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二十二章 本童子想走,无人可留

第一千二十二章 本童子想走,无人可留2017-11-10 16:39:49Ctrl+D 收藏本站

    “即便我受伤了,他们也绝不是对手。”寿童这话说的太猖狂了,不但血天河脸阴沉,就连秦且歌和火凤的脸也不好看。

    他们好歹也是灵阶上品顶峰,寿童纵然再怎么强也不过是这个境界而已,真打起来孰强孰弱还未可知,怎能就这样断定?这不是打脸么?

    火凤和秦且歌都比较能忍,知道即便自己这边看起来人多势众,和与天谷两位童打起来也绝对占不到什么便宜,血天河却冷笑一声道:“天谷杀神威名,不过是口头上说说罢了!”

    寿童撇了血天河一眼,还未开口说话,禄童身形一闪便挡在两人中间,脸上挂着笑容道:“天谷杀神不过是外人以讹传讹罢了,诸位听了一笑而过便好,此番我等叨扰了,就此告辞!”

    “想走?”血天河刚差点被禄童偷袭得手,身为灵阶上品高手,又是血雾城城主,哪里肯善罢甘休?刚想用言语激怒对方没能成功,现在眼见这两位童要离去,他怎肯轻易答应?

    说话间,血天河大手一张,漫天的掌影便朝两位童袭去。”“

    禄童轻笑一声:“天下之大,本童想走,无人可留。”一边说着一边又看了唐风一眼,开口道:“那位小哥可要好好修炼,寿还想再与你交手。”

    “要你多嘴!”寿童瞪了禄童一眼。

    血天河的掌影袭到,将两位童所处的位置打的一片胡,待掌劲消失之后,众人的目光陡然见变得惊愕忌惮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寿童和禄童两人皆不见了踪影,在场诸人甚至没有谁察觉到他们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所有人几乎是在一瞬间将自身感知扩大到极限,可依然没能察觉到两位童的气息,他们就这样在众人的眼皮底下跑掉了。

    “天谷三童,名不虚传!”秦且歌叹息一声,天谷三童之中,福童精通算计,只要被他盯上的人,无论逃到天涯海角他都能抓出来,根本隐藏不了。

    而寿童一生精修杀人之道,出手的招数尽是取人命之术,这有天谷杀神的威名,至于禄童,却是精通各种奇术,能常人所不能。

    他的隐匿功夫已经到了无人可以超越的程度,同为灵阶上品,禄童隐藏在地底的时候就没人察觉到。而他刚带着寿童离去的手段也是匪夷所思。

    天谷三童之中,威名最甚的是寿童,因为一旦他出手便无人可以活命。

    但是比较起来,最危险的人却是禄童。寿童杀人还有迹可循,可禄童若想取谁命根本不会被人察觉,他就象隐藏起来的毒蛇,以最隐秘的手段给人致命一击。

    “老血你太冲动了。”秦且歌望着血天河叹息一声,“刚真若打起来恐怕很难收场。”

    “哼。”血天河一拂衣袖,“老夫做事何须你来指手画脚?天圣宫就是被你教得这般畏首畏尾!”

    秦且歌碰了个大钉,忍不住苦笑一声。

    火凤在一旁疑道:“奇怪,寿童这次怎么会轻易离开的?他一旦出手,不取人命决不罢休。”

    “他与我有约定。”唐风喘着大气,身都哴哴跄跄,根本站不住,幸亏懒姐和小雅她们在一旁扶着。

    “什么约定?”秦且歌问道。

    “我若能伤到他,他便留我一命!幸亏最后关头让他受伤了……”唐风一边说着一边轻咳不已。

    “你怎么与天谷中人结仇的?”秦且歌还是有些想不通。

    “说来话长。”唐风无奈极了,要不是当年天机身上的那本天机阵法,现在也不会与天谷这些危险的人物有交集。

    “别说了,赶紧休息下。”懒姐在一旁看得心疼死了。

    “恩。”唐风点了点头,下一刻便感觉眼前金星直冒,直接昏了过去。敌人已经退去,强撑到现在的精神和身体已经崩到了极限。

    等到唐风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三天了。

    这一次恐怕是唐风昏最长的一次,这一次应付的战斗负荷太大了,纵然唐风身强体壮也有些吃不消。

    醒来的时候,懒姐小雅都侯在一旁,看到唐风有了动静,两女都激动不已,懒姐赶紧上前扶着唐风坐了起来,小雅则急匆匆跑出去给其他人报信。

    不过片刻时间,屋里便围满了人。

    叶已枯坐到床边伸手查看了一下唐风体垩内的情况,忍不住眼圈通红嗔怪道:“你到底用了什么招式,把自己身体损成这样?”

    “好了,别责怪他了,那种情况他也不得已。”唐顶天劝慰道。

    “能在寿童手上活下来,已经算是他的运气了。”火凤叹息一声。

    “没事的,只是要点时间就可以调养好了。”唐风开口安慰道,看了看众人又疑道:“你们怎么全都来了?”

    唐顶天在一旁笑道:“你在灵脉之地弄出这么大动静,我们怎能置身事外,只是这些日你行踪飘忽不定没办法找到你,至于那两位为什么会来,就得问问夫人了。”

    唐顶天说的那两位,自然指得是秦且歌和血天河,他也不知道这两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这次怎么会出手的。

    “灵脉之地里属他们最大,现在自家人被欺负了,他们自然要出头。不过他们没却没能赶上,那些人就被你小一个人打跑了。”火凤抿嘴笑道,“谁也没想到天地封印被破,灵脉之地会出这么大的。”

    听了火凤的解释,唐风知道秦且歌和血天河为什么也来到了这里。

    以前两大势力争抢灵脉之地,虽然用了不少手段,杀了不少人,可毕竟是内部争斗。但是现在事情牵扯到了外面的世界,两大势力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一来也是有些唇亡齿寒的感觉,二来也算是保护自己的利益口灵脉之地,只能由灵脉之地的人做主,还轮不到外人手。

    “姓秦那小准备与血天河一起出点人手,镇守在这里,免得以后外面的人又想往灵脉之地跑。”

    “他们不打了?”唐风愕然,天圣宫和血雾城斗了上千年,彼此之间身负着血海深仇,想要联手何其艰难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