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八百一十四章 天谷算计

第八百一十四章 天谷算计2017-11-10 16:35:11Ctrl+D 收藏本站

    回想此前跟天机子遭遇发生的事情,唐风又觉得面前这个童子跟天机子不太象是一路人。天机子阴险狡诈,明里道貌岸然,以传授衣钵为幌子诱骗唐风,实则包藏祸心,企图吞噬唐风魂魄,夺取他的肉身。

    而这个童子的做法虽然也让人有些不喜,可行事却光明正大。

    不过纵然不是一路人,面前这个童子跟天机子也肯定有些关系,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是善是恶。唐风不能赌,万一这童子算出是自己杀了天机子,夺了天机阵法,恐怕也会牵连出一些麻烦事。

    被困在原地,唐风仔细回想着自己在天机阵法内见到过的各种阵法,不禁回想起一种跟眼前的极为相似。

    寸土囚笼!这个阵法的名字很符合唐风等人现在的处境,被束缚在方圆几丈范围内动弹不得,想要破阵也很简单,以蛮力破去周围的灵气墙任何一面就成,或者毁掉布阵的灵石。但是灵石被布在灵气墙之外,唐风等人无法触及,所以现在只能以蛮力破去灵气墙。

    灵怯颜不能动手,只能指望唐风和庄秀秀两人。思绪一转,唐风悄悄跟庄秀秀说了几句,下一刻,她便盯着一面灵气墙某一点发起了凶猛的攻击。

    以庄秀秀天阶上品的实力,魂魄力量又在灵乳中淬炼了一个月时间,现在能发挥出的实力比之以往要强上数倍。一道劲气打出,那一面灵气墙弹出一道涟漪,狠狠地晃动了一下,可却毫发无损,反倒是劲气反弹回来,擦着庄秀秀的脸颊飞过,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幸亏灵怯颜眼疾手快,替她化解了危机。

    寸土囚笼这个阵法很膈应人,不但能困人,而且那灵气墙有十足十的反弹效果,打它多少力道,它就能返回来多少,除非一击把它击破。

    庄秀秀的动作并没有引起童子的关注,他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没再理会,而是又抛洒出手上的乌龟壳,仔细盘算起来。

    唐风只感觉浑身上下一阵凉飕飕的,脚底板都有些抽筋。这童子在算自己……唐风虽然不知道他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又是如何算计,可这种感觉很难受。

    童子掐指算了一番,眼前不禁一亮,抬头望着唐风赞道:“奇才!十六岁开始修炼,如今竟然已到天阶中品,天纵之资!”

    唐风嘿嘿冷笑一声,心头越发不安了。他和这个童子绝对是第一次见面,甚至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是他竟然连这个都能算出来,唐风不得不佩服的五体投地。再让他算下去,自己那点秘密恐怕都要曝光了。

    童子才刚赞叹完,突然脸色又是一变,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唐风,又低头看看地上的乌龟壳,短小的手指连动,喃喃道:“不对呀,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了?”庄秀秀一边对着刚才攻击的地方继续努力,一边开口问道。

    “不知道。”唐风摇了摇头。

    童子那边脸色有些不太对劲,慌忙把乌龟壳又收了起来,再抛洒出仔细地算计,这一次脸色比上次还要难看,眉头都凝到了一起:“不可能的,天谷算计,不可能会出错。”

    一连算了好几次,这个童子的面色灰败,仿佛大受打击一般,神色都有些萎靡了,细细地想了一番,猛地抬起头看着唐风:“阁下面相苦短,理当是个短命之人,年轻夭折,怎么可能活到现在?而且生机又如此勃发旺盛?”

    唐风的嘴角一阵抽搐!

    他算出来的都是事实,原本的唐风确实是个短命之人,十六岁便已死亡,只不过现在的唐风不是之前的那个了。

    这个童子若是能杀的话,绝对不能留!唐风眯着眼睛打定了主意。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的算计虽然了得,可唐风发现他并不是什么都能算,若不然他也不会象现在这样疑惑,早就把自己的老底掀得一干二净了。

    “碰碰碰!”唐风心藏杀机的时候,庄秀秀在那边却凶猛发力,恨恨地望着童子一阵咬牙切齿,那模样和表情仿佛恨不得一剑把童子给干掉。

    不但是庄秀秀,就连灵怯颜也有些抑制不住身上的澎湃气势,凶猛地朝童子冲击过去。

    童子说唐风早就应该死掉,显然已经让两女大动肝火。

    寸土囚笼毕竟只是随手布下的阵法,虽然能困得住三人一时,可却绝对不是长久之计,被庄秀秀一番猛攻,那一面灵气墙已经暗淡了不少。

    见时机已到,唐风一把将庄秀秀拉到身后,手上凝出一柄长剑,右手缓缓地搭上了剑柄处,惊天的剑意勃发爆发。

    无级惊芒剑!

    剑光闪过,只听咔嚓一声轻响,唐风踉跄一步,寸土囚笼的四面灵气墙犹如肥皂泡泡一般破裂开来。

    童子迅速地将地上的乌龟壳一收,再伸手一招,将自己的衣服拿在手上,头也不回地朝前逃去。

    “哪里走!”灵怯颜憋了一肚子火,被困在寸土囚笼中空有强大的实力却不能出手,早就将童子恨之入骨,刚才阵法刚破便闪电般朝童子冲了过去,哪知对方竟然如此狡猾,根本不与她交锋,拿了东西就跑。

    童子的速度很快,强如灵怯颜追都追不上。

    唐风和庄秀秀刚想冲出去,两个灵阶高手已经消失了踪影,远远地,童子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那位朋友,若你真得了天机阵法,还请来天谷物归原主,否则必定大难临头!”

    当少爷是吓大的?唐风撇了撇嘴。

    不过童子的这句话,显然已经坐实了天机阵法是天谷之物了。天机子在临死之前提到过天谷,唐风是从他手上拿到天机阵法的,这么一想的话,倒也可以解释。

    先不说唐风并无意归还天机阵法,即便有心,也不会傻乎乎地跑到天谷去交还。从见到的两个天谷弟子的实力就可以推测出这个宗门肯定是个庞然大物,一般实力强大的宗门肯定有很多门规,象天机阵法这么贵重的东西,即便唐风要物归原主,天谷的人恐怕也不会轻易放他离去,要么将唐风软禁在天谷中一辈子,要么将他弄成白痴,以保天机阵法的秘密不会外传。

    唐风还没傻到这份上。

    不大一会功夫,灵怯颜又回来了,满脸的愤怒之色,看样子是没有追上那个童子。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紧回去吧。”出了这档子事,三人也不敢再在这里多做停留,万一那个童子找了一些帮手过来,跑都没地方跑。

    不到两日的功夫,三人便又来到了此前进来的地方。穿过那道诡异莫名的红光,唐风只感觉脑袋一阵眩晕,身体也有一些不舒适的感觉。

    想来是魂魄出窍的时间太久,现在重新回到肉身上还有些不太习惯。

    正准备打开石棺从里面走出来,唐风却听到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和混乱的呼吸,手上动作不由一顿,侧耳仔细聆听起来。

    “都已经过去两个月时间了,他们怎么还没回来,莫不是在里面遭遇了什么意外?”声音有点熟悉,唐风估摸着大概是庄家的一位灵阶长老。

    “无量,你们此前进入里面到底遭遇了什么?”这是庄正乾的声音,声音虽然平稳,可唐风却依然听出有些紧张的味道。

    “家主,遭遇的事情我已经说了不止十遍了,没有丝毫隐瞒。”庄无量急急道,“我和秀秀唐兄三人进入那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美丽异常的女子,实力蛮横,只是一招我便被重伤,逼不得已退了出来。秀秀和唐兄却没来得及走,不知是否被那女子……”

    “那里全是魔怪,哪里会有什么美丽的女子?”庄正乾冷哼一声。

    庄无量冤枉死了:“可是我见到的就是个女子啊,爹,难道你也不相信我么?”

    “出了这种事,你就应该赶紧回庄通报,怎么耽搁这么久?”另外一个声音响起,应该就是庄无量的父亲。

    庄无量解释道:“我被那女子打成重伤,回来之后只能赶紧疗伤,这才耽误了一些时间。”

    “哎。”庄无量的父亲叹了口气,扭头望向庄正乾问道:“家主,是否要派人进去寻找一番?若是大小姐和唐公子有个什么闪失……”

    庄秀秀有闪失固然是他庄家的损失,可唐风若是在这里有什么意外发生,那庄家和唐家堡绝对会起一些波澜。

    “如果事情真如无量所说,那女子恐怕已到灵阶之境,即便是我们进去也有一些危险,秀秀和唐公子只怕也难逃毒手。”庄正乾只感觉一阵头疼,他也只是好心借唐风万魔窟来修炼,却没想到出了这些事。

    庄无量转了转眼珠子,轻声开口道:“不如我们把唐兄的石棺撬开,看看他到底还有没有气息,若他还有气息,就说明他和大小姐并没遇到危险。”

    “放肆!”庄正乾怒喝一声,“没有石棺上的阵法,你让唐公子的魂魄如何归来?”

    “家主,这未尝不是一个办法。”庄无量的父亲附和道:“相比较一个外人来说,大小姐是否安全才是最值得确认的事情。”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