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八百九十七章 火凤之血

第八百九十七章 火凤之血2017-11-10 16:36:53Ctrl+D 收藏本站

    被这两股灵阶上品气势带动,在场的所有人都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运起了一身罡气,以防不测。

    可他们并没有迎来什么攻击,反倒是看见两道身影几乎是同一时间朝那黑色的灵兽卵扑了过去。

    一道火红,在前进的道路上拖出一条绚丽缤纷的红色彩带,那是属于夫人的。

    另外一道虽然没有夫人的魄丽,可也流光溢彩,爆发出来的罡气几乎已经凝成了刺眼的光芒。

    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两道人影便冲到了黑凤卵旁边,在众目睽睽之下,黑凤卵和邪梧桐一起消失不见,天空中的黑云也突兀地散开,露出了晴朗的天空。

    “碰碰碰碰……”一连串拳脚交加的声音传来,每一次闷响都伴随着灵阶上品气劲的爆发,那一片范围内的地面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击,以爆发的地方为原点,猛地朝下凹陷,裂开了一道又一道让人毛骨悚然的沟壑。

    一声闷哼传来,其中一道身影往后飞了出去,另外一道火红的影子却顿在了原地。

    交手的时间太短,这短暂的交锋没有一个人看清楚到底谁占了优势,直到两道身影都露出了本来的面容,大护法等人才发现唐风被击退了数十丈,手捂着胸口一阵轻咳不已,而夫人却如磐石一般纹丝不动!

    夫人赢了!看到眼前这一幕,每个人都知道在刚才的交手中,夫人占了优势。

    可是……现在这两人脸上的神色,却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明明赢了的夫人,脸色恼火愤怒,而输了的唐风,却是笑得无比开心。

    这场面就好像是唐风占了大便宜,夫人吃亏了似的。

    到底怎么回事?

    “呵呵,夫人,说话算话哦……”唐风深吸一口气,平缓胸口翻滚的气血,直起了身子望着红衫女子。

    “臭小子!”红衫女子一口银牙差点咬碎了,“你怎么能解开封印?”

    前几日趁这小子受伤的时候,自己明明封印住了他一身经脉,按道理来说他根本不可能再有什么战斗力,正是因为这样,自己才答应他刚才的提议,准备扑灭黑炎之后抢夺黑凤卵。

    可是现在看上去,他哪里有什么经脉被封印的痕迹?刚才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完全就是他的巅峰之境!

    失策!这小子太会装了,这些天一直没有动用过罡气,自己竟然都没看出他早就把封印给解除了。

    “呵呵,晚辈自有办法。”唐风笑了一声,“如此一来,晚辈也履行了与前辈的约定,还请前辈也莫要忘记。”

    红衫女子冷冷地望着唐风,神色迟疑挣扎了好半晌,这才颓然地叹了口气:“我知道。”

    唐风猛地松了一口气,要是面前这女子根本不顾忌与自己的约定,非要逼自己把黑凤卵交过去的话,唐风也只能跟她撕破脸皮,不过那样做的话,自己实在没多少胜算。不过现在看起来,她还是很信守承诺的人,说她迂腐也罢,说她不懂变通也好,总之她不会对自己下什么毒手了。

    “既如此,那晚辈告辞了!”唐风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此地非久留之地,天知道这女人会不会突然反悔?若是她反悔的话,自己想走也走不了了。

    “不急,你这一身伤还没痊愈,先留下来暂住几日,本夫人还有件事要告知你。”红衫女子收敛了自己灵阶上品的气势缓缓开口道。

    唐风抿了抿嘴唇,有心拒绝却又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能被她如此看中,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那晚辈叨扰了!”唐风想了片刻这才点点头。

    唐风被安排在圣宫之中,大护法等人虽然对他还有些仇怨,但是在红衫女子的命令下,也不敢对唐风有什么不轨之心,更何况,唐风展现出来的实力也不是他们能够轻易招惹的。

    这几日时间,唐风只是在潜心疗伤,天圣宫几位护法之中,唯有苏恋水跟唐风的关系比较亲近一些,时不时地带一些疗伤药过来慰问一番。

    看得出来,唐风和圣宫化解了恩怨之后,这个女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三日之后,苏恋水再次到来:“唐公子,夫人让你去一趟!”

    “恩。”唐风点点头,这三天他也想过红衫女子为什么会让自己留下来,可一直没想明白,只是大概能猜到应该跟黑凤卵有关系。

    在苏恋水的带领下,唐风与她一同来到了几十里外的木屋处,人还没到,红衫女子的声音便传了出来:“进来吧。”

    听到这个声音,无论是唐风还是苏恋水都忍不住诧异一番,因为红衫女子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有些劳累,甚至中气不足的样子。

    受伤了?唐风愕然,在天圣宫这块地盘上,谁又能让这位护宫圣兽受伤?

    走进木屋中,唐风看到红衫女子坐在椅子上,诗诗就抱着瑶琴站在一旁。夫人的脸色稍显苍白,看上去确实是受伤的模样。

    “属下见过夫人。”苏恋水头都不敢抬,恭敬地喊了一声。

    红衫女子点点头:“你回去吧。”

    “是。”苏恋水没有丝毫迟疑,应了一声之后便退了出去。

    等到苏恋水走后,唐风才开口道:“不知夫人找晚辈所为何事?”

    红衫女子叹息一声,缓缓地站起了身:“我能明白你不想把黑凤卵交予本夫人的心情,那毕竟是凤之一族的成员,若真能降服的话,日后定可成为一大臂力。”

    “恩。”唐风丝毫没有避讳,这点原因谁都能看得出来,否认也没什么意思,天秀宗现在虽然有不少灵阶,可与真正的大势力比较起来还是差距太大,现在任何能增加自己这边实力的手段和机会,唐风都不会放过。

    十脉枯竭,天下大乱。天秀现在都得夹缝求生,若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世道恐怕会更乱一些,唯有增加自己这边的实力,才能保得一方平安。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无法降服黑凤……甚至黑凤无法重生的话,你又该如何?”红衫女子开口问道。

    “没想过。”唐风诚实地摇摇头,“不过晚辈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希望!”

    “哎……”红衫女子眉宇间浮现出些许懊恼,“我就不应该跟你约定什么东西,就得趁着你受伤的时候逼你把黑凤卵交给我,也省的这么麻烦。”

    “嘿嘿,前辈心胸宽广,一言九鼎,肯定不会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情。”

    “少拍马屁!”红衫女子瞪了唐风一眼,“本夫人是女人!真想杀你的话,何须顾忌什么?狗屁约定是你们这些男人引以为傲的顽固,干我何事?”

    唐风不敢答话,这夫人现在脾气不太好,万一惹毛了她,恐怕就不好收场了。

    红衫女子从桌上拿起一个血红的瓶子,怔怔地看着,满眼的不舍。

    “血髓玉瓶?”唐风不禁吃了一惊。

    “认得?”红衫女子疑惑地望着唐风。

    “恩。”血髓玉瓶,是盛放丹药最好的瓶子。炼药师炼制出来的丹药若是放在一般的瓶子中,药效就会随着时间而流失,瓶子的质量越差,流失的速度就越快!所以一般放丹药的瓶子都是玉瓶,玉瓶可以最大限度地阻止药效的流失。

    而玉瓶之中,最好的便是血髓玉瓶!传闻这种玉的价值无可估量,因为血髓玉不但可以保药效丝毫不会流逝,也是制作极品丹药的材料之一,甚至还可以锻造武器。

    换句话说,即便把一粒最普通的丹药放进血髓玉瓶中,即便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血髓玉瓶中的丹药药效都会保持下来。

    唐风此前在白帝城中探索,得到过不少瓶丹药,但是那些装丹药的瓶子,却没有一个是血髓玉瓶!就连药神宗那样以炼药为主的宗门,都没有这等宝贝。

    可红衫女子却拿了出来。

    一个血髓玉瓶的价值就已经无可估量了,那里面装的东西又有多大价值?

    一想起这个,唐风的呼吸就变得粗重起来。红衫女子要自己多留几日,难道是要送自己什么极品丹药?

    不过也不对啊!自己与她非亲非故,送丹药干什么?

    “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么?”红衫女子问道。

    “我若说不想,夫人你会怎么做?”唐风挠了挠脸颊,红衫女子这种吊人胃口的做法太顽劣了。

    “海扁你一顿!”红衫女子冷哼一声。

    “那晚辈非常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唐风赶紧答道。

    红衫女子忍不住轻笑一声,别人在见到自己的时候总是束手束脚,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这一点就连圣宫的那几个灵阶中品护法都不例外,可偏偏这个小子却从容不迫,还敢跟自己开玩笑。

    也懒得再吊唐风的胃口,红衫女子晃动了一下血髓玉瓶,里面顿时传来了一股流水的撞击声。

    “这是……”唐风眉头一皱,本以为里面放的是什么丹药,可没想到却是液体。

    “火凤之血!”红衫女子缓缓道。

    “什么?”唐风的眼珠子顿时颤抖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迟疑了好半晌才弱弱地开口问道:“夫人……你刚才说这里面装的是火凤之血?”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