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六十六章 伤亡惨重

第七百六十六章 伤亡惨重2017-11-10 16:34: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六十六章伤亡惨重

    刀剑交错,罡气横飞,这么多灵阶聚集在一起爆发出来,场面相当壮观。其中以那三个红袍老者尤为显眼,他们也不再聚集在一起,而是各自分散开来,漫无目的将凶猛的罡气打向四周,打的四周地面一道道沟壑交错。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相当之妙。那些灵阶高手三两个聚集在一起之后,只要反应不是太慢,根本不虞担心会被各大家族的高手攻击中,搞得众人也是一阵无奈,纵然攻势再怎么凶猛,可想要再跟刚才一样轻松击杀对手却是不可能了。

    除了六具药尸还在黑云大阵中发威之后,各大家族的灵阶高手只能干瞪眼。

    唐风一看这局面,心中就知道要坏菜。

    他布下的黑云阵法,根本无法与天机子布下的相提并论,本来也没指望将血雾城的人全部困死在里面,只想尽可能地多杀一些,减轻灵脉之地的压力。可现在看起来,那三个红袍老者显然有人也懂得一点阵法之道,现在想出这种办法,不但能让自己这边的人减少伤亡,还能破掉这个阵法的阵眼。”“

    阵眼具体在哪他们不清楚。但是那漫无目的的攻击,总有机会打中阵眼,一旦阵眼被打中,阵法就会被破。到那时候,以对方三个灵阶中品的实力,想要击杀各大家族在此地的灵阶高手,简直如反掌观纹,十指捏螺般轻松。

    “快攻击,时间不多了。”唐风急得大喊,众位高手赶紧不要命地释放出自己的招式。

    唐风也在猛射暗器,一边控制着六具药尸,企图找一下红袍老者的麻烦。少爷就不信了,药尸悍不畏死,六个一起上,难道还搞不定一个么?

    为了配合六具药尸,唐风冒险又朝之前的红袍老者散出一把暗器。

    红袍老者正在黑云阵法中流窜,一边凶猛攻击,暗器及身的刹那突然冷哼一声,短促的哼声犹如魔音灌耳,直冲唐风的心扉,让他脑袋一片混沌。

    趁此机会,红袍老者正欲弹出指风灭掉唐风,六具药尸已经无声无息地包围了过来。

    药尸没有任何气息,所以他们一直冲到红袍老者的身边都未曾被发觉,直到天字一号挥出一记猛拳,朝他的胳肢窝下打去的时候,红袍老者才有所察觉。

    眉头一皱,果断地放弃了对唐风的攻击,只是随手一拨,天字一号的拳头便诡异地打了个半个圈,擦着红袍老者的身子而过,砸在天字四号的身上。

    冲到红袍老者身后的天字四号还没来得及展开偷袭,便被天字一号打飞了出去。

    剩下的四具药尸刚要进攻,红袍老者怒喝一声:“滚开!”

    如炸雷一般的声响,实在很难想象竟然是从这个皮包骨头的老家伙口中发出的,这声音带着一股不容侵犯的味道和上位者的威严,那两个字喊出来的同时,一股澎湃的推力也以他为中心朝四周扩散。

    围聚在他身边的药尸滚葫芦一般被推倒在地上。

    下一刻,这个红袍老者单手成爪,直接将一个还没站稳脚跟的药尸抓在手上,狠狠一扭,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药尸的脖子直接被扭断。

    “自不量力!”红袍老者冷冷地说道,随即丢开了药尸。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应该死得不能再死的药尸,竟然在被丢开的瞬间一拳打在他的肋下。

    突遭此变,红袍老者怒发冲冠,原本干瘦的身子竟然跟皮球一般暴涨起来,眨眼间便变成了一个面色红润,鹤发童颜的形象。

    他的脸色有些红,药尸那强劲的一拳,即便是他也无法无恙地承受下来。不过药尸的这一击,显然把他彻底惹毛了。

    一腿扫出去,直接卷在药尸的身上,这具药尸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去老远。剩下的五具药尸去而复返,悍不畏死地对红袍老者发起了攻击,但是无一例外,根本无法近其身,便被迅疾无比的招式打的连连后退。

    没法打了!这个老家伙全力爆发出来,跟刚才的不动声色简直判若两人。

    唐风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命令六具药尸朝剩下的灵阶下品攻击过去。

    红袍老者还在发威,也不管身边有没有敌人,攻击的方向有没有站自己人,凶悍的招式一刻也不曾停歇。

    这一下,倒有两个背靠着背正竭力抵挡各大家族高手进攻的血雾城灵阶,被红袍老者误伤,随即被各大家族的高手击毙。

    战斗再持续了两炷香时间,唐风估摸着差不多了,连忙振臂一呼:“撤!”

    再不撤就没机会了。三个红袍老者的攻击已经扫到了阵眼位置,只要再来一次,黑云阵法便会告破。

    听了唐风的呼喊,其他人满是留恋地再打出一记猛招,这才万分不情愿地退去。

    唐风跑出几步,回头一看,正看到周小蝶还在那嗖嗖地射着飞刀,小脸通红,额头上挂着晶莹的汗珠。

    连忙跑回去,一把提起她的脖子,提小鸡一般拎走了。

    眨眼的功夫,各大家族的高手跑得干干净净,六具药尸在唐风的命令下殿后,过了片刻也急忙追了过来。

    唐风等人撤去后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当一位红袍老者发出一招,将地面打出一道沟壑之后,眼前赫然开朗起来,无尽的黑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清明的世界。

    血雾城的灵阶高手们怔了一下,不由都呼出了一口气,一脸的心有余悸。

    放眼望去,满目疮痍,尸横遍野。再瞅瞅四周,原本几百人的队伍,现在竟然只剩下二十个左右,而且这二十人除了三位红袍,剩下的全部都有或轻或重的伤势。

    那三位红袍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闭上双眼仔细感知一番,等到再睁开的时候,脸色铁青,浑身气得发抖。

    攻击他们的敌人早不知道跑哪去了,方圆几十里内根本查探不到。

    扫了一眼四周的惨状,三个红袍都觉得有些脸颊发烧,外加愤怒无比。把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起,清点了一下人数和伤势,一时间悲从心来。

    耻辱,绝对的耻辱!进了这一处灵脉之地,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便损失了九成人马!这在以前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也不可能会发生。

    死掉的天阶地阶倒没什么,这些人死了也就死了。但是这次来的灵阶高手,竟然在短短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内死掉一半!这个伤亡数字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血雾城虽然有百来位灵阶高手,可也禁不住这样的损失。

    那个干瘦的红袍老者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样子,背负着双手站在血泊和尸体之中,久久不曾说话,只是微微颤抖的身体却彻底出卖了他心头的愤怒。

    “即便是跟天圣宫的人战斗,我血雾城也从未吃过如此大亏,这一处灵脉之地到底有什么奇人异士,竟然能布下如此玄妙的阵法?”另外一个红袍叹息一声,这次吃亏就吃在这个阵法身上,若不是阵法限制了他们的视觉和听觉,血雾城哪会死伤这么多?

    “哼!”干瘦的红袍老者冷哼一声,“不管他们有什么奇人异士,都得为这次的作为付出代价!”

    “是不是该把这里的事情告知城主?让城主定夺接下来的行动?”第三个红袍开口问道。

    干瘦老者扭头望了他一眼:“许九州,一个阵法就让你害怕了么?你若是害怕现在就回血雾城,这处灵脉之地老夫会自己拿下。”

    “老夫有什么好怕的,只是这次损伤如此惨重,若是叫城主知道,肯定会怪罪下来,到时候你担当得起?”许九州冷声道。

    “我担当又如何?”干瘦老者低沉着声音道,“这么多兄弟鲜血撒在这里,若是不拿下这处灵脉之地,有何颜面回血雾城?有何颜面去见城主?不拿下这里,我李天仇誓不回城!”

    “天仇兄说的也有道理。”另外一个红袍老者点了点头,“死了这么多人,是该拿下这里将功补过,要不然城主绝对会责罚。”

    “随你们。”许九州见其他两人执意如此,也不再反驳。

    “剩下的人跟我走!”李天仇望了望还活着的灵阶高手,当先迈步而去。

    灵脉之地的人在入口处弄出这么大的手笔,先前来打头阵的血杀竟然丝毫不知情,简直就是个废物,留在世上还有什么用?

    无论如何,都得先打探到到底是谁在这里布下了阵法。只要把布阵之人除掉,这一处灵脉之地根本没有什么威胁。

    离入口处两百里地,奔跑的各大家族的高手才渐渐停下了步伐。血雾城毕竟有三位灵阶中品,不跑远一点的话他们也没安全感。

    六具药尸也如鬼魅一般从后方快速逼近。

    喘了几口气之后,一群人互相望了一眼,不禁畅快淋漓地笑了起来。各大家族的高手笑得尤其大声,他们全都是七八八十甚至年纪过百的老家伙,可今天却依然如年轻人一般敞开胸怀大笑着。

    痛快,太痛快了!那一群血雾城的敌人才刚进灵脉之地就被自己这些人斩杀九成,其中灵阶就杀了过半,这等战绩在两个时辰之前他们连想都不敢想。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