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八百三十三章 毒影之变

第八百三十三章 毒影之变2017-11-10 16:35:33Ctrl+D 收藏本站

    灵兽的七阶,就等同与修炼之人的灵阶境界。灵阶对修炼之人来说是个巨大的分水岭,七阶对灵兽来说同样如此。

    每一只灵兽在晋升七阶的时候都有机会经历化形之劫,从而化为人形。不过这种做法有利有弊,化为人形之后,就得寻找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不能再用以前的方法修炼,雷走和啸天狼便是如此,而这种功法无一例外都是及其稀少的。

    保持兽身的话,就可以继续用以前的方法修炼,增强实力。但是象沼泽凶鳄现在这样,在战斗中就有些吃亏了。身子太大,周转不灵,纵然身为兽身防御出众,可打不到唐风也无济于事。若是它化为人形的话,就算没有这层厚皮,恐怕也能与唐风周旋周旋。

    沼泽凶鳄早就过了化形的时期,若它真有不低的灵智,也不知是否会后悔当时没有化形。

    唐风窜到它背上之后,沼泽凶鳄便根本没办法再攻击了,虽然它强大的神识已经锁定唐风,凶猛的释放自己的威压企图扰乱这个卑鄙的敌人,可唐风哪会被它干扰?魂魄力量在万魔窟内历练之后,即便是灵阶上品也无法左右,更何况一只灵兽?

    毒影长剑上再次亮起金色的光芒,锐金之力的罡气力量加持在长剑之上,唐风反手一握,狠狠地朝下捅去。

    “刺”地一声,剑锋入两寸,唐风手上青筋爆露,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下摁去,毒影剑微微一颤,又往下刺了一寸。

    沼泽凶鳄扬起血盆大口,巨大的脑袋左右晃动着,二十丈长的身子更是不停扭摆,企图把唐风甩下去,可毒影剑都钉在它身上,唐风宛若跗骨之蛆一般,稳稳地站在那。

    四寸五寸……直到毒影长剑没入一半长度,沼泽凶鳄的伤口上才渗出一股碧绿色的血液。

    这股血液一冒出来,唐风就嗅到一股扑鼻的辛辣,与此同时,毒影剑甚至都刺啦刺啦地响了起来,剑身上一阵流光溢转,整个毒影剑立马变成了碧绿之色。

    好强的毒性!唐风不禁心头骇然,这头七阶上品的沼泽凶鳄,看样子不止刚才表现出来的那点本事,也不知道是否它生活在满是毒瘴的环境中的缘故,它的血液竟然是剧毒之物。

    纵然唐风百毒不侵,嗅到那股辛辣的味道之后也有些头晕目眩,幸亏立马屏住呼吸,这才没被影响。

    这毒竟然连自己都能影响到,若是被普通人嗅到,恐怕立马就会暴毙。毒影剑本就是毒剑,所以唐风也不担心它会不会被损坏,反倒是毒影剑在浸泡了沼泽凶鳄的鲜血之后,发出一阵阵铮鸣之声,仿佛在雀跃。

    这柄天兵自唐风得到之后,就一直用得很顺手。不过天兵毕竟是天兵,不象神兵那样有神智。所以唐风虽然用得顺手,可也并不是很在意。日后若是有机会得到神兵的话,唐风肯定会换掉毒影剑的。

    但是现在这柄天兵的表现却让唐风有了些兴趣,传闻天兵若是跟随一个人时间久了,也会产生灵性的。唐家堡的欢歌剑就是最好的例子。

    放眼望去,唐风惊讶地发现毒影剑变得通体碧绿起来,不但外表的颜色变了,就连内里的颜色也是如此,而此刻的毒影剑,就象是一个如饥似渴的孩子,正在疯狂地吸吮着沼泽凶鳄的血液,肉眼望过去,能清晰地看到沼泽凶鳄的血液流入毒影剑中,随即消失不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还真有戏?唐风惊讶之下也不再有什么动作,站在沼泽凶鳄的背上静静地等待着,他想知道毒影剑什么时候会停止动作,停止之后又有什么变化。

    唐风没动作,可沼泽凶鳄却不干了。感受到体内鲜血的流失,背上更是疼痛无比,沼泽凶鳄左摇右晃也摆脱不了唐风之下,立马一头钻进了沼泽下面。

    腥臭的气味和滑腻腻的感觉瞬间包裹住全身,沼泽凶鳄的这个赖皮动作让唐风实在没想到。不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沼泽凶鳄带着他彻底潜入了沼泽底下。

    想想也是,这只灵兽本就生活在沼泽下面,只是因为自己的打扰才钻了出来,现在打不过自己自然是要跑回去了。

    沼泽下黏糊糊的很是难受,里面全是浑水和泥泞,一片漆黑,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唐风运出罡气包裹全身,同时屏住呼吸,双手抓着毒影剑,任凭这只灵兽在沼泽下左冲右突。

    几百年不曾热闹过的沼泽这一天沸腾了起来,因为沼泽凶鳄的狂暴,这方圆几十里范围内一片水深火热,沼泽凶鳄冲到哪里,哪里便是一阵血光四溅。它奈何不了唐风,凶暴的攻击只能打向那些五阶六阶的灵兽,以发泄心中的怒火和委屈,缓解身上的疼痛。

    这些灵兽虽然也是沼泽凶鳄的同伴,平时归它统帅,但是在沼泽凶鳄的攻击下,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便被击杀。

    沼泽凶鳄所过之处,到处飘荡起灵兽的尸体。

    半炷香后,沼泽凶鳄再次窜了出来,一蹦十几丈高,唐风只来得及深吸一口气,便又被它带了下去。

    周而复始地折腾,唐风若不是想知道毒影剑最后会变化成什么样子,早就不耐烦把它给干掉了。

    在唐风的感受下,毒影剑依然在不停地汲取着沼泽凶鳄的剧毒之血,根本没有饱和的痕迹。

    半天时间过去,沼泽凶鳄的狂暴比之最初要平缓一些,但是依然不依不饶地在沼泽上下蹦跶着。

    一天时间过去,当这只七阶上品灵兽再一次窜出沼泽之后,再没有此前的冲劲,而是匍匐在沼泽上面,血盆大口张开,不停地喘着大气,精神也萎靡很多,血红的眼珠子有气无力地转动着。

    “没力气了么?”唐风也松了一口气,这一整天下来,他被沼泽凶鳄带着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此刻见沼泽凶鳄没了动静,自然明白它已到强弩之末。

    七阶上品灵兽,想要击杀可不简单。但是毒影剑把它的鲜血汲取的差不多了,纵然它实力再强也不得不任命。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