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一千三十一章 有些眼熟?

第一千三十一章 有些眼熟?2017-11-10 16:40:0Ctrl+D 收藏本站

    但是还没等这些人冲出几步,一股蛮横的威压突然从天而降,这股威压就仿佛是天崩塌下来了似的,让所有人的脚步都不由一顿,脸上尽是惊恐和忌惮的神色。~~~~

    灵阶上品!

    小小的chūn楼里竟然突然出现一个灵阶上品高手,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即便是在外面的世界,灵阶上品高手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

    趁着这个档口,唐风和灵怯颜窜出了chūnhuā楼,趁着夜色急速朝拜月城外飞去。

    刚ォ那股灵阶上品的气势其实并不是什么高手释放出来的,而是灵怯颜用来威慑敌人所用。灵怯颜重塑ròu身之后,本身境界只有天阶,这等实力不足一提,但是灵阶上品的神hun力量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小觑的。

    “快走!”丫头跟在唐风身后急忙喊了一声,那些人都不是傻,单凭一股灵阶上品的气势恐怕镇不们多久,再不走的话恐怕就很难脱身了。

    果不其然,当唐风和灵怯颜离去片刻后,停在chūnhuā楼的诸人并没有发觉有灵阶上品高手驾临的踪迹,忙不迭地又追了上来。”“

    只不过这片刻的耽搁,已经让唐风跑出去很远了。不得已之下,这些人也顾不得什么扰人清净,在拜月城上空便展开了招式,朝唐风离去的方向猛打过去,一时间夜空中光芒闪烁,剑气刀芒掌风拳劲,不求能伤到唐风,只求能阻扰下唐风逃跑的速度。

    “啊啊啊……”寇九被唐风提在手上面对着后方,眼看着那骇人的攻击冲自己过来了,不禁吓得哇哇大叫手舞足蹈,“高手快跑啊那些人追上来了。”

    “好长一道剑气,打过来了,打过来了……”

    “闭嘴再嚷嚷把你丢下去!”唐风感觉窝火的很,自己只不过是在chūn楼里等寇九完事好找他问问消息而已,却没想到被卷入这样一场江湖纠纷,今天这事发生的太过莫名其妙,唐风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那些人为什么盯着寇九这样一个小人物。

    而此刻,这个小人物还在那唧唧歪歪聒噪不休,更是让唐风心烦意luàn。

    被唐风这么一训斥,寇九当即闭嘴不敢再言语了只不过他天xn胆小,只是沉默了一小会功夫便按捺不住,又开始嚷嚷着。

    唐风把他往后一甩,正好迎上一道打过来的剑气。~~~~

    “哎吆我的屁股!”寇九吃痛大呼这道剑气虽然因为距离太远打到唐风身边已是强弩之末,也依然不是寇九这等境界之人可以抵挡的,剑气在他的屁股上擦出一道血痕,险些就伤了筋骨。

    “不想死就安静点!”唐风冷着一张脸道。

    寇九这ォ意识到自己的xn命还被人拿捏着,忙不迭地点头,双手捂着了嘴巴同时还闭上双眼不敢再去看后面的情况。

    唐风的速度很快,再加上有灵怯颜此前的气势威慑,即便那些人又追了出来,可没过多久便丢了唐风的踪影。

    拜月城外五十里,各路人马丢了唐风的身影后便停了下来每个人都愤愤不平,懊恼不已。

    “哎,就差那么一点点!”有人捶xn顿足,脸上一片沮丧。

    “哼,就凭你们这群杂碎,也妄想打虚天令的主意,简直不知所谓!”旁边一人开口嘲讽道。

    “虚天之令,散落各地,有能者居之,你苍穹宗能抢我无道门为何抢不得?”先前那人冷哼一声。

    这两人一开吵,各自的师兄弟们便聚集在了一起,双方怒目而视,一时间剑拔弩张,也不知道是谁先沉不住气动了手,一时间两派人马混战到了一起。不但如此,夜色之中双方混战,自然多有误伤,很快便将驻足在此地的所有人都卷了进去。

    原先追着唐风的众人没追着,倒在这里先动了手,场面看上去实在滑稽无比。

    唐风提着寇九一直飞出了两百里路,这ォ停了乍来。灵怯颜紧随其后,别看她只有天阶境界,但是论逃跑的速度却一点都不比唐风慢。

    停下来后,唐风把寇九丢到了地上,后者惨——声,立马又弹了起来,手捂着屁股叫疼不已。

    “风哥哥,我们干嘛跑呀!”灵怯颜茫了,“那些人实力又不高,直接杀了不就完了。”

    唐风摇头道:“与他们无怨无仇的,杀了作甚!”旋即脸色又是一板,从魅影空间里取出一套衣服丢给寇九道:“把衣服穿上!”

    寇九刚ォ正在苟且之中被人打断,身上寸缕未着,虽是夜晚,可多少也有些不雅观。

    “多谢恩公!”寇九这一路对唐风变了好几个称呼,现在逃了xn命自然是感j涕零,再从刚ォ灵怯颜说的那句话中他也可以分析得出来,面前这一男一女怕都不是什么庸手。

    “这是什么?”寇九在穿衣服的时候,灵怯颜却从他原本的衣物中掏出一物,放在手上把玩着,好奇不已。

    唐风撇了一眼,本也没有在意,但是下一刻他的目光便象是蚂蝗一般被那个东西给吸住了。

    “给我看看!”唐风劈手从灵怯颜那把东西拿了过来。

    这只是一个令牌,一个木质的令牌,古香古色,令牌上刻着一条金龙,张牙舞爪,神态惟妙惟肖,令牌上没有任何字样,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让唐风如此在意的原因不是别的,他突然觉得这个东西依稀有些眼熟,自己仿佛在哪里见到过似的。

    到底在哪里见到过呢?唐风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而最近两年自己也一直在御神山下收服神兵,所以纵然有些记忆也想不清楚了。

    寇九穿好了衣服立在一旁,见唐风在沉思自是不敢打扰。

    灵怯颜却毫不客气地问道:“喂,这就是你跟那女人炫耀的宝贝么?”

    “是是,入不得姑娘的法眼,只不过是小的顺手从一个人身上弄来的。”寇九点头哈腰。

    之前在寇九隔壁房间的时候,唐风和灵怯颜也听到他与小翠儿谈论这个令牌的言语。

    “哼!”灵怯颜冷笑一声:“有眼无珠的东西,自己自寻死路,却也怪不得别人心狠手辣!”

    寇九听得稀里糊涂,旋即眼前一亮,惶恐道:“姑娘您是说,今夜之事与这块令牌有关系?”

    “要不然你觉得那些人为什么会冲着你来?”

    寇九歪着脑袋想了想,这ォ一拍大tu道:“姑娘言之有理,今夜之事恐怕还真由此令牌引起的。小的本还以为得罪了什么大人物,现在想来却是自作多情了。”

    寇九只不过是混迹拜月城的地阶修炼者而已,在三教九流里可能会有些名声和门路,但是这等实力之人根本上不了台面,怎么可能弓动那么多势力对付他?甚至其中还有灵阶高手。

    不但灵怯颜是这么猜测的,唐风也是这么猜测的。

    不过不管这令牌到底是干什么的,也不关唐风的事。唐风救寇九只是为了打探消息而已。

    “我且问你一事。”唐风望着寇九道,“若敢有半分虚假之言,我就把你带回拜月城。”

    “恩公所问,寇某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寇九立马tn直了腰板。

    唐风将那包裹的布料取出,递到寇九手上问道:“你可知晓,这上面的图案huā样是何人所有?”

    寇九恭敬地接了过来,就着淡淡的月光仔细观察了片刻,神色不由一动。

    唐风精神大振,屏气凝声静待寇九的答案。

    “这东西清香扑面……想来是女人所用之物,随身携带的久了沾染上的体香味!”寇九言辞笃定。

    “不错!”唐风点点头,心想这人果然还是有些眼力的。

    正期待间,寇九却道:“不过恩公想以此图案huā样来查看此物的主人,却是有些为难小的了。拜月城的事小的上知天,下知地。可出了拜月城小的也是两眼一抹黑呀,小的只知道这东西必定不是拜月城里出来的,城内若是哪家女人用过这图案huā样,小的必定牢记在心。”

    “这你都能知道?”灵怯颜在旁边冷哼不已。

    寇九讪笑几声,不敢接话。

    唐风期待的神色不禁黯然下来。

    现在想想,客栈掌柜的之所以推荐自己去找寇九打探消息,恐怕也是误会自己是要在拜月城里找人。

    诚如寇九所说,如果自己找的人在拜月城里,以他的门路确实能打探出来,但是自己找的人根本不在这里。

    想明白之后,唐风的心情又平复了下来。其实他也并未对寇九抱多大的希望,毕竟只是个小江湖而已,哪里能知道太多的事情。

    “行了,你走吧,没你的事了。”唐风冲他摆了摆手。

    “恩公让小的去哪呀?”寇九扭捏不已,“小的这要是回拜月城,怕是要被人分了。”

    “难不成你还想跟着我?”唐风轻笑一声缓缓地摇了摇头。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呀,恩公你既已把小的救出苦海,索xn把小的带在身边呗,小的别的本事没有,看人脸色端茶倒水却是一流。”

    “你看看我的脸色!”唐风冲他笑了笑,“看出来什么了么?”

    “呵……呵呵……”寇九干笑不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