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二十九章 听人墙角

第一千二十九章 听人墙角2017-11-10 16:39:57Ctrl+D 收藏本站

    在拜月城内寻了好几天时间,几乎是把城里所有的酒肆和茶馆都找了个遍,唐风也依然没找到那个名叫寇九之人的踪影

    倒不是寻一个人是如此艰难,只是唐风的身份毕竟比较敏感,前些日还在灵脉之地杀了无数高手,现在来到别人的地盘自然不能太过高调行事,势单力孤又没有耳目,在这偌大的城池中想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五天之后还是一无所获,唐风发了发狠,跑到客栈对面的chūnhuā楼蹲点起来。

    chūnhuā楼是买笑的地儿,姑娘们穿的huā枝招展,打扮的妖yàn万分,在门里门外拉着客。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灵怯颜并不适合跟来,可她也不愿意一个人留在客栈内,所以唐风便让她变小了藏在自己怀里。

    叫了个姑娘,点了一桌酒菜,唐风一边在大厅内等待着,一边与身旁这个看起来还算养眼的女虚以委蛇。

    这姑娘很是热情,干这一行的必须得热情,就算客人是一只癞蛤簖们也得笑脸相迎,更何况唐风长得也是一表人ォ,自是得她的欢心。”“

    她本想坐在唐风tuǐ上喂他酒水,可坐了好几次都被灵怯颜偷偷地掐了几下,掐得她两眼水汪汪的:“公这怀里怕是藏着针呢……”

    唐风呵呵干笑两声,也不敢接话,眼角的余光却瞄到灵怯颜透过衣襟对着自己挥拳踢脚。

    唐风只坐在这里喝酒,手脚也规规矩矩的不曾对那姑娘逾越分毫,言语也客客气气没有半点唐突,这情形虽然在chūn楼里甚是奇怪,可唐风是付了灵石的,那姑娘自然也只能陪坐在这。

    功夫不负有心人

    正当唐风怀疑那寇九今日会不会来的时候,门外却突然走进来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这男人生就一双眯眯眼狭长的眼缝中透着一股精明的光芒,而他的下巴处有一个黑痣,黑痣上还长着一簇白『máo』。

    当此人走进来的时候,唐风的精神不由一震。

    虽然从未见过寇九,可打听了这么多天的消息后唐风自然知道这个人的面部特征,黑痣上的白『máo』是如此的标新立异,唐风若还认不出来那ォ有鬼了。

    “寇爷,怎么好些天没来看人家了呀?人家想死你了。”寇九是熟客一进来便有一个姑娘迎了上去,那一副幽怨的模样和凄苦的语气着实让见者伤心,闻着落泪

    唐风暗自摇了摇头,心道果然窑姐都是天生的戏。

    那姑娘一边说着话一边伸出白皙双臂,蛇一般地缠上了寇九的脖,玲珑曼妙的身也紧贴了过去,寇九嘿嘿一笑,伸手在她饱满的胸脯上扣了一把,扣得那姑娘越发泪眼朦胧起来手上拿着一方浸香丝巾甩向寇九的脸,嗔怪道:“疼死了,也不晓得温柔点!”

    “哇,十几日不见,小翠儿的胸越发有弹性了。”寇九深吸一口气面上露出陶醉的神情。

    叫小翠儿的姑娘捂嘴娇笑道:“寇爷哄人家呢。”

    寇九吟笑一声,搂住小翠儿的蛮腰道:“带我去房间,给你看个好东西。”

    “恩。”姑娘愉快地点了点头,领着寇九朝楼上走去。

    唐风望着两人的身影走进一个房间中,这ォ暗笑一声。这寇九果然是有些本事的,境界虽然不高,只有地阶的程度,但是那一只手的速度却相当快。

    刚ォ他与小翠儿打情骂俏,一只手搂住了小翠儿的蛮腰,而另外一只手却迅速地划1过一个经过他身边的男人的腰间。

    唐风分明看到寇九从那个人的腰里拿了些东西出来。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很快,不但小翠儿没发现,就连丢了东西那个人也没发现。唐风若不是坐在这里角度好,恐怕也发现不了。

    当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呀,以地阶的境界能练就如此手速也实在难得。

    “姑娘,能去房间里说说话么?这里有些杂闹。”唐风扭过头望着陪自己的那个姑娘道。

    “自然可以的。”那姑娘听了唐风的话,不由暗笑一声,心想来这里的男人都是买笑的主,刚ォ看你一本正经,手上不占便宜口上也不占便宜,本以为是个正经人,却没想到跟别人也是一样。

    “就那间房如何?”唐风指着寇九和小翠儿所处位置的旁边一间房问道。

    姑娘笑道:“我先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人。”说罢款款起身走上楼去了。

    片刻后,姑娘又走了下来,伸手拉住唐风道:“公请随我来吧,里面是空的。”

    跟着她走进了房间里,刚关好房门,唐风还没来得及说话,灵怯颜便娇叱一声从衣服里窜了出来,小小的身在半空中拉出一道洁白的缎线,一只跟豌豆大小的拳头猛砸在那姑耀的后脑勺上。

    这位姑娘应声而倒,干脆利落,吭都没吭上一声。

    灵怯颜一举撂倒了此女,身在半空中如灵燕一般折『shè』回来,端坐在唐风的肩头上,晃动着两只小脚,轻哼了一声。

    “你打她干啥?”唐风愕然不已。

    “寡廉鲜耻,不知所谓Uォ就想海扁她一顿了,只是外面人多不好动手!”灵怯颜拍了拍手掌,吐了一口长气道:儿心情不禁舒畅了许多。”

    唐风苦笑不已,只能弯腰将这位姑娘抱了起来放到chuáng上。

    旋即,唐风坐到了椅上,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水,静静地等待着口因为不知道寇九会不会在这里过夜,所以唐风ォ会让那个姑娘带自己来房间中。

    毕竟若是坐在大厅里喝一晚上的huā酒,实在是有些滑稽,如果要等的话,自然是得来房间里等更好一些。

    灵怯颜也再次恢复了自己本来的样,这一次却不是那七八岁孩童的模样,而是个活脱脱的大美女。丫头倒也干脆,直接将chuáng上那姑娘的衣服给拔掉了套在自己身上,然后坐到了唐风面前陪着他。

    隔壁的房间中不停地有话语声传来,虽然寇九和小翠儿极力压低了声音,但以唐风和灵怯颜的耳力,想要听到却还是轻而易举。

    两人先是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情话,听得唐风和灵怯颜郁闷无比,丫头唾弃道:“这两人也太虚假了,这些话摆明了不是真心话,也亏他们能昧着良心说出来。”

    唐风笑道:“逢场作戏而已,何必太认真。”

    灵怯颜猫一样地打量着唐风,促狭道:“对了,风哥哥你好象也深谙此道。”

    唐风一口茶水差点没喷出来,回想起来自己这些年也确实进过不少次窑,虽然都是逼不得已也从未干过坏事,可被灵怯颜这么揭穿出来也有些老脸挂不住。

    人生污点呀!幸亏这些事懒姐她们都不知道。

    “外面的女人就真这么好么?”灵怯颜凑了过来,带着一股相风,近在咫尺地望着唐风,媚眼如丝幽幽道:“有我好么?”

    唐风吞了一口口水,怔怔地望着面前那朱红双c混,如宝石般yàn丽的色彩尽透一股别样的yòu『huò』。

    唐风陡然见觉得自己的呼吸热了起来0

    “咯咯……”灵怯颜突然又坐了回去,笑得无比狡黠。

    “真不应该让你吞了妩媚精魂!”唐风摇了摇头,以前单纯可爱的灵怯颜到底哪里去了?吞了藏锋剑灵之后变得霸道毒辣,吞了妩媚精魂之后就跟狐狸一样。

    “寇爷,这是什么呀?”隔壁的房间中突然传来小翠儿的疑『huò』声。

    “爷也不晓得。”寇九的声音透着一股得意,“前些天从一个高手那顺过来的,此人敢看不起我寇九,爷便让他知晓我的厉害。这应该是他宗门的令牌,丢了此物他回去之后肯定要被长辈责骂。”

    “可惜是木质的,若是灵石雕刻出来的,倒也算是值钱的玩意儿。”

    “管他是什么材料,爷十几天未近女色,今日只想好好疼爱疼爱你。”寇九的吟笑声传了过来。

    “哎呀轻点,寇九你就不知道心疼人家。”

    伴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脱衣声,旋即恩恩呀呀的动静传了过来。

    听人墙角实在是太不道德了,唐风听得面红耳赤,刚收敛心神,侧旁却传来一阵阵粗重的呼吸声。

    扭头一看,唐风差点没笑出来,只见灵怯颜也是满脸红润,呼吸重得不行,唐风甚至看到她鼻孔中喷出的热气。

    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唐风道:六心静自然凉!”

    “恩。”灵怯颜这次倒没再放肆,乖乖地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平静下心情。

    片刻后,灵怯颜歪着脑袋说出一句让唐风吐血的话来:“原来动情的感觉是这个样的。”

    “口没遮拦!”唐风瞪了她一眼,“你以前占着别人的身又不是没体会过。”

    “不一样的,那是别人的身体,现在是我自己的。”灵怯颜的表情很认真,猛然间脸色一变,轻声道:“有杀气!”

    唐风也是眉头一凛,灵怯颜感受到了这丝杀气,他自然也感受了,只不过很淡,显然是刻意隐藏了,但是即便再怎么隐藏,这份想杀人之心却是没办法掩盖的。

    “不是冲我来的。”唐风摇了摇头,他来到这里鲜有人知道,平日行事又低调,自然不可能暴露出行踪。(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