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八百四十八章 山河图的形成

第八百四十八章 山河图的形成2017-11-10 16:35:52Ctrl+D 收藏本站

    “能惊动天谷的福童子来对付你,看样子小家伙你能量不小啊!”八字胡有些意外地望着唐风,不过也没仔细深究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毕竟两人都已经在山河图中出不去,纵然知晓也无济于事。

    “不过话说回来,也算是你的运气,福童子虽然很厉害,可并不主杀,若是你碰到的是其他人,恐怕早就没性命。”

    “天谷中除了福童子,还有什么厉害的高手?”唐风问道。

    “天谷每一个人都是绝顶高手,其中最出名的便是那福寿禄三童子,因为所修炼功法的缘故,他们看起来永远都是童子的模样,不过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个而小看了他们,否则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其中你碰到福童子主算计,世间之事,没有他算不到的。你若是叫他看上一眼,他连你祖宗八代都能给你刨出来。”

    唐风听得一阵汗颜,福童子的手段他确实领教过,知道这个小孩子算计了得。若不是因为自己在轮回道上走过一槽,让他的算计受阻,恐怕自己的底细真会暴露出去。

    “寿童子精通杀人之道,在天谷中,寿童子就是一尊杀神,凡是被他盯上的人,无论你实力多强,境界多高,无一能活过性命,老夫当年便是被他给生擒了。想老夫也是灵阶上品境界,可在寿童子手上,只是三招便完败,毫无还手之力,而且当时寿童子甚至还没出全力。老夫怀疑这小子若是出全力的话,我连他一招都接不下。”八字胡说起这些往事来并无丝毫尴尬,脸色尤为严肃。

    灵阶上品,这等实力算是很强大了。可他的话中,却透着一股对寿童子莫名的恐惧,估计当时寿童子给他的心理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最后一位禄童子,精通奇门遁甲。他的手段很离奇,也很诡异,杀人于无影无形之中,许多高手在他手上,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个人的战斗力虽然比不上寿童子,可却是最难防备的一个人,论危险性,此人在三童子中是最危险的一个。所以说小子你运气不错,当时碰到的若不是福童子,而是寿童子或者禄童子任何一人,恐怕你也见不到老夫了。”

    “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唐风啃掉最后一块鱼骨头,不由揶揄了一声。

    “嘿嘿,千年之前,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八字胡轻笑一声。

    “不过我除了碰到那个福童子之外,还碰到过一个人,叫什么天机子的,他也说自己是天谷之人。”

    “天机老人?”八字胡的神色突然狰狞起来,“你碰到这个老匹夫了?”

    “跟他有仇?”唐风观其神色,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何止有仇,老夫会落到如此地步,全都拜这老匹夫所赐!”八字胡愤怒无比。

    “说来听听。”唐风不由来了兴致,他发现这个八字胡说的东西还挺有意思的。千年之前的趣闻,确实有些味道。

    “这跟山河图的形成有关系了。”八字胡叹息一声,“山河图中的世界你也转了一圈,仔细看过了吧?”

    “恩。”唐风点点头。

    “这里本是外面的一片世界,方圆几千里的地界,而且这里还隐藏了一条上好的灵脉。”

    上好的灵脉?唐风愕然,外面确实有一条灵脉,可那只是一条不怎么好的死脉而已,出产的灵石不是低级灵石便是中级灵石,与上好这两个字无论如何都扯不上关系。不过唐风也没发问,只是静静地听着。

    “也不知道天谷那些人发什么神经,有一天老夫独自外出的时候,被寿童子生擒至此,到了这里一看,还有好多好多厉害的高手被捆在此地。这些人有的老夫认识,有的老夫根本没见过,但是无一例外,全都是灵阶中品以上的高手。不过他们那些人全都是坏人,跟老夫不能相提并论。”

    唐风听了一阵窃笑不已,天谷的人抓了八字胡,大概就是因为他平生做了不少坏事,而他的实力又很高,普通人还真对付不了,所以才出动了寿童子这个顶级高手。若说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八字胡的遭遇就是最好的例子。现在看起来,天谷此举也算是为民除害,伸张正义了。

    “被抓到这里的人少说也有二十多个,我们被天谷的那些杂碎捆在一根根柱子上,封印了经脉,动弹不得。那些柱子也呈现出一种奇特的方式排布,大概是布置了什么阵法。然后天机子这个老匹夫就出现了,发动了阵法,取了我们这些人的性命,以我们的生机和一身罡气为引,将这方圆几千里的地界和灵脉,全部封印在一副画中,这便是山河图形成的过程了。”

    “原来山河图是天谷中人弄出来的。”唐风听了一阵唏嘘不已,这等强大的宝贝竟然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想想便知道天谷的手段有多么离奇了。

    不过这个东西可是耗费了二十多个灵阶中品以上高手的性命,想来天谷想要再制造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过一个阵法竟然能将方圆几千里的地界封印到一副画中,这是唐风怎么也没想到的事情。

    这倒可以解释为什么自己这一路走来碰到的全是沙地了,原本的世界被封印,留下的只能是沙土。

    “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山河图形成之后,老夫的魂魄却没有消失,倒是那些恶人,全都死个干净,让老夫孤零零的这里等了一千多年,小家伙你才出现。”八字胡叹息一声,随即又恶狠狠地道:“所以说天谷的人都该死,怎能如此不讲道理滥杀无辜?那天机子尤其该杀,待老夫有一日能脱困,便要去取了他的性命!”

    唐风没敢说天机子已经挂掉了。天机阵法还在他身上呢,若是因为这个而引起八字胡的觊觎,肯定得不偿失。

    “你也不算孤零零的,不是有这条上古灵兽陪伴着你么?”唐风呵呵笑了一声,指了指盘在一旁的白玉龙,话音刚落,唐风的脸色就变了变,诧异万分地望了一眼白玉龙,又仔细地琢磨了一下刚才八字胡所说的话,心头不禁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