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零九章 归宿

第一千零九章 归宿2017-11-10 16:39:34Ctrl+D 收藏本站

    按道理来说,这样—个守身如玉的女子……旦被坏了清白,肯定会失去理智的,即便唐风是她的救命恩人,也难保她不会刀剑相向,可今日,她却说了那样的话,之后的神色和态度也显得太过镇定

    这不象容少『nǎi』『nǎi』的为人啊d然唐风和这个女子接触的并不多,彼此之间也不能算了解太深,可唐风还是觉得有些不太正常。

    但是这女子摆明了不愿再和自己有什么交集,唐风自然也不能纠缠不清。容家前些日子的局面只不过是整个灵脉之地的缩影而已,今日解了容家之难,自己也该启程前往别的地方了。

    外来的势力不驱除掉,容家和容少『nǎi』『nǎi』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终结。

    休息了一宿功夫,第二日天色将亮唐风便起了chuáng,容家的shì女们很尽心尽责,悉心服shì着唐风穿衣洗漱。

    这两个shì女是昨日容清秋指派过来的,模样长得倒也清秀可人,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做起事来很是细1s。

    不过唐风却敏锐地察觉到,其中一个穿着绿衣的shì女,有好几次想跟自己说什么话,却又忍了下去。”“

    吃罢早饭,唐风放下饭碗,挥退了另外一个shì女,单独把那个绿衣少女留了下来。

    “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唐风望着她开口问道。

    绿衣少女浑身一抖,有些紧张地看了看门外,紧咬着双c混,神色迟疑,唐风轻笑一声道:“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吞吞吐吐的,外人听不到的。”

    听了这句话,绿衣少女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唐风面前,口上道:“奴婢恳请公子救救少『nǎi』『nǎi』吧。”

    “什么意思?”唐风狐疑不解,伸手将她扶:“起来说话。”

    “公子若是不答应,奴婢就不起来。”绿衣少女使劲摇着头。

    唐风微微皱起了眉头,说实话,他这次来容家虽然是好心救人,可毕竟做错了事,给容少『nǎi』『nǎi』带去不少麻烦,本想今日一早就赶紧离去,免得惹人口舌,所以对于容家的事情,他并不想多『chā』手。

    外来的势力欺负容家,他可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是容家自己内部的事情,却不是他能够『chā』手的。

    只是现在绿衣少女说的这么严重,倒让唐风不禁上了心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唐风望着面前的绿衣少女问道。

    绿衣少女神色一喜道:“公手这是答应了?”

    “我可没说,我连你说什么都不清楚,如何能答应你?”唐风摇了摇头。

    绿衣少女赶紧道:“奴婢本是少『nǎi』『nǎi』的贴身shì女,只是少『nǎi』『nǎi』人喜幽静,不愿多有人服shì,奴婢便转给了二长老,昨日夜间奴婢去服shì的时候,听到二长老和其他几位长老执事提如……提如……”

    “提及什么?”

    “提及……公子您和少『nǎi』『nǎi』昨儿白天在屋子里……还有您脸上脖子上的伤痕……”绿衣少女一句话都没说完,脸红的跟涂了胭脂一样,说到后半句的时候,已经声如蚊蚁,细不可闻。

    唐风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这事干的很不光彩,即便他是容家的救命恩人,也实在有些难以释怀。

    “后来呢?”唐风问道。

    “后来二长老说决定今早召开家族会议,就此事做个商讨。”

    “商讨什么?”唐风面色一沉,家丑不可外扬,这事若是传扬出去的话,自己倒无所谓,做错了事,即便千夫所指也得忍着,但是对容少『nǎi』『nǎi』来说,绝对是一场灭顶之灾。

    “他们说,反正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所以想把少『nǎi』『nǎi』……送给公子您。”

    “荒唐!”唐风把桌子拍得碰碰响,容少『nǎi』『nǎi』又不是什么物件,怎是别人想送就送的?

    “奴婢请求公子答应了吧,也算是救少『nǎi』『nǎi』脱离了苦海,少『nǎi』『nǎi』如今正是风华正茂,若让她一辈子守在这里简直太残忍了!”绿衣少女一边说着一边猛磕下去,唐风只是手一拂,便让她的动作定在那里。

    “你说的就是这事?”唐风倒是松了一口气,刚才绿衣少女说的那么严重,唐风还以为容家要对容少『nǎi』『nǎi』怎么样呢。

    “恩。”绿衣少女点头。

    唐风哂笑道:“你们家少『nǎi』『nǎi』是个很特别的女子,你以前即是她的贴身shì女,自然能揣摩到她的心思,容家即便有此提议,你觉得她会答应么?”

    绿衣少女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黯然地摇了摇头。

    “这就对了,所以说,你求我是没有用的。”唐风上前把她拉了起来,“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公子也有此心对吧?”绿衣少女明亮的眼眸让唐风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唐风忍不住伸手在她脑门上轻敲了一下:“人许大!”

    容少『nǎi』『nǎi』和庄秀秀和钟露都不同,庄秀秀虽然属意于自己,但是唐风感觉她更看重自己的实力一些。至于钟露……这**根本就想过要唐风负责。

    倒是容少『nǎi』『nǎi』,诚如面前的绿衣女子所说,正是大好青chūn,往后的日子还长,真叫她一辈子守在容家,恐怕是个煎熬。而且再怎么说,两人都已经有了chuáng第之欢,虽说以前接触的不多,但既有了肌肤之亲,那便是自己的女人了。

    如果她愿意,唐风便带她走,可她并不愿意!

    “你们老家主现在何处?”

    “公子这是要走了么?”绿衣少女还是有些不死心。

    “恩。”唐风点了点头,要离开容家,自然得跟容清秋打个招呼才是,容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可唐风也不是不懂礼貌的人。

    绿衣少女满是不情愿地带着唐风穿梭在容家大宅内,沿路走过唐风倒是发现不少shì**才们望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看样子昨日的事情并没有隐瞒的住啊,那么多双眼睛看到了,随便谁泄露了消息都能传播开来。

    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容少『nǎi』『nǎi』以后的日子怕是要难过了。

    在绿衣少女的带领下,唐风来到了容家的议事堂前,人还未到,里面便传来了一些嘈杂的声音。

    唐风不禁停住了步伐,顿在原地,刚才听绿衣少女说容家今日要召开家族会议商讨容少『nǎi』『nǎi』的事情,却没想到这般早,让自己给撞个正着。

    现在过去肯定不是好时候,但是离开的话又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唐风索性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

    大堂内,容清秋端坐在上方,神色中井不bō,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两的坐着的尽是容家的长老护法们。

    而在大堂的正中间位置,却跪着一个身穿雪白衣衫的女子,这个女子正是容少『nǎi』『nǎi』,此刻的她双眼红肿,显然是一夜未眠,头发衣衫虽整齐,可神色却颓然万分,叫人看的心生怜惜。

    左侧一位长老道:“家主,少『nǎi』『nǎi』以未亡人之身份嫁入容家已过八年,这八年来虽恬静温和,恪守妇道,得府中上下人心,却在昨日做出那等为人不齿之事,坏了容家门风,属下以为该将之驱出容府才是,以儆效尤!”

    “放屁!”容清秋没发话,倒是有一个年轻男子跳了出来,指着刚才说话的长老道:“我弟妹的品格如何,在座诸位也都清楚,这八年来她哪一样做的不够好?替我容家参与家族大比,更是取得了以往我容家根本没取得的名次,三长老你修炼所用的灵石,还是我弟妹挣来的。”

    刚才说话的三长老听闻此言,老脸不禁一红,开口道:“一码归一码,这两件事怎能相提并论?”

    年轻男子冷笑一声道:“弟妹为人,做哥哥的我自叹不如!这么多年来一直为亡弟守寡,不曾做错一件事。昨日之事,更不能怪之于她,是乌正鹰买通了弟妹身边的贴身shì女,在她的饮食中下了药物,这才酿成大错,这是我容家的无能,若是我容家能挡得下天雷宗,弟妹她又何必遭此劫难?”

    一番话说得在座诸人不禁脸色讪讪,事实确奕如此,若不是容家没实力,怎会被天雷宗控制?以乌正鹰那好色的性格,容少『nǎi』『nǎi』即便昨日不被她得手,日后也会被得逞,唐风只是适逢其会罢了。

    三长老又道:“话虽然这样说,可少『nǎi』『nǎi』毕竟被旁的男子坏了清誉,容家如何能容得下?叫外人知道了,岂不是要笑话我容家?”

    “放你娘的狗屁!”年轻男子暴跳如雷。

    “不要吵啦!”二长老站起身来,朝容清秋拱手道:“家主,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纠结于此也没有意义!少『nǎi』『nǎi』确实不适合再留在容府,不过……我们也可将少『nǎi』『nǎi』嫁于那唐风,唐少侠年纪轻轻,实力高深,少『nǎi』『nǎi』天香国色,岂不是正好天设一双,地造一对?”

    “二长老这提议甚妙!”立马便有一位护法附和道:“如此一来,也算是为少『nǎi』『nǎi』找个好归宿,兔得耽误了少『nǎi』『nǎi』的大好青chūn。”

    “你们怕是想攀上唐家堡的高枝吧?”称呼容少『nǎi』『nǎi』为弟妹的年轻男子阴笑不已,一针见血。

    二长老讪笑道:“大少怎地如此说话,我们也是为了少『nǎi』『nǎi』好,不过如果唐家堡因为这层关系而对我容家别有照顾,那自然是更好不过了,毕竟我容家没有灵阶高手,实在式微!”请记住的网址,如果您喜欢莫默写的《唐门高手在异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