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八十九章 他死了

第九百八十九章 他死了2017-11-10 16:39:6Ctrl+D 收藏本站

    “不可能,这不可能!”司徒见失心疯似的一边抵挡唐风的杀招,一边大吼着,神态越发狰狞,浑身热气腾腾,“你不可能打得赢我!服了龙虎丹,我司徒见拥有龙虎之力,便是灵阶上品也不是我的对手,你不过区区一个灵阶下品,怎么可能打得赢我?”

    司徒见疯癫地叫嚷着,虽狼狈,可一身灵阶中品的实力却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唐风纵然三大罡心力量一起出动,一时半会竟也奈何不了他。域名

    如果司徒见现在不是因为太过愤怒而有些疯狂的话,唐风可能真的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正因为这份不受控制的疯狂,导致司徒见出招虽狠,却多有破绽,让唐风抓住不少机会在他身上留下一些剑痕。

    “可笑,不过依仗一枚开药之功,竟敢与灵阶上品相提并论,简直是鼠目寸光!”唐风一边冷静地挖苦对手,一边招式越加猛烈。

    敌人越愤怒,他的破绽就越多,自己能利用的地方就越多。生死之战,最忌讳的便是心境失了平衡,一旦心境有bō动,那就离死不远了,而司徒见现在的情况显然正是如此。”“

    大tuǐ上又被刺了一剑,司徒见突然变了脸色,脸上的痛苦转变成了狞笑,竟然对自己的剑伤不管不问,长剑朝唐风的脖子处削了过来。

    唐风正准备扩大自己的战果,看到这一剑也是吓了一跳,连忙chōu身后退。

    “原和……你也怕死啊!”司徒见仿佛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嘲弄地望着唐风,神色倒是冷静了不少下一刻,他突然动了起来身夹长剑带着一种舍我其谁,舍生取义的气魄,朝唐风冲了过来。

    唐风神色一凛,长剑猛地转出一个弧度,迎上司徒见的武器。

    哪知司徒见根本没有理会唐风的防守,而是将长剑往下一撩,朝唐风的大tuǐ根处刺来,自己反倒是对唐风的攻击不管不问。

    唐风这一剑,绝对能要了司徒见的性命,因为他根本没有防守。但同时唐风也会被司徒见给伤着。而且受伤的部位还显得那么微妙这要是受伤了懒姐她们以后恐怕得守活寡。

    逼不得已,唐风将长剑往下斩去,破开司徒见的攻击。

    两人的武器发出艰辛的"shen yin",一碰即收。^^^^不给唐风有任何喘息的时间,司徒见的攻击又刺了出来,还是一如既往地凶猛。

    唐风苦笑不已,司徒见这是要拼命了,他现在的打法,完全是一种以命换命的打法,凶残至极对敌人残忍,对自己也同样残忍。他放弃了所有的防御,只求能伤到自己或者杀死自己。

    不要命的敌人是最可怕的。一般来说被逼到这种程度的人,都是在与比自己实力要高的敌人战斗的时候,团为做不到完全防御,才会选择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

    但是现在,司徒见明明有灵阶中品之境,还服用了灵丹,却用这种方式来对付一个只有灵阶下品的唐风。

    传扬出去固然会遭人耻笑,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打法奏效了。

    司徒见可以死,但是唐风不可死!原本取得的一点点优势,被司徒见这么一闹便荡然无存了。

    场面陡然见变换,现在变成了唐风被司徒见压着打,只能见招拆招,防守那无所不用其极的攻击。

    司徒见的攻势猛烈的一塌糊涂,打的唐风不但没喘息的时间,就连从魅影空间里放出药尸来帮忙的机会都没有。

    天地灵气大片大片地涌动,紊luàn不已,置身在这样一片战场上,就好似被卷入了一场风暴之中,那呼啸的狂风,卷起的风沙,吹的眼睛都睁不开。

    时不时地有惨叫声从一旁传来,那是唐家堡的弟子或者司徒世家的人受伤的呼喊。

    不过对于两个家族之间的战斗,唐风并不担心,司徒世家这边的灵阶高手虽然数量多一些,可却绝对不是唐家堡这边的对手,唐顶天和叶已枯两个人便能将他们荡平了,自己只要想办法把司徒见杀了就行。

    司徒见已经手段尽出了,为了压制自己,他连性命都不顾,而自己,却还有杀手榈没有动用。

    无级惊芒剑不能用,毒影剑毕竟是使惯了的,一旦用了无级惊芒剑,毒影说不定会报废。

    那唯有动用神兵御神!

    一念至此,唐风打定了注意,转身朝地面上飞下去。

    “你跑得掉么?”司徒见冷笑一声,追着唐风就冲了下来。

    落到地面之后,唐风没有再跑了,而是直接一个转身,凶猛无比的剑势斩出,这一剑司徒见不得不防,因为他还没来得及对唐风出招,根本做不到两败俱伤。

    挡下这一剑并不费事,以他现在灵阶上品的气势随意都可以做到。

    轰地一声巨响,巨大的剑芒斩下,司徒见毫发无损,但是他的背后,却出现一道巨大的沟壑,地面被破开,灰尘四起,将所有的一切都掩盖在其中。

    司徒见正玉冲上去纠缠唐风,猛然间,却又一股相当危险的感觉锁定了自己。那是一种死亡的感觉,经历无数次生死大战,磨就今日实力的司徒见,对这种感觉毫不陌生。

    冷眼朝前望去,司徒见只看到那个只有灵阶下品的年轻人冷冷地注视着自己,他的双眸没有丝毫感情,就好像在注视着一个死物。

    而在这个年轻人的身前,漂浮着一柄长剑,正是他使用的长剑,那碧绿的剑神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但让人觉得诧异的是,他没有男手去拿剑,可这柄剑却就那么漂浮在他面前。

    恍惚间,司徒见赫然发现这柄剑变成了一支无坚不摧的箭矢,而那个年轻人却仿佛成了一张拉满了弦的大弓。

    箭在弦上,目标直指自己,带着一股死亡和杀戮的气息。

    “装神弄鬼!”司徒见怒吼一声,为自己在这种关头产生这样的错觉感到愤怒不已,正要踏前一步,一声“铮”地轻响穿了出来。

    那是弓弦被放开后的震动声,声音清脆,没有丝毫杂音,世间唯有最好的绝世强弓,才能发出这种声响。

    眼前划刁过一抹绿色的碧影,司徒见几乎是凭着一股本能的反应,挥动起自己手上的长剑。

    但还是无济于事,距离太近了。

    伴随着一声闷哼,司徒见的身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道带着,往后飞出数十丈之远,背后飓出一股殷红的鲜血,如喷泉一般壮观魄丽。

    不等身子落地,司徒见就惊慌失措地在半空中强扭了下身子,闪电般朝外逃窜。

    “想跑?”唐风冷笑一芦,伸手从魅影空间里取出了一柄飞刀。

    刚才御神一击并没有杀掉司徒见,不是威力不够,而是这小子对危险的把握太过敏锐,毒影剑被御神shè出去之后,他微妙地动了一下身子,导致这一击没能打到要害,只是在他身上留了个窟窿而已。

    这算是重伤了,但却不足以致命,以司徒见的实力和司徒世家的灵丹,想要痊愈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放虎归山终为患,打蛇不死顺棍上!对任何一个忍无可忍的敌人,唐风都是抱着一种斩草除根的心态。

    “风儿!”刚拿出飞刀,唐顶天和叶已枯便出现在自己的身旁,两人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狼狈之态,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情况如何?”

    他们刚才在清扫司徒世家的其他人,如今已经全部斩杀,一个不留,察觉到唐风这边应付的吃力,自然是想过来帮忙,哪知道凑近了一看,只剩下唐风一个人了。

    “跑了!”唐风眯眼望着司徒见逃跑的方向,伸手将飞刀弹出,飞刀顿时停滞在他的面前。

    “我去追他!”唐顶天一提泣血龘枪龘就要冲过去。

    “不用!”唐风缓缓地摇了摇头,随即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追也追不到了。”叶已枯叹息一声,司徒见好歹也是灵阶中品,如今已经跑出一里地,就算唐顶天去追,恐怕也很难追得上,灵阶中品高手想要逃命,唯有灵阶上品才能拦截。

    “可惜了。”唐顶天也叹气道。

    唐顶天话音刚落,便愕然地朝唐风望了过去,连带叶已枯也是,夫妻两人赫然发现此刻的唐风气质大变,变得诡异难测,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从他身上逸散出来,而他整个人,虽站在原地,却仿佛一张被拉开的劲弓。

    “嗡”一声让人耳膜颤抖的声响传了出来,凝滞在唐风面前的飞刀,几乎是闪出一道流光,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唐风睁开了眼睛,冲两人一笑:“他死了!”

    唐顶天和叶已枯狐疑地望着他,直到此刻,一声及其微弱的利器入ròu身,以及一个人临死前短暂而惨烈的呼喊声才从司徒见逃跑的方向传了过来。

    夫妻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骇然之意。

    “我去看看。”唐顶天依然不敢相信唐风所说的话,身形一晃便闪了出去,过了片刻之后,他手上提着一个软绵绵的尸体走了回来,见鬼似的瞅着唐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