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七百九十三章 上还是不上

第七百九十三章 上还是不上2017-11-10 16:34:46Ctrl+D 收藏本站

    2楼不得不说,钟lù骗人的本事还是不错的,至少唐风就被她给糊弄了过去,若不是今天碰巧发现她不在山洞中,天晓得什么时候才能让她现出原型。

    面对着面坐了半晌,钟lù没动静,唐风却按捺不住了,狠狠地吸了口气,笑眯眯地问了一句:“修炼的如何?”

    钟lù眼帘抖动了几下,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皮,很自然地答道:“有点头绪了,比前些日子进步很多,但是总感觉突破不了第一层的屏障。”

    “呵吼……”唐风皮笑肉不笑,“那你估mō耍多长时间才能突破到第一层?”

    钟lù很认真地考虑一下,这才道:“可能还耍十天半个月左右。”一边说着,一边将了一下搭在高耸xiōng口上的秀发,展lù着mí人的风情,轻声道:“你也知道,修炼这种绝世功法,需耍一定的悟**家资质不高,悟xìng自然也好不到哪去,所以……”

    钟lù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地偷瞄唐风的神sè,眼见唐风的脸sèyīn沉了下来,心中知道不妙,赶紧改口道:“不过我会尽力的,我想再过个十天,肯定能修炼到一层境界。“唐风肺都气炸了,怒不可揭地站起身来,指着钟lù的鼻子道:“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我骗你什么了?”钟lù的脸sè有些不太自然,不过口气却相当强硬。

    “哼哼!非要我把话说明白么?你骗我什么难道自己不清楚?”唐风冷笑连连。

    钟lù一愣,赶紧低下了头,又抬起眼皮怯怯地看看唐风,柔声道:“原来你知道了?”

    “本来不知道,但是今天知道了,最厌恶你这种喜欢骗人的女子了!”

    唐风话一出口,钟lù的眼圈就红了。

    说得太重了?管她呢。唐风也是郁闷不已,本来就急着赶回唐家堡,好让家里的人不要为自己担忱,可偏偏钟lù却隐瞒了她已经修炼到灵诀一层的信息,让他平白在这里耽误了几天时间。

    她确实已经到了灵诀一层,否则哪里可能安全地离开这个山洞?就是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修炼成功的。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隐瞒的……只是你若是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离开的。我只想让你多陪我几天。”钟lù楚楚可怜地望着唐风,法然yù泣,眼圈通红,“你一走,这里就只剩我一个了。”

    几句话下来,唐风心头的气瞬间烟消云散。让一个女人枯守灵脉几年,十年,甚至几十年,这种做法确实有些残忍,正是因为这种寂宾,唐风才不愿意当守灵人。钟宫会隐瞒自己修炼到灵诀一层的信息倒也无可厚非,这并不是什么大过,只是她耍了点小心眼罢了。

    “什么时候突破一层的?”唐风脸sè稍霭,开口问了一句。

    “就是五天前而已。”钟lù擦了下眼角的泪水,有些自嘲道:“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给发现了。”

    五天前,这也就是说她修炼灵诀到一层境界花费了一个月二十多天,比自己所耗费的时间耍多一大半。资质和悟xìng这种天注定,还真是强求不来。

    “你现在就要走么?”钟lù眼巴巴地望着唐风。

    唐风心头也有些不忍,在思虑着让她当这个守灵人是否是正确的选择了。良久,唐风才点了点头:“恩。”

    钟lù虽然早就猜到唐风的答案,可听到这句话之后还是身子抖了一下。

    风的脸sè严肃,“再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一是继续留在这里当守灵人。二是跟我走,我废去你一身修为,从此以后你只能是个普通人。”守灵人的功法不能外传,这也是唐风为了上前辈的遗愿,若是钟lù选择跟他走的话,他就必须废掉钟lù的修为。

    钟lù的面sè一喜,旋即又黯然下来。

    唐风静静地等待着,良久,钟lù才抬头道:“我留下来。”

    “不愿意当个普通人么?”唐风轻笑一声,钟lù这么选倒也合情合理,没人愿意把自己修炼十几年的修为当儿戏。

    钟lù也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苦笑了一声。

    “既然如此,那我告辞了。”唐风也不拖泥带水,既然钟lù修炼到了灵诀一层,那便有了自保的实力,自己自然没必要留在这里。

    “但是钟lù,你要记住,既然你答应当这个守灵人,那便要履行守灵人的职责,万一哪一天叫我发现你利用灵诀为非作歹,休怪我翻脸不认人。”临走之前,唐风丢下了一句话,这才转身走出。

    “唐风!”才没走几步,钟lù突然在后面喊了一声。

    唐风扭头回望,只是一眼,整个人便僵硬在那里。

    钟lù那一双勾hún夺魄的眼睛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魅力,牵扯着唐风的神hún,一瞬间,唐风便感觉到鼻尖索绕着一种让人元奋的味道,浑身上下更是sūsū麻麻,仿佛千万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在轻轻抚mō着自己,让人无法拒绝,无法自拔,深深地沉浸在这种爽快之中。

    钟lù的脸sèjiāo艳yù滴,殷红的嘴chún散发着红宝石一般的美丽光泽,猩红的舌尖微微探出,万种风情中还夹杂着些许的羞涩和清纯。

    媚功!钟lù修炼的功法本就是媚功,要不然也不会艳名远播了。只不过她也知道想要用媚功来对付唐风显然有些不现实,所以现在钟lù的模样,只不过是自然的媚态流lù,引发体内媚功的自主反应而已。

    唐风也没运功抵挡,他没察觉钟lù有任何的恶意。

    钟lù的小手缓缓伸向腰间,低垂螓首,徘红爬满了修长洁白的脖子。小手在背后轻轻一解,再一扬,伴随着瑟瑟的轻响,钟lù身上那一件大红的衣裙掉落在地上。

    完美如鬼斧神工一般的丰腴身材展lù在唐风面前,粉红sè的肚兜包裹不住xiōng前的硕大,"双__峰"高耸,顶的肚兜上印出两个清晰至极的凸起。粉红sè底kù,带有一丝矜持的味道,让人情不自禁地涌出一种撕碎的冲动。

    钟lù的身材好得没话说,毕竟竟身为天阶上品,常年与人打斗,浑身上没一丝赘肉,更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洁白光滑的肌肤欺霜赛雪,大片大片地暴lù在空气之中。

    偏偏钟lù现在还摆出一个让人喷血的姿态,她就如一个黄花闺女一般,夹紧着双tuǐ,呼吸急促,一手覆盖在两tuǐ间,一手环xiōng,遮挡着那无限的春光。

    山洞中的空气旖旎起来,连灵脉白虎都振奋地吼了一声。

    唐风只感觉鼻子有些喷尖,连呼出的气息都滚烫起来。

    钟lù什么话也没说,就低着脑袋站在那里,脱掉自己的衣裙之后静静地等待着,身体有些瑟瑟发抖。

    唐风不是白痴,自然明白她现在唱得是哪出。一时间心头纠结万分。

    上还是不上?这绝对是个大问题!说起来,唐风游历江湖这些年,有很多次***摆在他面前,但是无一例外,他都把持住了。有一部分是自己不想背负太多责任的原因,更有一部分不想让那些女人伤心的原因。

    但是现在面对钟lù,唐风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以他定力,自然可以克服眼前的yòu感,可现在这情况,自己能走么?

    钟lù还站在那里,见唐风久久没有动静,整个人瑟瑟发抖的更加厉害了,脸上的神sè也黯然下来。

    正当她以为这最后一个愿望无法实现的时候,唐风却迈动步伐缓缓地走了过来。

    风来到她面前,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轻拍着她光滑的背部:“何苦呢?”

    钟lù的泪水哗地就流了下来,伸出双手,楼紧了唐风的腰,脑袋埋在唐风的xiōng口泣声道:“我只想给自己留一点念想,让自己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我知道。“唐风mō了mō她的脑袋,伸手一甩,地面上多出无数件衣衫,平铺在那里,在钟lù的一声惊呼中,唐风将她拦腰抱起,缓缓放倒在地上。

    粉红的肚兜和底kù慢慢地褪下,将主人青春的美好暴lù在空气之中,钟lù整个人都红了,轻咬着嘴chún,眼辟浩渺,舍情脉脉。

    唐风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给脱了个干净。

    “我来了。”

    闭上了眼睛。

    进入的刹那,唐风的三hún七魄都差点出鞘了。他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mì罐之中,这种离奇舒服的感觉从未体验过。

    山洞中春情弥漫,mí乱的气息四处飘散。

    三天后,唐风盯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眼眶凹陷,形容枯稿,踉踉跄跄地站起身子,哆哆味味地把衣服给穿上。

    钟lù从后面温柔地楼住了他,唐风赶紧摆手:“不来了不来,真的耍走了!”

    “咯咯~~……”钟lù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笑得唐风yù火高涨。

    这三天时间,两人胡作非为的无数次,钟lù算是让唐风好好领教了一下什么叫放dàng,各种花样,各种招式层出不穷,唐风真想把她的小脑袋撬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全装了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全都是在懒姐她们那里见识不到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