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一十一章 奴家姓箫,箫千雪

第一千一十一章 奴家姓箫,箫千雪2017-11-10 16:39:3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千一十一章奴家姓箫,箫千雪

    印入眼帘的一幕让唐风心头一突,容鲂『nǎi』『nǎi』原本那圆润饱满的胸口上此刻正『chā』着一柄匕首,匕首整柄没入,只剩下了手柄部位,鲜血淅淅沥沥从伤口中流出,看上去惨不忍睹

    她肯定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否则根本不可能把匕首捅得这么深,不过也幸亏了此刻匕首挡住了伤口,否则鲜血流的恐怕还要快一些||

    不死金丹已经服下,唐风也动用了借尸还魂,用灵阶上品的实力护住了容少『nǎi』『nǎi』的心脉,封住了这一片位置的血『液』流动,更在催化药效的扩散。但如果不把这柄匕首拔出来的话,容少『nǎi』『nǎi』必死无疑。

    可现在她本就命悬一线,任何细微的动作都可能让伤势恶化,唐风实在不敢轻易触碰这柄凶器。

    “雪儿……从未见过自己的夫君……”容少『nǎi』『nǎi』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抚上了唐风的面庞,黯然的双眸中带着一丝解脱,却也有一些留恋的味道,轻声地说着话,“更不知相敬如宾,白头偕老是何等滋味……这一生怕是……怕是……没机会了。你不用自责,这不是你的错……雪儿已无颜苟活于世,这个结局是雪儿最好的归宿……””“

    “别说话!”唐风双眼通红,强忍着心头的悸动,强横的罡气温和地灌入容少『nǎi』『nǎi』的身体,挽留着她那一线生机。

    容少『nǎi』『nǎi』的手在唐风的脸上依然摩挲不已,口中呢喃道“我那夫君若是没呃……『mō』起来是不是也是这般感呃……呵呵,你的胡子好扎手……”

    “等会就把它训干净!”

    “八年了,这八年来雪儿活的并不开心……每天都很累,现在却突然感觉好轻松。”

    “你欠容家的已经还清了!以后还有好日子,活下来,不用再活的那么艰辛,以后你想去哪就去哪,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真的么?”容少『nǎi』『nǎi』嘴角荡起一抹凄凉的微笑,虚弱地问道。

    “恩!”唐风重重地点头。

    “恐怕没这个机会了……我有些冷,能再抱紧点么?”容少『nǎi』『nǎi』蠕动了下身子,往唐风怀里缩了缩。

    唐风手上用了点力气,一边抱紧着容少『nǎi』『nǎi』,一边分心二用,以自身罡气为力量,催动不死金丹的药效打入她那受损的心脉之中,另一只手缓缓地握住了匕首的顶部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唐风声音低沉,转移着容少『nǎi』『nǎi』的注意力。

    “哪有你这种……男人,奴家……姓箫,箫千呃……”容少『nǎi』『nǎi』话音刚落,身子突然蹦直了,喉咙里滚出一个凄厉而又短促的惨叫声,随即脸色苍白地软倒在唐风的怀抱中,彻底昏厥过去。

    刚才趁她回答问题的瞬间,唐风已经把。首给拔出来了,但是这才是最危险的时刻,。首拔出的同时,唐风就将它丢到了一旁,旋即便专心致志地用罡气调理着伤口位置。

    不死金丹那强大的生机已经扩散开来,在唐风神识的关注下迅速地修补着箫千雪的心肺,更有唐风罡气相护,只要她还有求生的,便还有活命的希望。

    除非她心中存有的死志根本无法磨灭。

    议事堂外,容家一群人等得心急如焚!不管在场诸人是想把箫千雪驱除出容家,又或者是想把她嫁给唐风以攀上唐家堡,没有人希望她死,更没有人想到她的性子如此之烈,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自伤。

    一想起那致命的伤势,容家老少脸上都不禁黯然无比,那样的伤势怕是无力回天了,纵然是出身唐家堡的唐风,恐怕也救不活她。

    容清秋更是愧疚无比,自打出来之后就一直在喃喃念叨着是容家害了箫千雪。这女子为报答当年容清秋对萧家的恩情,即便是夫君死了,也要嫁过来,守了八年的活寡。今日若不是容家这些护法执事们逼她太甚,她哪会做出这样的傻事?

    但是此刻再怎么自责也是没用,只能祈祷唐风有通天的手段,将箫千雪从阎王那里拉回来了。

    只是容家老少在议事堂外足足等了一个时辰,里面也没有任何动静,有心想用神识窥探一下,却又怕惹恼了唐家的那小子,根本不敢有所动作。

    一直等到中午时分,议事堂的大门才突然被一脚踹开,旋即浑身浴血的唐风抱着箫千雪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之中。

    “少侠……雪儿她情况如何?”容清秋一个健步走上前去,步伐没稳,险些摔了一跤。

    “弟妹她……”容家大少也是担忧无比,满是期待地望着唐风,却又害怕从他口中听到噩耗。

    唐风阴沉着脸色打量了些眼站在面前的诸人,那几个早上提议要驱除箫千雪或者把箫千雪嫁给唐风的护法执事们被这目光一盯,不禁额头直冒冷汗。他们也都知道箫千雪走到这一步多少也有自己的责任,若是她死了,难保这个男人不迁怒于自己。

    “救回来了!”唐风冲容清秋点了点头。

    这句话让容清秋苍白的脸色总算有了一丝红润,不禁点头道“救回来就好,救回来就好!”

    “不过伤势太重,还需要静养,还请老家主派几个细心的下人照顾下她。”

    “应该的,应该的。”容清秋也不禁松了一口气,“还有劳少侠送雪儿回房!”

    “恩。”唐风应了一声,抱着箫千雪朝她的屋子处走去,一路上小心翼翼,谨慎无比,根本不敢有任何颠簸。

    箫千雪人确实是救回来了,但是那刺在心口上的伤势还没痊愈,经此一事,恐怕对她的精神也有不小的打击,想要完全康复,没一两个月是不可能的。

    把箫千雪放回屋子中,唐风又从魅影空间里取出许多上好的药材,嘱咐容家的下人仔细熬制。这些药材都是唐风之前收集的,大多数都给了莫流苏,但是魅影空间还是留了一些备用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而且这些药材贵重无比,市面上根本找不到。

    一连忙活了三四天,箫千雪的伤势才总算平稳下来,这三四天时间房风一夜没睡过,一直就守在她的chuáng边。

    不但是唐风,容家满门老少这几日都没休息好,就连老家主容清秋也没睡整宿觉。

    这件事让容清秋也一下子苍老了不少,老家主本就年事已高,哪经得住这样的折腾?

    等到了第五天的时候,正『mí』『mí』糊糊的唐风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不禁惊醒过来扭头看去,正看到容清秋迈着步伐朝这边走来。

    “见过老家主。”唐风正要起身,容清秋便走到他旁边将他揌了下去。

    站在chuáng边怔怔地望了箫千雪片刻,容清秋叹息道“这几日有劳少侠了!”

    “无妨!这事我也有责任!”唐风苦笑一声。

    “事到如今,说起这些也无味!”容清秋坐到了!旁,轻声问道“都过了好些日子了,雪儿为什么还没苏醒?”

    “怕是她自己不想醒来!”唐风黯然伤神,有不死金丹救治,更有自己上好的药材调理,箫千雪这伤势早就稳下来了,按道理来说也应该苏醒了才是,只不过到现在她都还在沉睡,想来是她不想面对这一切,自己封闭了身体和意识。

    “那有何良方?”容清秋问道。

    “无!只能等她自己相通了恐怕才会醒过来”

    “哎!”容清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雪儿是个好孩子,只不过背负着容家未亡人的身份,这对她来说是个枷锁!”

    也正是因为这个身份,箫千雪才会在发生那种事之后求死!

    “整个灵脉之地,提起容家少『nǎi』『nǎi』,无人不对她称赞有佳,认其为女之楷模!世人却不知这样的称誉对她来说,却是最大的痛苦和束缚!”

    “老家主说的是!”唐风点点头,一个女子最美好的时光却要孤苦一人度过,直至终老,这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残忍的折磨。

    “老夫想了好几日,总算是想明白一件事。”

    “愿闻其详。”唐风侧脸望着容清秋0

    “雪儿不应该嫁入容家,老夫当年也不应该接纳她!”容清秋缓缓道。

    唐风不禁眯起了眼睛。

    “所以老夫决定”……将雪儿逐出容家,不再承认她未亡人的身份!”

    唐风一身罡气不由自主地迸发了出来,阴沉着脸色望着容清秋“老家主也算是过河拆桥么?”

    “呵呵!”容清秋怡然不惧,“那也总比她在这里受苦要好很多,她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念想!”

    唐风缓缓地收敛了自身的罡气bō动,望着容清秧半晌,这才叹口气道“我明白老家主是怎么想的,只是此事若是叫她知道,恐怕会雪上加霜,她可是宁愿死也要留在容家的。”

    “长痛不如短痛!这是老夫的决定,世人要唾骂老夫忘恩负义,便让他们冲老夫来,雪儿不应该背负这些!”

    唐风不禁肃然起敬,外人不知道容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若是叫他们得知容清秋把容少『nǎi』『nǎi』这样的女人驱除出了容家,恐怕容清秋也会落到千夫所指的局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