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六十三章 红袍

第七百六十三章 红袍2017-11-10 16:34:5Ctrl+D 收藏本站

    等了三天不见人影,唐风自己带来的人都对他信心满满,毫无怨言地继续埋伏着,倒是各大家族的灵阶高手显得有些不耐烦。

    他们本就不是太愿意留下来,再加上长时间的等待导致精神紧张,以及面对未知数量的血雾城高手的恐慌,情绪已经有些不稳定了。

    庄正乾和布长天不止一次地跑传音问唐风有没有把握,唐风只能一边安抚他们一边观察入口的动静。

    又是三天过去,入口处还是一片平静,根本没有人从俗世中进来的迹象。唐风也不禁焦虑起来,自己从影子的记忆中窥探到的消息绝对没有错,只是不知道血雾城的高手为什么迟迟不现身。他们不出现,唐风总不可能跑到俗世中把他们抓进来。

    各大家族的灵阶高手的耐心被磨灭的干干净净,庄正乾和布长天两人领着众人来到唐风面前,神色有些不悦道:“唐公子,我等商议了一番,还是决定先行告辞了,各大家族的家主正在等待我等汇报偷袭钟灵谷的情况,实在不能久留。

    庄正乾虽然说的比较客气,可从他的脸色上不难看出,他对唐风这次的行动非常不满意,其他人大概也都是这个意思。”“

    唐风砸吧砸吧嘴,知道强留他们不得,再坚持己见的话,只会惹他们更加不高兴,到那时候就得不偿失了。只能开口道:“既如此,那各位前辈一路小心,晚辈不送。”

    反正阵法已经布下,自己这边十个人再加上六具药尸也能偷袭,只不过可能杀死的敌人会少一些而已。之所以把各大家族的高手全带过来,唐风就是想杀更多的敌人。

    唐风的话音才刚落,笑叔突然惊呼一声:“看那边,有动静了。”

    众人扭头朝笑叔指引的方向望去,只见入口处那一片光晕传来一阵涟漪般的波动。

    有人从外面进来了!

    这个明显的迹象不禁让所有人心头一震,原本正在跟唐风辞别的各大家族高手警惕地俯下身子,生怕被来人看到。

    一息过后,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出现在入口处,他刚走进灵脉之地便顿住了步伐,随即傻傻地站在原地,眉头紧皱,脚底板仿佛被钉在地面上一般,再也不动弹了。

    “白袍!”欧阳羽在唐风身边低声道:“是血雾城的基层弟子。”

    日龘他奶奶,终于来了!唐风心头一块大石落了下去,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等了这么久没见到血雾城的人,他还以为血雾城的高手放弃了这次的计划。

    “怎么血雾城的人穿衣也有讲究?”唐风望着那个一身红衣的血雾城弟子,随口问了一句。

    欧阳羽解释道:“恩,血雾城的衣服分五种颜色,黄袍是最低档次,一般都是天阶以下的人穿戴的,他们是血雾城的奴仆和杂役。面前这个白袍是天阶穿戴的,地位高一些,算得上是血雾城的基层弟子。再往上便是黑袍,灵阶才能穿戴,穿这种颜色衣服的人都是高手,门主你若是碰到了千万小心。”

    “还有两种呢?”唐风扭头问道。

    “红袍,只有在血雾城中有一定地位的灵阶才有资格穿戴,比如执事,护法之类的人物。门主你若是碰到了身穿金袍之久……,有多远就跑多远吧,那象征着血雾城城主和副城主的身份。”

    欧阳羽说这些话虽然压低了声音,可在场众人基本全都是灵阶高手,开觉自然非同寻常,一个个全都将这些话听进了耳中。

    “这位兄台看样子对血雾城很了解嘛。”那黄姓老者不禁扭头看了欧阳羽一眼。

    欧阳羽淡淡地笑了笑:“跟他们打过不少交道。”

    开玩笑,欧阳羽本来就是血雾城的人,自然清楚这些东西。不过唐风当初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的好像也不是黑袍也不是红袍,大概是不屑穿的这么招展。

    “那小子什么情况?”庄正乾瞪着一双眼珠子望着从外面走进来的血雾城白袍弟子,他确实只有天阶境界,可自从进来之后就一直站在那里不动,眉头紧皱,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仿佛谁欠了他几百万两银子似的,双目涣散,根本没有聚焦在哪一点上。

    唐风嘿嘿笑了一声,进了黑云大阵,所有的视觉听觉都被剥夺了,放眼望去,只有无尽的黑暗,那白袍小子大概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进了什么地方,正迷茫着呢。

    说话间,白袍小子伸出了双手,一边摸索着虚空一边慢慢地朝前迈动步伐。

    “瞎子?”这一幕不禁让各大家族的灵阶高手心头蹦出一个猜想。

    不过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对,如果真是瞎子的话,怎么可能进入灵脉之地?那入口可不是一个失明之人能够找到的。

    等了好大一会功夫,这个白袍弟子还在摸索,倒是入口处再没有其他动静了。

    “这家伙大概是血雾城派进来的探子,大队人马还在后头,一旦发现这里没有异常,他们肯定会一起涌进来。”唐风判断道,这个说法获得了所有人的赞同。

    “你们等着,我去把血雾城的高手们给忽悠进来。”唐风说完之后便朝白袍弟子那边窜了过去。

    “风儿小心。”叶已枯担忧地叮嘱一句。

    各大家族的高手死死地盯着唐风的背影,他们很想知道唐风要如何做才能把血雾城的人骗进来,那些人又不是白痴,既然会派一个探子先行探路,肯定都小心谨慎非常,哪会轻易上当?

    只见唐风毫无顾忌地朝前走去,当走到一定程度之后,他的脚步突然放缓了下来。

    进了黑云大阵,唐风的视觉听觉也消失了,不过既然他是布阵之人,自然对这个阵法了解非常,所以并没有丝毫慌乱,只是循着自己的感觉,朝那个白袍弟子慢慢走去。

    收敛一身气息和杀机,逐步朝对方靠近。

    一众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他们能清楚地看到唐风和那个白袍弟子的距离越来越近,可对方竟然毫无反应,依然如盲人摸象一般,继续摸索着。

    两人的距离拉近三尺左右了,白袍弟子的双手伸在前方,眼看着就要摸到唐风的胸口位置,唐风突然动了,指尖上迸发出三寸金芒,闪电一般戳在白袍弟子的下颌处。

    伴随着噗地一声轻响,白袍弟子吭都没吭上一声,直接倒地而亡。

    “漂亮!”庄正乾赞声不绝,这一手指上功夫行动如风,虽然不知道白袍弟子为什么没有反抗,可单单这一指毙敌的手法,就让人眼前一亮。

    干掉白袍弟子之后,唐风蹲下身子,将他的衣服脱了下来,穿在自己身上,又凝练出对方的阴魂,施展出以假乱真的能力,直接迈向入口处。

    一阵涟漪传来,唐风的身影消失不见。

    各大家族的高手们差点惊呼出声,他们没想到唐风竟然如此艺高人胆大,直接杀出灵脉之地了。

    这一去……还能回来么?外面可是有血雾城无数高手在等待着,走出灵脉之地的话,完全等于羊入虎口。

    庄正乾和布长天扭头正要让唐顶天去救人,却见唐顶天一脸平淡之色,根本不见丝毫焦急,到了嘴边的话也不禁咽了下去。

    奇怪了,儿子都要跑去送死了,这个当爹的怎么也不知道着急?难道唐风还能有什么瞒天过海的方法不成?

    不过也不得不说,唐顶天的淡定让庄正乾和布长天也镇定了下来,两大高手只觉得满脑袋迷糊,今天看到的一切都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唐风出了灵脉之地后,眼前一花,再恢复视线,看到的一幕让他也吓了一跳。

    山洞内密密麻麻的人头,数都数不清,黄袍,白袍,黑袍交杂其中,看得耀眼至极。

    日,还有红袍!唐风分明看到还有三个身穿赤红长袍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刚才急急忙忙凝练那个白袍弟子的阴魂,根本来不及查看他的记忆,所以唐风即便知道这三个红袍之人在血雾城的地位不低,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

    “怎么去了这么久?”一个身材干瘦的红袍老者沉着脸质问道。

    站在这红袍老者面前,即便是唐风,也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额头上不禁渗出了一丝汗水,赶紧抽空窥探了一下刚才凝练出来的阴魂的记忆,低头抱拳道:“禀长老,血杀师叔正在入口处等待,刚才师叔与我多说了几句话。”

    听了这话,红袍老者的面色才稍霄,恩了一声又问道:“血杀他们情况如何?”

    “一切安好,据说这处灵脉之地内并无特别的高手,师叔带人已经蚕食了不少家族,也打听到了灵脉的位置,只等长老到来,便强夺灵脉。”唐风悄悄擦了擦汗水,以白袍弟子的身份与红袍老者对话。

    袍老者冷哼一声,“血杀还是改不了骄傲自大的个性,早晚要吃个大亏。每一处灵脉之地都不能小觑,哪里可能会没有高手,他真当我们血雾城能够只手遮天了,井底之蛙观天如井大”

    这老家伙,还挺难对付的。虽然只是三言两语,可唐风还是能看得出来,这个红袍老者应该是非常小心谨慎之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