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五十九章 欢愉今宵

第九百五十九章 欢愉今宵2017-11-10 16:38:22Ctrl+D 收藏本站

    火凤的实力岂是一句高手便可以赞誉的她身为上古灵兽,更已修炼至灵阶上品巅峰之境,便是在场诸人一起上前围殴她,火凤一个巴掌也能把众人给撂倒。

    笑叔如今虽然实力大涨,可也无法与火凤相提并论。

    丢了这么大一个人,笑叔并无大伤,也没昏厥,倒也不好意思再站起来,索xìng爬在地上装死。

    这边众人的眼皮子狂跳,还不明白唐风到底从哪找来的凶悍女子,实力竟然如此高深,那边雷走却猛地揉地两下眼睛,蹬蹬蹬冲上前来,神sè悲戚中带着欢喜,一手杵着天雷神木剑,单膝着地,噗通一声给火凤跪下了。

    唐风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

    笑叔被打,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可雷走这搞的是什么名堂,他却一点都没看出来。

    下一刻,雷走jī动道:“师傅,您这是来看我的么?”

    满场皆呆……

    火凤侧眸打量了一下雷走,面sè稍霄,秀眉一挑道:“怎么是你?””“

    “是徒弟我啊,就是我啊!”雷走jī动死子。

    唐风看着这情形,脑海中灵光一闪,开口问道:“牛兄,你以前说的师傅,就是她?”

    雷走把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俺师傅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老牛就算瞎了眼,也能认得出来。”

    火凤抿嘴一笑,上古灵兽也撑不住别人称赞自己美丽,更何况雷走这话说的言辞恳切,神sè没半分作假,显然是发自肺脏之言。

    唐风苦笑不已,这才明白,原来火凤和雷走还有这样一层关系。

    当初雷走失踪好几年,这几年时间雷走一直闯南走北,后来还拜过师,据他当时所说,他的那位师傅教导他如何以人身修炼,实力强大无比,更是一位美人。

    唐风当时就在想,能教导雷走这个灵兽修炼的,自然肯定不是普通人,极有可能也是灵兽化身。但却没想到竟然就是天圣宫的护宫圣兽,这真是巧到不能再巧了。

    不过雷走这位师傅当年只传了他修炼功法,便将他给赶走了,两人之间并无多长时间的交集。雷走将此事看的很重,可从火凤现在的神sè来看,当初她恐怕也只是随手帮了雷走一把而已,并没有放在心上。

    “起来说话。”火凤心情不错,冲雷走抬了抬手。

    “唉!”雷走答应的无比爽快,脸都笑成了一朵花。

    “牛兄师徒久别重逢,理当好好庆贺,先进去说话。”唐风招呼一声,跟懒姐领着众人朝里走去。

    走进药神宗,唐风倒是发现了不少陌生人驻扎在此地,这些人看着面熟,一个今年纪都不大,实力也不高,见到唐风之后口上唐公子唐公子地招呼着。

    “怎么这里有好多白帝城的人?”唐风疑huò地问道。

    懒姐道:“姐姐派他们来处理一些杂事。”

    白小懒是白帝城的少城主,而天秀宗众人基本上全都是实力强大的高人,来到这里自然是为了修炼的,平日里没时间处理杂事,白月蓉便派了一些弟子前来帮忙。听懒姐这么说,唐风不禁感慨女儿家就是心细,换做自己怕是想不到这一层。

    药神宗外,一群人走得干干净净,唯有笑叔依然爬在地上,呈出大字形。

    断七尺蹲下冇身子,拿手指在他身上捅了捅。

    笑叔道:“走了没?”

    “都走了……”断七尺点点头。

    汤非笑一骨碌从地上窜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轻咳一声道:“老断,有没有看清她是如何出手的?”

    “看到一点点……”,断七尺掐着小指头比划了一下。

    望着药神宗,汤非笑mō着下巴沉吟道:“这女子实力相当高深,怕是灵阶中品之上的高手!不过纵然她实力强大,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敢叫俺落了这么大一个脸面,老汤自不会与她善罢甘休!”

    “你待如何?”断七尺沉声问道。

    “今夜子时,趁她精神松懈之际,你我一同出手,你从屋顶上过去,我从房门进去,必叫她知晓我们的厉害!”

    “可是老汤……她是风少领回来的人。”

    “那又如何?且不说这女子不象风少的女人,即便是风少的女人,如此蛮横,若不给她点教训,日后小雅还有立足之地么?食君之禄,分君之忧,你我身为黛雪宫左右护法,自然要帮衬宫主一把。”

    眼见汤非笑把个人荣辱提升到事关黛雪宫荣誉的程度,断七尺不禁动容:“老汤,没想到你如此深明大义,高瞻远瞩,老断佩服,你说怎么做,我听你的便是,咱们兄弟二人同心,其利断金!”

    笑叔感动的眼泪汪汪,握住了断七尺的大手,狠狠地晃了晃:“好兄弟!”

    断七尺同晃,哽咽不已:“好兄弟!”

    药神宗内,现在热闹非凡,原本的废墟,早就被白帝城的弟子和天秀众人给打扫的干干净净,这里现在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以往的荒凉之感,跟俗世中一个普通的门派并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人数比较少而已。

    除去天秀众人之外,白帝城来到此地的弟子,只有两百人。

    这两百人有一半是处理杂事的,还有一半是负责警戒护卫的。毕竟白帝秘境内多有灵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mí途的灵兽跑到药神宗来捣乱。

    在白帝城那些弟子们的张罗下,一桌好酒好菜顿时摆了出来。

    两年多没回来,唐风自然是有许多话要与众人说,席间杯盏交错,笑语欢颜,开怀畅饮。

    唐风的几位夫人每人都敬了他一杯酒,懒姐和宫主大人倒是无事,酒水入肚,跟没喝一样,倒是莫流苏,小冇脸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勾的唐风心里直痒痒,跟猫挠了似的。

    酒到酣处,诗诗上场演绎琴技,听得众人如痴如醉。

    笑叔站在起来,举起酒杯冲着火凤高声道:“夫人,今日在下有眼无珠,冲撞了尊驾,还望夫人恕罪!这杯酒算是赔罪子。”

    说完扬起脖子,一口闷了下去。

    火凤蹙起秀眉,正犹豫喝不喝呢,坐在她旁边的雷走就端起了她的酒杯:“师傅是女子,不胜酒力,俺替她喝!”

    笑叔又把杯子给满上,嘴上道:“再敬夫人一杯!”

    “俺喝俺喝…”雷走又抢了过去。

    唐风也敬了火凤一杯:“日后就是一家人了,还请夫人多多关照才是。”

    “俺再喝俺再喝……”

    “酒杯太小了,换坛子来!”笑叔隔空一掌,把地上的酒坛子弄了上来。

    一桌饭吃了整整两个时辰,笑叔喝得醉醺醺的,小萌萌窜到她肩膀上使劲揪他的头发,夺他的酒坛。

    雷走早就爬下了,被笑叔这么猛灌,纵然他是灵兽化身也有些吃不消。

    场面显得有些乱糟糟的,火凤早在一个时辰前就退场了,她本就不喜欢这样喧闹的场面,这次也是碍于唐风的面子才坐在席上。

    “夫君,人家回房了……”宫主大人双眼mí离,临走前在唐风手心上划了一个圈。

    “我也回去休息了。”懒姐望了唐风一眼,脸颊有些红润。

    莫流苏看看唐风,又看看懒姐和妃小雅,冲唐风一点头,风一般地跑掉了。

    唐风望着眼前众人的奢靡,感觉他们应该还会闹很久才会散场,便也偷偷mōmō地跑掉了。

    来到寝殿所在的院落内,唐风站在院子中彷徨不前。

    这一片寝殿比烟柳阁那边要大一些,有好多间屋子,不过众人在来到这里之前,就留了一个独立的院落给唐风和几位夫人住在一起。

    居中位的是懒姐的屋子,左手边是妃小雅的,右手边是莫流苏的。

    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诗诗的卧室也在这个院落中,只不过是在右手紧挨着莫流苏的房间。

    诗诗还没回来,整个院落中只有唐风和三个女孩。三间屋子中都点着昏暗的蜡烛,唐风迈着步伐,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里。

    按理说,应该去懒姐屋子的,毕竟在这个家懒姐最大。可对唐风来说,每一个女人都一样重要,不能hòu此薄彼。

    想了片刻,唐风便有了决定,奔着左手边小雅的屋子走了过去。打开房门,正见到宫主大人穿着薄纱睡衣,玲珑曲线和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别提多勾引人了,此刻她正端坐在chuáng边冲自己媚眼如丝呢。

    “走!”唐风一挥手,宫主大人咯咯笑着就窜了出来,直接跳到唐风的背上,对着他的耳朵吹着热气。

    唐风又来到莫流苏的房间,直接踹开房门,冲将进去,在莫流苏惊恐害羞的叫声中,将她拦腰抱起。

    “师弟…”放下我,我可以等的”…”莫流苏脖子都红了。

    妃小雅冲她一阵坏笑,小手穿过唐风的脖子抚上莫流苏的xiōng口,一阵揉捏:“小姑娘,今夜你就别想独善其身了!”

    骤然遭袭,莫师姐的声音嘎然而止,身子都绷紧了,口陵咙里滚出一个销hún的shēn冇吟声,又慌忙捂住了嘴巴。

    唐风背上背着一个,怀里抱着一个,雄赳赳气昂昂冲进了懒姐的房冇中。

    一看这情形,懒姐就叹了口气:“阿风你又这般胡来,难道忘记我以前怎么跟你说的了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