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八十八章 我没死么?

第七百八十八章 我没死么?2017-11-10 16:34:41Ctrl+D 收藏本站

    好在唐风一身经脉早就秕打孬,侍炼赧来倒办不之语阻碍。唐凤环记得自己第一次修炼无常诀,一个晚土就运转了几十周天,那种舒畅感别提多爽快了。

    但是修炼灵诀却不一样,灵脉虽然就在身旁,经脉也早已打通……灵诀的运转相当艰难,根本不是随意驱使的东西。

    灵脉涌入自身那庞大的令人心悸的灵气,也依然无法推动灵脉的运转口唐风只能费劲心思,用心神带动灵气在经脉内流窜,一点点,一寸寸,为了离开这里,为了灵诀,唐风耐住心性努力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风才及其艰难地带动灵诀运转了一个周天。

    一个周天,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效果,倒把唐风累的够呛。喘了。气,没有停歇,再来!

    耗费了差不多的时间,运转完第二个周天,唐风才感觉灵诀运转的时候比最开始熟练了不少,也没有那种生涩和晦涩的感觉了。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唐风整个人的身心,完全沉浸到了修炼灵诀之中。从最初的艰难到现在的流畅,唐风几乎经历了一个初学者的成长过程。每一个最开始修炼的武者,大概都会经历这个最初的阶段,万事开头难,只要把开头处理好了,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就水到渠成。”“

    唐风修炼无常诀的时候并没有经历这种事情,那天晚土他只不过随随便便运转下无常诀,便弄了几十个周天口却没想到在修炼灵诀的时候把之前避开的困难拾了回来。

    从最初一个周天需要耗费几个时辰,到现在一个周天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唐风修炼的灵诀已经初窥门径了。

    但还是无法与无常诀相提并论,唐风现在若是修炼无常诀,眨眨眼的功法便是一个周天。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唐风一直在修炼,虎型灵脉也是纹丝不动,匍匐在身边,给他提供修炼需的庞大灵气。

    粗略估计,至少过了一个月时间,唐风才堪堪把灵诀修炼到第一层境界。第一层灵诀,能让无常诀的威力提升两成,这两成威力也能体现在唐风运功和战斗之土,运转无常诀之际,唐风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功法确实强大不少,自然让他喜出望外。

    这还不是让唐风最开心的事情,最让唐风欢喜的是,灵诀一层之后,自己在云海之崖下竟然能动用罡气了。

    不受任何外在因素的干扰,这便是灵诀带来的强大效果!

    虽然还想继续修炼下去,把灵诀的层数提升上来,但是唐风却没有再继续下去。自己和上前辈离开唐家堡这么久没有消息,懒姐她们恐怕也会担心。

    更何况自己修炼了一个多月,灵诀才只有一层,想要到两层,以修炼灵诀的困难程度来推断,估摸至少也要三四个月左右才行。每一种功法,越往后修炼起来越困难。

    三四个月,估计懒姐她们要变成婴夫石了。

    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再来这里修炼吧,反正自己现在来去自如,根本不受云海之崖的影响,想什么时候来便什么时候来。

    收拾了一平心情,唐风又来到上前辈的坟前拜了三拜。

    自己只不过借给土前辈一把天兵,却从他这里得到了无级惊芒剑和灵诀,这份大恩唐风自然铭记在心。

    拍了拍匍匐在地上的白虎头,唐风轻声嘱咐道:……好好待着别乱跑,我尽快给你找个新主人来口……

    也不知道它有没有听懂,白虎竟然很是亲昵地蹭了一下唐风。

    转过身,朝山洞口处走去,唐风的步伐轻快无比。

    不到半个时辰,唐风便来到了洞口处,倾听着头顶上呼啸的罡风,望着眼前一片朦胧而又美轮美奂的云海,唐风忍不住意气风发,大吼一声:,少爷出山啦!。

    一阵连绵不绝的回音在云海之崖下回荡,仿佛也感受到了唐风的喜悦。

    “啊……回音还在继续,唐风却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惨叫从上方传来。

    这声惨叫惨绝人寰,带着惊吓和恐慌,拖着长长的尾音,灌入唐风的耳膜之中。

    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呢?唐风一阵迷茫小还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眼前一道身影划过,直直地朝云海之崖下坠落。

    这道身影和唐风交错的瞬间,两双眼晴都盯土了对方。

    明亮,迷茫,惊恐,对方眼角处淡淡的泪痕让唐风看得透彻,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唐风直接从洞口扑了下去。

    半空中一个折身,炮弹一般朝底下冲去,速度奇快无比。

    有了灵诀一层傍身,云海之崖对唐风已经没有半点影响,他可以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以如今天阶中品的境界和强大身体素质,苏是谎想救一个人环激不到,那唐风自己也会羞愧而死……

    两道身影一上一下,距离迅速拉近。

    唐风赶到对方身边之时,顺手一吵,就将朝下坠落的身体揽入怀中。

    此时两人距离地面不过三十丈之遥,这里已经没有云海了,地面土茂密的丛林和巨大的树冠清晰可见。

    “你……”强风灌口,唐风眯着眼睛望向对方1只开口说了一个字,对方竟然身子一软,双眼一合,昏迷在他的怀抱中。

    我草!唐风实在弄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竟然会掉落到这里,但是现在这关头1只能赶紧想办法保命,近百丈的高度坠落,那种冲撞力根本无法承受。

    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即便唐风拼命催动罡气也无济于事,怀里还有个人,越发让唐风束手束脚。

    十丈!眼看就要坠落下去,唐风猛喝一声,一身罡气提起,凶猛地朝下方挥出一掌。

    掌劲喷发,底下一个巨大的树冠被震成齑粉,反冲的力道让唐风的速度缓了一下,随即又加速坠落。

    再推一掌,又一赏……

    唐风几乎是拼了老命,一身实力展露无疑,单掌连拍,高达十多丈的大树被打的连根都不剩,地面更是多出一道又一道的乓大掌印。

    等唐风和怀里的人一起落下地面之后,松软的土地溅起一片灰尘,不过也多亏了这被掌劲震烂厚达几寸的软土,才没让唐风受伤。

    灰头土脸地从地土站了起来拍了拍身土的灰尘,唐风疼得一阵龇牙咧嘴。刚才落下来的时候出于本能反应,他把怀里的人放在上面,等于一个人承受了两介,人的下落重量。

    幸亏一身铜皮铁骨,否则铁定骨折。

    等到灰尘散去,唐风才呼出一口气,将怀里的人抱到一旁放在大腿上,毫不客气地拍了拍她的脸蛋:……喂,醒醒!”

    唐风气坏了。自己今天好不容易出山,竟然就碰到这档子事。偏偏这个人他还认识,并且有不少渊源。

    钟家钟露!那个***的女子,身穿一身红衣,头戴珠宝首饰,打扮的鲜丽亮堂,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竟然从云海之崖土跳了下来。

    失足坠落?钟露又不是傻子,好歹也是天阶上品,怎么可能会不小心掉下来?要不是钟露掉落的时候经过唐风身边,唐风一眼认出她,哪里会管她的闲事?

    钟家前段日子在唐家堡前被灭门,上至钟布楚,下至钟家普通弟子,无一活命。但是唐风在寻找尸体的时候却没有找到钟露,当时这小娘们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却没想到现在在这里又见到。

    “晃……”

    受不了了!钟露悠悠转醒时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又骚又浪,弊得唐风差点吐血。

    “快醒醒!”唐风继续拍打着她的脸蛋。

    钟露总算慢慢睁开了华双让万千男人神魂颠倒的媚眼,她只看了唐风一眼,便脑袋一歪,又软绵绵地昏迷了过去。

    “唐风好一阵无语。

    无奈之下1只能先把钟露安置在一旁,一个多月没吃没喝,唐风也饿得很,在周边猎了几只野兽,拿回来烤了一番。

    大概一个多时候左右,钟露才再次醒来。

    醒来的瞬间,钟露猛地坐直了身子,那两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揪着胸口的衣服,死死地抓住,仿佛一个捍卫自己贞洁的良家少妇。

    唐风抬眼看了看她,差点没笑出来。

    钟露艳名远播,整个灵脉之地的人都知道她这个人,现在摆出这幅造型,很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劈里啪啦,旁边传来的火焰跳动声将钟露的心绪拉了过来,扭头一看,正好看到唐风拿着一只烤得金黄的兔子腿在大快朵颐。

    “我……”钟露满脑袋的迷糊,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你也死了?。

    “你才死了呢。”唐风翻了翻白眼,这是他听过对救命恩人说的最糟糕的一句话。

    “那为什么……我没死么?……钟露有些不敢置信地举起两只手,放在眼前仔细端详着。

    唐风伸手弹出一道劲气,打在钟露的胳膊上,打得她小嘴一裂,委屈道:……好疼,干嘛打我?”

    “知道疼,就说明你没死。”唐风头也没抬。

    钟露愣愣地望着唐风,那双风情万种的媚眼此刻早就失去了***的风采,取而代之的无限的委屈。

    “哇……”地一声,钟寄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唐风傻眼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