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零一章 为什么要欺负我

第九百零一章 为什么要欺负我2017-11-10 16:37:1Ctrl+D 收藏本站

    “你想要诗诗姑娘么?”懒姐一开口就问出了一个让唐风无比尴尬的问题,妃小雅在一旁紧盯着唐风,脸上醋意翻滚,掰着手指头在那数着:“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

    唐风赶紧打断宫主大人:“怎么数的?哪来这么多?”

    “都别打岔!”懒姐瞪了两人一眼,“阿风你说心理话,想不想要诗诗姑娘!”

    “不想!”唐风回答的斩钉截铁。

    懒姐轻笑了一下:“你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绝对没有!”唐风挺直了腰杆,对上懒姐的目光,即便是跟一位灵阶上品高手如此对视,唐风也不会丝毫怯弱,但是此时此刻,却忍不住有些躲躲闪闪,好半晌才不禁轻咳一声:“好吧,是有那么一点!”

    任何男人见到诗诗那样妩媚的女子,多少都会有一点心动,唐风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心动归心动,可唐风还没极色到那种看到美女就想霸占的程度,就如当初自己与莫师姐一样,若不是那一次发生了那种不可挽回的事情,唐风估计自己跟莫流苏现在也还只是师姐弟的关系而已。

    理智能够战胜本能的冲动,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

    “有就好。”懒姐点点头,“如果你说没有,那我真要怀疑我们家男人是不是身体出了问题,即便是我见到了诗诗姑娘,也忍不住有些心动。”

    妃小雅在一旁懊恼道:“我也是,这女人给人一种有些轻佻的感觉,可她的气质却偏偏很柔弱。这种矛盾结合在一起,对任何人都有很大的杀伤,啧啧,夫君,你说你要是把她弄到床上去,她会是什么样子?”

    “流氓!”唐风伸手捏了捏妃小雅的脸蛋,捏得宫主大人眼水汪汪。

    懒姐的脸蛋忍不住浮现出一抹绯红,轻咳一声打断了宫主大人的幻想:“既然阿风你对她有些感觉,那事情就这么定了。”

    “定什么?”唐风愕然,与宫主大人一起望着白小懒。

    “你的第四房夫人。”懒姐轻敲着椅子的扶手。

    唐风大汗,急急道:“懒姐,这不行吧?”

    “没什么不行呀,你都已经把人领回来了,我总不能当做没看见吧。再说了,你若真不想要她的话,就得现在把话挑明,让她离开天秀,若不然她在这里,无依无靠,没有名分,会耽误了一生的。你忍心让她现在离开天秀么?她这样的女子,走到哪里都能成为红颜祸水,实力又不高,很容易被人给盯上。”

    宫主大人充分地发挥想象力:“实力不过地阶便有如此媚态,日后成长起来那还得了?红颜祸水说的便是此女,搞不好还会祸国殃民,霍乱苍生,天地间为她而死的人将不计其数!”

    唐风一拍椅子,猛地站了起来,摇头晃脑道:“两位既然如此说,那本少便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了黎民苍生,少不得也要以身饲虎,亲受这毒水祸害了!哎,为了天下,侠之大者,可悲可叹!”

    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唐风背后一抹光辉闪耀……“呸……”宫主大人啐了一口,忍不住抿嘴轻笑。

    “懒姐。”唐风也耷拉下耳朵,“这事再说吧,我把她带回天秀,主要还是因为妩媚精魂,日后诗诗想留下便留下来,若是不想留下的话,我也不强求。你不用说这些话让我以为自己做的事情很高尚,男人想要霸占一个女人,完全是因为私欲,跟什么黎民苍生扯不到关系。走了,我去找下莫师姐!”

    撂下一句话,唐风便出了屋子,再被懒姐这么洗脑下去,唐风估计自己真以为霸占了诗诗是舍己为人的行为了。

    懒姐和宫主大人对视一眼,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看样子,我们家的男人不会轻易为美色所动,诗诗都诱惑都不了,日后恐怕再无人能引诱他了。”

    唐风在药房处找到了正在炼药的莫师姐,师姐正忙着淬炼药液,一身香汗淋淋,唐风偷偷摸摸地走过去,一把搂住了她的腰。

    “谁!”莫师姐大惊失色,想扭身看清楚来人的面貌,却被唐风制住了。

    “哼哼哼……”唐风变着嗓子笑的很诡谲,轻轻地在师姐耳边吹着气:“你说我是谁?”

    莫流苏大急,自己现在实力虽然增长不少,可在背后这个男人的手段下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就连一身罡气都无法凝聚起来,更让人崩溃的是,这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还舔着自己的耳垂。

    那里……那里是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快放开我!”莫流苏身躯颤抖,咬牙道:“我不管你是谁,你敢这样对我,别想活着离开天秀!”

    “哈哈!”唐风大笑不止,“小娘子,口气倒是不小,老夫早就听闻天秀有一绝色女子名叫莫流苏,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就凭你的手段,还能拿老夫如何?”

    “我天秀还有灵阶高手……我只要叫上一声,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莫流苏急急道,身子扭动不已,想摆脱背后之人的控制,却毫无效果,反倒是臀部上感觉到一个坚硬的物体顶住了自己。

    “他们?哼,他们都在密室中修炼,当老夫不知道么?你叫吧,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唐风一边说着,手上越发放肆起来,已经穿过莫师姐的腰肢抚上了那高耸的胸脯,一阵揉捏。

    莫流苏眼角处滑落两道泪痕,脸色一片死灰!不管背后这人是否会死,自己清白的身子已经被玷污了,日后还有颜面再去见师弟?

    死!只有死才能捍卫自己的清白之躯,在背后这人没有更多的动作之前,为自己保留一点尊严。

    刚转过这个念头,自己的身子便在那个人的带动下,转了一个圈,充满恨意的目光定格在唐风的脸上,莫流苏忍不住怔了一下,旋即哇地哭了出来,一把扑进唐风的怀抱中。

    唐风心疼坏了,本来只是想逗师姐玩玩,却没想到把她给弄哭了。

    “不哭不哭!师弟该死,师弟该死!”唐风轻拍了莫流苏的肩膀,好一阵安慰。

    “师弟……”莫流苏一边哽咽,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我好怕!”

    “我错了!”唐风俯下身子,堵上了莫流苏红润的双唇。

    哽咽声嘎然而止,莫师姐的眼珠子瞪得老大,依然犹如第一次亲吻一般,身子一阵阵地痉挛,旋即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唐风的衣服。

    好半晌,莫流苏才猛地惊醒过来,赶紧推开唐风,大口地喘着气,脸红如泣血:“这里是药房,有人会进来的。”

    “不会的。”唐风又把她拉进了怀抱,上下其手,摸的莫师姐喘息不已。

    “师姐,你在练什么药呢?”唐风看着面前的药液狐疑地问道,“怎么有股怪味?”

    “呀……药液凝结了!”莫流苏惊了一下,嗔怪地看了唐风一眼:“都怪你,这份药材价值不低的。”

    “怪我怪我!”唐风点头,又要俯下身子。

    莫流苏赶紧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要……不要在这里……”

    “嘿嘿……”唐风笑的很奸诈,“果然,欺负师姐很好玩。”

    “为什么要欺负我?”莫流苏眨动着眼睛问道,长长的眼睫毛上沾了了些泪水,看上去柔弱极了。

    “你先忙着吧,我这次可能又要闭关一段时间,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声。”唐风松开师姐,朝外走去。

    “为什么要欺负我呀?”莫师姐在后面追问不舍。

    唐风没回答,总不能告诉她自己刚才被懒姐欺负了,到她这来找点场子吧?

    离开药房,唐风去看了一下林若鸢,陪姑姑喝了一下午的茶,说了一些小时候的趣事,回忆这些往事的时候,姑姑脸上的笑容从不曾停歇,唐风尴尬坏了,小时候的事情根本不是他做的,但是也够让人难堪的。

    林若鸢的实力依然只有天阶中品境界,她的资质并不算太高,这一辈子恐怕都无法问鼎灵阶境界,运气好的话,天阶上品是她的顶峰,运气差的话,这一生都只能维持在天阶中品。

    再次回到烟柳阁的时候已经夜色降临了,懒姐和宫主大人又去了密室中修炼,烟柳阁内只有宝儿梦儿和诗诗三人。

    吃过晚饭之后,等诗诗熟睡了,唐风才轻手轻脚地走到她的屋子中,好似一个采花贼一般。

    在唐风进屋的刹那,原本早就进入梦境的诗诗却猛地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窗外一缕月光泻下,正好照射在诗诗的身上,唐风一眼望过去,鼻子差点流血了。

    诗诗脸上的薄纱已经被取了下来,月华照耀在那倾国倾城的容颜下,让唐风在那一瞬间竟然有些失神。

    那精致妩媚的脸庞透着无尽的吸引力,仿佛要把自己的三魂七魄都吸过去似的。

    最让唐风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此刻的诗诗竟然只穿了亵衣。

    粉红色的肚兜遮挡不住胸前的春光,高高耸起,若隐若现,诗诗坐起来的瞬间,光滑如镜一般的小腹暴露出一大半,晃得唐风头晕目眩。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