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九百九十三章 人命有贵贱

第九百九十三章 人命有贵贱2017-11-10 16:39:11Ctrl+D 收藏本站

    可就是面前的年轻人,在神识的正面髓撞中,伤到了自己家族的灵阶中品高手!再定眼望去,此人不过只有灵阶下品境界而已。^^^^

    他是怎么做到的?司徒盛一脑袋雾水,难道也是因为修炼了什么特殊功法的缘故,神识比别人要强上许多?

    或许,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的通。

    司徒世家一群人在打量着唐风,唐风自然也在关注他们口为首的两个灵阶中品,一个满面红光,此刻却阴沉无比,另外一个面容消瘦些,神色苍白,显然是刚才被自己神识所伤的那一位。

    这两人给唐风的感觉差不多,全都是灵阶中品巅峰之境,只差一步便能晋升灵阶上品的存在,但真要比较起来,唐风觉得还是红面老者的实力要稍胜一筹。至于剩下的倒全是灵阶下品,唐风如今眼力颇高,灵阶下品自然不入法眼。

    “敢问阁下如何称呼?老朽司徒世家第四长垩老,司徒威!”司徒威自报家门的同时,也在打探唐风的信息,毕竟他现在还无法确定来人的身份和出身。”“

    “四长垩老?”唐风眉头一挑,心中对司徒世家的实力忍不住有了一个大概的推测,一般来说,家族中的长垩老都是按实力来划1分地位的,眼前这位司徒威是第四长垩老,那也就是说,他前面还有三个比他更厉害的存在。

    这三人……或许就可能是灵阶上品高手!毕竟司徒威本人就已经是灵阶中品巅峰了。

    不过或许也不是,但唐风估计着司徒威前面的三个长垩老,至少也有两位灵阶上品,再加上司徒世家的家主,司徒世家的底蕴呼之玉出。

    唐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外面世界的家族果然了得,一个司徒世家便有两三位甚至更多的灵阶上品,在此之前,唐风走遍大江南北,算上火凤,也只不过碰到三个灵阶上品而已。

    “唐家三代弟子唐风,见过司徒长垩老!”唐风心头震惊,表面处变不惊,淡淡地招呼了一声。

    “哦?原来你是唐氏家族的弟子!”司徒威并无意外之色,这一点在唐风刚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现在唐风的话只不过是证实了他的猜想而已,“敢问阁下来此地有何贵干。**”

    “呵呵。”唐风笑了一声,对方这明知故问让他有些无奈,“司徒长垩老何必多此一问?晚辈为什么会来此地,我想没人比你更清楚了。”

    司徒威面色一沉,眯眼望着唐风。

    唐风又道:“司徒长垩老说起话来喜欢拐弯抹角,可晚辈不行,晚辈不过是个年轻人,年轻人向来都是直来直往,眼里róu不得沙子!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好,免得话不投机半句多,您说呢?”

    司徒威的眼睛眯得更厉害了,透过那些许的缝隙,两缕精光盯着唐风,良久才点头道:“好,阁下既然快人快语,老朽也不与你làng费口舌!只是此番天地封印被破,我司徒盛上乘天意,下奉家主之命前来此地,见你唐氏家族式微弱小,发展艰辛,本想伸于援手,助尔等一臂之力,与唐氏共进退。

    尔等不念情意也就罢了,为何昨日还尽屠我司徒门下几十口人?这难道便是你们的感恩之法?为免太过蛮横了一些!”

    唐风听了司徒威的话,忍不哈大笑起来

    司徒盛眉头紧皱,司徒星忍不住怒斥道“有何好笑?”

    唐风笑声一敛,冷眼望着面前的两位灵阶中品,缓缓道:“司徒长垩老不愧人老成精,长着一副好口舌,黑的能被你说成白的,这份功力实在深厚,晚辈佩服至极!”

    “放肆!”司徒世家一些灵阶下品听到唐风的挪榆,也忍不住怒斥起来。

    唐风没去理会他们,只是直直地盯着司徒盛,开口道:“你司徒世家之人,来我唐家堡撒野,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前后两日杀我唐家弟子数十人口这难道就是司徒长垩老口中所说,见我唐家式微,伸于援手?你司徒世家的弟子是人命,难道我唐家堡的弟子就不是人命了?或者说,只许你们杀我唐家弟子,我们就不能动手了?”

    司徒威冷哼一声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唐家的力量实在太弱小了,归顺于我司徒世家,对尔等有莫大的好处!不出二十年,我司徒世家能让你唐氏的灵阶高手翻上一倍@几个弟子又有什么关系?倒是我司徒世家的那些弟子,岂容你等肆意杀戮?”

    唐风轻呼一口气,斜眼望着司徒威,道:“依司徒长垩老如此说,人命也有贵贱之分了?”

    司徒威冷笑道:“实力为尊,实力强者命格自贵!你唐家堡会兜人,完全是咎由自取,势力低微还不愿够顺,怨不得旁人,若不想再遭遇这种事,便早早归顺我司徒世家,有我司徒世家庇佑,尔等便可安心发展!”

    “如此,晚辈明白了。”唐风点头,这群来自外面世界的人全是一路货色,根本就没把灵脉之地的人放在眼中,在他们眼里,灵脉之地就是低等的存在@几个人没什么打紧的,反倒是他们的人,矜贵无比,一个都死不得。

    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不但外面世界的人有,就连灵脉之地有些家族的人心头也会存在,他们认为自己就是比俗世中的人高档些。

    唐风不想去改变别人的想法,也没办法改变。但既然事情牵扯到唐家堡头上,就由不得他不chā手,更何况,这一次天地封印被破,还是他导致的原因,灵脉之地现在的局面,更是因为御神被收服的缘故。

    “换句话说……如果晚辈将你们全部击杀在此,那也是前辈们咎由自取咯?实力低微,命自然就贱格一些。”唐风的眼中已经闪出了杀机。

    “猖狂!”司徒星愤怒不已,“莫以为神识强大便可为所玉为,你不过区区一个灵阶下品,少在这放肆!”

    刚才他在神识的对拼中吃了点亏,憋了一肚子的怒火,现在眼见这个灵脉之地的小子态度嚣张,哪还能忍得下去?若不是有所顾忌,早就上前取了唐风性命了。

    司徒威冷笑道:“阁下若是觉得有这份实力,大可将我等杀光,我等也无所怨言,怪只怪自己学艺不精!只是阁下真以为自己有这个本事?”

    “你猜?”唐风眉头一挑。

    司徒威深吸一口气,扭头望了一眼自己右手边一个灵阶下品,冲他打个眼色道:“过去会一会这位来自唐氏家族的高手!让他见识一下与我司徒世家的差距有多大。”

    “是!”这位灵阶下品领命,狞笑地朝唐风走了过来。

    刚才唐风大放厥词,不但司徒星恼怒,他们也愤怒不已。司徒世家是什么?那是传承千百年的古老家族,即便在外面的世界,也能排得上号,能看得上唐家堡这种小势力,算是唐家的福气,这群不知天高地厚夜郎自大的人,不敢拒绝了这份恩赐,竟然还敢杀人!现在还大刺刺地跑过来,简直犹如送死一般。

    难道灵脉之地的人,全都是这种没脑子的么?

    这个灵阶下品在朝唐风走过去的时候,司徒威和司徒星两人的眼睛眯了起来,一眨不眨地盯着唐风。

    说实话,司徒威刚才那般诋毁唐家堡,也是为了给自己这些手下树立起家族无敌的形象而已0真心里他却是知道这个独身一人闯进谷中的年轻人,恐怕是有一些真本事的,从他神识强度就能推断出他手上功夫绝对不弱。

    但是对付这样一个人,自己总不能亲自上场,那样也丢了司徒世家的威严。所以他才会让一个灵阶下品上阵,一来两者实力相当,也不算欺辱人,对方输了也找不到借口,二来趁着唐风战斗的时候,也好仔细窥探下他的本事。

    司徒威打的好算盘,可事实却并没有象他想象的那样发展。

    在他的想象中,两人至少也要大战个一炷香的时间才能分出胜负来,毕竟自己挑选的这个灵阶下品弟子,实力也不算弱,晋升灵阶已经有年时间,在家族的大力培养下,眼看着就要冲击灵阶中品之境,更有无数次生死搏斗的经验,可以说一般的灵阶下品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一个照面,他就能把敌人给料理了。

    司徒威选择这个人出场,可算是给足了唐风的面子。唐风不过二十出头,就算资质出众,真能打赢这个弟子,恐怕也得付出一些代价才成。

    但正当司徒威眯着眼睛观察的时候,他发现唐风突然动了一下,一缕犹如实质性的杀机猛地迸发出来,旋即又消失不见,只留给在场诸人一阵冰凉的感觉。

    这个时候,那个司徒世家的弟子已经走到了唐风面前,一身灵阶下品的罡气运转起来,显然是要出手了。但是司徒威等了好大一会功夫,这个弟子依然没有出手,反而直直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搞什么鬼?司徒盛一脑袋糨糊。

    再定眼朝唐风望去,司徒盛的眼睛一瞬间瞪大了{赫然发现,这个年轻人手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柄长剑,一柄碧绿色的长剑,长剑的颜色显得那么的妖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