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八百九十九章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第八百九十九章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2017-11-10 16:36:55Ctrl+D 收藏本站

    捏着手上好看的血髓玉瓶,唐风笑的嘴都合不拢了,一边慢慢地朝前走,一边仔细算计着火凤血的用处。

    黑凤重生绝对要用去大半,但是怎么说也得给灵怯颜留下两滴用来重塑肉身才是,有火凤的涅槃之血帮忙,丫头重塑肉身肯定也会更轻松许多,肉身的能力也会更强大,至于不死金丹……若是还有富余便让莫师姐炼制,若实在没有的话就算了。

    这丹药虽然是宝贝,可也不是什么必须要得到的东西。

    八滴!在自己的软磨硬泡之下,红衫女子又送了两滴火凤血给自己,拿到火凤血之后,唐风便被夫人轰出了木屋,到现在,唐风的脑海中都能回想起夫人咬牙切齿地咒骂,骂自己贪得无厌,恬不知耻等等。

    “唐风……我们现在去哪?”背后传来诗诗弱弱的问话声。

    唐风顿下脚步,扭头看向这个被薄纱蒙面的女子,她怀中还抱着那架瑶琴,身影单薄,衣衫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摆动,显得有些无助和彷徨。

    虽然答应跟唐风走,可诗诗却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地在哪。

    “你也去过,天秀宗。”唐风解下自己的衣服,批在诗诗的肩膀上,诗诗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用手捏住了衣领:“谢谢。”

    唐风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诗诗,可却发现即便是如此近的距离,以自己的眼力竟然也有些看不透诗诗薄纱下被覆盖住的面容,那层薄纱……不,诗诗本身的面容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若隐若现,叫人看不真切。

    “你看什么?”诗诗脸色绯红,抬起剪水双瞳扫了唐风一眼,又赶紧低下了眼帘。

    “你脸上的疤痕应该没了吧?”唐风问道。

    “恩。”诗诗点了点头,脸上自小时候以来就存在的巨大刀疤状的疤痕,在前几年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那为什么还蒙着面?”诗诗的疤痕消失,应该跟妩媚精魂的彻底觉醒有关系,这一点唐风知道,诗诗本人却不清楚。

    “习惯了。”

    唐风望着她,不禁叹了口气,诗诗现在看起来柔弱至极,偏偏这份柔弱中却透着一丝不可抵挡的妩媚,随意一个眼神,随意一个举动,都带有诱人的魅力,这种妩媚的感觉已经深到了骨子中,不是刻意模仿就能做到的,真不知道若是她施展出乱花渐欲迷人眼,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正望着的时候,诗诗的身影突然一阵踉跄,唐风眼疾手快,赶紧上前一把搂住她的腰肢。

    扑鼻的清香和处子的味道涌入鼻孔,萦绕在鼻尖,让人一阵心旷神怡,诗诗的脸色更红许多,似有些挣扎,却没有多少力气,轻喘着气道:“唐风……我有些晕……”

    “怎么了?”唐风大惊。

    话音刚落,诗诗的脑袋就突然软绵绵地低垂下去,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下一刻,诗诗又缓缓地抬起了头,那一双水汪汪的双瞳中散发出媚态迷人的光芒,妩媚中还带了一些促狭和狡黠,眼睛弯成了月牙型,笑吟吟地望着唐风。

    唐风本能地察觉有些不太对劲,赶紧呼唤了一声:“诗诗?不……妩媚?”

    诗诗咯咯一声轻笑,不但没有脱离唐风的怀抱,反而还往里挤了挤,不算巨大却也不小的胸脯被挤得变了形状,唐风只感觉胸膛处充满了弹力十足的感觉,与此同时,眼前的诗诗再无之前的羞涩感觉,反而变得俏丽妩媚起来,诗诗隔着一层面纱,轻轻地在唐风耳边吹了一口气,阵阵糜音顿时响了起来,唐风心口一股热血上涌,呼吸也稍微急促一些,手上不由自主地就多用了一些力道。

    “恩……”诗诗被唐风勒的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古怪的声音,嗔怪地瞪了唐风一眼。

    乱花渐欲迷人眼!

    望着那双几乎足以让任何男人都为之疯狂的美瞳,唐风脑海中猛地一惊,赶紧咬了一下舌头,无常诀猛地运转起来,这才平息下心头的冲动。

    “臭男人……”诗诗现在哪还有此前的羞涩和紧张,分明就是一个可人的媚妇人,柔软火辣的身体被唐风搂抱在怀中,看似挣扎蠕动,实则任何一个轻微的动作都带有挑逗的意图,就连说出的这句话,也带有欲拒还迎的味道。

    “你这样借用别人的身体来挑逗男人是不道德的。”唐风摇了摇头,轻轻地放开了诗诗。

    诗诗一阵抿嘴轻笑,笑的花枝招展:“我只是帮她做了自己想却不敢做的事情而已。就算她知道也不会怪我,只会感激我。”

    “女人还是有点羞耻心的好。”唐风点了一下诗诗的脑袋。

    诗诗秀眉一簇,用手揉着被唐风戳中的位置,望着他的丹田撅嘴道:“喂,那个谁,你的风哥哥骂你寡廉鲜耻呢。”

    灵怯颜冷笑一声:“风哥哥骂的是你,关我何事?”

    诗诗笑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他骂我不也等于骂你么?”

    “少跟我扯上关系,我没吞噬你之前,你就是你,我就是我,你我毫不相干!风哥哥,帮我看着这无耻的女子,这次说什么也别让她跑了!”

    唐风猛点头,这女人放出去太危险了,随便一个眼神,就能让一大群男人混乱起来,万一被什么强大的人盯上,恐怕没什么好下场。

    诗诗轻笑一声:“人家若是真想走的话,也不会随你们出来了。跑了几年也累了,该好好歇息一下了。”

    灵怯颜一愣,狐疑道:“你甘心被我吞噬?”

    虽然是同一人的精魂,可每个精魂的性格不同,各自为主,彼此之间互有敌意,谁也不会愿意被谁吞噬掉。

    “为什么不愿意,我也说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谁吞噬谁,并没有区别,更何况……”诗诗指着自己高耸的胸脯道:“这丫头的身体太差,也不适合我长时间待在里面,隔三岔五地跑出来一次还没什么事,若是经常跑出来,她恐怕也毁了。”

    唐风深以为然,别人恐怕不太清楚这一点,但是自己动用借尸还魂却是无比了解其中的危害,越是强大的精魂,就越需要强悍的身体。诗诗现在不过是地阶境界,妩媚精魂再怎么说也比诗诗高上好几个档次,占据她的身体说说话还没什么危害,可若是动起手来,受损的还是诗诗的身子。

    “姑娘深明大义,唐某佩服。”以前碰到的几缕精魂,哪个不是打着灵怯颜的主意?可妩媚却并没有这么想,不过估计也跟她实在无法吞噬灵怯颜有些关系,灵怯颜现在是四缕精魂的融合,而她却只有一缕,根本没有胜算。

    “说的这么见外做什么?”诗诗妩媚地看了唐风一眼,把柔弱的身子又往唐风身上靠了靠,侧眸仰望着唐风,吐气如兰,微笑道:“人家现在掌控这身体,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哦……”

    唐风嘴角抽了抽,灵怯颜暴跳如雷:“放荡的女子,风哥哥,赶紧回天秀,我要马上把她吞噬了,留这狐狸精在世间太危险了。”

    “咯咯……”诗诗一阵轻笑。

    等你吞噬了我,你也会变得放荡!到时候看你如何把持自己!

    妩媚精魂出现的时间不长,大概只有半个时辰左右便将身子的掌控权还给了诗诗,不过诗诗却一直在沉睡,逼不得已,唐风只能抱着她飞奔。

    走出天圣宫的入口,回首望着那百丈高度,冲天而下的瀑布,倾听着背后轰鸣的落水声,唐风急速朝天秀赶去。

    一想起黑凤重生在即,唐风就迫不及待地想赶回天秀。

    几日的功夫,天秀已经近在眼前,来到靖安城外的时候,被抱在怀中的诗诗一阵挣扎,轻声道:“放我下来吧。”

    这几日为了赶时间,唐风一直抱着诗诗在跑,毕竟她只有地阶,脚力不算快。

    赶路的时候唐风走的都是荒郊野外,没人看到还没什么,可眼前的靖安城,人来人往,摩肩接踵,诗诗实在是不好意思再被唐风抱着了。

    “恩。”唐风也没坚持,虽然可以直接飞过靖安城,可大白天这样做多少有些不合适,轻轻地放下诗诗,带着她走进了靖安城中。

    诗诗就象是迷路的猫咪被领回家一般,乖巧地跟在唐风身后,一言不发。

    走着走着,唐风蓦然感觉四周无数道目光朝自己身后聚集过去,这些目光中冲了惊艳,呆滞和震惊,不一而足。

    叮叮当当……一连串声音从侧旁传来,靖安城无数居民手上的东西不自觉地滑落到了地上忧不自知,无论男女老少皆是如此。

    本来车马沸腾的靖安城,在诗诗进城之后,静谧的针落可闻。

    咕咚咕咚……不知道有多少人吞咽口水的声音传了出来。

    诗诗更显得局促许多,走前两步揪着唐风的衣服,身子都微微发抖。

    唐风一愣,看了看左右两旁的情况,不禁苦笑一声,诗诗现在虽然蒙着面,也没动用乱花渐欲迷人眼,可妩媚精魂在她体内这么多年,早就给她打上了妩媚的烙印。

    这种气质对自己这等境界的人来说还没什么,但是对普通人来说,却无疑是致命的诱惑!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