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四十七章 五十丈

第九百四十七章 五十丈2017-11-10 16:38:5Ctrl+D 收藏本站

    血天河最终还是失败了,在踏出近五百丈距离的时候,他转身退了下来。到了这个距离,来自山顶神兵的阻扰,瞬间就有近五百多道攻击。

    如果这近五百道攻击仅仅只有地阶水准的话,血天河想要应付还不费什么难事,可偏偏这些攻击足有天阶顶峰高手一击的程度。坚持了这么久,已到血天河的极限。

    说来也怪,他冲上御神山,往前走的时候,山顶的攻击一刻也不曾停歇,可当他退出一步之后,山顶就安静了下来,任由他平安地飞下御神山。

    血雾城城主的神色颇有些狼狈,可那双霸气的眼中却隐隐闪过一股喜色。

    “恭喜天河兄,又破自己的极限,恕为弟眼拙,今日是踏出四百七十三步么?”秦且歌连忙一阵道贺。

    血天河傲然道:“比你前日多出三步!”

    说罢,闭目盘膝坐下,打坐恢复起来。

    秦且歌微微笑了笑,也没在意,只是轻声道:“那我也要再努力努力才行,万不能让天河兄超越我太多啊。”

    两大顶尖高手平日里交流的不多,除了闯山收服御神之外,便是在打坐恢复,唐风听了他们的对话也不禁一阵失笑。

    外人都以为这两位人物若是碰到一起的话,肯定会拼个你死我活,可如今这相安无事的场景若是传扬出去,怕也没人会相信。

    他们两人现在的攀比,就好似两个小孩子在较劲似的,失了江湖中人的虞诈,却多了一份率真。现在的两个人,不是什么千年死敌,而是正在比拼的对手。

    他们两人在闭目打坐,唐风也不肯闲着,这里所处的位置姑且也算是在灵脉旁边,自然可以修炼灵诀。

    本来这种情况,唐风最好是赶紧离开,免得哪一日又惹的血天河不痛快,对他痛下杀手,秦且歌能保他一次,却不可能保他两次三次。

    但是唐风舍不得离开,好不容易来一次御神山,又碰到两大顶尖高手在较劲比拼,这种机会千年难得一见,他们在闯山时使用的招式和应付的手法,多看看也有不小的收获。

    所以之前思量了一日之后,唐风便决定继续留下来观摩,顺便修炼一下灵诀,反正自己现在回去也没什么要紧事,汤非笑他们全都在白帝秘境里历练,莫师姐恐怕正在药神宗里炼制丹药,自己纵然去了白帝秘境,也只是自己修炼而已,何必非得回去?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在御神山下修炼灵诀,不比在山河图旁修炼进展的快,毕竟这里的灵脉无法与山河图中的龙脉相比。纵然如此,唐风在灵诀也有不小的进步。

    一个月的功夫,两层灵诀已经稳固下来,正在有条不紊地朝第三层进发。

    而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唐风观摩了两大顶尖高手闯山二十次!这两位人物,每隔三天必定会闯山一次,你来我往,彼此较真不止,为那一两步的输赢卯足了劲头,乐此不彼。

    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们两人已经能走出五百步了,没有输赢,从来都是你超越我,我超越你,当一个人破了记录之后,下一次另外一个人必定能超越,纵然只是一步之差,那也是超越!

    二十次的观察,唐风自己也心有所悟,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最开始他只是想从两大顶尖高手的手法上学到一点东西,但是渐渐,每当他们某个人闯山的时候,唐风都会将自己带入进去,试想若是自己,在面对那蝗虫过境一般的攻击时该怎么处理。

    而且通过这么多次的观察,唐风还发现了一些可疑之处,只不过这个疑虑他没敢说出来,怕自己在两大顶尖高手面前班门弄斧。

    不过唐风却因此心中生出一丝疑虑。

    御神,真的是人能够收服的神兵么?司徒让说过,天谷的杀神寿童子只走到半山腰处便退了下来,而如今,秦且歌和血天河两人,都也已经走到了半山腰处,可还是被逼落。如果御神真的能被人给收服的话,那收服他的人该有多强的实力?灵阶上品都不成,难不成灵阶之上还有更高的层次?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神兵通灵,神兵认主的话,根本不会看主人的实力如何,只看主人的资质和脾性合不合自己的胃口。

    就比如说秦四娘的炎日剑,炎日认主的时候,四娘不过是个小小的玄阶而已。

    这么想的话,难道说千年以来,就没有一个人能合御神的脾气?所以它才不愿意认主,多加阻扰,不让任何人踏足御神山顶?

    又或者说……它只是在考验这些想收服它的人,而这么多年来,却从未有一个人通过考验?

    “唐风,你要不要上去试上一试?”唐风正在沉思的时候,秦且歌突然问道。

    “啊?”唐风一愣,抬头望向这位高人,只见对方正微笑地望着自己,道:“本宫主见你近日思虑良多,想来已有不少心得,既然有想法,就该付诸行动,这样才能验证你的想法是否正确。”

    “前辈抬爱了。”唐风哂笑一声,“晚辈实力低微,怕是入不得御神的法眼,上了山便会被轰下来。”

    “莫要妄自菲薄,以你的年纪能有今日的实力,普天之下找不出一掌之数!你天纵之资,想来脑袋也好使,不象我们两个老家伙,思维已经固化,说不定闯山一次能有意外的收获呢。”

    “哼!”血天河在一旁听了冷哼一声,显然是不想苟同秦且歌的说辞。

    唐风着实有些心动了,他观察了一个月,说没有想法是假的,可两大顶尖高手就在自己旁边,他哪敢自作主张去闯山试验?这样说不定还真把血天河给惹怒了。现在被秦且歌这么一说,心头的想法越加浓郁。

    偷眼看了看血天河,只见对方依然闭目打坐,不管不问。

    “去吧,量力而为,若是觉得撑不住了,直管退下,御神有灵,它不会攻击退山之人的。”秦且歌鼓励道。

    “既如此,那晚辈就斗胆试上一次!”唐风长身而起,面上跃跃欲试,一步步地朝御神山走去。

    他不指望能收服御神,只是想试验一下自己这么天的观察心得。如果自己猜想被验证的话,那两大顶尖高手的闯山之法就是错误的,所以他们才不会被御神接纳。

    “天河兄,你说他能走多远?”秦且歌望着唐风的背影开口问道。

    “五十丈!”血天河言简意赅。

    “哦?我倒觉得他不可能在五十丈处止步。”

    “哼,区区天阶上品,能走五十丈便是他的运气,秦老弟你对他的指望太高了。”

    “这倒不是指望,而是一种直觉!你忘记月余前他破去你拳意的那一剑了么?虽然他未能接下你一拳,那一剑也是惊鸿一现,可老弟我却从未见过那样的剑法。”

    “你想说什么?”

    “他有那样的绝世剑法,想来其他方面也不差。”

    “资质再好,也不过是天阶上品,这等低微的境界,五十丈算抬举他了。”

    秦且歌微微一笑,扭头望向血天河:“左右也是闲来无事,不如老弟我坐庄,与天河兄对赌一把如何?”

    “赌什么?”血天河终于睁开了眼睛。

    “金银杂物我们不需要,武典秘籍你我也看不上眼,不如……就赌天圣宫和血雾城这千年恩怨!”

    “怎么赌?”血天河沉声问道。

    “若是我赢了,这千年恩怨便一笔勾消,如何?”

    “你若是输了呢。”

    “天河兄你想怎样便怎样。”

    血天河冷冷地望着秦且歌,好半晌才道:“你对他的指望太高了,怕是会失望!”

    “看着就是!”秦且歌淡淡地笑了笑,抬眼朝御神山下望去。

    此刻的唐风就站在御神山下,久久不曾迈动步伐,他知道只要一踏足御神山,来自神兵的攻击便会一刻也不停歇地袭扰下来。

    唐风在调整心态,也不知自己这一次闯山竟然牵扯到两大顶尖势力的恩怨,如果知道的话恐怕真的会被吓一跳。

    心平气和地一脚踏出,山顶上第一道攻击来了。

    第一道攻击永远是最弱的攻击,只不过相当于地阶高手的一击而已。唐风挥动手上的毒影剑,直接将其打散。

    如自然行走一般,第二步踏出,毒影剑再次挥舞,信手天成,再次击散两道来自山顶的攻击。不过这一次的攻击,却比第一次要强上一些,强的不多,仅仅只有半成威力而已。

    脚步不停歇,唐风一路走,一路斩,毒影剑没有固定的招式,但是整个人却犹如一柄利剑,插进御神山中,闲庭信步地处理着御神的灵气攻击。

    十步,二十步,三十步……唐风虽然只有天阶上品的境界,可却安然无恙地走出了三十步,脸不红心不跳,轻松至极。

    “不错啊。”秦且歌看的连连点头,闯山之时最怕心浮气躁,御神的攻击毫不停歇,一旦手忙脚乱,那就真的牵一发动全身,根本无法应付接下来的攻击了,可唐风走出这三十步,每一步都自然无比,手上的长剑圆润自如的挥动,如臂使指,这对自身的控制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秦且歌也没想到,一个天阶上品会做到这种程度。

    看样子……五十丈是太小看他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