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七十七章 借剑

第七百七十七章 借剑2017-11-10 16:34:24Ctrl+D 收藏本站

    听出唐顶天的话外之音,唐风和叶已枯同时望向他,开口问道:“他是谁?”

    “你们不知道的。”唐顶天呵呵轻笑一声,牵扯到内伤隐患,又是忍不住眉头一皱,喘息片刻才继续说,“不但你们没听过此人的大名,就连整个灵脉之地,也只有区区十几个人知道他的存在。”

    “搞的这么神秘?”唐风悄悄瞥了一眼那个山羊胡子老头,越看这老家伙越是觉得他不简单。

    “他的本名已经无人记得了,整个灵脉之地中知道他存在的人都称呼他为上前辈。此人不属于任何家族势力,也从不出世,他也不知道活了多少个年头,据我所知,他这一生都守护在灵脉之中,借助灵脉内的灵气修炼,本身实力深不可测。”

    “守护灵脉之人?”唐风听了眼前一亮,说实话,他对灵脉这种东西一直很好奇,虽然每一处灵脉之地都有一条灵脉,可他却从未亲眼见过。灵脉啊,那可是出产灵石的源泉,谁听到都会怦然心动。

    白帝秘境的灵脉不知道在什么位置,这里的灵脉也只有耳闻,从未亲见。”“

    一个守护灵脉之人,整日借助灵脉的浓郁灵气来修炼,实力能不强大么?

    “恩,若不然你以为我们这一处灵脉之地的家族为何能瓜分到灵石?以庄家布家两家的实力,若是他们联合起来,早就把灵脉给霸占了,哪还有其他家族的份?”唐顶天轻笑一声,一语道破天机。

    听他这么一说,唐风倒有些懂了。此前第一次来到这处灵脉之地的时候,他就疑惑灵脉为何无人霸占,当时还以为布庄两家害怕惹起众怒,所以不敢轻易占有。但是现在看来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而是因为灵脉中有一个守护之人,这个人便是上前辈上前辈不会允许哪一两个家族独占修炼资源,这才让其他家族也有瓜分灵石的权利。

    不过想要瓜分到灵石,也得在十年一次的家族大比中取得前十才行。

    这么说起来的话,上前辈此人倒是很有大局观,品格也很高尚。

    “上前辈上一次出现大概已经是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灵脉之地内出了一个霍乱苍生的高手,此人善使用毒,一身毒几乎无人可敌,而且心狠手辣,杀人如麻搅得整个灵脉之地一片腥风血雨。这个人我依稀记得叫什么毒王商不启来着,商不启依仗一身毒,最后把主意打到了灵脉上,企图独自霸占灵脉,结果激怒了深居不出的上前辈,两人大战一番后,商不启不敌逃走上前辈紧追不舍。”

    “后来呢?”叶已枯不禁问道。

    后来两人都掉进了云海之崖下,商不启死在那里面,结果上前辈却不知用什么方出来了。唐风心里嘀咕了一声,听得一阵汗颜。

    商不启可是把他给坑大了,在云海之崖下身中奇毒,后来几经波折虽然化解掉,可毒王的名号却深深地印入了唐风脑海中。能和庄秀秀两人离开云海之崖,也拖了商不启这个死人的福。

    只是唐风也没想到当年跟商不启战斗,双双跌入云海之崖的另外一位高手,竟然就是上前辈,而且此刻还在自己的眼前,这老家伙到底多大岁数了?百年之前就已经是灵阶中品,现在应该差不多到灵阶上品了吧?

    唐风猜疑间唐顶天继续道:“后来两人跌入灵脉之地最大的险地,云海之崖下,然后就再没听到这两个人的消息了。整个灵脉之地的人都以为上前辈死在那里,可没想到他竟然能离开那个鬼地方,布长海这次玩失踪,应该就是去灵脉之地求上前辈出手,此人不会管灵脉之地任何事,但是一旦涉及到他守护的灵脉,绝对会插手其中,这下咱们有救了。”

    叶已枯不禁疑惑道:“你不是说整个灵脉之地只有十几个人知道他的身份么?夫君你怎么知道的?”

    唐顶天呵呵笑了一声,低声道:“只有各大家族的家主才有资格知晓他的存在……咱们唐家两位家主不是年纪老迈了么,有一些事也该告诉我了。”

    唐顶天虽然没有明说,可这话的潜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便是唐家的下一任家主!论实力和辈分唐顶天确实有抗起唐家大旗的资格。

    一家三口在谈着往事秘辛,上前辈与血雾城几位红袍之间的谈话也是相当不愉快。三位红袍以李天仇为首,自恃实力高强血雾城家大业大,也从未怕过谁虽然上前辈实力也相当了得,可也并没有让李天仇等人多忌惮。

    血雾城想要的东西,必定会拿到手!敢拦路者,杀无赦!李天仇等人对上前辈已经起了杀心。

    虽然布长海带回来一个帮手,可血雾城这边也还有三个灵阶中品,真打起来的话,谁输谁赢还未可知。

    倒是钟布楚,一直躲藏在三位红袍身后,面对上前辈的质问,再有怒色,却敢怒不敢言。背弃灵脉之地,投靠血雾城,这等无耻的做早就让他把灵阶高手的身份和脸面丢光了,哪还有什么颜面来面对这位前辈?

    “钟布楚,念你也算是灵脉之地的一份子,小老儿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就看你自己如何抉择。”上前辈无视了挡在钟布楚前方的三个红袍,目光直直地盯着钟家家主。

    尊天仇等人目光阴沉,他们好歹也是灵阶中品,头一次被人如此轻视,心中自然有气,可偏偏对方气定神闲,一身气势虽然平和可却犹如清风一般连绵不绝,让他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钟布楚拳头紧握,面色挣扎,好半晌才凄凉一笑,开口道:“上前辈,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钟某人的选择一开始固然有错,可我钟家满门几百口尽数死在此处,如今只剩三人苟活!这份大仇,钟某不报誓不为人。”

    “好。”上前辈轻抚着胡子,微微点了点头,“倒还算有些骨气,小老儿便让你死个痛快,也不算辱没你钟家家主的身份。”

    “口气倒是不小!”李天仇冷哼一声,“老夫倒要看看,阁下如何能杀得我血雾城之人。”

    虽然在心底并不在乎钟布楚的死活,可钟布楚既然已经投靠血雾城,那便是血雾城的人,若是叫人当着自己三个红袍的面击杀了,那自己三的颜面扫地啊。

    上前辈轻笑一声,环视一圈,淡淡地开口道:“谁能借我一把天兵?不过先说明,这一借没得还!”

    在场的灵阶高手倒也有不少人拥有天兵,原本上前辈开口相借,众人自然心甘情愿,可一听有借无还,倒让不少人愣了一下。

    天兵也来之不易,众人拿在手上的都是趁手的家伙,若是没了,接下来的战斗也麻烦,多多少少也影响发挥。

    这一愣神的夫,一柄带鞘的利剑便朝上前辈激龘射而去,紧接着一个声音传来:“前辈,接着。”

    上前辈随手便将这一柄长剑接在手上,顺着声音来源扭头看去,对喊话之人微微笑了笑。

    唐风也回之一个微笑。那天兵长剑正是他扔出去的,天兵这种东西,别人当宝贝,可唐风手上却一大堆。别说上前辈有借无还,便是他要十把天兵,唐风也会给他。

    先不说此人是现在灵脉之地所有人的希望,便是这样一个超级高手,也有结交的价值。

    “小伙子,谢谢了。”上前辈左手捏住天兵长剑的剑鞘,整个人平和的气势突然一转,就犹如藏在口袋里的锥子突破了束缚,整个人锋芒毕露,站在那里,就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散发着惊天的剑意。

    “好强的剑意!”叶已枯眯着眼睛发出一声赞叹。

    叶已枯已到天剑之境,论使剑的本事,整个天下没有几个人能超越她,能被她看得上眼的剑意,自然非同小可,而且看她的神色,甚至对上前辈的剑意相当崇敬。

    这也就意味着上前辈对剑意的操控,已经超出了叶已枯,达到一种不可想象的程度。

    左手缓缓抬起,干枯的右手搭上剑柄,虽然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可那惊天的剑意却勃然而发,方圆几十里范围内,每个人都感觉浑身肌肤杵痛,宛若几百上千根针扎了一般。

    李天仇等三人如临大敌,脸色凝重地站在一起,死死地盯着上前辈手上的动作。

    “钟布楚,小老儿只攻你一剑,接得下你便活,接不下便是死,小心了。”上前辈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至极,说出的话也相当缓慢。

    空气都变得凝重起来,呼吸声几乎被压抑到了极致,每个人都想知道上前辈是否能在三位红袍的警惕下,将灵脉之地的叛徒斩杀。

    钟布楚更是牙关打颤,虽然他从没见过上前辈的实力,可从老一辈家主的口中,他却知道此人的恐怖程度,慌忙中,一身灵阶的护身罡气运起,以期能带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蹭……”地一声轻响,上前辈的左手拇指微微一弹,将天兵长剑,从剑鞘中弹出少许。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