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六十章 撤退

第七百六十章 撤退2017-11-10 16:34:1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此景,庄正乾和布长海哪能坐视不管。[]对灵脉之地来,任何一个灵阶都是不成缺少的贵重人才,若是在这里折损两人,那这次的计划实在是得不偿失。

    “走!”正在与钟布楚对战的庄正乾猛喝一声,赶紧脱离战圈,与另外一个布家灵阶齐齐朝受伤的两人位置冲去。

    钟布楚哪肯放庄正乾离开?正要追过去,空出手来的两年夜杀神一掌一刀,就将他给逼了回丢。

    庄正乾冲到受伤两人身边的时候,几个钟家天阶正要对受伤的两人下辣手,可还没成功便被庄正乾一刀击毙。

    与另外一个布家灵阶一人提起一个,庄正乾回头招呼一声:“撤!”

    再打下去。经没有意义了,血雾城的这些高手,一个个城市玉石俱焚—若不克不及将其迅速斩杀的话,麻烦只会更年夜口这次各年夜家族联合起来来到钟灵谷,目的就是要打压一下血雾城的气焰,让血雾城知道灵脉之地的立场和死战的决心。

    这一点目的已经达到,并且还干失落了几个高手,是时候该退却了。”“

    听到庄正乾的呼声,其他人也赶紧跳出战圈,齐齐朝钟灵谷外冲去,唐风也不例外。

    血雾城和钟家剩下的那些灵阶正要去追,却被一人伸手拦住了:“别追了,让他们走!”

    自己这边的人数原本就比对方要少,追过去能干什么?

    钟布楚脸色铁青,血雾城的高手同样也好不到哪去。这一战,非论是钟家还是血雾城都损失惨痛。原本自信满满,想将对方偷袭的人留在钟灵谷内,可不知道怎么搞的,打着打着自己这边倒成了劣势的一方,反被对方干失落两个高手,还逼着那两人玉石俱焚了,这一战打的稀里糊涂,没人弄明白究竟是为什么。

    钟家的损失自没必要,天阶高手伤亡过六十之数,这个损失让钟布楚的心头在滴血。

    左右看了一下,一群人不由迷茫了起来。

    “怎么少了这么多人?”钟布楚愕然无比,血雾城的领头人也是满眼疑惑。

    钟家加血雾城,本有十五个灵阶,其中有两个血雾城的人被逼的玉石俱焚自爆了,应该还剩下十三个才是口可是现在在场的,竟然只有区区十个人罢了!还有三人哪去了?

    “家主,欠好了!”一个钟家门生急仓促地跑了过来,脸色发白,身形都跌跌撞撞。

    “什么事?”钟布楚历声喝道。

    “二长老,三长老和血雾城的一位前辈,他们……そ这个钟家门生看看钟布楚的脸色,话到一半不敢再下去了。

    “他们怎么了?”钟布楚声音降低的让人心悸。

    “死了!”钟家的这个门生咬着牙将自己发现的一幕了出来。

    钟布楚身躯一震,挥手就对着那个钟家门生一掌扫去,强劲的掌风将这个门生掀了好几个跟头,栽倒在地上委屈万分。

    “瞎了的狗眼,二长老三长老他们怎么会死?”钟布楚气得浑身颤栗,两位长老可是灵阶高手,在年夜战的时候钟布楚分明还看他们两人好好的,根本没受过伤,怎么不到半个时辰就死了,并且毫无征兆?血雾城的两人死的时候是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死的,并且消息还不。

    “真的死了。”钟家的门生手捂着被掌风扫的通红的脸颊,嗫嚅道。

    “在哪里?”血雾城的领头人沉声问道。

    “就在那边屋子。”

    “钟兄,先去看看吧。”血雾城的领头人也觉得很奇怪,他之所以有信心将来人留在钟灵谷,就是因为那个精通暗害之道的高手存在,可是战斗从头到尾,除最开始的时候他偷袭过几次没能到手,到最后根本没看到他的身影。

    按事理来,他不成能不出手的。现在再一听钟家门生的汇报,心头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

    一群人在那个报信的钟家门生的率领下走进屋内,屋内三具横躺在地上的尸体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三人,分明就是钟家的两位长老和血雾城那个精通暗害的高手。钟布楚的眼帘眯紧了,他实在想不到这样的三个人,究竟是如何无声无息地被人于失落的。能杀死他们三个还不闹出任何消息,那对方的实力有多高?

    血雾城的领头蹲下身子,在三人的尸身上检查了一遍,沉声道:“其中一位被一剑贯胸,另外一人身上有多处伤痕,骨头断裂很多。至于影子,ち,丹田破碎,被人一剑击杀。”

    他口中的影子,就是血雾城精通暗害的高手。

    “被人偷袭致死!ち血雾城的领头人判断道。狱蹦“三位灵阶全被人偷袭?”钟布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们是灵阶,不是地阶天阶,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偷袭的?他们的警觉性和反应呢?

    “影子本就精通偷袭暗害之道,对方能偷袭得了他,那这个人的实力”ち深不成测!”血雾城的领头人语气也不由低缓起来,抬眼扫了一下钟布楚道:“钟兄,今次来的那些人中,有灵阶中品高手?”

    钟布楚摇了摇头:“整个灵脉之地,只有两个灵阶中品,一个是庄正阳,一个是布长海,他们两人不成能抛却自己家族跑到这里来的。并且就算是他们到来,也不成能做到如此悄无声息。”

    “那就奇怪了。”血雾城的这位领头人眉头紧皱,“能做到这种水平,唯有灵阶中品。”

    “我也觉得不对劲,血杀兄,我等人在外面战斗的时候,来的那些灵阶高手可都一个不差,根本没人失踪。究竟是谁干的好事?”

    不单想不明白这一切是谁干下的,就连二长老三长老和影子为什么全都跑到这个屋子来,也让人琢磨不透。

    一群人商讨了一阵,只能得出有一个隐蔽在旁的超等高手,在背后偷袭,杀了这三个人的结论,至于看书}就手打}这个超等高乎究竟是谁,众人都不得而知了。

    可是这个无影无形的超等高乎,却让众人心头沉甸甸的口这个人能偷袭死三个灵阶,想要偷袭他们恐怕也是轻而易举。

    血雾城的血杀道:“钟兄没必要惊慌,既然钟家已是我血雾城的一分子,我血雾城众兄弟自然不会让钟家吃亏,今天这笔账暂且记下,再等些时日一定双倍奉还!”

    听了这话,焦虑的钟布楚才安下一颗心,有意无意地问道:“血杀兄,贵门的兄弟们何时才能来这里?也看到那些人的实力了,这才不过是灵脉之地高手的一半数量,若是他们再来个三五次,我这些人没有后援的话也只能等死心”

    血杀轻笑一声,拍了拍钟布楚的胸口道:“钟兄年夜可安心,多等几日即是,待我血雾城众位兄弟一到,这一处灵脉之地便唾手可得。”

    对方不给个明确的谜底,钟布楚也欠好追问,只能按下。头的哀痛,让人措置战死的长老和钟家门生的后事了。

    钟布楚心疼自己人的损伤,反却是血雾城的人根本不在乎,一个两个该喝酒的喝酒,该纵容的纵容,那位血杀更是挑了几个姿色出众的钟家女门生,躲进屋内奢靡去了。

    乌合之众,根本没有一点凝聚力和向心力。这是钟布楚给血雾城这群人的评价,若不是他们每个人实力都不错,钟布楚肯定要后悔投靠血雾城,可是现在后悔也不管事了,上了贼船还能跳下去么?钟布楚也只能任由这群人在钟家内猖獗,让美貌的女门生尽情服侍他们。

    各年夜家族的灵阶高手离开钟灵谷之后,再一次回到了破风林内。

    背后没有人追来,让众人不由松了一口气,今天这一战,自己这边十七个人无一人死亡,反却是干失落对方两位灵阶,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满意。

    唐风击杀的三个灵阶他们其实不知情,唐风自然不会去点破。

    李家和庄家的两位灵阶受伤不轻,虽然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可也必须得找个平安的处所让他们调息。这里距离唐家堡最近,众人简单商议一番,决定将受伤的两人带去唐家堡救治一路朝唐家堡赶去,一群人对唐风的态度陡然转变很多。

    来的时候他们见唐风不过是个天阶中品,还以为是个累赘。不过因为不是自己家的门生也就没管了。

    可是现在再看看,这个天阶中品在钟灵谷内不单毫发无损,还斩杀了好多天阶,更因为有他的提醒,很多人才能及时避开影子的暗害。

    可以如果没有唐风的话,至少还要有三位灵阶会遭受重创。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人死里逃生,凡是被唐风提醒过的灵阶都对他抱有感激之情,一口一个唐公子,叫得比谁都亲热。

    这些人在各年夜家族中全是长老一辈的人物,获得他们的好感,就等于获得那些家族的好感。换句话,唐风日后若在灵脉之地内行走,走到哪城市有人热心款待。

    唐风也没有顾忌自己和这些人的辈分,一路上言语得体,不骄不躁,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功劳而倨傲,让这些老家伙们更对他上。很多口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