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零三章 这人是个愣头青吧

第一千零三章 这人是个愣头青吧2017-11-10 16:39:27Ctrl+D 收藏本站

    眼见面前的尤物有如此反应,乌正鹰便知道泪朦胧的药效已经完全化解开了!

    这一包媚药,是他亲自配置出来的,刚服用下去的时候,浑身,根本没办法动弹。但是随着药效的化解,体内被激发之后,这个限制便会消失。与女共欢,自然也要对方主动些才是,要不然岂不跟木头一样无趣?

    凭借泪朦胧,乌正鹰不知让多少烈女在他面前臣服,如今来到灵脉之地,对付一个只有天阶境界的容少奶奶,自然是手到擒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乌正鹰还是挺佩服这个女人的。即便是到了现在这种时候,床上的尤物也依然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那的"shen yin"刚出喉咙便被她给咬了下去,换做旁的女子,此刻恐怕早就已经迷失了自己,如狼似虎地朝自己扑来了,根本不似她这般坚定。

    “好女!”乌正鹰大笑一声,伸手就扯开了自己的衣襟,坦荡出自己的胸膛,正欲朝床上的尤物扑去,房间外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一阵碰碰碰地敲门声响彻起来。

    “***,做什么?”乌正鹰气急败坏,今天好不容易才把这女人弄到床上,又等她药效化解开,眼见着就能一亲芳泽,却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候被人打扰,乌正鹰如何能不动怒?”“

    不过动怒归动怒,他却知道这种时候如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手下的弟子们肯定不敢来打扰自己的。

    “副宗主,大事不好了,有人闯进了容家!”门外传来一个弟子急促的呼喊声。

    “什么人敢如此大胆?”乌正鹰面色一沉,冷声问道。

    “来人身份不明,实力很强,我们已经折损不少人了。”

    “有多少人?”乌正鹰心中一紧,他突然想起这半个月来在灵脉之地威传的风声,该不会过……

    “只有一个!”

    “一个?”乌正鹰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只有一个人的话,那就不是现在风头正威的那群人了,只要不是那群人,自己就没有忌惮的必要,更何况,对外面的传言乌正鹰也只抱着信之三分的态度。那些被神秘黑衣人清剿掉的势力本就弱小喜能与天雷宗相提并论,他们被清剿是实力不济,若是那神秘黑衣人来找天雷宗的麻烦,乌正鹰也有与之对抗的信心。

    “现在几位护法正与之纠缠,弟子前来通报,还请副宗主赶紧去看看才是。”门外的弟子又急促地说了一句。

    乌正鹰一脸的踌躇,回头看看床上那肌肤粉红,散发着无尽诱惑的美人,再狠狠地跺跺脚,暗骂一声,穿好衣物赶紧朝外冲去。

    真是时运不济,什么时候来捣乱不好,偏偏这个时候出现,若是落到本副宗主手上,定叫你好看!乌正鹰一边朝外走一边心中发着狠。

    才刚打开房门,让人惊诧的一幕便出现了,伴随着几声惊呼声,几道人影如断了线的纸鸢似的从半空中跌落下来,正好落在乌正鹰身前十丈处。

    定眼瞅去,乌正鹰的双眸不禁一眯,他发现这几个跌落下来的人,竟然全是天雷宗的护法执事,这些人跟随着自己来到灵脉之地,全都是灵阶下品的境界,本身实力并不弱,但是此刻,却被人打成这幅德行,难道来人是个灵阶中品不成?也只有灵阶中品的高手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不是说灵脉之地内并没有几个灵阶中品高手么?怎地会在这里出现?

    狐疑之下,乌正鹰抬眼朝院外望去,只见门外缓缓地走进两道身影,领先一人是天雷宗的执事,实力有灵阶下品之境,但是此刻的他却嘴角含血,神色苍白,脖子上驾着一把碧绿色的长剑,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面容冷峻的年轻男子,那把碧绿的长剑,正是被这个年轻男子拿在手上的。

    “副宗主,救我!”这个被碧绿长剑挟持着的执事,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说起话来也有些气喘吁吁的感觉,他手捂着自己的肚子,那里一片血迹,应该是被对方刺伤了。

    此刻,那几个从半空中跌落下来的护法执事,也赶紧爬了起来,全都围聚在乌正鹰身旁,满是忌惮地望着年轻男子。

    “灵阶下品?”乌正鹰顿时迷糊了,原本他见自己手下的这几个人被打成这样,还以为来人至少也有灵阶中品的实力,但是现在窥探一番之后,乌正鹰骇然发现这个年纪轻轻的男人,只不过有灵阶下品的实力而已。

    “副宗主小心,此人有些古怪,断不能以境界评判他的实力!”一个护法好心提醒道。

    乌正鹰瞄了他一眼,并没有将这话放在心上……个灵阶下品而只,就算实力再怎么强,也只不过是在灵阶下品这个层次中称雄,根本无法与自己这个灵阶中品相比。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也不知道是哪个家族跑出来的弟子,竟然跑到这里来落天雷宗的面子!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请问朋友是哪个家族的?”乌正鹰背负着双手,站在走庇的台阶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对方,一脸威严地开口问道。

    “唐门,唐风!”唐风一边轻奂答着,一边慢慢地朝前走去,他身前那个被毒影剑架在脖子上的灵阶下品高手逼不得已也只能站在他身前做挡箭牌。

    乌正鹰眉头一皱,脑海急转,却根本没想起在哪听过唐门这个宗门,天雷宗来到灵脉之地的时间不长,大概只有一个月左右,灵脉之地大大小小的家族宗门数不胜数,没听过也正常。

    这个唐门,大概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了!乌正鹰心头断定。

    “朋友如此对待我天雷宗弟子,不怕伤了两家和气么?”乌正鹰身为副宗主,自然知道该说些什么场面话,“不如放了我这位执事,我与朋友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

    唐风淡淡道:“我与阁下怕是没什么好谈的。”

    乌正鹰眉头一挑,冷笑道:“朋友,你真以为挟持了本宗执事便能为所欲为不成?年纪轻轻的,你还有大好年华,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乌正鹰说话间,整个容家人头掩动,天雷宗无数弟子正朝这边涌来!将唐风等人所在院落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房顶墙上都站满了人,一个个虎视眈耽地望着唐风。

    但让乌正鹰诧异的是,即便陷入这种困境,面前的这个年轻男子也依然不为所动,神色根本不见丝毫紧张,反而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根本没把天雷宗放在眼中。

    这人是个愣头青吧?难道他就看不出来双方的实力悬殊甚大?只要自己一声令下,他插翅也难飞。

    “容少奶奶在哪里?”唐风望着乌正鹰开口问道。

    刚才带着那个天雷宗弟子闯进容府之后,唐风便将其击杀了,从阴魂中得到的信息中,唐风自然能认出此人是天雷宗的副宗主,也就是这次来到灵脉之地的主事人。正是这个人,企图霸占容少奶奶。

    “你说那个女人?”乌正鹰大为意外,他原本还不知道这个年轻男子为什么跑到这里来找天需宗麻烦,但是听了这句话之后不禁恍然大悟。

    原来是为了那个女人!不过想来也是,那女子天香国色,面前的男子又正是年轻俊杰,对其倾慕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呵呵,朋友原来是为情而来,乌某佩服!”乌正鹰大笑一声,“如果你想找她的话,进了乌某人后面的这间屋子就能看到了。”

    “是嘛?”唐风不禁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自己算是赶上了,从面前这个乌正鹰的着装来看,他应该还没来得及对容少奶奶下手。

    “朋友,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乌正鹰眼珠子一转,开口提议道。

    “什么交易?”唐风撇了他一眼。

    “你放了本宗的这位执事,我将那女子交给你!怎样?”

    “不错,一人换一人,还算是公平。”唐风点了点头。

    乌正鹰面上滑过一丝笑容,年轻人果然不懂事,实力虽然不错,却根本没有多少江湖经验,只要他敢放了手上挟持的执事,自己便能瞬间将其擒拿。

    敢跑到这里来落了天雷宗的面子,更打扰自己的好事,还垂涎自己看上的美人,乌正鹰岂能容得下唐风?

    但是乌正鹰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敛,让其震怒的一幕便发生了。

    伴随着一声及其艰辛刺耳的声音,一股鲜血喷溅了出来,挡在唐风面前的那个天雷宗执事瞪大了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喉咙,可却怎么也止不住鲜血的喷溅。

    “你……”这个执事转过身,惊愕地望着唐风,随即仰面倒了下去,浑身痉挛不已,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唐风甩了甩手上的毒影剑,将剑刃上一缕鲜血甩飞出去,冷冷地凝视着乌正鹰。

    “大胆!”乌正鹰怒发冲冠,刚才那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这个年轻人在与自己谈成条件之后,竟然直接用长剑割了他挟持的天雷宗执事的脖子!

    愣头青,***十足的愣头青!行事根本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