼疾手快,赶紧对摁住他的药尸下了一个命令,下一刻,药尸一拳捣在他的丹田位置上。

    拔升起来的灵阶气势犹如仲夏的暴风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眨眼间便消失的干干净净。

    丹田被一拳轰碎,中年男子的身子弯成了虾米状,不停地抽搐痉挛,不大片刻便没了气息。

    好险!唐风虽然不知道他最后关头想要干什么,可却知道若是叫他成功了,自己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这家伙真的是那种自己吃亏也得让别人吃亏的人,从他勾引两位钟家灵阶,自己临死前还要反扑的做法,唐风就看出来了。

    三位灵阶高手惨死当场,唐风哪会放过凝练他们阴魂的机会?

    将三个属于灵阶的阴魂凝练出来,又仔细地翻了翻三人的衣服。

    “穷鬼!”唐风不禁唾弃了一声,钟家的两位灵阶,除了有一柄天兵之外,再无其他收获,至于血雾城的中年男子,身上也只有两块下品灵石而已。

    这还是灵阶么?怎么这么穷的?和他们比较起来,唐风俨然就是一方土豪了。手上灵石上千块,更有顶级灵石这等逆天的宝贝,天兵不计其数,还有无数珍奇异宝。

    钟灵谷这边本来就只有十五个灵阶,现在被自己干掉三个,就只剩下十二人,各大家族来了十七个,人数上已经占了绝对的优势。

    看样子,灵阶高手的战斗已经不需要自己再插手了。六具药尸的秘密,唐风还不想太早暴露出去,强大的实力,很容易引起一些人的忌惮。

    狡兔死,走狗烹!这次对抗血雾城,若是不成功大家都得舍身成仁,若是成功了,六具药尸和唐家堡的灵阶高手数量绝对会被其他人忌惮,若是因为这些让唐家堡被人排斥,那唐风就真的是罪人了。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