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八十六章 求我啊

第九百八十六章 求我啊2017-11-10 16:39:3Ctrl+D 收藏本站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司徒见瞬间冷静了下来。他知道如果不小心一些,说不定这次司徒世家真的会在这里栽个大跟头。

    二弟的挖目之仇固然要报,可司徒世家的荣誉也决不容毁!区区一个灵脉之地的家族,有何能耐与司徒世家为敌?

    “不要攻击他的上身,打他的下身和脖子以上!”司徒见的眼力相当歹毒,唐风刚才只不过是和这些人交过一次手,司徒见就看出他身上穿了什么能抵挡攻击的衣服。

    毕竟刚才唐风挡下的几招,全都是攻击身体以外的招式,而攻击在身上的招式,他却没管没问。

    来吧!让你知道什么叫有来无回,让你知道与司徒世家作对的下场!司徒见安排好人手,手上的长剑也摆出了架势,这个灵阶下品,不过是依仗身上穿了个宝贝,才如此不把自己等人放在眼中,可自己已经看穿了这一点,他再没有刚才的优势了,九个人打一个没道理打不赢的。

    穿过几十丈的距离,站在地面的唐风与站在天空上的司徒见目光碰到了一起,两人的眼神都透着一股嘲弄和不屑的味道,空气中的气氛陡然剑拔弩张起来,呼吸声更加压抑,心跳声越来越大,犹如一面面牛皮大鼓在猛烈敲击。”“

    当司徒世家的人精神紧张到了极限,却依然等不到唐风的攻击之时,唐风终于动了。

    司徒见的眼睛猛地瞪大,他惊恐地发现,这一次唐风的速度比起刚才还要快一些,以自己的目力,也只能勉强把握住他的移动痕迹,更不要说自己手下的这些灵阶平品。

    果不其然,当唐风冲进司徒世家的阵营之时,除了司徒见有反应之外,剩下的诸人无一不是还在警惕之中。

    碧绿的剑影划过,半空中爆出一片绿sè的云彩。

    这是毒影本身就带有的剧毒,被唐风灌入罡气jī发之后形成的毒雾!

    “当”地一声轻响,司徒见挡下了唐风的一招,两人身形都猛地一顿,彼此毫不退让,强劲的罡风吹出,将毒雾迅速朝四周吹去。

    “有毒!”一个司徒世家的灵阶不小心吸了一口,只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喊出了话。

    毒影剑本来具有的毒素,根本不足以威胁到灵阶高手,可自从毒影剑在吸取了沼泽凶鳄的鲜血之后,毒素就变得无比猛烈了。这毒纵然不足以让灵阶高手致死也能延缓他们的动作。

    这个司徒世家的弟子喊出话的同时,身子便猛地朝外窜去,其他诸人也纷纷效仿,在唐风未朝他们攻击之前,齐齐散开。

    这根本就是最正确的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反应,毕竟谁都知道,身在毒雾之中实在有些自寻死路的感觉。

    可正与唐风拼剑的司徒见一看这情形,心头一咯噔,知道事情要坏了。

    果不其然,司徒世家所有人都跑个干净,原本准备联手攻击唐风的阵型,一下子被打散,原地只剩下司徒见和茫然找不到北的司徒空人。

    唐风咧嘴冲司徒见冷笑一声,趁其惊愕分神之际,手上一用力,凶猛爆发出来的力道将司徒见轰出十几丈远。

    “救人!”眼看唐风逼退自己之后,立马将目光转向停留在原地的司徒空人,司徒见大吼一声,奋不顾身地朝唐风扑去。

    司徒世家的弟子也同样如此,可还是慢了一步。

    唐风已经一把掐住了司徒空人的脖子,带着他朝地面砸去。

    这场面,跟刚才发生的一幕,完全一模一样。

    刚才司徒空人被唐风掐到地面之后,挖去了双眼,这一次呢?

    “轰”地面再次溅出大片的灰尘,唐风狠狠地将司徒空人撂倒在地上,骨骼断裂的声响传了出来,犹如抄豆子一般密集。

    罡气被封,司徒空人纵然是灵阶中品,也承受不住唐风三番两次的折磨,一身骨头断了无数,口中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唐风毒影剑一抖,直接捅入他的嘴中,再一liáo一挑,司徒空人的惨呼立马变成了呜咽!

    猩红的半截舌头带着血丝,从地面飞去,朝冲下来的司徒见砸去,司徒见慌忙避开,顿在原地,愣愣地望着下方。

    灰尘散去,唐风站在司徒空人身旁,犹如踩一只狗一般踩着他,后者满嘴的血污,双目已失,舌头也断,纵然痛苦不堪,也只能呜呜不已,谁都听不清他到底想说什么。

    司徒世家的人看到这场面,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蝉,再望向唐风的眼神已经变了味道,那是充满了恐慌和惧怕的眼神。

    司徒空人有什么实力,司徒世家的人再清楚不过了。那可是一位灵阶中品高手,纵然晋升灵阶中品不过一年时间而已,但那也是灵阶中品啊!

    可是现在,竟然被一个只有灵阶下品的年轻人折磨成这样。而且,这个年轻人还是在司徒世家其他九位灵阶高手的环视下,分成两次完成的这种折磨。

    无人可挡!无可匹敌!

    纵然满心的羞愧和愤怒,可司徒世家的人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有些妖孽了!他能从人群中把司徒空人抓出去两次,就能用这种方法对付其他人。没人愿意跟司徒空人有着同样的遭遇,所以当唐风将目光投向他们的时候,这些人竟然齐齐往后退了一步,生怕他突然出手来对付自己。

    “放了他!”司徒见浑身剧烈地颤抖,握着长剑的大手都爆出了青筋,语气中透着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

    唐风嗤笑一声:“司徒世家的家教实在不怎么样,本少只是给他点小小的惩戒而已。相比较你们杀的那些唐家弟子,这份教训已经算是轻的了,至少,他还活着!现在你该知道,什么人能看,什么话能说了吧?”

    唐风咬牙切齿,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踩了踩司徒空人。

    “呜呜……”司徒空人剧烈地挣扎,却始终摆脱不了唐风。

    “放了我二弟!”司徒见脸sèyīn沉的可怕,一身罡气都不受控制地鼓动起来,显然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

    “求我啊!”唐风扬起了脖子,yīn冷地注视着司徒见“你大可以求我试试,看我愿不愿意放了他!”(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