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一十三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一千一十三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2017-11-10 16:39:39Ctrl+D 收藏本站

    以箫千雪的姿色和那成熟的风韵,万—碰到一两个心存歹念的高手,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抵挡

    根据老家主所说,箫千雪跑了不过只有一个时辰而已,即便她晋升了灵阶,区区一个时辰恐怕也跑不了一两百里路,在唐风想来,单是出动自己二十二具药尸便能将她给擒拿回来了。

    但是事情却有些超乎唐风的预粹,二十二具药尸连带着唐风本人,还有容家的上百号人在蓉城方圆几百里范围内搜索了整整三天三夜,差点把地皮都给掀了起来,也依然没有发现箫千雪的踪影,甚至连她朝哪个方向走的痕迹都找不到。

    萧十雪就象是突然蒸发了。

    “跑哪去了呢?”唐风始终没弄明白萧千雪是到底如何消失不见的,可能她有自己隐匿的手段,可能她确实不想再见到自己和容家的人,所以才把自己藏的严严实实。但以她的手段绝对不可能瞒得过如此之多人的耳目,这方圆几百里都被自己等人找遍了,如果她真的还在的话,肯定会被找出来。

    “风哥哥。”灵怯颜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带着一丝明悟和狡黠,“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小妮子骗了所有人啊!””“

    唐风浑身一震,猛地醒悟过来,拔脚就往回冲。

    容家,服shì着唐风的那位绿衣少女的住处,一个面色稍显苍白的少龘妇端坐在chuáng上,手抚着自己的胸口位置低头沉思,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苍白的脸上飞起两抹红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旋即又黯然地叹了口气。

    房门被人推开了,这位少龘妇受惊似的吓了一跳,等看清来人的面容之后,又松了一口气。

    “绿衣,外面怎么样?”坐在chuáng上的少龘妇轻声开口问道。

    “luàn糟糟的。”绿衣少女有些担忧地说道,“少nǎinǎi,他们现在全都在找你,你为什么要逃跑啊。”

    萧千雪苦笑一声:“不跑还能怎么办?我已经没脸面再留在容家了。”

    “可是你可以跟着那位唐公子走啊!奴婢听说老家主也是想让你跟他走的,而且唐公子他……他也很喜欢你呢?”

    “莫要luàn嚼舌根!”箫千雪脸红了一下,嗔怪地瞪了绿衣一眼,“那位唐公子有很多位夫人的,个个天香国色,哪会喜欢我这种……残huā败柳?”

    绿衣嘻嘻笑道,蹲到萧千雪的膝盖旁:“少nǎinǎi千万别妄自菲薄,少nǎinǎi也是绝世美人呢,他那几位夫人肯定比不上你。****”

    萧千雪伸手刮了一下绿衣的鼻子:“就你鬼精灵!”

    “嘻嘻,不过少nǎinǎi你打算怎么办呢?”绿衣又有些担忧地望着她胸口渗出的血迹,“奴婢听唐公子说你这伤势想要痊愈,至少也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等过了这阵风头吧,然后就离开容家,到外面随处走走。”

    “少nǎinǎi你不会回来了吧?”绿衣有些黯然地问道。

    萧千雪沉默片刻,幽幽道:“不回来了,你自己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再叫人欺负了。

    以前的容家少nǎinǎi,随着那柄匕龘首捅入心脏之处便已经死了!生是容家的人,死是容家的鬼!萧千雪做到了,现在这条命,却是那个男人赋予的,只是萧千雪还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听了箫千雪的回答,绿衣不禁默默垂泪,正黯然伤神间,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两女大惊失色,萧千雪望了绿衣一眼,绿衣赶紧抹掉眼角的泪水问道:“谁?”

    “是我。”门外传来的芦音更让两人惊慌失措,因为这个声音赫然就是唐风的。

    “唐公子……有……有事么?”绿衣吓得六神无主,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萧千雪轻轻地捏了一把她的手,努力让她镇定下来。

    “你出来下。”

    绿衣望了箫千雪一眼,后者冲她点了点头,绿衣这才慢慢地起身,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门,半边身子挡在门口,轻咬着嘴c混道:“唐公子你回来了?找到少nǎinǎi了么?”

    唐风嘴角一挑,这个有些邪气的笑容让绿衣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没找到!”唐风摇了摇头,“不过我相信她没跑多远。”

    后面一句话让绿衣的心跳骤然加速起来。

    “少nǎinǎi伤势未愈,应该是走不动路的。”绿衣强挤出笑容道。

    “恩,你说的不错,对了,这些东西你拿着。”唐风一边说着,一边从魅影空间里往外掏着东西,一把把地塞进绿衣的手中,不大一会功夫,绿衣就抱了个满怀。

    “这是什么?”绿衣嗅到一股浓郁的药香味,怀抱里的东西办确实是药材,可很多药材绿衣连听都没听说过。

    “你不知道,自然有人会知道的。”唐风冲她笑了笑,又开口道:“若是你有机会再见到你家少nǎinǎi,麻烦转告她一声。”

    “转告什么?”绿衣怔怔地问道。

    唐风转过身间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挥着手道:“人生若只如初见,相见不如想念!”

    一直等到唐风的身影消失,绿衣还歪着脑袋在想这句话的意思,好半晌她才傻傻地走回屋内,将怀抱里的药材放到桌子上。

    “少nǎinǎi。”绿衣转过头望着箫千雪,“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呀?”

    萧千雪浅笑嫣然:“这男人好生讨尺……尽会琢磨别人的心思!”

    绿衣撅嘴道:“奴婢不懂,奴婢只知道他给了我好多药材,这下子奴婢就可以给你熬药疗伤了……呀,这么说,他刚才知道你躲在这里,所以才会给我这些东西?”

    萧千雪轻笑道:“他当然知道。”

    “那他为什么不进来?”

    萧千雪缓缓地摇了摇头:“他知道我不想见他!”

    强扭的瓜不甜,所以唐风即便知道箫千雪躲藏在绿衣的住处,也没有去戳破,自己这几日寻找她,无非是因为她身上伤势未愈,担心她到处跑动会引发伤势而已。现在得知她依然藏在容家自然不用再焦虑。

    那些药材足够她恢复所用了,只要她恢复完好,以她现在灵阶下品的实力,只要小心一些在灵脉之地还是没什么危险的,当然,前提是自己得把灵脉之地所有外来的势力全部赶走才行!若不然这一片土地永无安宁之日!

    没等到第二日,唐风便向容清秋辞行了,老家主还在忧心萧千雪的下落,唐风见他年事已高,好意点醒了一下,容清秋也不禁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什么出动这么多人手依然没寻觅到萧千雪的下落。

    老家主人老成精,自然知道该如何妥善处理这件事,萧千雪不想出来,他也跟唐风一样揣着明白装糊涂,召回了容家的人手,此事就此作罢。

    离开容家之后,唐风憋了好些天的杀机总算是迸发了出来。

    萧千雪的遭遇让唐风憋了一肚子的火,这几天在容家他也想了很多事,知道外辱不除,象箫千雪那样的事情每天都可能会在灵脉之地发生。

    二十八具药尸一字排开,站在唐风的背后,狂风袭过,卷起一片箫肃和凌厉的杀机。

    唐风眯着眼睛望着面前的一栋大宅,从里面传来的笙歌yàn舞,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如此刺耳。

    这宅子原本是楚家的宅子,不过此刻却已经被外面世界的一处势力占据了,而且这个势力比天雷宗还要恶劣,楚家的高手被屠杀个干净,剩下的人全都如奴役一般药且偷生,那些美貌的女子更是沦为了玩物,生不如死。

    这是一块所脏的地方,必须用鲜血来清洗干净。

    缓缓地举起大手,猛地朝下一挥,二十八具药尸宛若黑色骤风一般冲了出去,片刻后,凄厉的惨叫声和刀剑相交的铿锵声从大宅内传了出来,唐风背负着双手,踏着满地的鲜血,如修罗炼狱中走出的杀神,让人心头战票。

    灵脉之地彻底luàn套了!安稳了好几天没有消息的神秘黑衣人再一次出动,而且这一次他们来势汹汹,比起以往更富有侵略性,于一夜之间灭陆家百huā宗落雁门三大宗门,所过之处无一人生还,外来势力的所有人被屠杀殆尽!

    陆家百huā宗和落雁门虽然也不算什么名门望派,可多少还是有点实力的,这次来到灵脉之地中更有灵阶高手助阵,却没想到那群神秘黑衣人如此凶残,还是将他们屠杀殆尽。

    更让世人愕然的是,这三个势力间隔的距离足有一千多里地,也就是说那群神秘黑衣人在一夜之间行不但应付了三场战斗,还挺进了一千里地。

    这群黑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如此强大?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灵脉之地大大小小的家族无不拍手称快,但是对于外面世界的势力来说,这绝对是个噩耗。

    神秘黑衣人的传闻越来越猛烈,初始他们也并不怎么相信,但是随着这一次黑衣人的出动,他们不信也得信了,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谁也保不准那些人下一个下手的目标是不是自己!以那群人表现出来的实力推断,现在根本无人能够抵挡得们的征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