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七十二章 猜疑不定

第七百七十二章 猜疑不定2017-11-10 16:34:15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几百钟家弟子询问的眼神,钟布楚心头滴血,也只能硬着头皮声音哽咽道:“上!”

    家主有令,这群钟家弟子这才迈动步伐,纵然知道有去无回,也是一往无前。

    “哎!”

    唐风看到这一幕,不禁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血雾城的人不可能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双方人马对峙的正间,早就被他布置下了阵法。

    但是李天仇来上这么一手,显然是要钟家弟子去试探一下阵法的存在。他这才明白李天仇为什么不惜浪费时间也要把钟家几百号弟子带来了,感情这些人只是探路的棋子,这一手可真够$阴$险的,也相当聪明。

    当钟家冲在最前方的一批弟子闯进黑云大阵之后,脚步突然停下不动,视觉听觉被录夺之后,他们就象无头的苍殒一般,走起路都歪歪倒倒。

    “雕虫小技!”

    李天仇见到此景,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双手上罡气涌动。”“

    钟布楚急忙高呼一声:“全部回来!”

    钟家弟子有几百人,除了冲在最前面的几十个人闯进阵法之外,其他人见机不妙,早就停下了步伐,现在听到钟布楚这么一喊,自然屁滚尿流地住后跑去。

    三个红袍老者出手了,每一个人手上都挥出了肉眼可见的罡气攻击,轰击在面前偌大一片范围内。

    闯进阵法内的钟家弟子当场sǐ亡过半。

    三个红袍显然没把钟家弟子的性命当回事,他们现在这样做,就是为了毁掉阵法。

    钟布楚拳头紧握,心头虽然愤怒却也只能强忍下去。

    十几息功夫,几十个闯进阵法内的钟家弟子被屠杀殆尽,阵眼也被打了出来,黑云大阵没建功便告破。

    阵法一没,血雾城众人最大的顾忌也没了。

    ‘杀光,一个不留!”

    李天仇大子一挥,身后的三十位灵阶如猛虎下山一般,直直地朝挡在唐家堡前方的高手冲去。

    战斗终于打响。

    面对如此数量的敌人,各大家族的灵阶也都拿出了看家本事,双方人马彼此间距几十丈而已,眨眼的功夫便碰撞到了一起,刚一交战,无论是谁都凶猛的运使罡气,猛烈的招式不要命地朝敌人身上招呼。

    天地变色,&日&月无光,飞沙走石!

    虽然战场不在唐家堡内,可几十位灵阶的大战却直接波及到了唐家堡,外围的城墙在短短十几息的功夫便被余波震成了卉粉。

    钟家的那些弟子在钟布楚的暗示下,早就远远地跑开了,根本不敢靠近灵阶高手的战场。

    唐家堡城门大开,以唐战天为,唐家的精锐弟子全部出动,齐齐朝钟家弟子那边杀去!两家的恩怨持续二十年,今天注定要分个胜负!

    灵阶高手的战斗打响的时候,唐风就让周小蝶躲开了,小蝶才只是地阶,根本承受不住灵阶攻击的冲击,再留下来只会增加负担。而他自己一个人却是鬼鬼祟祟地摸到一旁,寻找出手的机会。

    十多位灵阶碰撞,彼此都寻觅到了对手,战场瞬间便蔓延到方圆几十里范围内,这几十里内,几乎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两个灵阶在拼杀。

    唐风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血雾城的人没有抱团在一起,那自己就有偷袭的机会。

    魅影空间里具药尸可不是吃素的。

    没人会在意一今天阶品的窥探和靠近,这些血雾城的人自恃实力高强,又有三位灵阶品坐镇,信心满满,只以为吃掉灵脉之地完全是时间问题,哪里想到还有人隐藏在一旁凯觎他们的性命?

    唐风很是成功地就摸到笑叔的三十丈之外,与笑叔对战的一位血雾城高手正跟他打的如火如荼,两个人都长的熊腰虎背,乍一看仿佛兄弟一般,出手都是猛招,当真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

    短时间内,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过唐风摸过来的时候笑叔就看到了,心知道唐风肯定在打什么鬼主意,一边不动声色地牵引对方的注意力,一边替唐风遮挡着行踪。

    可灵阶高手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当唐风靠近再靠近十丈的时候,这个血雾城灵阶便察觉到了他的存在。虽然察觉,可他的警觉性却差了点,毕竟一今天阶品他还真没放在眼,只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笑叔身上与他战斗,心神稍微注意一下唐风的动静。

    唐风嘴一裂,觉得靠近的差不多了,大手一挥,具黑衣蒙面的药尸便出现在面前。

    药尸没有气息,没有罡气波动,不用肉眼看,只凭神识感知的话,根本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血雾城的高手就吃亏在这一点上,药尸刚一出现,便急朝他背后冲了过去,一眨眼的功夫,具药尸的攻击便轰在他的背脊上。

    药尸的攻击强大的令人指,即便是他承受一击也不可能完全化解掉,更何况唐风保险起见,把具都召唤了出来。

    灵阶境界的护身罡气脾间就被轰散,这个人背后荡出圈涟漪,正面位置却猛地鼓出个拳头的印记,衣服直接被打成杳粉,口鲜血狂喷。

    笑叔反应也相当之快,一个鹰爪手扣在时方的脖子上,再狠狠一扭,伴随着一声咔嚓的脆响声,这个血雾城高手顿时毙命。

    唐风手一挥,就把这个灵阶高手的$阴$魂给凝练了出来,再一挥,具药尸和面前的尸体也消失不见,全装进了魅影空间里。灵阶高手的尸体可不多见,自己现在又能炼制药尸,唐风自然不会错过。

    前前后后,不过只有两息的时间,纵然笑叔亲身参与其,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风少,什么情况?”

    笑叔满脸的不解,那具药尸他此前见到过,听信唐风的说辞,还真以为是他的什么朋友,可判才又如昙花一般乍现,助自己消灭敌人之后立马失踪,这一幕太诡异了。

    ‘晚些再跟你解释。”

    唐风朝一旁努了努嘴,目光$阴$险地盯着另外一个正在跟一位布家灵阶战斗的血雾城高手。

    笑叔也$阴$森森地笑了。

    有汤非笑在一旁帮忙,唐风动起手来更加顺利,这一次比月才还要快,当汤非笑冲上去吸引那个人的注意力的时候,唐风立马就把具药尸给弄了出来,拳拳到肉,脚脚不离要害位置,只是一眨眼就将对方给解决了。

    那位布家的灵阶看得眼珠子快凸出来了,他也根本没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突然从身边杀出几个帮手,干掉对手之后这些帮手也没了,连带对手的尸体都凭空不见。恍惚间,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笑叔在一旁猛擦冷汗,不停嘀咕着:“明枪易躲,暗贱难防!”

    笑叔现在好歹也是个灵阶,实力比起以前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即便是他,自付在唐风这种$阴$损的偷袭手法下,也绝对无法抵挡。不是自己不强,实在是风少的手段太莫名其妙了。

    只不过片刻功夫,就干掉两位血雾城高手,放在别人身上,肯定要欢欣鼓舞,大干特干一番。

    但是唐风收手了,他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多,一旦多了就过犹不及,这一次跟上次不同。上次自己躲在屋子里,可以尽情让药尸偷袭。

    而这一次的战场是在唐家堡外,自己就算动zuo再快,也难免会被人窥探到药尸从出现到失踪的秘密,一旦被人现,那自己肯定会被人盯着猛打。

    偷偷地撇了一眼在几里之外的三个红袍,现他们眉头紧皱,显然也在疑惑刚才的事情。

    血雾城的灵阶有多少人,具体是哪几个这三人都一清二楚,但是就在刚才竟然有两个人的气息突然失踪了,放眼整个战场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这个现让三位红袍不禁又是紧张又是疑惑。

    自战斗打响开始之后,他们三人自恃身份地位,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参战,而是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一般故作清高的人都是这种作态。

    可是现在的现却让他们再也无法镇定下来。平白无故失踪两个手下,那两人不可能临阵脱逃,唯一的解释便是被人干掉了!

    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惊动任何人干掉两位灵阶下品,这不禁让三位红袍老者想起了影子的sǐ亡。贴吧孤星取字。

    “李兄,该不如……”

    许州神色$阴$沉,悄悄地问了一句。

    李天仇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沉思良久这才道:“有可能!”

    “可是竟然连我也感觉不到他的气息,这个人的实力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

    许州的额头上不禁冒出了一丝汗水。

    他们此前检查过影子的尸体,当时的判断是一个灵阶品偷袭击杀了影子和钟家的两位灵阶长老。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个人的实力仿佛不止灵阶品,要不然自己等人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察觉?

    这种神出鬼没的感觉带来的无形压力,只有在那一位身上才出现过。

    沉默不语的第三位红袍道:“应该不会是灵阶上品,否则哪需要如此偷摸行事?”

    被他一提醒,李天仇和许刚才面色稍定,确实也如此,如果真的是一位灵阶上品在这里,光明正大地攻过来便是,何必这样藏头露尾?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