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七十章 风少这怕是病了

第九百七十章 风少这怕是病了2017-11-10 16:38:36Ctrl+D 收藏本站

    三天的辛苦,自然是有所回报。几千根飞针的数量不提,单是这猩针的质量就非同一般。每一根飞针都细弱牛毛,长仅两寸有余,如打造所用的石头一般,呈现出淡蓝的sè彩。放在手心中,甚至能隐约感受到一丝凉意。唐风试着拿一根飞针戳了一下自己的手背,顿时一股刺痛传来,虽未刺破肌肤,可飞针中蕴藏的寒意却渗透了进来,被刺的那一片地方涌动着一股寒意,让罡气运转都稍有阻塞。

    这飞针单论质地来说,只不过是罡兵等级的,但是如果把它这种特xìng也算上的话,说它是天兵也不为过。一根飞针确实要不了敌人xìng命,但倘若几十上百,甚至几百根飞针一同射出去呢?

    单是想一想这样的场景,便让人毛骨悚然。这不是用天衣无缝手法射出去的暗器,灵动xìng自然有些差,但是孔雀翎好歹也算是唐门暗器谱上排名第二的机簧暗器,威力自然不是以前制作的落仙虹可以比拟的,更何况,这次制作的孔雀翎,唐风还在里面加上了阵法,内丹这些东西。

    将制作好的飞针,悉心安置进孔雀翎内,唐风把玩着这样一个成品,兴致勃勃地去找莫流苏了。莫师姐今天没有炼药,而是正在跟诗诗一同修炼。她们两人的实力不高,也无心在修炼一途上取得什么大成就,但是炼药也要实力的,有时候炼制高等级的丹药实力太低了也不行,所以莫流苏和诗诗两人只要空闲下来的时候,便会打坐修炼。能提升多少便是多少,两人都抱着这种心态。唐风跑过去把莫流苏抓了出来。”“

    “师弟……你要做什么?”莫流苏误会了唐风的意图,以为他大白天又要干坏事,小脸红的跟苹果一样,羞不可耐。

    “给你个好东西。”唐风神神秘秘地把孔雀翎塞进了莫流苏的手上。

    “这是什么?”莫流苏拿着小巧的孔雀翎疑huò不已素手在上面抚mō着,眼看就要触动机关,唐风赶紧制止了她。

    “这是一个暗器,给你防身用的,如果有人敢对你不利你就用这个招呼他便行了!”唐风道。

    “这是暗器?”莫流苏诧异极了,孔雀翎做出来的形态,就象是一个玩具丝毫没有暗器那种yīn森的感觉,也难怪莫流苏看不出来。

    “其他人都没有现在就只这一个。”莫流苏一颗心顿时被幸福充斥的满满当当,眼bō浩渺,双眸méng上一层水雾,动情地望着唐风熬红了的双眼道:“师弟做这个huā了不少精力吧?”

    “师姐这是要补偿我么?”唐风顺杆子就往上爬。莫流苏低下了脑袋,轻咬着红宝石一般的殷chún,低声道:“师弟想怎么补偿?”

    “嘿嘿……”唐风意味深长地笑了几声,走上前握住了莫流苏的小手,逼视着她的双眼道:“你说呢……”莫师姐把脑袋低的更厉害了。

    “晚上我来找你。”唐风抹了一把嘴巴,正sè道:“不过现在得找人来试一下这东西的威力才成。”孔雀翎虽然制作出来了,唐风估计这东西杀伤力也不小,但没试验过,他也不敢保证能对灵阶高手有威胁。确实得试验一下才能下定论,不过这个人过……找谁呢?

    “风少,风少!”正物sè的时候,笑叔大步地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急嚷嚷着。

    唐风和莫流苏对视一眼,心头顿时有了主意。就是笑叔了,这可不是本少去找你的,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风少。”汤非笑一脸严肃,眼圈上又盯着一个大黑圈,看上去滑稽死了:“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怎么了?”唐风问道。

    “她穿红衣服,四娘也穿,这不是撞衫了么?自从她来到这里之后,四娘就再也没穿过红衣了,你也知道,四娘穿红衣最好看。老汤我今日就是去找那女人理论了一番,却不想她一拳头擂了过来,你看看你看看……太过分了,太恶劣了!这叫老汤如何见人?”一边说着,汤非笑一边还把黑眼圈往唐风面前凑了凑。莫流苏看了一眼,实在忍俊不禁,扑哧一口笑了出来。

    “笑叔啊,技不如人,有什么办法呢?”唐风唏嘘了一声。汤非笑重重地叹了口气:“哎,老汤也知道打不过她,今日客客气气地去找她理论,谁知她翻脸比翻书还要快,风少,你悄悄的告诉我,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我现在就只想知道这个。”唐风眼珠子一转:“真想知道?”

    “当然!平白无故被她海扁了两回,我总不能连仇人的名字和身份都不知道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待老汤有朝一日修到她那个境界,肯定要把场子找!”笑叔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声,气势十足。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唐风沉吟着“不过……”

    “不过什么?”笑叔支起了耳朵。

    “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说,你要老汤干什么都行,便是把那女子的内衣偷过来,老汤也豁了xìng命去。”莫流苏听了这话,忍不住啐了他一口。

    “没这么严重,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唐风笑眯眯地望着汤非笑。笑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怎么看唐风的笑容,怎么觉得诡谪,心头隐隐有些不太美妙的感觉,却又说不上来到底为什么。

    “风少,是怎么样的一件小事?”汤非笑小心翼翼地问道,心头直打鼓,一个劲地提醒自己,风少这人yīn险狡诈的很,可千万别不小心着了他的道。

    “接我莫师姐一招,若你毫发无损,我便将那女人的身份告知于你。”唐风一揽莫流苏的腰肢开口道。汤非笑听了之后,眨巴眼睛好半晌,看看唐风,又看看莫流苏,这才轻咳一声道:“风少,你确定刚才说的话没有问题?”唐风翻了翻白眼,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汤非笑一脸愁容,担忧地望着莫流苏道:“莫丫头,风少这怕是病了,你看他的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还是赶紧给他看看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