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四十三章 御神的下落

第九百四十三章 御神的下落2017-11-10 16:37:56Ctrl+D 收藏本站

    血云流只感觉一股寒意袭遍全身,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大战的他对这种感觉相当熟悉,这是只有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况。

    那个年轻人的神识锁定在自己身上,如跗骨之蛆一般,让自己无所遁形,即便用罡心力量把身子藏于地下,血云流还是没来由地一阵心悸。

    他能伤到自己么?隔着几丈大地,他到底要如何伤到自己?

    血云流一个念头还没转完,一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浑身万亿毛孔皆数舒张开,魂魄惊的差点出窍。这一瞬间,他分明察觉到唐风出手了,森凉的剑意直穿心扉,自己的心脏宛若真的被剑刺穿了一般。

    这是何等强势的剑招,几丈大地犹如纸糊的一般,根本无法阻挡剑势的袭近,这一剑,穿过护身罡气,直接斩在自己的后背心处。

    “咔……”有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血云流一声闷哼,再也无法将身子藏与地下,直接窜出了地面,往前奔出十几丈距离,滚葫芦一般栽倒在地上。

    浑身上下没一点伤痕,但是心脉处却隐隐作痛,那是被斩断的缘故。

    血云流不愧是灵阶中品巅峰之境,心脉已断,也依然强撑着一口气,外表看上去没有丝毫受损,只是脸色苍白的不像话。

    当年欧阳羽被李天仇震断心脉,也用强大的实力吊住一口气,跑到天秀宗来找唐风托孤,欧阳羽能做到的,血云流自然也可以做到。

    只不过心脉被毁,普天之下除了不死金丹可以修补之外,再无第二种修复的可能。血云流用罡气护着心脉,也只是不愿意立刻死去罢了。

    “这是什么剑法?”血云流挣扎地坐了起来,手捂着胸口,惊疑地望着一步步朝他走来的唐风。

    “呵呵,副城主大人只管安心去便了,问这些来做什么。”唐风笑了笑,将死之人,他也懒得与对方多费口舌。

    血云流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小看你了!这一仗输得不冤!只是本副城主还有一个疑虑,还望唐公子解答!”

    唐风在距离他十丈处站定,微笑地望着他。

    血云流道:“你这灵阶上品,是自己修炼的,还是用了什么秘法?”

    “你猜!”唐风眉头挑了挑。

    血云流望着唐风,半晌才笑道:“那便是用了什么秘法了!如此年纪不可能拥有灵阶上品的境界,本副城主也可去的安心些!唐公子你过来……我有句话想与你说。”

    唐风眯着眼睛望着他,站在原地没动弹。

    血云流苦笑道:“唐公子多滤了,你我虽有误会,可本副城主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刻的我对你并我恶意,只是想让你代我替城主转达一句话而已。”

    唐风想了片刻,这才点头道:“好吧,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帮你转达的。”

    “多谢!”血云流感激地点了点头。

    唐风一步步地朝他走去,十丈的距离迅速被拉近,血云流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当唐风走到他面前不足一丈的时候,血云流突然睁开了眼睛,有些癫狂又有些狰狞地大笑起来:“唐公子与我一起去罢了,如此年轻便有灵阶上品境界,不除你我如何安心……”

    说话的同时,血云流一身罡气突然暴动紊乱起来,而且他竟然从原地猛地弹起,直接冲到唐风面前,双手如铁箍一般抓住了唐风的两只胳膊。

    灵阶中品巅峰的临死爆发,即便灵阶上品一时半会也无法挣脱。

    唐风静静地望着他疯狂的面孔,手上的毒影剑随着手腕的摆动,划出一个弧度,捅进了对方的丹田处,罡气一运,血云流的丹田处传来一阵爆裂的声响。

    那紊乱暴动的罡气波动瞬间泯灭。

    血云流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怔怔地望着唐风。

    “副城主大人,这一招玉石俱焚本少可有些吃不消!”

    “你……”血云流的眼珠子瞪得老大,不可置信地望着唐风,血雾城弟子确实每个人都会玉石俱焚这一招,那是在临死之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招数,上至血天河,下至普通弟子,皆都知道使用方法。

    但若是没有亲眼见过这一招的话,肯定不会有所提防,可唐风却应付的得心应手,这只能说明他此前就有所警惕,只能说明他见别人使用过这一招。

    “你……以前杀过我血雾城弟子?”

    “人欲杀我,我便杀人!”唐风冷冷地望着血云流。

    血云流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眼神中渐渐失去了神采,丹田被毁,没有了罡气就无法护住受损的心脉,自然不可能再活下来。

    血云流叫唐风过去的时候,唐风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无非是想拉自己同归于尽,当初一个灵阶下品施展玉石俱焚的时候威力都那么恐怖,更不要说血云流这个灵阶中品巅峰,若真叫他使出来,唐风自己不死也得重伤。

    血云流死了,血雾城所有的弟子也都死了,唐风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若真叫血云流他们把这次山谷之事带回去的话,唐风估摸着血雾城恐怕就真要对自己下手了,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寒谭之水不可多得。

    挨个将血雾城之人的阴魂凝练出来,又把他们的尸体丢进魅影空间里。唐风这才跳上黑凤背,让它载着自己朝天秀飞去。

    自从当日在唐家堡外施展了胜者为王之后,丹田处万千阴魂就只剩下一个了,到如今也不过几十之数,不过现在丹田处的阴魂,每一个都强大无比,鲜有灵阶以下的存在,大多都是灵阶高手的阴魂。

    闲来无事,唐风坐在黑凤背上便查看起刚收获的阴魂的记忆,这些灵阶高手的记忆中多有可取之处,无论是修炼方法,还是他们本身的功法又或者武典,虽有些不太入眼的东西,可去芜存菁的话,也是不小的收获。

    唐风查看的第一个阴魂便是血云流的,毕竟他能修炼到灵阶中品巅峰,对修炼之法肯定有自己的独特之解。

    这一查看,自己想要的倒没能看出些什么,却意外地收获了另外一个信息。

    血云流竟然也知道御神的下落!

    这件位列神兵谱却没有排名的神兵,自古以来从未有人收服过,据司徒让当日所说,御神的所在,千年之前有很多人知晓,也有很多人依仗实力高深想前去收服,就连天谷的杀神寿童子也曾试过,却无一不以失败告终。

    御神难收,这也导致了无人知晓它的真面目,它是剑还是刀,又或者是枪,不得而知。正因为如此,神兵谱上才没有它的排名,当年制定神兵谱的奇人,也将神兵第一的宝位留了下来。

    当日从司徒让口中得知御神的消息,唐风不是没动过心,只是想着那么多人都没收服到,自己恐怕也没什么希望,而且那时候还有事情要做。

    但是到了今日,这份心思却又活络开了。天秀宗和白帝城都已无后顾之忧,不需要他再操心什么,是否能收服御神不要紧,去见识一下这把迷一般的神兵也是好的。

    血云流知道御神的下落,是因为他也去收服过一次,只不过他只走了十分之一的路程,便无法再前进了,奋力拼搏了大半年,不得不放弃。

    道听途说永远不知晓收服御神的艰辛,唐风窥探血云流的记忆,宛若亲身经历一般,自然能揣摩一二。

    难能可贵的是,御神所在的位置,距离自己现在的地方并不是很远,乘着黑凤大概也只要五六日时间便能抵达。

    去看看!唐风当下便做了决定,拍了拍黑凤的脖子,让它转了个方向,唐风一边仔细查看着血云流收服御神的种种经历,一般带入己身,思索良法。

    五六日间,唐风便来到了一处穷山恶水之地,这里一毛不拔,寸草不生,看上去荒凉至极。就连大地仿佛都没了生机,死气沉沉。

    这种地方,向来为人不喜,一般也没有人会来此处,可是只有知道详情的人才了解,就是这片不毛之地上,隐藏了御神的踪影。

    御神身为神兵,而且是最神秘的神兵,自然不可能真的存在于这种地方。只是这片不毛之地上,也有一个灵脉之地的入口,从入口处进去,便能一窥御神的风采。

    唐风站在原地想了想,还是伸手把山河图从魅影空间里拿了出来。

    火凤依然坐在白玉龙的背上打坐恢复,司徒让兴奋地跑了过来,口上道:“大少这次是要干什么?”

    “无事,只是想把黑凤交予你照顾几天。”唐风既然要去试着收服御神,就不能把黑凤带在身边,黑凤如今虽有七阶灵兽的境界,可那里太过危险,思来想去,还是让它进山河图比较好。

    “大少……”司徒让的一张脸立马苦了起来,黑凤还小的时候他就管不住了,如今都已长成两三丈长,他哪里还能制约?一想起这只上古灵兽的脾气,司徒让就满嘴苦涩。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