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二十二章 这是几夫人?

第九百二十二章 这是几夫人?2017-11-10 16:37:28Ctrl+D 收藏本站

    山河图中传出浓郁如潮水一般的灵气,可那澎湃如星辰的灵气波动,却被小小的封神契压制在方圆几丈范围内,根本无法传出木屋。

    若是没有封神契的作用,山河图一出现,恐怕就会让整个天圣宫沸腾起来。龙型灵脉的灵气波动,岂是一般的强大?

    火凤终于明白,唐风为什么要先拿出这个漆黑的盒子了。原来是为了这个做准备的。

    “夫人?”唐风悄悄捅了一下火凤。

    “哎!”火凤叹了口气,即便活了几百上千年,面对神兵都能无动于衷的火凤,此刻终于忍不住生出了一些嫉妒之心,“我总算有些明白你说的话了。”

    “什么话?”唐风问道。

    “世上有那么一种人,福源逆天,大多的好事都能被他碰上。你无疑就是这种人!魂兵……黑凤……龙型灵脉,还有这奇怪的画卷,你这十几二十年到底都碰到什么呀?”

    “一言难尽!”唐风挠了挠头,其实也不是十几二十年,所有的事情都是在近几年发生的。

    听到火凤和唐风这边的动静,司徒让骑着白玉龙从远处飞了过来。

    “大少!”司徒让站在白玉龙背上恭敬地喊了一声。

    唐风颔首,扭头望着火凤道:“夫人,这便是……”

    “龙型灵脉!”火凤一双凤眸紧眯,声线颤抖,望着白玉龙眼皮子都舍不得眨上一下,喃喃道:“这世上真的有龙型灵脉!”

    “这是当然!”唐风笑了一声。

    “大少,敢问这位是几夫人?”司徒让谦卑地问了一声,在天秀待了不少日子,他也知道唐风有好几房夫人,可却从没见过火凤,刚才听唐风对她的称呼,司徒让立马意会错了,以为这是唐风又找到的一位夫人。

    唐风神色一肃:“话不能乱啊呀,身为晚辈,我可承受不起!”

    “哼!”火凤冷哼一声,扭头道:“怎么?本夫人配不上你么?”

    唐风不敢接话,司徒让一脑门的雾水。

    “夫人,我们还是先进去修补本源力量吧。”唐风叉开话题,伸手在山河图上一点,被点中的位置猛地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漩涡。

    火凤还有些疑惑和犹豫,唐风却拽着她,直接窜进了山河图中。

    动用白帝印,可以把山河图中里的东西弄出来,也可以把外面的东西弄进去,但是无一例外,视目标的强弱,唐风需要耗费一定的罡气和精神。

    上次把白玉龙和司徒让弄出山河图的时候,唐风一身罡气被抽个干净,累的跟狗一样。

    而这一次,带着火凤进入山河图,唐风的情况虽然好上一些,可罡气也瞬间去了一大半,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

    进了山河图,火凤根本没去理会这里真实的世界,而是怔怔地望着凌立于天空之上的白玉龙。

    龙型灵脉,就在眼前,那浩渺的灵气,宛若真龙一般的形态,无一不说明了这一点。

    “大少,这次是要做什么?”司徒让到现在没弄明白唐风和火凤来这里是什么目的。

    “这位前辈本源力量受损,需要借助小白的力量来修补!”唐风随口解释了一句。

    “借助小白的力量?”司徒让眉头一皱,“需要耗费多少力量才行?”

    “大概十分之一吧。”唐风也是按灵怯颜的估计来回答的。

    “什么?”司徒让大惊失色,“大少,您说十分之一?一整条灵脉的十分之一?”

    “是啊,怎么了?”唐风扭头望着他,对他的反应有些奇怪。

    司徒让脸色不太好看,欲言又止地好几次,始终没说出口。

    唐风看的好笑,开口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司徒让这才期期艾艾道:“大少,这位真不是您夫人?”

    “当然不是!”唐风干咳一声,偷偷打量了一眼火凤,她还在那与白玉龙对视呢。

    “那事情就好办了。”司徒让也松了一口气,义正词严道:“若是大少的夫人需要小白的力量,我司徒让不说二话。小白毕竟属于大少您,您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可若是一个外人需要这么多的灵气,大少您可能碍于情面不方便拒绝,可我司徒让是不会同意的!一条灵脉十分之一的灵气,就算是对小白来说,也是一种无可估量的损失,我与小白共处千年,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受这妄来之灾!”

    “你想干嘛?”唐风狐疑地望着他。

    “阻止这个女人!想取小白的力量,先问过我司徒让答应不答应!”司徒让意气风发,说的铿锵有声。

    唐风吸了吸鼻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司徒让就已经飞到了火凤面前,挡在她与白玉龙中间。

    算了,反正司徒让是精魂聚集,火凤也不会真打死他!

    “呔,这小女子!”司徒让大喝一声,总算把火凤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火凤秀眉微蹙,不悦地望着司徒让:“做什么?”

    “哼!你说我要做什么?区区一个小女人,也敢打小白的主意,当真不知好歹!老夫与小白共处千年,早已情同手足,岂能眼睁睁看着你抽取它的力量,眼睁睁看着它受苦受难?”

    “情同手足?”火凤忍不住笑了一声,扭头望了唐风一眼,这小子到底从哪找到的这些奇怪人和奇怪东西?龙型灵脉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有一个精魂,而且这个精魂,还有灵阶上品的境界!

    难道他要火凤血,就是为了给眼前这个人重塑肉身用的?

    “情同手足!”司徒让的话掷地有声,“小白虽是灵脉化身,可对老夫来说,它就是兄弟!谁敢伤害它,就踏着老夫的尸体过去!”

    “你不是已经死了么?何来尸体?”火凤皱着眉头。

    司徒让一惊:“你这女子,眼力好生了得,竟然能看穿老夫的本质!念你是大少的朋友,老夫今日暂且不为难你,你还是离去吧,老夫若是动起手来,大少都阻拦不了,免得伤着你大家面子上不好看!”

    火凤不耐烦地望了唐风一眼,却发现唐风眼睛正瞄着别处,显然不想插手这里的事情。

    “让开,就算是你家大少挡在前面,本夫人也不会客气!我要它的灵气!”火凤往前踏了一步。

    “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既如此,休怪老夫手下不留情!”司徒让不甘示弱,也往前踏了一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