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二十五章 赚还是赔?

第九百二十五章 赚还是赔?2017-11-10 16:37:32Ctrl+D 收藏本站

    火凤现在明显处于一种关键时期,唐风也不敢马虎大意,自然不会再去修炼灵诀,而是自主地站在一旁,紧盯事态的发展,给她掠阵。

    随着时间的流逝,火凤背后的虚影越来越暗淡,越来越飘渺,原本凝如实质一般的虚影,此刻却淡不可查,就连火凤一身火系罡气也好似削弱到了极限。神识窥探过去,火凤现在哪还有什么上古灵兽的强横实力?一身境界竟然已经跌到了地阶水准,而且还在以一种让人叹为观止的速度下降着。

    地阶……玄阶……炼罡期……三天之后,唐风悚然发现,火凤身上一丝罡气波动都没有了,宛若一个从未修炼过的普通人一般,脸色苍白如纸,汗雨如下,身子一阵阵地颤抖。

    “啪……”地一声轻响,伴随着火凤的一声闷哼,她背后那魄丽的虚影彻底崩碎,白玉龙大口一张,直接将这些崩碎的虚影吞了进去。

    火凤却笑了,嘴角微挑,浮出了一丝欣慰而又开心的笑容。

    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火凤的胸脯上下急速起伏,手扶着龙头,轻声说道:“果然是乖孩子……”

    在她的抚摸下,白玉龙缓缓地张开了龙口,一枚艳红之色,可却黯淡无光的火凤内丹被它吐了出来。

    和唐风最初见到的火凤内丹相比较,现在的内丹根本没有丝毫火系灵气,也没什么异常,就好似一枚被染红了的珠子。

    但是,内丹上原本存在的那一道瑕疵,却不见了。现在的火凤内丹,是完整的无暇的内丹!火凤一口将内丹吞了下去,身形踉跄了一下,险些栽倒在地上,好在她身手不错,赶紧盘膝坐了下来。

    成功了么?唐风不敢确定,看火凤的神色,这一次修补本源力量无疑是成功的,但是从自己眼前看的一切来推断,又不太象。

    抬眼看了看白玉龙,庞大的龙型灵脉,此刻竟然缩小了一圈,想来是因为修补内丹上的裂痕,耗费了太多的灵气。这本就是在唐风的预算之中,虽然有些心疼可也还能释怀。而且,白玉龙现在也是通红通红的,精纯的灵气中,带了一丝充满生命力的火劲,这是火凤凰的涅槃之火才有的效果。

    “前辈,如何?”唐风紧张地问了一声。

    火凤抬起虚弱的眼皮,笑了笑:“成功了。”

    困扰她几百上千年的暗疾终于消失,火凤岂能不开心?

    “可是你……”唐风眉头紧皱,直到此刻,他还是无法从火凤身上感受到丝毫罡气波动。

    “无妨!”火凤缓缓地摇了摇头,“这条灵脉吞了我所有的本源之火,所以我现在才会很虚弱,不过只有内丹还在,我就可以重新修炼回来,这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那得需要多久?”

    “几个月吧,可能一年半载,这种事说不好。所以臭小子,我要借这里一用,在这里修炼,我才能恢复的更快一些。”

    “前辈一句话的事情。”火凤帮了唐风不少忙,唐风自然也不会对她吝啬。

    “不过你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火凤虚弱地喘着气,“看到这条灵脉现在的模样没?因为我所有的本源之火都被它吞了,所以它日后会生出一些火系的灵石。”

    “当真?”唐风闻言大喜。

    前些日子还在踌躇上哪去找火系灵石来喂黑凤呢,没想到这次却因为帮火凤一把而让龙型灵脉具有产出的资格了。

    这一次唐风痛下血本,耗费龙型灵脉十分之一的灵气总量来帮火凤修补内丹,原本是亏死的买卖,可现在再看,却是赚了。

    “再帮我一个忙吧。”火凤闭起了眼睛,“去圣宫告诉那群草包,就说本夫人要闭死关,一年之内不得前来打扰。”

    “恩。”唐风应了一声。

    火凤已经开始闭关打坐了,唐风叮嘱司徒让,叫他在一旁护法,司徒让自然应承下来。不说这是唐风的命令,单是火凤,就足以让他鞍前马后了。他还指望化解自己跟火凤之间的误会,求几滴火凤血来重塑肉身呢。

    一个人出了山河图,将山河图收进魅影空间里,唐风去了一趟天圣宫。

    找到大护法之后,将火凤的话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大护法当即疑道:“唐少侠,敢问夫人是为什么闭的死关?”

    火凤是上古灵兽,实力早就已到灵阶巅峰之境,根本不需要闭关修炼,这也是大护法起疑心的原因。

    “自己去问夫人好了,我哪里知道?我知道负责传个话而已。”唐风一句话就把大护法给打发掉了。

    大护法可没那个胆子去问,万一夫人真的在闭死关,自己跑过去打扰绝对是自寻死路。

    几大护法对视一眼,也只能无奈地选择相信唐风的话。

    “远来是客,老夫等人招待不周,唐少侠还请多盘亘几日,让老夫等人尽尽地主之谊!”大护法很是客气地说道。

    唐风哪不知道他的想法?大护法显然是想把自己留下来,好仔细查探一下刚才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不用了,我还有要事要办,先告辞了。”唐风说完之后,直接出了天圣宫。

    一群护法差点被气了。天圣宫,那是何等尊贵的名字!大陆最顶尖的两大势力之一,平常人根本无法踏足这里。唐风倒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根本没把这里当回事。

    箫参宁本就看唐风不爽,此刻差点没忍住又动手了,好在大护法拦住了他。

    “大护法,此人太过目中无人了,当我圣宫是什么地方,他家的后花园么?”等唐风走后,箫参宁才愤愤不已,他也没胆子当着唐风的面如此叫嚣。

    “谁让人家有这个实力?”大护法苦笑一声,“好了,夫人都选择闭关修炼,你们也都闭关修炼去吧。要不然圣宫只会被别人越拉越远。”

    “是!”

    唐风出了天圣宫,心里一个劲地疑惑不已。

    他来了两次天圣宫,可从未碰到了天圣宫宫主,实在是有些奇怪,难道这家伙真的是在闭死关?

    还是说……早就挂掉了?唐风潜意识里还是期望与这个站在当世顶端的男人碰一面,交交手的。

    不过天圣宫宫主确实是个高人,与血雾城城主并称当今世上唯一的两大灵阶上品高手!无论哪一个都不是好招惹的。

    火凤是灵阶上品,那是因为她是上古灵兽,出生就有底子,岁月无忧。而在人类中,修炼到灵阶上品的只有这两个人而已。

    天圣宫宫主秦且歌,血雾城城主血天河!

    火凤血求了四滴,黑凤的问题也解决了,甚至就连火凤,现在也装在山河图里,跟随着唐风一起行动。

    下一步,唐风自然是要去寻那处神奇的寒谭。

    寒谭准确的位置所在,世上无人知晓。可灵怯颜却知道。

    当年藏锋剑灵去过那个地方,灵怯颜吞噬了藏锋剑灵之后,自然是有它的记忆。

    将自己的想法和灵怯颜一说,丫头不禁眉头皱了起来:“风哥哥,那个地方很危险!”

    跟着唐风出身入死无数次,即便是前来天圣宫,灵怯颜都没有丝毫畏惧,可现在却表现出了担忧。

    “没危险就不用我自己去了。”唐风笑了一声,“说说,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周围满是阵法,这些阵法不是人布置的,而是自然生成的。不过阵法倒不用担心,因为我不是肉身之躯,所以不会受这些东西影响。但是……风哥哥你真的得小心那处寒谭,当年欧阳子身负天剑之境,实力更达灵阶上品,入手触碰了一下潭水,半条胳膊都被冰冻了起来,虽然运功解除冰封,可却没办法逼尽寒气,那是连无上剑意都斩不断的寒意,最终罡心被寒气侵蚀,无奈之下只能坐地等死,一代剑神,克死他乡!”灵怯颜说起这事的时候情绪很低婉,想来是受到藏锋剑灵的情绪影响,毕竟欧阳子当初也算是藏锋剑灵的主人。

    “这寒谭如此了得,到底是怎么生成的?”唐风神色也严肃了下来,灵阶上品都无法抵挡,这更让唐风好奇了。

    “不知道,欧阳子只是触碰了一下潭水,根本没有深入研究。”

    “去见识一下。”唐风意气风发。

    “风哥哥你要答应我,真到了那里可不能轻举妄动,要不然我不带你去。”灵怯颜在罡心处噘着嘴巴道。

    “恩恩。”唐风把脑袋点成了拨浪鼓,少爷先答应你再说,到了地方还不是随我折腾?

    顺着灵怯颜的指引,唐风迅速朝那神奇寒谭所在的位置接近过去。

    十万大山,真正的十万大山,十数天后,当唐风踏足到这片地方的时候,彻底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连绵不绝的山脉,气势恢宏,宛若无数条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远古巨龙匍匐在地,纠缠在一起,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里比曲亭山的占地面积还要大上无数倍,几人怀抱粗的树木,高耸入云,齐腰深的草丛,杂乱的灌木群,让唐风一踏入其中便感受到一种不同的味道。

    那是危险的味道,这十万大山仿佛本身就散发着一股诡异而又危险的味道。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