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八百六十六章 夜雨湖畔的大战

第八百六十六章 夜雨湖畔的大战2017-11-10 16:36:13Ctrl+D 收藏本站

    “分水珠,这也是个不错的宝贝。”司徒让第一时间给出了解释,“这东西的作用就如它的名字,手持分水珠进入水中,可保自身安然无恙,不会被水浸湿,大少您日后若是要去什么河海之地,倒是有机会使用它。”

    唐风点点头,他想去那一脉灵乳存在的地方了,那一脉灵乳就存在于一处河底,上次是灵怯颜动用灵阶上品的实力,强行制造出通道,下一次再去那里就不用如此麻烦了。

    司徒让的宝贝虽然说起来让人心动不已,可实际上并没有唐风想象的那么多。除了这三个东西自己不认识之外,剩下的也就是灵石,武器和丹药了。

    灵石唐风倒是从那密室中搜刮了几百块,大多都是中级以上的灵石,应该是司徒让当年收集放在那里的。武器也尽是天兵,唐风没放在眼中,而那些丹药更是不知道能不能用,千年的时间,若是保养的不好,丹药可能会药性凝结,无法使用。

    还有就是一些灵兽的内丹了,不过唐风发现这些灵兽的内丹早就已经散尽灵气,成为了废品,唐风随手就丢在了地上。

    除了这些东西之外,就只剩下一块木质的令牌,这一块令牌上没有任何字样,只有一条金龙,张牙舞爪,而且令牌的材质也相当特殊,不是普通的木头。

    “这令牌有何用处?”唐风举着令牌问道。

    “这个……老夫也不知晓。”司徒让神色有些尴尬。

    唐风撇了他一眼,轻笑道:“你的宝贝,你怎么会不知道?”

    司徒让解释道:“老夫当年去盗另外一件东西的时候,随手把这块令牌也给盗了出来,此后丢失令牌的宗门大肆寻找了十多年,老夫也多番打听过,只知道这个令牌对那个宗门很重要,但具体有什么用却不清楚了,而那宗门在十年之后,突然被灭门,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望着手上的令牌,唐风不禁沉思起来。

    他一直没搞明白两大势力的人为何要争抢司徒让的宝贝。桃源中流传出去的信息又是什么。

    自己收获的这些东西,如果说能让两大势力在意的,恐怕除了封神契和分水珠,剩下的唯一可能就是这块木质金龙令牌。

    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呢?唐风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好像任何一个都有可能。

    不过司徒让的藏宝,却让唐风看到千年之前和现在的世界有很大的不同。千年之前,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那是现在这个世界的人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比如说山河图,在没遇到山河图之前,唐风哪里会想到方圆几千里的地界会被封印进一副古画中?而封神契和分水珠,也都是拥有离奇的作用。

    得了司徒让的宝贝,唐风心情大好,本来赶回天秀他孤身一人的脚力更快一些,可在司徒让的请求之下,唐风还是让他在外面透透气。

    现在有封神契在手,根本不用担心山河图的灵气波动被人发现,只要小心一些,不被人看到这幅怪异的古画就成。

    唐风在前方赶路,司徒让就象是被放出笼子的小鸟一般,控制着山河图飞来飞去,兴奋得不得了。

    虽然还是只能待在山河图中,可比起以前,现在这状况让司徒让已经很满足了。若是大少能寻到另一块再生石,那自己就更满足了,司徒让心里想着。

    这一次出门耗费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唐风也没想到要这么久,实在是因为中间发生的事情太多。

    几日之后,唐风已经很接近天秀宗了,到了这里,来往的人也变得多了一些,为保山河图的秘密不会泄露出去,唐风不顾司徒让的抗议,将山河图强行收回了魅影空间里。

    再过两个时候后,唐风回到了靖安城,可一进城,唐风就发现城中的居民竟然都在谈论着一件事。

    几日之前在夜雨湖畔发生的大战。

    最初唐风还没在意,只以为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宗门前来找麻烦,如今的天秀宗可不是以前的天秀,谁敢来找麻烦那绝对是自寻死路,可听着听着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些人说的很夸张,那一场战斗虽然只持续了短短半个时辰时间,但是战斗的余波却让整个靖安城动荡不安,夜雨湖的湖水都下降了三成左右,战场上更是一片混乱。

    这是灵阶高手大战才能闹出来的动静!

    唐风心头一紧,赶紧朝天秀驰去,出了靖安城,唐风越发不安起来,确实如自己所想,夜雨湖畔的战斗痕迹,绝对是灵阶高手弄出来的,灵阶以下的修炼之人还没这么大的能耐。

    怎么会有灵阶高手跑到天秀来找麻烦?唐风眉头紧皱,他现在只想到一个可能,就是不知道是否正确了。

    不多时,唐风便来到天秀宗门所在,门口处原本只有两个守门弟子,而现在却是一大群,个个剑拔弩张,清秀的面容上一片紧张之意。

    看到唐风迅速接近,这群天秀弟子更紧张许多,在门口处一字排开,挡住去路,当头一人娇叱道:“来者何人?”

    “唐风!”唐风顿住身形,露出面容。

    这些弟子一看,不禁松了一口气,正要说话,唐风却是身形一闪,冲进了天秀宗内。

    “那位师兄就是唐风吗?”其中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孩望着唐风的背影问道,这应该是新近加入天秀的弟子。

    “恩,我天秀宗唯一的男弟子,天秀能发展到现在,也都是因为他的存在。”另外一人微笑地答道。

    “师兄的实力看样子也不是很高呀。”

    “当年他只有玄阶境界的时候,便以一己之力,挡住了三千五百人马,将那些人尽数屠杀在夜雨湖畔,如今他已到天阶,前些日子来寻衅闹事的人若是碰到了他,肯定没命回着回去。”这个女弟子看样子对唐风信心十足。

    “玄阶……我现在也是玄阶。”最先开口说话的女子吐了吐舌头,别说要自己一个人对付三千五百人,就是三十五个,自己恐怕也吓傻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