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769章 悲风傲骨

第769章 悲风傲骨2017-11-10 16:34:12Ctrl+D 收藏本站

    血雾城灵阶高手开始行动后,几乎每一天都有噩耗从外面传来,赵家被灭族了,陈家被灭族了,这些小家族顶多只有一两位灵阶坐镇”根本无法抵挡血雾城高手的袭击”血雾城的人所过之处,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将这些家族蚕食的干干净净,无论男女老幼,屠杀得一个不剩。

    手段之残忍,行事之恶劣”令人发指,人神共愤。

    短短七天时间,灵脉之地内便有十五个家族被灭。

    林家大宅,原本气势恢宏的宅院此刻也是一片狼藉,房屋被毁坏殆尽,满目的鲜血和尸体”烈火熊熊燃烧跳动着,烧尽林家几百年的荣誉和基业。

    林家仅有的三位灵阶高手已经被击杀两人,仅剩下林家家主林悲风苦苦支撑,可面对十个如狼似虎的血雾城高手,仅凭他一人如何能抵挡?不到半盏茶的时间,林悲风便被血雾城人打成重伤,当场拿下。

    血雾城的人并没有直接取他的xìng命,因为他们有命在身,还要打探一下情报。带队之人正是断了一臂的血杀,虽然失去一只胳膊,本身实力有所下降,可血杀在这一战中的表现也不是普通灵阶能够媲美的。”“

    林悲风被摁在地上,一身经脉被封死,即便有心反抗也无能为力,望着yīn森森朝他走来的血杀,林悲风双目赤红,恨恨地朝他吐了一口吐沫。

    血杀脸sè一沉,只是随手一扇,一道犀利的掌风便dàng开了吐沫”正扇在年逾百岁的林悲风脸上”那枯瘦的老脸顿时出现一道五指血印”一嘴的牙齿都被打掉好几颗满嘴的鲜血溢出。

    “不识时务!”,血杀冷哼一声,单手成爪,只是隔空一吸,便将十几丈开外一个躺在地上浑身血污的女子吸到了手上一把擒住她的脖子,血杀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个女子,嘴角微微挑起。

    女子年纪大概只有二十出头,在刚才的大战中被灵阶高手的攻击bō及到”她倒也聪明,知道不是灵阶的对手索xìng躺在地上装死,可是当林悲风被擒之后,她稍微有些紊乱的呼吸却还是让她lù出了马脚。

    被血杀擒住之后,女子吓得浑身发抖,惊恐地目光看着血杀,不敢有任何动静和言语。

    “放开她!”,一见血杀抓住这个女子,林悲风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之sè,不顾自身安危急急喊道。

    血杀戏谑地看了看林悲风”又看了看手上的女子,轻笑道:“她对你很重要?”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缓缓替女子捋了一下额前凌乱的秀发”等责清女子的容颜之后,血杀眼前一亮,不禁赞道:“还真没看出来”倒是个美人儿!”,“放开她!”林悲风的声音低沉犹如愤怒的猛兽一般不停地挣扎着,可现在他一身经脉被封,哪里能挣脱得掉?擒住他的血雾城高手只是微微一运罡气,便让林悲风闷哼一声,缓缓跪倒在地上。

    “爷爷!”,女子惊呼一声眼眸中豆大的眼泪滚落出来,楚楚可怜地望着血杀,满脸的乞求之sè。

    血杀邪邪地笑了,伸出猩红的舌头,tiǎn干净女子眼角的泪水,嘴巴凑近她的耳边轻声道:“小姑娘让你爷爷跟我做个交易好不好?”

    女子瑟瑟发抖地点头。

    血杀谆谆善yòu道:“让他告诉我,前些日子在入口处布下阵法的到底是谁,我就放了你们。”

    “我不知道……”女子快哭出来了。

    血杀手上微微一用力顿时让女子的脸sè变成了紫猪肝,狰狞着脸sè血杀几乎是面贴着面,对女子低吼道:“你当然不知道,可是你爷爷知道”快让他告诉我!”,这话虽然是对女子说,可血杀根本没压低音量,林悲风自然也听得清楚。

    缓缓地咳了一声,林悲风的嘴中流出殷红的鲜血,低垂着脑袋”声音低缓道:“玉儿,不要怕”你爹娘都在底下等你,你死了之后不会孤单的,爷爷也会很快过来。”,血杀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伸出仅剩的一只手,猛地撕向玉儿仅剩的外衣,伴随着刺啦一声轻响,玉儿惊呼一声,双手捂着出里面粉红的肚兜。

    还疾等她跌倒在地,血杀又将她提了起来,玉儿苦苦求饶着,可血杀根本不为所动。

    “畜生!”林悲风睚眦yù裂,恨不得冲上前去活生生咬死血杀。

    “老不死的,你若是再不将那布阵之人的身份告诉我,老子就当着你的面,把你的剁女给办了”我看你还有何颜面去见她的爹娘!”血杀咬牙切齿地恐吓道,“你记住,老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不想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李天仇给他十天时间打探布阵之人的身份,现在已经过去七天了,算上来回的路程,若是再问不出线索的话,那血杀自己也担当不起后果。

    为达目的,不择一切手段”这便是血雾城的行事风格。

    “屠我林家上下几百。”老夫与你不共戴天,即便是死,也要化身厉鬼,让你一世不得安宁!”林悲风很有骨气,即便是面对现在这种局面,也不曾低下头颅。

    “好好好!”,血杀yīn森森地笑了,又伸手一撕,这一下,直接把玉儿的下衣给撕开,一双修长洁白的大tuǐ呈现在众人面前,幸好那黑sè底裙遮挡住了春光,不过玉儿遭遇此变,早已吓得huā容失sè,蜷缩在地上抱成一团,泣不成声地呼喊着:“爷爷……”

    此时此地,她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林悲风身上。

    林悲风哇地又吐出一口鲜血,脸sè更加萎靡许多。

    “老家伙”你只有十息的考虑时间,若是再敢顽抗,我这里十位兄弟可不会对你别女客气!”,血杀发出了最后通牒,脸sè狰狞到了极点。

    “我说!”林悲风固然身有傲骨,可哪里能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剁女被一群畜生玷污?不得已之下,只能屈服。

    “到底是谁!”,血杀脸上闪过一抹欣喜之sè。

    林悲风嘴巴蠖动,缓缓地吐出几个音节。

    “谁?”血杀根本没听清楚,不由侧着耳朵又问了一声。

    “噗”,地一声传来,正专心聆听林悲风说话的血杀猛地撇见对方突然张口吐出一道血箭,直奔自己面门而来。

    这等雕虫小技,哪会伤到血杀?他只是身子一侧,便将这道出其不意的攻击给躲开了。

    可下一刻,血杀的脸sè就变了,他发现林悲风虽然没打中自己”可脸上却挂着如释负重的微笑。

    “不好!”,血杀猛地反应过来,林悲风的下手目标根本就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的玉儿!这老匹夫,为了剁女不被玷污,竟然狠下心来亲手诛杀!

    可即便血杀想明白其中关节,也已经迟了。

    伴随着一声闷“哼之声,那血箭正中玉儿的眉心处,顿时出现一个血窟窿,玉儿临死之前还满眼惊恐mí茫地望着这个世界。

    林悲风老泪纵横,声泪俱下:“玉儿,原谅爷爷,人为砧板,我为鱼冉,你若是活着落入这群人手上,必定生不如死,就让爷爷先送你一程!”

    “老匹夫!”,血杀大怒,走上前去一掌打在林悲风的脑门上,林家家主当场毙命。

    辛辛苦苦,竟然白忙活一场,虽然杀了不少人,可大长老交代下来的任务却没能完成,血杀心里郁闷极了,再看看倒在地上如huā似玉的玉儿,更郁闷许多。

    “大人,这里还有个活的。”一个血雾城高着一个人走了过来,将他丢在血杀面前。

    这人虽然也是林家弟子,可根本没有林悲风的傲骨,被丢下来之后连忙跪地求饶,磕头如捣蒜。

    “区区地阶,拿来干什么?杀了。”“血杀手一挥。

    “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我知道你要找的人是谁。”,这个林家弟子急忙开口。

    “等等。”血杀听得眉头一挑,蹲下身子和颜悦sè地望着这个人,眯着眼睛道:“你知道?”

    “我知道。”这个林家弟子抹着脸上的汗水,忙不迭地解释道:“我也是林家的嫡系弟子,只是资质不好,才只有地阶境界而已。那天家主和两位长老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正好在场。”,林悲风虽然没有参与唐家引导的入口埋伏计划,可林家的一位灵阶长老却参与了。回到林家后将事情禀告给了林悲风,恰好被这个嫡系弟子给听在耳中。

    血杀一脸和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我到底是谁,我血雾城必有重赏!”

    “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唐家堡的人,有六个黑衣黑面的家伙”是他们布下的阵法。”,这个林家弟子赶紧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血杀几经确认”觉得对方也没说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人……我能加入血雾城么?”这个林家弟子期期艾艾地问道,现在这局面,只有加入血雾城,成为血雾城的一份子,才有机会活命。

    血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们家主的骨气都被你丢尽了。老子平生最讨厌趋利附势之人,杀了!”

    “大人……啊!”,看都没看被击杀的林家弟子一眼,血杀mō着下巴沉吟道:“没想到,竟然是被我们一直刻意忽视的唐家堡在作祟。任务完成,弟兄们先回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