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八十五章 准备好我就上了

第九百八十五章 准备好我就上了2017-11-10 16:39:2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这一击简单明了,沫度虽快,可箭徒空人好歹也是个灵阶中品,哪会这么容易就中招?

    伴随着一声闷吼,雄浑的罡气运起,司徒空人右手成拳,拳头上闪烁起氤氲的光芒,猛地朝唐风伸出的两指砸去,同时左手成爪,朝唐风的喉咙处抓去,双管其下,显然是想置唐风与死地。

    拳头始终是拳头,单论力道来说,唐风伸出的两根手指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这一击若是撞实在了,就算唐风肉身再怎么强悍,恐怕也不免会落个指断人伤的结果。

    司徒空人的拳头未到,拳风却犹如刀子一般切了过来。

    唐风阴笑一声,脑袋一偏,避开了司徒空人抓过来的左手,戳出去的两根手指如出洞的灵蛇一般绕过他的右臂,依然直直地朝他的眼睛挖去。

    司徒空人脸色一肃,变得有些惊愕起来。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冲过来的年轻人,明明只有灵阶下品的境界,可这一身速度力道和反应,根本不是灵阶下品能够具有的,尤其是对战斗节奏的把握,规避危险的动作,简直妙到了巅峰。”“

    他的一举一动,都莫不丝毫针对自己的出招,根本没有丝毫停滞,圆润自如,仿佛那只是本能的反应一般。

    只是这一个照面的交手,司徒空人就发现自己有些没办法应付了,只能脚底一错,身在半空之中,急速朝后滑去,企图脱离开唐风的攻击范围。

    凭借过人的战斗经验和犀利的眼力,司徒空人看出来了,这个灵阶下品有些古怪,战斗力恐怕不象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他敢冲过来挖自己的眼睛,并不是一时血气上涌,头脑发热而是有一定把握的。

    他这一动,司徒世家其他人也终于动了起来。

    唐风刚才一出手就引起了司徒世家这些人的注意,可前前后后总过不过一息时间而已,直到此刻,他们才来得及施展杀招攻击唐风。

    羊入虎群是什么结局?无疑是会被嗜血凶猛的老虎们撕成碎片,吞进肚子中裹腹。

    每个人都狞笑地朝唐风发起了攻击,数柄武器止闪耀起罡气的罡芒,朝唐风的脑袋脖子,腰腹,双腿处斩了过来。

    司徒世家这群人,除了司徒空人还有九位灵阶,他们哪里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人遭遇攻击而无动于衷。

    九位灵阶一起出手,其中甚至还有一位是灵阶中品,以这样的阵容,即便是个灵阶上品,也得掂量掂量。唐风自然不会无动于衷毒影剑凭空出现,身子犹如陀螺一般转动起来,一片碧绿的剑影划1过,带来一串叮叮当当的声响,司徒世家数位灵阶下品被打的倒退好几步却依然还有不少人将刀剑加诸在唐风的身上。

    众人想象中血花飞溅的场面没有出现,中了好几柄武器攻击的唐风,不但没有受到丝毫阻碍,反而借助了对方攻击的力道,以更快的速度冲到了司徒空人的面前。

    此时,司徒空人也去而复返,准备联合自己家族的人手,给唐风致命一击0可他还没来得及举起拳头,司徒空人的瞳孔就放大了,他惊恐地发现,那个面带寒霜,神色淡定的年轻人毫发无伤地冲到了自己面前,伸出一只手直接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那只手跟铁钳一般,掐得司徒空人有些呼吸不畅,任由自己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这场面就犹如一个柔弱无助的少女,被闯下山的绿林强盗给劫持了一般。

    司徒空人想运起罡气,但是对方的罡气是那么的诡异,那么的雄浑,侵入自己的体垩内,封印住自己的经脉,让自己的罡气根本无法畅行

    唐风神色狰狞,毫无色彩的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司徒空人,身子一扭,带着他如流星!般砸向地面。

    “碰”地一声,大地都仿佛颤抖了一下,地面上溅出一大片灰尘。

    “二弟!”

    “风儿!”

    好几声急促的呼喊传了过来,刚才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场面实在太快太快,快到司徒世家的人反应不过,唐家堡的人同样也反应不过来,自唐风动手,到两人一同坠落地面,总共不过三息功夫而已。

    这三息功夫,唐家堡的人都没办法冲过来给唐风提供援助。

    “啊……”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从那边传了过来,这声音是司徒空人的,听得司徒世家的人心头一紧,可地面上灰尘覆盖,遮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导致他们根本不明白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救人!”司徒见护弟心切,这声惨叫透着无比的恐慌和失措,他自然知道自己的二弟肯定是受了什么伤,赶紧带人从贺中往下冲来。

    他们刚一动,一道人影便从地面上直直地冲了过来。

    司徒见手持一柄长剑,正准备刺去,剑招一出手又立马收了回来,口上大呼道:“别动手!”

    司徒世家的人一听,也连忙收敛了招式,司徒见冲上前一把扶住这个冲上来的人影,定眼一看,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一张脸铁青无比。

    自己的二弟,此刻已经双目尽失,原本眼睛所在的位置上,现在出现了两个巨大的窟窿,里面流淌出殷红的血水,还夹带着一些黑色的粘稠物,这些东西闻起来令人作呕,顺着司徒空人的脸颊往下流淌着,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凄凉,那么的悲惨。

    这双眼睛……是被人活生生挖出去的!

    “大哥……”司徒空人伸出双手,忍着疼痛摸向司徒见。

    司徒见吞了一口口水,脸色阴沉,却尽量用最温柔的声音道:“我在呢。”

    “杀了他,杀光他们,他挖了我的眼睛,我再也看不到东西了……大哥,杀光他们替我报呃……“

    “好,大哥替你杀!”司徒见咬着牙关点头。

    “不。”司徒空人突然又摇了摇头,“留下那个女人,还有那个挖我眼睛的人,我要他看着,我要他看着我是怎么蹂蹦那个女人的,我要他遭遇比我还要痛苦的折磨!”

    “你说什么大哥都听你的。”司徒见心头在滴血,胸腔一股愤怒之火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在自己的保护下,自己的二弟都被人活生生挖去了眼睛,这份自责已经让他快要丧失理智了。

    司徒见兄弟二人说话的这会功夫,地面上的灰尘已经散去了。

    唐风就站在那里,浑身上下犹如裹着一层冻彻心扉的寒气,单是看上一眼,都觉得心头发颤,他右手上一片鲜血淋淋,那不是他自己的血,而是司徒空人的。

    他的手上还拿着两个眼珠子,正是刚才从司徒空人眼中挖出来的东西。

    撇过脑袋,唐风冷冷地注视着天空中十位司徒世家的灵阶,伸手一捏,将那两只眼珠子捏爆了。

    “保护好他,我会再割了他的舌头!他该知道,什么人能看,什么话能说!”唐风冰冷的话语,让唐家堡的人都打了个寒蝉。

    此刻的唐风,哪还有之前温文尔雅的气质,现在的他,活生生就是一个从炼狱里走出来的侩子手。唐顶天和叶已枯尤其吃惊,自己的这个儿子,在自己没察觉到的情况下,竟然已经成长到了这种程度。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看到了惭愧和欣慰。

    惭愧的是,自生下唐风之后,十六年没有照顾过他,两人无论是谁,都没有尽过做父母的责任。

    欣慰的是,在十六年之后,唐风接纳了他们,并没有因为他们没照顾自己而有任何责怪,而现在,更因为司徒空人的一句话大动肝火。他这么做,他变得如此血腥残暴,全都因为自己的生母!

    “风儿,够了!”叶已枯眼中含泪,轻柔地说道,她生怕唐风因为一时之气,坏了自己的心性,变得嗜血残暴,儿子已经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这足够了。

    “不!”唐风缓缓地摇了摇头,“男子汉大丈大,一口唾沫一口钉,说割他的舌头就割他的舌头!爹娘,家主你们且莫插手。这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也该好好见识一下咱们唐家堡的实力了!”

    “放手去干!”唐顶天算是看出来了,以唐风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司徒世家这群人根本奈何不了他,司徒空人会飞回司徒世家的阵营,不是他自己摆脱了唐风的控制,而是被唐风扔回去的,所以他并不担心唐风的安危,反倒很是好奇自己的儿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我们为你掠阵!”

    “好!”唐风轻笑一声,扭头望向司徒世家众人,脸色瞬间阴冷下来,手上的毒影剑抖出一朵剑花,冷声问道:“准备好了么?准备好我就上了!”

    司徒世家的人刹那间就屏住了呼吸,天地间一片静谧,只剩下这些灵阶高手胸腔处剧烈跳动的心跳声。司徒见此刻也清醒了一些,连忙喊道:“阻止他,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

    刚才愤怒自己的二弟眼睛被挖,司徒见差点失去了理智口但是被风一吹,他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自己这个二弟好歹也是灵阶中品,竟然被一个灵阶下品活生生挖去了眼睛,那这个灵阶下品该有多么强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